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艾

         

阿明记得自己是在船上,要去阻止朋友杀死所有人,然而他晕乎乎地发现自己被三笠掀了被子提溜着刷牙洗脸穿衣服出门一路牵着走,从她的话里他了解到,他们一辈子的好朋友,艾耶格,前段时间被诊断出绝症,时日无多,这哥们于是就自闭了,自己搬出去,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住。三笠这会儿是要带着阿明一起把艾伦劝回来。她责怪阿明睡过头。   他们俩到一个小木屋前,这真的是一个偏僻到鸟不拉屎的地方。三笠敲了几下门,艾伦居然真就也出来了

他站在房门口,脸露出来,阿明一瞬间汗毛倒立

他看见的不是他最好朋友的脸,这是一个黑发披散,面具脸庞的骷髅

但三笠很平常地在对骷髅讲话,好言相劝,叫他回来,说不下去的时候她拽拽阿明意思叫他补充,但他全身上下都在冒冷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艾伦见状,说你俩还是回去吧

三笠说明天我和阿明还会再来的。

艾伦也不回绝。就平常地摆摆手,目送他们离开。这时候阿明又能看见艾伦原本平常的脸了。

走的时候三笠三步一回头,却还是要比阿明走得快。她握他的手,说你怎么在发抖,不舒服吗?他摇摇头。这天回去之后晚上阿明梦到骷髅缓缓走向远方,地上有许多死人。

所以他第二天又睡过头。又被三笠拖出门。又见到艾伦骷髅的脸,不断循环

他的梦一天比一天变得模糊,但漫山遍野的尸体从来不离去

三笠看他不舒服,渐渐也不会主动去叫他了。但他不想让三笠一个人去,总还是咬牙硬撑着出门

这么过了一段日子,阿明却也习惯下来,能平静面对艾伦,开口配合三笠讲两句劝对方搬回来住的话,但只要他一出声,艾伦就静静朝他看过来,他又浑身发冷

三笠说过两天是柯尼的生日。他想把大家都叫来碰头吃个饭。

艾伦对着阿明问:我能去吗?他假笑说为什么不能?为什么要问我?而艾伦只是回过头去。

柯尼把聚餐地点定在海边的一家餐厅,所有人都来了,艾伦也来了。大家现在都过得不错,讲到艾伦的病时会有点难过,但这天是一帮好朋友在一起聊聊天,就不谈伤心的事。柯尼喝高了嚷嚷叫艾伦不要再闹别扭了赶紧搬回去住,艾伦点点头说知道了。后来所有人都喝高了。

这家海滨餐厅是阿明记忆里最喜欢的地方,风景很好,东西也好吃,但这天他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很早他就溜出来,一个人下到沙滩上无人的地方,抱膝坐着,望着海发愣

有人循着他找出来。是艾伦,他看见的是他平常的脸,但阿明还是反射性往后缩了缩。艾伦望见了,所以停在和他隔开一段距离的地方。

天暗了,他们俩投映在彼此眼里的影像都很昏沉。阿明大了胆子问他你出来做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我来向你道歉……

阿明已经毛骨悚然了,但还是问他:道什么歉?

艾伦的声音不大,很模糊地传过来:我试了很多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彻底地……,……你不愿忘记……

他静了一会儿。又说:我会让三笠安心。然后,我就彻底离开,你不会再为难太久了。

阿明很害怕。非常害怕。但他只是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如果你想要亲手结束,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艾伦慢慢地说完,转身走了,留下阿明一个人在沙滩上。他浑身战栗,恐惧得几乎不能动弹,逼迫自己站起身走进海里,浪花没过他的小腿,听着潮汐一声声,他感到又能呼吸了。海总能让他平静下来。

海洋彼方是一片黑暗。阿明回头望,不远处的餐厅楼角上一片灯火,他的朋友们都笑得很高兴。

他失魂落魄地站了很久。他想,他不该这样。医生说,艾伦最多只有一年了,这是他最好的朋友。三笠是他唯一的家人。他们三个都是父母病逝的孤儿,彼此扶持着一起长大。只要他不去想一些事情,忘掉那些东西,所有人都能有幸福的路可走。最后的一年,他会和三笠一起陪着艾伦好好地度过。

他决心要回到朋友们身边去了。往回走的时候被绊了下,阿明低头,发现绊自己的是条人类的胳膊,往旁接着身体,一具连着一具,他发现浅滩上沉满着漂洋过海而来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