艾明

房间梗,做了爱就出不去 原梗是微博@Hz-52_               总之先试过一圈,没有办法可以出房间,巨人化也不行,太有可能把彼此挤死。在密室里醒来的时候阿明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烫伤了,不是太严重,就是不能动。

明:你怎么样?

艾:我没事。除了手他们还伤了你哪里吗?

阿明说没有。但他看起来很累,靠墙角里窝下了。

艾伦又把那纸条翻出来,是他们在这密室里找到的除方墙外唯一的东西,告诉他们在12个小时内不进行性交,时间清零后就可离开。他朝阿明甩着这纸条:这什么意思?有人认为你我只要被单独关进房间就会忍不住要开始做爱吗?

阿明不答话。抱膝蜷在角落,半张脸埋在臂弯里,眼神直直盯着空气,不看自己。艾伦发现他头上都是冷汗。

艾:你身上真的没有别的伤吗?

对方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语气模糊,没有……

明:我想了想,无论如何……如果是马莱那边间谍做出来的事,第一要务应该是把我们控制住……但我们都还能行动,那应该就不是军方的行为……

对方叫他:你等等。

阿明像是没听到。不一定到12小时就能出去,说到底,我们连自己已经在这房间里待了多久都不知道……不达到目的,费心费力把我们抓进这里的人不会罢休,但他们不想要我们的命,他们想要的是……

艾伦在他面前蹲下,对方抖了抖。阿明。你抬头,看着我。你怎么了?

他的牙关在打颤。总算抬起头,眼梢一路带着都烧得通红。

明:我记得我是喝了一杯东西,才昏过去的,我以为杯里是安眠药,但好像还加了别的……

艾伦没说话。开口骂了一句:操。

我可以忍的,阿明几乎慌慌张张地说。反正也不是太久,12个小时。

他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让艾伦离他远点,两人各占一个角落。但到第三个小时的时候,艾伦发现他在咬自己,血沿着本来就破碎的双手往下涌。他于是又半跪到对方面前去。

艾:你这样不行的,意识不清楚的时候随时可能会变身。

明:……

明:……你转过去一下。

但他却把身子向前压下去。阿明瞬间很恐惧似地大叫出来:艾伦!!!

艾:我只不过是要用手帮你,刚进房间的时候我们就碰过彼此,如果这种身体接触也算的话,咱俩从一开始就完蛋了。

明:……那也不能……

艾:不然怎么办?

明:……

艾:你的手又不能动。

对方还在微弱地抗议,而艾伦只是靠过去。那双流血的手抵在他的肩上,艾伦把他的腿拉开,阿明红着眼睛看他做这一切。起初他死死咬着嘴唇,很快就再忍不住,一声声小小地叫,像小动物的呜咽。

快要高潮的时候他的手慌乱地磨蹭着艾伦,血几乎抹满了他的整个颈间,阿明不停地叫他,艾伦……

但艾伦低着头。整个过程,他都没抬过头看阿明的脸。

他最终射在他手心里。艾伦看过一圈,当然没有纸巾,他慢慢地把手擦在裤子上——而对方忽然猛地扯起他的领子,艾伦被迫昂起头——他总是和和气气的蓝眼睛里无言汹涌,那情绪如此激烈,他几乎都要将它认做成恨意,而下一刻,阿明狠狠就着他的嘴唇咬上去。

这时候艾伦终于闭上了眼,由着他去。

他们分开,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阿明忽然又猛地推了他一把,艾伦反应得快,撑住身子,才没倒下去。而对方蜿蜒过来,俯在他的胯间,他也早就发现艾伦硬了。艾伦整个衣领都已经被对方手上的血染成红色,无关本人的意志,那双手是真的动不了了,所以是那伶俐的齿舌低垂着咬开他皮带的搭扣。

他多想叫阿明停下,却无论如何没有立场说这话。他由着他去。感到自己充粘满阿明口腔的时候他昂起头,这并不舒服,对方毕竟是个生涩的新手,而艾伦只是伸手,轻轻地揉着对方的头发,细软、温柔的金发,这点从来没变过。

他最终咬着牙说:我要射了。你赶紧吐出来……

但他只是感到更加细腻地舔舐上来。不过一次的时间,阿明是真的学得快。谁能想到聪明人在这种事情上也是出类拔萃。艾伦最终没忍住,射在对方喉咙里,他能感到阿明的脊背僵了一瞬,退出来的瞬间就是惊天动地的咳嗽——可能是呛着了。又或者是感到恶心。艾伦拍着他的背。

阿明大喘着气,脸色已经褪了先前药力作用的潮红。艾伦把他拖到墙边,靠着自己坐着。他逐渐平静下来,恍恍惚惚侧上艾伦的肩。

两个人静了很久。

艾:感觉好点了吗?

明:嗯。

艾:手疼吗?

明:看着吓人,其实还好。

艾:看着也太太吓人了。

明:……

明:那时候,你咬手……也很痛吧……

艾:这房间也没有什么变化。那我们应该也不算违反了规则。

明:……先等等再说吧。

艾:大不了,我们同时变身。

明:嗯。

又是一阵沉默。

艾:那个新兵,叫什么来着,萝拉?

明:……你看到了啊

艾:她挺可爱的。

明:是挺可爱。

艾:你拒绝她之后她也是真的很伤心。

明:……我又活不了多少年。

艾:十一年,还是不短。

对方沉默很久,像是后悔了。放到平时,这些话他绝不会对着自己说出口。艾伦想,他或许是真的已经太累了。

阿明仰着头,闭着眼睛,苍白虚脱的一张脸。他有点发烧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艾伦静静让他靠着,以为他睡着了,忽然听到阿明哈地笑了一声。

艾:怎么了?

明:……

明:我是下定了决心,到死都做处男的……

艾:阿明,我不是要打击你什么。但你现在还是处男。

明:那怎么办?

明:……

明:……只有我们两个帮帮彼此了。

艾:哈哈哈

明:哈哈哈哈哈哈

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哈哈哈,对吧?

他努力睁开高烧中的眼睛,热诚地朝艾伦看过来。只有我们两个彼此不会拖累对方。他笑了一阵,忽然又停下,呆呆地望着前方,像是想起了什么。

静了一会儿,阿明用沉静且精疲力竭的声音说,是我脑子坏了,对不起,艾伦。别理我。

不,艾伦说。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也许等出去之后吧。

明的视线已经涣散了。他说:也许这门不会开了。

艾:会开的。等时间到。

明:……不……说到底,是谁说的,到了时间就会开门?谁承诺过?

明:我曾经以为……只要我们足够努力,足够善良……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变好……我能,跟你,跟三笠……去外面的世界……冒险……

明:……都是我的自作多情……没有人,从来没有人……承诺过我们……

艾伦说:不需要别人来承诺,是我。我不会让你死。

明:……但,如果,这门再也不开……我和你,就这样待在这里……不好吗?我们再也不用去伤害任何人……也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害我们……我们会死在这里,但……只要……我能和你在一起……

艾: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艾:阿明,睡吧。           时间到,门开了。出去之后阿明把头发给剪了。后来他们绝口不提在门里谈过发生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