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01

《牛津通识读本:性存在》

很多人经常拿古代同性恋行为普遍来证明“同性恋是正常的”,而忽略了当时社会男女性别地位的极端差距。这点应当值得注意。过去的思想即使和开明的思想偶然地重合了,也并非是因为“古代人的思想比现在更加开放”,而是由当时社会对性存在(sexuality)的理解所决定的。

男性之间的恋情则广为当时的社会所接受,极其普遍,并广泛见诸当时的文学、艺术和哲学作品。不过,对于男性之间的性行为,人们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对于到底是爱慕年轻男子还是爱慕女人更为高尚的争议无处不在。一些人认为爱慕男性比爱慕女性更为高尚,因为去爱一个和自己平等的生物,比去爱一个低等生物要好。

此外,并非所有古希腊罗马人都支持成年自由民男性之间的性行为。(此处之所以强调成年,是因为未成年男子和女性,以及奴隶一样,不具有公民身份):

他[柏拉图]主要批评了那些在这一性关系中处于被动顺从地位并从中获得享受的男性。他认为这些男性是软弱而女性化的,只是存在于男人身体里的女人。这些女性化的、顺从的男性违反了性别角色的常规模式,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其他男人侵入,等于是自愿地接受了处于社会底层的女性的地位,这些人被认为有悖于自然之道,和那些扮演男性角色的女人(被称作女奸者)一样,对社会秩序是一个极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