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日 Perfect Cherry Blossom               神座今天有空,打算把手上的樱花树种子种下去。说明书上说,种植时最好与肥料一同施下,之前他手边一直没有适当的养分,但今天早上日向创死了。那正好可以和樱花一起种下去。

神座不清楚日向是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死的,他只知道今天早上他一如既往地走进双胞胎哥哥的房间,发现他倒在地上,心口上插着剪刀,血在房间内扬成优美华丽的一长条红影。零星的几滴溅到日向挂在衣架上的衬衫上,神座看到,心里一声叹息。哎天哪,他记得这料子不能洗的。

日向的脸上倒是没溅到多少血,而且,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欣喜的,开朗的笑容。由此来看,他也许是自杀的,至少凶手肯定不是隔壁那个狛枝凪斗(但神座还是决定种完樱花去做掉他)。对了,日向一定是自杀。他从未对神座说过自己有这样的念头,他没对任何人说过,但那欲望藏在他的眼神里,埋在他的呼吸里,掩盖在他所有全部的一举一动里。他站在学校顶楼的天台,吸引着他的不是居高临下的美景,而是坠落,坠落;他空洞的眼神忽然显出真切、充实的快慰,神座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出流……你过来看看吧。这边好漂亮啊。

至于日向创为什么要自杀,神座就不清楚了。他以全知全能为名,实际也还是有很多不理解事,和做起来困难的事。比如眼下,给日向创和樱花树挖坑对他来说就真的很累。

坑总算挖完了,神座把日向放进去,摆了一个双手握在胸前的姿势。这是他从江之岛放给他的黑道片上看来的。接着把樱花种子撒上去,盖土,这就完了。没多久后樱花就冒了芽。

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日向死的时候正是万物复苏,朝气蓬勃的春天,而第二年的春天也很快就来了。樱花在这一年里没有长成参天大树,却开出了错落高低的薄红云片。神座把花瓣都采集了下来,足够他做一年份的樱饼了。

他心中非常感谢日向。正好也有些想他了,就拿定主意把他挖出来看看。当初挖的坑其实不深,所以没挥几下铲子就挖到了。神座看见那熟悉的绿领带,略略愣了一下。

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恰如当初。

日向从围绕淹没他一切的陈泥腐土中浮出来,他的双手依然握在胸前,他的面容依旧如故。他身侧的一切都在腐烂,消失,而他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一年前,被神座葬在未发芽的樱花树下的样子。他甚至还在微笑,发怯地,欢喜地,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改变分毫。他的心脏,神座认出那个被他哥哥亲手描绘出的刀口,暴露在剥开的胸膛之外,樱花树的根须紧紧地包裹着它,拥抱着它,那颗死去的心脏。神座看不清这颗在尘土里沉睡了一年的心是什么颜色的,却有遗落的花瓣落下,淋在心上。薄红色的。

“你真美呀。”神座抱着日向创,说。他以前从分不清什么是美,什么是丑(这也是他全知全能中的一个漏洞),但此刻,神座出流能确定,日向创的的确确是美的。他尝试着用含情脉脉的声音去诉说,最终却依旧只有冰冷的无机质感。这没关系,江之岛挥着教鞭教过他,好男人才不需要什么浪漫的彩头,脚踏实地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心理,就算表达得笨拙一点也没关系。所以神座出流又说了一遍。

“你真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