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小说情报

从头到尾没有出现罗西的名字,但确实是关于他的故事。 罗西生存的海军if,幻想他是SWORD的大前辈

德雷斯罗萨有他们当地的报纸,有他们当地的出版社和作者,毋庸置疑的。 但引进外来作者的作品也是必要的。这里的居民也想看到海贼们的冒险故事,哪怕是虚构的。或者了解更多的事,无论是新世界还是四海,无论古还是今。 受人欢迎的引进书之中,有一本引起了书商的关注,从书名就可以看出吸引人的要素,作者虽然一看就知道当然用的是笔名,不过书商翻阅了之前引进的书单,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阿隆索。 而这边的架空小说是流传广泛的,小报上连载的虚构小说《蚀日》,正是他的最新作品。而这次引进的图书是他前不久写完,中间包括修正,更改,校对,最后得以在香波地群岛出版,伴随着出版商的船队销往四海和伟大航路。 因为是香波地群岛口风最严的出版社出版的,书商们无从得知作者本人是谁,如今在何处,更不能争取来授权,让作者和自己合作,签独家合约。 不过得益于他们的保密性(当然也因为香波地群岛实在是鱼龙混杂,很有可能你正在看的作品正巧是某个曾经名声大噪的海贼隐退后撰写的,带着隐喻和暗号的藏宝图。)作家们安心的写作,并不担心会被找上门。 冒险故事的乐趣总是让人们乐此不疲,哪怕读者自己居住在这里,无论是热情的德雷斯罗萨,和谐平稳的飞燕岛,一个丢一把石头准能砸中海贼的香波地群岛,但依然视野有限。 书商想起了关于某一本书,还在报纸上连载期间的趣闻。 这事甚至闹上了报纸,年轻的海贼号称因为看了阿隆索的连载小说(不好说是哪一本,此人有一段时期同时连载了两到三本,这些年似乎因为身体情况恶化长期稳定只写一本。)决定出海寻找作者,在出版社大闹一通,然后被海军本部的中将光速镇压。坊间一般有两种观点表达了担忧,一方认为小说的流行加速了大航海时代海贼们的数量,他们嘴上宣扬的是自由和梦想,实际上干的事就因人而异。半途而废者数以千计,给沿途的岛屿带来了一些麻烦。另一方则认为怎么会出动中将?海军的势力是否在香波地布下了很多暗线,监视着来来往往海贼们的一举一动? 市民们普遍对第一种观点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海贼们则更在意后一种,零零星星的抗议活动和破坏行动只能在报纸上占一个边角版面,可能更受影响的革命军却没有半点风声,经常让人忘记他们确实正在活动。 这些往事发生的时候,书商还没有以书商的身份活动。他的前辈,才是目睹这一切的旁观者。作为书商,首先要嗅觉敏锐,快速又及时的察觉读者感兴趣的,能够赚取利润的书,进行咨询和引进。前辈当然其中翘楚,也指导他进行书籍的筛选。他是阿隆索的忠实读者,从十年前,阿隆索开始写作,在报纸上发表处女作《巨神之泪》他就是从前几章就发现并开始追连载,他曾经骄傲的展示他的笔记本,里面是他珍藏的,从报纸剪下来的文章。 书商问过上面的奇怪符号,前辈悄悄告诉书商那是他自己编的符号,包括阅读进度,猜测剧情,人物的关键转折,问题冲突等等等等。后来这套符号被读者会的其他人知道了,大家增增减减,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语言,关于书的语言。 后来书商确实是看过别人用那套改良的文字,甚至寄过来为了保持同步出版而尚编辑中的版本里也有这种记号。作为编辑,负责的是喜欢的作家会幻灭还是加倍努力工作呢?书商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前辈后来离开的时候对他说:“以后阿隆索小说遍布全球的重任就交给你啦。” 这并不意味着书商会毫不犹豫的宠爱阿隆索的小说。正相反,如果有一天他的小说不再流行,书商肯定是会抛弃他的。前几年书商首次来到德雷斯罗萨,带着他的生意走进王宫,和国王本人谈论书籍,惊讶的发现对方是个博学多识的人,对流行的通俗文学也有所涉猎。金发的王旁敲侧击,向他打听是否听说过一个作家。 “每年都有多如牛毛的作家通过各种各样的文学奖出道开始写作,请问您需要知道的作家是主要写什么的呢?” “我对此一无所知。”国王笑了笑,身边的妙龄女郎也跟着笑起来,等她们笑够了,国王挥了挥手示意安静,“但我知道他很有名,也写过很多故事。如果有一个人的作品销售到了世界各地,或者以此作为目标,那他就是我寻找的作家。” “没有哪个通俗作者愿意坦率承认自己的目标不是全体看得懂字的人。”书商说:“但我想要向您介绍的这些书的作者,那些封皮上脍炙人口的名字,则有这种希望。” 阿隆索当然也在其中,国王好奇的凑过来,拿着书商临时起意试图投其所好赠送的精装书,抚摸着绒布上印着的金漆字。 那本是《沙漠舞女》系列的第一册,市面上卖的简装版主色调是淡黄色和蓝色,似乎分别象征沙漠和大海,黄金和书中描写的,先知蓝色天空的预言。 前不久这本书刚刚修订完成,成功出版了最后一卷。在书商印象里,和连载版的结局并不一致,被奉为降水巫女的舞女被海贼拯救。当海贼问她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旅行的时候,舞女回答她要一直为那藏在沙漠绿洲的国家继续舞蹈,继续祈求雨水。而原版是没有这段的,停留在某一位海军目睹了舞女最后的舞蹈,等了一个星期,也丝毫没有降雨。 虽然连载版就这样断了确实是让人怅然若失,于是收到读者来信的阿隆索也开始着手安排一些短篇番外补全,但这个结尾确实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眼前。 受欢迎的作者自然会有读者寄信表达想法,有的时候阿隆索想要休息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收到的最多的信的回复内容发表,告知读者们自己的打算和可能会改变的他的构思。 读者能决定的很少,但确实有用,于是信更像是浪一般涌进编辑部。

青年看了一眼报纸,深深的叹了口气。作者是人,他们也会有情感。哪怕是纸面上没有显露,哪怕当事人根本不知道。 橙发的青年突然怀疑起来,他们真的从未察觉吗?连手上的奇怪符号塞给别人都只能一头雾水,他们肯定无从得知那个人的喜悦,愤怒和悲伤。 赤旗收起报纸,思考起策略来。

克比看着眼前的男人,试图从那张脸里找到和通缉令里不同的样子。他认识那个人之前,他就已经听说过死亡外科医生的大名,因此无法和队长一样把那个人口中的罗和眼前的家伙画等号。 身后是洛基港的市民,他不能退后,也不想完全寄希望于那个人的判断。 那双让人不安的金色瞳孔冷酷的盯着自己,因为身高原因自己只能仰视他,强硬的撑起气场不肯让一步。

受欢迎的作家也有一些未公布的小说,它们不像是小说,更像是童话。北海的某些地名就这样被写在废弃稿纸上,然后涂涂改改,最后没能提交。 小小的雪怪一开始并不是雪怪,可欺负他的孩子们没人知道他是不是人类,或许也并不想知道。他愤怒的想要把森林烧毁,却被打猎的猎人拦住并且带到家里。按着他把那长长的白毛剃去,里面是一个长相乖巧可爱的男孩。作家写下最后一句话,轻轻笑了笑,然后把稿纸放在抽屉里。

德雷克把稿纸递过去,特拉法尔加·罗皱起眉头,抬头看看那个男人,并没有打算接。 卧底说:“你知道阿隆索吗?” “小说作家?” “不止。” 罗眨眨眼睛,接过薄却特殊的稿纸,看到了雪怪的故事。 故事的最后,猎人朝着前往下一个城镇的男孩说:“哪怕不是所有人都爱你,但我一如既往的爱着你!这里永远欢迎你!” 罗听见百兽飞六胞之一的男人说:“阿隆索不是一个人,它包括了很多,我们既是作者,也是读者,还可以是书商。从阿隆索这个名字扩散开,只要在封面上印着阿隆索的名字,那么任何人都可以是阿隆索。不过这可不是阿隆索的,这是我私自带出来的,连他都不知道。” “那他人呢?” “是啊,我的前辈是这样安静的人。他一条腿已经无法发力,只能靠拐杖和轮椅,肺也被射穿,离不开特制的呼吸机,一只手臂无法持续用力,让他换了管用手。” “那也可以告诉我!” “告诉你,是的,当然可以。然后你就会冲进本部,闯过层层叠叠的关卡,来到他的面前。他会希望这样看到你吗?” 罗捏着的米黄色薄稿纸,看着上面的故事,看着曾经的自己。 德雷克走过去,抽走那张纸,拿起笔在空白的背面写了些什么。 疑惑的黑发青年问:“那现在你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我?” “因为某个人前几个月彻底完成了复仇,前辈担心的不行,甚至等到战国先生回到本部,还过去问了某个人的伤势和现况。” 画完的海军卧底把稿纸交给海贼,继续说:“我还有别的任务,如果你乐意,可以替我转交给他。我的大前辈是个冒失鬼,说不定没有还给他他还不知道我拿去了。就像是他没真的看到还活蹦乱跳的你就会一直担心下去。”

克比再次看到了那个人,和上次不同,这次直捣龙穴的男人没了上次的从容。只有眼神依然如同刀锋出鞘般锐利。 “到此为止了,特拉法尔加·罗。我是不会放你过去的。他在里面什么都听不到。” 里面的就是一般被人特指的作家,情报官们把成堆的文件和故事大纲递过去,构成小说的一部分,然后刊登到报纸上,出版成册。 “我要去见他。” “你可以给他寄信,但是我们不会允许你进来。” “我可是!十三年以来都抱着他的愿望往前冲啊!” 克比突然想到前辈是如此评价他的。 “他嘛,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性格很犟,又有行动力。多弗看中他我不是很意外。” 陌生的海贼现在有了别的侧面,不再编制之中也渐渐放松下来的前辈戒了烟,露出时常轻松,偶尔带一点苦涩的笑容。他记得海贼成为七武海以后他找前辈抱怨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前辈哈哈大笑,然后用那粗糙的手揉他的头发,说:“他现在是海贼啦,和你立场相悖呀。” 青年拿着大太刀开始进行攻击,克比深知手术果实的能力,用指枪和剃拖住海贼的步伐。 可未曾想这恰巧中了计,特拉法尔加·罗和他交换了位置,抽出鬼哭对着门狠狠砍去。 大门一分为二,伴随着烟雾,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电话虫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依然呼呼大睡,一旁伏案疾书的作家带着特制的呼吸机。似乎注意到视线,他茫然的回头看过去,目睹了站在那里的海贼和后面表情难看的年轻后辈。

多弗朗明哥知道了他曾经寻找的目标。他原本想要获得的海军的情报网,在他入狱之后了解到,但更让他生气的是他已故的弟弟,给他送来了信。 他恶狠狠的看着报纸里面夹着的信,感受到冰凉的墙壁和手腕脚腕上的束缚。 详细的内容也就几句话,他觉得这是挑衅,于是忍着怒火写了封回信。隔天,金发的作家就推着呼吸机杵着拐杖走了过来,多弗朗明哥才意识到那是封预告,他弟弟新小说的题材。 人们热衷于了解他们不曾知道的事,包括宫闱之间的秘事,或真或假的传说,战败的国王,死而后生的间谍。

一点碎碎念 怎么说呢,其实要是海军有这个计划实际上在海贼的世界里很不合逻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管了,这只是同人。 《沙漠舞女》的故事对应上阿拉巴斯坦篇,《蚀日》其实想得是黑胡子和艾斯【不说根本看不出来了】 书商的前辈设计上是传递情报的人员,但书商是不是我其实没想好,所以随便了【草】 其实根本不懂出版于是只能参考金庸先生的小说连载和出版的情况胡编了。

欢迎长毛象订阅@ guilv1918 @ writee.org以获取更新通知 留言请移步游泳池

(´▽`ʃ♡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