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影视字幕组(YYETS/ZiMuZu)的那些瓜

利益相关:人人影视字幕组成员,自由译者联盟成员,笔者首先加入的是自由译者联盟

背景介绍

温水煮韭菜

长久以来内部组与自由组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内部组翻热门电影+剧集,自由组翻冷门电影+剧集(电影为主,剧集为辅)。由于分配给自由组的电影通常都是低分电影,并且在压制时会有赌场广告,人人影视网站评论区经常称自由组为“赌场字幕组”。也由于自由组考核过于宽松,初期时翻译质量较差,被很多人吐槽。

然而随着自由组成立越来越久,大家的水平都在进步,校对带领新人,几个热心的内部组总监也参与校对,给自由组成员指导,所以自由组质量慢慢改善,并且和内部组同时翻译热门电影,前景一片光明。

某天开始,热门电影在自由组任务发布页面都加上了“仅限字幕组成员领取”,自由组只能制作低分冷门电影,当时自由组成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殊不知此时水温正在悄悄升高。

又过了一段时间,自由组刚成立时制作的一部剧更新了,但被内部组总监接手,自由组不再翻译,理由是质量太差。自由组成员觉得当时质量的确很差,也没有什么怨言。

再过了一段时间,网站管理员告诉自由组即将发布一个新剧集,大家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期待着新剧集的发布。然而当新剧集发布时,却又被告知此剧已被内部组总监接手。此时自由组的大家已经暗觉不对,可是为时已晚。

再接下来,越来越多自由组翻译的电影被内部组总监吐槽,质问网站管理员为何这些电影要分配给自由组做,而不是内部组。这时自由组组员彻底炸锅,认为自由组的任务本来就是内部组挑剩下的,现在内部组连挑剩下的电影剧集还要抢回去,毫无道理。

事件开端

直到前几天,同时在内部组和自由组的成员(下称跨组成员)突然发现无法领取自由组发布的任务,并提示“字幕组成员无法领取任务”,于是在群里提问,管理员称原因是禁止跨组做任务。虽然内部组禁止跨组的规定一直有,但之前的共识是内部组自由组同属人人,不算跨组。

再经询问后管理员表示规定突然收紧是因为跨组影响任务进度,然而跨组成员都未曾拖稿,不知何来影响进度一说。之后梁良(人人影视网站站长)出面表示突然收紧是因为内部组总监不想内部组的人流去自由组做任务,然而这样的情况极少发生,更多的是自由组成员加入内部组,此理由也不成立。

有跨组成员找内部组某总监私聊,总监表示这次是因为内部组有总监“看自由组不爽”,并劝跨组成员在自由组群里小心说话,因为有总监开马甲“卧底”在自由组群里好心总监提醒 看自由组不爽

由于自由组优质翻译稀缺,内部组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先从自由组招安优质翻译,然后不让优质翻译回自由组发光发热,此举引得自由组群情激愤。

此时梁良站出来说自由组是他一手创立,也是他之前没有落实禁止跨组的规定才导致现在的局面,所以提议允许之前的跨组成员注册马甲双开,之后就禁止再跨组。这时跨组成员们虽然仍有不满,但想着各退一步,这样的结果也能接受,此事告一段落。

事件发酵

后一天,管理员突然告知跨组成员禁止注册马甲双开,梁良说自己的提议被内部组否决了,并私聊表示得罪不起内部组的总监,这时笔者都有些心疼这位卑微的网站站长,气愤那些站在管理员和站长背后发号施令又不吭声的总监。

这时所有跨站成员被逼二选一,有一位性格刚烈的成员决定自行退出内部组,并在组内留下一句话“这哑巴亏我吃了,祝大家各自安好”,接下来美剧组组长夕橙说“有总监发现个别翻翻换小号报名,这个是禁止的,该翻译的权限我已经取消了”。 美剧组组长夕橙公告

由于存在歧义,已退组成员的朋友出面澄清她并非被总监发现才被取消权限,而是自行退出,这一澄清行为被夕橙理解为扣锅泼脏水。 扣锅泼脏水 退群成员在自由组看到后,由于知道群里有内部组的小号,所以在自由组隔空向夕橙辩解,又被夕橙理解为隔空吵架。

人人美剧组组长夕橙与某些总监二三事

上文中说过,自由组是人人影视站长梁良创办的,所以夕橙和其余内部组总监甩锅给梁良,让跨组成员找梁良理论,并表示“我只管组内,自由译者是梁良搞的,跟组里和人人没有关系”。然而上文也说过,梁良只不过是某些总监的传声筒,夹在当中里外受气。

跨组成员们意识到夕橙在组内位高权重,自己在内部组人微言轻(没错人人字幕组就是这么个等级分明的地方),不论说什么都会被曲解,遂选择闭嘴,也就是笔者为什么不在群内对线,而选择长毛象的原因(真的很憋屈)。此时,一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总监从自由组群里转来一条消息,消息是一位自由组成员看不惯内部组总监说自由组质量差,所以怼了一句“真当内部组质量就真好到哪里”。(熟悉人人字幕组的朋友们应该会知道,这话可说的一点没错)这时夕橙生气了,说“哦,通知梁良把ta踢了吧”,请问您是忘了您刚刚说的只管内部组,自由组和人人没关系了吗?好一个宇宙组组长。然后又说“破坏双方团结,搅屎棍”,笔者寻思着本来两组关系和谐相处,某位看不惯自由组的总监才是搅屎棍吧?

这时退群成员在自由组群里说“夕橙说了,咱们组和内组一点关系都没有,热门片也给咱们做吧,质量差到家了也跟你们没关系”,希望能为自由组争取到做热门片的机会,然而夕橙大大从卧底处获取了截图后,开启了人身攻击模式“神经病吧,用着我家服务器,交钱了吗”。那笔者想问了,给你们免费翻译发布资源,你们网站那么多广告,给我们广告费了吗?

由于卧底的存在,夕橙看到了自由组内的讨论,并得出以下结论“那些攻击言辞,放组内早开除八百遍了,自由译者真的很自由”,然而如果您认为自由译者与人人无关,那自由译者骂人人又为何要被开除呢?接着夕橙又规定“组内吵架,如果有人转播到组外,也是开除的命”,和着您骂得开心,还不许人把您说的话发给被您骂的人了?此时一位跨组成员大胆开麦,“小酸奶(另一位总监,见上面的截图)这样截屏没问题吗”,小酸奶说我这不是截屏,我只是屏幕的搬运工,另一位总监又说“你们也可以把我们群里的话截去那边呀”,也许这就是所谓钓鱼执法吧。

落幕

此次自由组与内部组的争锋,以自由组的彻底落败告终。不仅跨组成员被逼站队二选一,热门资源的翻译权限也没有争取到,还被总监们骂的狗血淋头。在好心总监的提醒下,跨组成员们开了小群,在好心管理员的提醒下,跨组成员们又退了大群以防卧底,真是有一种东躲西藏的犹太人的感觉。

在本文发布前一小时,内部组明知自由组正在翻译一部关于网飞的纪录片,仍然发布任务招人制作,笔者再一次被恶心到。

当然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内部组也有几个人品好又称职的好总监,只是这次的闹剧让我看清了人人影视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美剧组组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希望吃瓜的大家也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