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缘再见吧                年少时候的情话讲给自己听。   
我对着他的耳朵自言自语了大半年的马维尔与拜厄特,最后他说对欧美文学不感兴趣。他因此也就迟迟没有成为我的情人,我本可以再给他念上一段里尔克。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爱他,比死更爱。他或许是太过疲惫,以至于不能理解,于是我放弃了念诗,我说,我爱你,他说哦,走前帮忙把灯关了吧。   
我向他解释,有些人的爱是渴望与索求,是积重难返,但我不是呀!我爱你,因为爱是美的,像午夜的樱花,而你也是美的,你比爱更美。我从不妄谈爱的言语,每一字每一语都出自本心,我看着他的瞳孔,知道他理解了,相信了,可到底他也只是看着我。
   他大概太累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一个人走着远路,从不停下,无脚的鸟一生落地一次就是摔死在荆棘里。早在我变老之前,他就死了,死得毫不顺畅,当然本就没有轻松的死亡,连瞑目都也只是给活着的人的安慰。我并没有亲眼见到他的死,只知道午夜的樱花枯了。   多年之后,我仍然常想起他。我想他可能真的理解我,但我从未了解过他。我不再敢相信回忆里他的身影,那可能都是我自己画上去的模样。可我唯独还清清楚楚记得他低头揉眼睛的样子,洗完脸毛巾上落下一根睫毛。曾经的哪年哪月,我确实有过一个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