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弗                 弗洛克在港口落水昏迷,醒来之后抄上全幅装备轰轰烈烈杀到那个什么基地,除了遍地番茄泥之外什么也没找到,半天总算扒拉出来一个阿明,或者说半个阿明,或者一团阿明,对方睁眼,看到人,张口说啊弗洛克我还以为你,话没讲完就又昏过去了。

没有艾伦的踪影,墙巨都静止,弗洛克把阿明拎回去,他伤得很重,恢复得很慢。隔天醒来的时候弗洛克问他发生了什么?艾伦到哪里去了?他不回答

因为阿明一直沉默,不反抗,但也不配合,为了控制,弗洛克只有每天早上起来,把他新长出来的一点手脚卸掉,每回卸完之后他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他也始终一声都不吭。过了一周,这天早上阿明看到弗洛克走进来,手里没有提锯子。他把一份电报扔到阿明面前,说联合军已经集结好,要攻打帕岛了

弗:你把艾伦吃了,对吧?

明:我是不会让地鸣继续的。如果你乐意的话,我们可以讨论讨论别的法子。          

然后他俩合作,用一种神必的办法达成了世界和平,神必的方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只是一篇口嗨我不负责想这个

和平之后,明是艾尔迪亚形象代言人,弗工作不忙,待遇很好,日子过得不错。某天半夜有人上门来敲门。打开门一看是拎着锯子的明

弗沉吟片刻。感觉阿明终于来找自己算账了

明:还记得那段时间你每天早上过来砍我的手和腿吗 弗:我已经跟你道歉过了 明:你没有。 弗:不然你以为之前我为什么会送你那个蛋糕 明:我不是有怨气才来找你的。你知道幻肢痛吗 弗:你说呢? 明:我是相反过来 弗:不懂你什么意思 明:我的头很痛。手也很痛。有天不小心割掉了小拇指,疼就停下了。但后来又长了出来

弗看着他

弗:你可以继续自己不小心。 明:第二次,就巨人化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控制不了 弗:你会在这屋子里巨人化吗?我的房贷还没还完 明:上周,有个人,他是艾伦的粉丝,他试图捅死我。我不会被小刀刺死,但头痛轻了很多,我很感激 弗:一定要这样吗?以前,艾伦很焦虑的时候,你知道他要是焦虑过头发疯,我们都没戏唱了,所以我会用一些办法,让他冷静下来 明:我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让他冷静下来 弗:那比较环保 明:没觉得怎么环保 弗:至少没这么血腥 明:有时候其实也挺血腥 弗:我退休了。你知道吧,我已经为艾尔迪亚充分发光发热过了,既然你已经看过了艾伦的记忆。这个晚上,我有比砍人更好的事情能做 明:……

他沉默了一会儿。

明:你说的对。我不该逼你做这个。 明:打扰了,弗洛克

他要离开

弗:…… 弗:唉,我也确实没跟你道过歉。           他们在浴室里把事情做完。

阿明晕过去了一会儿,再醒过来,跟弗洛克说过晚安就走了。其实已经是天色初亮。

那条被卸下的胳膊,烧灼在巨人的蒸汽里,逐渐变小,最后凝缩到一个指节的尺寸,就不再融化。鬼使神差地,弗洛克把这一个指节装进吃空的糖果盒,收进自己的抽屉。后来糖果盒里又多出许多个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