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艾              

17岁

阿明被派去偏远的一个边镇办事。艾伦正好放假,就陪着他去

既然是西甘西纳的英雄,办完事之后的接风洗尘宴就是逮着人狂灌。艾伦很早托辞不舒服走人了,阿明不擅长应付,被灌到神志不清。因为是偏远地方,风气不好,就叫了妓女把他送回房。

他醉得太厉害,没办法动弹。末尾零星有一点触感

第二天艾伦在招待的住处大厅里喝清晨咖啡。看到阿明脸色铁青地从扶梯下来,给他倒好一杯热茶醒酒。

两个人中午就启程回营地。一路上没有说话。

临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阿明终于憋不住了,在车厢里:你昨晚是搞什么……

艾伦看了他一眼,

“啊,我以为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阿明脸色很难看。

“我怎么会认不出你?”

艾:我看到那女的把你送进房。她没出来,我进去,她贴在你床上。

明:所以你就把她赶出去自己上了?

艾:我在记忆里看到点东西……

阿明真的生气了,几乎有点发抖,握着拳头:干嘛非要找我来试?

艾:你宁可我找其他人吗?

他不说话了。

两个人沉默一会儿。

艾:对不起。

明看着窗外。想起昨天晚上的吻,抚摸,他的牙扣着自己的骨头。

明:但你说的是对的。

艾:什么?

明:我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