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包含叛徒的片段

时间线是德岛后但是有当时不可能在场的人员【草】 在b站听到魏然老师提起《叛徒和英雄的主题》这个故事梗概的时候就想摸了,总算如愿!以及里面提及的另一个故事是《七雄攻忒拜》俄狄浦斯王的两个儿子的故事【专门找来看】收到警告的部分是捏他《叛徒和英雄的主题》里面也提及的《尤利乌斯·恺撒》 说起来海贼里的国王不怎么有国王的感觉【?】

“一派胡言!”特拉法尔加·罗把书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说:“他怎么能,怎么能说出这种胡话来!他要怎么塑造自己的形象和我没有关系,但是他怎么敢把柯拉先生的身份和想法也扭曲呢!” 妮可·罗宾快速施展花花果实的能力接过书,并准确的送到自己的面前。大概是医生的习惯,书签还夹在后一页,让历史学家准确找到他正在看的部分。 同盟的船长还在怒火中烧,不知道是无论看几次都会生气,还是确实才知道。在千阳号甲板上的人无疑都把目光转过来,注意到死亡外科医生难得一见的失控。 罗宾轻轻笑了笑,手压着书页避免翻过页,开口把内容读了出来。

战斗暂时结束了。柯拉松从掩体背后走出来,对他们说:“让他出来吧,是他要那颗珍奇的果实。” 于是多弗朗明哥不顾劝阻,站在前面,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兄弟。 柯拉松继续说:“我们都知道你需要那颗果实,我也很清楚你打算用它来干什么。但我不希望那件事得以实现,所以我现在拒绝交给你。我已经把果实交给罗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无论是想要一份奖赏,还是想要得到重用,都停手吧,还是让我单独和他对决。因为我不愿意把果实交给他。如果我杀死了他,那果实任我处置,如果我死于他手下,那你就去寻找果实的下落吧。” “你怎么能在最后关头背叛我!柯拉松!” “或许你曾经是对的,是正确的,但现在我决心贯彻我的想法。”说罢,柯拉松举起枪。(“他到底想要掩盖什么?”罗转过身说,“柯拉先生根本不可能觉得多弗朗明哥是正确的,想都不要想!更谈不上最后背叛,柯拉先生从一开始就不是和他一伙的!”) 见状,多弗朗明哥也举起枪。柯拉松先开了枪,因为受伤失了准头,子弹什么也没击中,于是多弗朗明哥也开了枪,正中小腹。然后他继续开枪,一连射中了五发子弹。(“是他先开的枪,因为第一声枪响的时候柯拉先生撞到箱子了。”很快恢复了理智的海贼说,“可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谎。就算家族的人可以闭口不谈他是怎么样杀死自己的亲弟弟,可我还活着。他不会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吧。”)柯拉松倒在血泊之中,正当所有人想要确认他的情况的时候,远处传来海军军舰炮击的声音,于是多弗朗明哥快速命令带上宝箱回到船上启航。

章节结束了,罗宾抬起头问:“他改变了那个人的结局,是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说,“那大概是在掩饰什么。” “为了更好的统治?” “差不多。” “是他干得出来的事。”罗黑着脸表示,“不过这个故事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呢?” 罗宾翻了前面几页,讲述关于多弗朗明哥注意到家族出现问题,以及神秘的内线警告他柯拉松已经背叛并准备把果实藏起来。于是也把这部分读出来。在厨房的山治把下午茶端出来,先是把果汁放在航海士小姐的小圆桌上,然后快速的端起香浓的拿铁,轻轻放在桌子上。把事情做完,他才问道:“是那个吧,两兄弟因为父亲放弃的王位而起了争执,然后弟弟把哥哥赶走,哥哥去别的国家请了救兵那个。在北海不是很有名吗。” 罗似乎立刻反应过来,他皱起眉头:“但是这个故事最知名的是后面他们的妹妹安葬大哥那一段。” 山治点点头:“那倒是。” “他想掩盖死者的身份和意图,直到现在依然不能公开。我认为是这样的。”罗宾说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把目光转向唯一的知情人。 “他想要掩盖自己的错误。”罗不满的说,“不过他没有把柯拉先生的身份说出去,这倒是没错。” “事到如今也不能说吗?”娜美从航海图堆里面抬起头。 能说什么呢,隐藏身份的海军间谍?他卧底的原因?果实的用途?多弗朗明哥一个也不能说,而我又能说什么呢?罗想,关于“D”?柯拉先生最后的意志?自由? 他只得摇摇头:“现在还不能说,恐怕要等我获得了最后的知识,才能确定他想要隐藏的到底是什么。”

欢迎长毛象订阅@ guilv1918 @ writee.org以获取更新通知 留言请移步游泳池

(´▽`ʃ♡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