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1         17岁喝了两口酒然后出柜了,对面沉默一会儿

明:……你喜欢的是谁? 艾:什么? 艾:我没有特别喜欢谁 明:那你怎么知道的…… 艾:你也不需要一定喜欢上哪个女的,才知道自己是异性恋啊 明:…… 明:也是…… 艾喝酒 明:反正,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艾继续喝酒 明:对吧? 艾:嗯 明:对吧。

两人继续闷头喝酒。当天晚上因为喝得太多稀里糊涂上床了         2

    耶格7岁,感冒发烧,烧到第三天,用一种大彻大悟的声音跟卡露拉说:妈妈,帮我把阿明叫来吧。当妈的莫名其妙但还是去叫人了。人来到床前

艾(庄严、悲切地):阿明,我想,我是要死了。约好的事情,不能陪你去做了,很抱歉。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不要忘记我们的梦想。同时桥墩下面那两只流浪猫你帮我照顾好。

妈:我觉得你不大会因为感冒死掉。

两个崽子嗷地一下抱在一起嚎啕痛哭起来了。卡露拉在边上看得眼皮狂跳。第二天耶格痊愈下床精神抖擞上街揍人。         3

    玛丽亚夺还前,贝尔忽然叫住莱纳,说有事要跟他讲。因为吉克一直在边上晃,到底也没时机说,最后两个人分别时莱纳问贝尔到底什么事,对方支吾半天,说晚点再说吧。然后就开战了

多年之后,打伦团集合,莱纳从对话里听出来,是阿明继承了贝尔的巨人


他犹豫很久。最后到船上,看到阿明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终于下定决心走过去


莱:阿明


对方看到他也有点紧张:……莱纳?


明:船应该就快开到了……


莱:不,不是要说这个,是这样,你不要想太多,……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不过我不知道贝尔到底要跟莱纳说什么  
  
       4

    双向冷暴力持续了一段时间,阿明再也忍不了了,艾伦也说OK。两个人拿着几十年下来已经发黄的结婚证去离婚,然后才想起来他俩打架变身的时候民政局已经被他们炸没了

明:那怎么办 艾:直接把证撕了算了 明:那法律上我们还是没有离婚啊 艾:这世界上的人死得就剩下我们两个了还管法律干吗 明:我就是讨厌你这点 艾:哦,现在你倒是会直说你讨厌我了 艾:你要讨厌就讨厌,我无所谓 
艾:本来很多时候我就觉得你很烦 
艾:早就开始了,我也挺讨厌你的


明,一言不发 
走到边上去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      

艾:干嘛,你还难过了?         5

    明终于鼓起勇气,踮脚亲了亲艾,但艾脑海里震荡起爸爸的记忆,他要看诊去,妈妈送他到家门口,站在门槛上踮脚给爸爸一个吻,当天下午卡露拉被挤压成一滩脊髓。分开之后艾吐了

后来,艾去找明道歉


艾:我不是故意的,而且真的也不是因为你 
明:嗯
 明:艾伦,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艾:……要不
 明:……什么? 
艾:我们其实可以做爱 
明:…… 
明:艾伦,你能不能告诉我
 艾:嗯?
 明:你到底是为什么吐了? 
艾:……
 艾:……早上喝了冷咖啡,胃不大舒服 
明:…… 
明:……是吗      

最后还是没有做         6

    高中毕业之后多年同学聚会,艾伦在国外,没赶回来,本身他和大伙就都不怎么联系了

席间马可兴头有点上来,扯着喝困的阿明


马:当年我们都觉得你和艾伦会在一起
 明:……啊? 
马:你俩那时候感情很好啊
 明:也不是那种感情好 
马:是吧。所以后来听说你们分别有了女朋友,大家又都觉得确实是会这样。      

明没接话  

      7

    明:明天晚上,呃,有空吗 艾:什么事 明:啊,诶,就是 艾:重要的话我把时间空出来 明:呃,也没有很重要 艾:那我还是去练枪,之前跟人约过了 明:…… 明:白天已经一直在练了吧…… 艾:到底什么事啊 明:不是什么要紧事 明:但 明:你最近一直很忙吧 明:也要放松一下 明:说到放松 明:我们很长时间没有一起玩过了 明:偶尔休息休息,对训练也有好处 明:对吧 明:所以我想 明:我觉得 明:我觉得我们可以 艾:我们可以 明:我们可以一起看书 艾:你是想做爱是吧 明:…… 明:………… 明:……………… 明:……………………是……………………

      8

    阳痿老公系列       耶格硬不起来有一段时间,他的性伴侣(这边随便填一个人上去)安慰他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会好。耶格知道不会

在帕拉迪当人质的马莱人这天跑了一个出去,带着机动装置的最新改进方案。耶格站在眺望塔上,看到附近的士兵抬手,瞄准,那个马莱兵被射死在朝家的方向奔跑的路上

当天晚上耶格做爱的时候硬了起来,伴侣捧着他的脸说这是好事,而他抓着对象操人的时候却流泪了。

后来就发现耶格只有看到特别血腥暴力的场景当晚才能硬的起来。哪里会想到他内心的痛苦啊,只觉得这人性癖真几把怪    

//       阿明操了耶格一段时间,因为没有比较,耶格又是司马脸,不知道自己水平怎样,是不是让人难受了,忐忑不安,最终问艾伦要不要操自己一次,而对方淡淡回复的一句“不用,我阳痿”给阿尔敏造成了前所未有巨大的心理冲击    

//       耶格死精,某次实验的时候查出来 的,只有韩吉和他自己知道。弗跟他说是他的,他点点头也认了。实际是在外面营业时候和某个宪兵高层怀上的。通知大家的时候韩吉沉默    

//       明弗睡完,不可避免聊起

明:我无所谓,上回是挺长时间之前了
 明:他很忙,我也很忙,慢慢就不再提这事 明:也不奇怪吧
 明:毕竟一起长大的
 明:再做这种事,感觉总是会有点怪
 明:他觉得没有必要继续
 明:那我也没关系 
明:本来就没说要确定什么关系
 明:他再想要找你,找别人
 明:是他的自由
 明:你如果想
 明:也不用介意 
明:我无所谓


弗:哦,虽然我无所谓什么介意不介意,但他倒也不一定是不想找你做,你知道他阳痿的事吗


明:

      9

    明视角,从麻将桌后在牢里醒来的时间点轮回

    一周目:本篇结局

二周目:发呆,艾伦在西甘西纳战中落败莱纳,被吃,从牢里逃出来,最后看到的是马莱飞艇漫天投下的炸弹

三周目:法尔科被柯尼喂给妈妈,和马莱方的交涉破裂,两边在出发追赶艾伦前同归于尽

四周目:巨人法尔科没有吃到颚巨,献身让他吃掉

五周目:飞机到艾伦上空,无法和艾伦对话,马加特要使用炸弹,发生争吵,飞机坠毁

六周目:在脑中加深一定要阻止艾伦的概念,给濒死的弗洛克打针,让他吃了自己

七周目:发现轮回没有结束,发呆,被潜入监狱的马莱军方控制,带出帕岛,在转移过程里车队被艾伦驱使的墙巨踩踏,死在地鸣中

八周目:拉拢弗洛克,逃出监狱,定位到混在兵团里的皮克和波尔克,与对方谈判,口头达成一致,在马莱飞艇赶到后被背刺,在狭窄空间中炸死其他所有同伴变身,杀死皮克,杀死波尔克,杀死莱纳,在艾伦和吉克汇合前赶到他身边

阿明试图冷静,但还是含着眼泪跟他说:可以了,艾伦,把西甘西纳城墙的巨人叫出来,让世界看到你的力量,然后你就不用再战斗了。

艾伦抡起枪把把他砸晕。

   

    阿明醒来,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被锁在黑暗里。他撞破脑袋,但依然无法变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带出到有光的地方,艾伦把他的眼罩解下,绳子割开,堵嘴的布拿出来,他们是在帕拉迪岛沙漠的边缘高墙,艾尔迪亚人被马莱推下去变成巨人的地方,之前被他们改造成了军港。

他站不稳,艾伦拉他在边缘坐下。艾伦说:现在我们都不用再战斗了。

两个人看着海,一切都很安静

军港上存着武器,阿明能动之后走到边上去找出来一把枪,一枪把艾伦打死,然后自杀

   

    九周目:发呆


      10

    盗梦AU,现代背景,类似于原作的dilemma,艾要通过大量杀人来救笠救明,明不能接受,最后明失手杀了艾,警察追来,明无法自证动机,被迫逃离家乡在外流亡

迫于生计明开始做起盗梦人的活,他是个很好的architect,日子还过得去,但他就像想去看海一样想回家。与此同时艾伦开始在他的梦之中蹿来蹿去。

然后就是电影剧情,他接到一份可以让他回家的工作。任务进行到几近成功,目标却被绑走,阿明一路追到最底层,走进自己小时候的屋子,在艾伦对面坐下。

明:你放了他吧,他对你没有用。 艾:对你也没有用。 明:我觉得还是可以指望人去遵守一点契约精神。 艾:即便他们真的送你回家,又有什么意义?没有人想你回去。即使三笠不会恨你,她也没法再面对你了。你一无所有。 明:我知道。但外面的世界是无处可逃。 艾:你可以跟我一直待在这儿。你不想吗?

他低低地,我想……

明:但你是假的。你只不过是我潜意识的投影,我想念你,所以你才会出现在这里。真正的艾伦已经死了,我杀的。他不会再回来了。 艾:你并不确定。 明:我确定。 艾:凭什么?

明:因为艾伦不会说什么想和我一直待在这里的鬼话。

      11

   

17岁,喝醉了,坐一起蹭了阵,艾开始牵着明往自己身上引 脱了裤子之后

艾:不是这样弄的,你得先用手帮我扩张一下 明:呃 明:这样吗 艾:对 艾:嗯

过了一会儿

艾:你可以进来了,一开始慢一点 明:…… 明:你是……在记忆里看过吗…… 艾:没有,怎么了? 明(嘟哝):没事…… 艾:我是跟别人做过 明: 明:哦。这样。

接下去没再说话,因为明是第一次,没多久就结束了。下来之后背对艾蜷在床沿上躺着。是过了一段时间,艾撑起身看他

艾:你怎么了? 明:……没怎么。 艾:没想象中的那么爽,对吧 明:还好。 艾:你不用靠过来点睡吗? 明:这样就行。

艾就也躺下了。就这么背靠背睡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