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理想                      贾碧没在档案室找到阿明,那就只剩一个地方。带上毛毯、提灯、一壶热茶,她往地下室去,灯光尽头果然弓着一个背影。盘腿坐着,很安静,曾经他会没完没了地对着老朋友嘀咕,而那实际是自言自语。

明早有会议,几百件事等她确认,但贾碧在阿明身边坐下。对方只接了茶杯,她就默默把毯子铺开在彼此之间,垫在初春的砖瓦地上,知道他已经变得很怕冷。

完了抬头,迎面是巨人的脸,曾经这里用铁栏隔出拘束室,数量刚好一一对应,后来苏醒几个,事故跑脱几个,如今就只剩下让和柯尼,在没有阳光的地下室里文静卧着。手臂长的眼睑合起,撑在两人上方,他们都睡着了。

是阿明先开口的:“明天出发?”

她挪了挪腰。说:“明天下午。”

“你该去休息了。”

贾碧想也没想就回嘴:“你也该少乱跑。”

对方用破嗓子笑了声,贾碧于是才反应过来,阿明又拿出那副前辈的强调讲话,她也就反射性拿出自己的小孩子脾气顶上去,都是久违了的口吻。

她没想问,阿明主动说:“我还是没想好。”

“还有时间……”

“也许可以把他们两个带到太阳下面,”他说,很平淡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我站到他们中间……”

“这不好笑。”贾碧提醒他。

阿明垂着脑袋。“也许不该是我来做选择。”

贾碧醒来后,有一回,法尔科说漏了嘴。战争结束,有几个艾尔迪亚人找过来,他们的家人是无法行动的奇行种,可以被拘束起来,温和无害。不必是现在!他们尖叫。哪怕是十三年,几十年后!救救他们!法尔科没有说最后这些人怎么样了。贾碧也并不怎么想知道。

她侧着看阿明,他还是低着头,昏沉灯下平静也是濒死的脸。他也已经付出了太多,不是吗?原本可以留在岛上静候仇视自己的世界灭亡的,而现在,他和自己在这里,远离故乡。她说服自己,阿明有权力可以支配自己巨人的归属,去救他的朋友。这是名正言顺;清楚这其实是在令自己的复活要名正言顺。

手掌贴在毛毯下面,她握了握拳。

“我跟法尔科约好了……无论你选谁,四年后,我或他,我们会救剩下的一个。你不用担心。”

而阿明动了动嘴唇,几乎仿佛有些害怕的样子,最终还是说:贾碧,我想问你一件事。

她已经知道这是要问什么。仍然看他很小心翼翼着说:“我只有,大概几分钟……所以不知道。”

贾碧呆呆地:“唔。”

“做无垢巨人是什么感觉?”

她试图回答。却发不出声音,不行,阿明很快就会猜到的。他果然已经露出很羞愧似的脸,说对不起,我不该问的。她张开嘴。

“像做梦,”贾碧说,努力不让自己语气里的安抚露得太明显。“我记不太清楚,原本人不就是很难记住梦的。但是并不痛苦,只感觉睡了个长觉。”

阿明看起来如释重负。

他们又静静地在让和柯尼面前坐了一会儿,然后一起起身离开地下室,在看管所门口分别。                   其实还有公文要看。但即便只有这一个晚上,她要上床好好歇息。

可睡不着,眼前还会见到阿明的脸,最多九年时间,她也会变成那样,看了便知道是死期将至的灰败脸色,可至少今晚分别的时候,他是高高兴兴的。她说的话让他高兴。

但她说了谎,谎言的味道腻在舌头上,叫她想吐,想起自己被黏在巨人躯体里的日子,一定是有上百,上千年,一双双被她杀死或者要杀她的眼睛聚拢着贴在肌肤上,虹膜滚动的样子像是在剜。醒来才知道不过六个月,艾尔迪亚人的国家建立,局势平稳到可以交接巨人。想想看沉睡十三年的人会怎么样?二十六年呢?几百,几千年,沉默的城墙巨人……

而她依然告诉阿明无垢巨人做的是宁静的梦。好叫这个快要死了的人安心,对此贾碧并不后悔。

可是柯尼呢?让呢,再不用多久,他们中的一人会把阿明吃下肚,看到他的记忆,他们也会看到这个谎言吗?

他们也将醒来。他们也要有我重生后的第一夜,初醒来时她感到一阵羞耻,为自己不为赎罪和重建而憧憬重生,睁开眼首先想到的是——妈妈呢?爸爸呢,阿姨,莱纳呢?然后知道莱纳刚刚被自己吃下肚。家里的其他无垢巨人被销毁了。

大家告诉她现状,然后走开,让她静一静,休息。可她已经做完了这辈子所有的梦,休息的睡眠只是感到痛苦在烫出自己身体的形状。又看见莱纳微笑着望她,贾碧,欢迎回来,眼泪烧下来,咸在龇裂的牙关之间,可她想着想着,有野心悄悄地盎然生长,我可以用力量去改变,重塑,绝不会再有人经历我经历的事。她抬起头,望见窗户上的倒影,自己刻满泪痕的脸上有一张微笑的嘴。

转眼过去九年,东部的一城旧马莱人宣告要独立。阿明已经太衰弱,所以是法尔科或她将要带一队士兵去杀死那些想要自由的人。

岛教会了她恶魔也是人,他们和帕拉迪人毫无差别,但地狱也不因此而成为人间,变化唯独是她发现自己不是在天与地而是在地狱之间跳来跳去。

让,柯尼,我从来不了解你们,即使阿明一直在告诉我你们的事。如果你们中的谁将吃下我,会有你来明白我吗?                   清晨,有人把她拍醒。认出对方脸上的神情之前,她先认出窗外氤氲的大雾。

贾碧看着法尔科。

“怎么了?”

他们走进地下室。

这里的气雾比室外更大。因为空间狭窄,所以一直散不开。

终于清理好,露出来几段骨头,不多久也蒸发光。

最后一个目击人是看守所的守门人,黎明之前。见到是阿明,即便他手上拿着刀,也没有多问什么。

“他下去了没久,就又回来了。”

他手上没再拿着那把刀,后来他们在柯尼脑袋边的位置上找到。守门人向他说再见,他没有回头。

晨雾散去,太阳出来,没有什么可作为人埋葬的东西,只是两个早已死去的人死去而已。曾经的无垢巨人收容所彻底空了,贾碧和法尔科安排人把地下室清扫干净,两人自己就奔赴前线。

他们再没找到阿明。

毕竟是他,不想被找到的时候就不会被找到。

两个月后的某天,贾碧在战场上忽然惊醒,算算时间,阿诺德已经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静静地死掉。他也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