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辰辰

阴蒂肿得很大,傅逸一手拿了镊子夹住固定,一手拿银针轻巧地刺入,甚至都没有血迹渗出,最后将银色圆环扣上。

手指穿过圆环往上扯,本就红肿的阴蒂被拉扯得变形。

傅逸看得口干舌燥,他硬了挺久了。他本来不是重欲的人,但对沈清煜,他有种特别的欲望。想把对方弄坏,想让人离不开自己。

或许这就是特殊的占有欲吧。

……

沈清煜是被胸前的瘙痒弄醒的,一只手在拨弄他的乳尖。食指先是轻轻搔弄几下,接着拇指和食指时不时捏着乳尖往外扯。

他稍一动发现屁股里还塞着东西,粗大的一根把后穴塞得满满当当的,在他动作间摩擦着穴肉。

“醒了?”

“别弄。”沈清煜皱眉,抬手要去挥开在他胸前作乱的手。换做平常这肯定是命令的语气,但他这会刚醒,声音听起来有些哑,懵懵的,平白让人觉出些撒娇意味来。

傅逸听着有趣,也不如他愿,继续揉按着放松状态下柔软的胸肌,同时下身往前一送,含了一夜性器的后穴顺从地接纳晨勃的器物。

“嗯呃……”沈清煜闷哼一声弓起身子。

傅逸拿出手机解锁给人展示昨晚拍的图片,熟红软烂的逼穴裹夹着坚硬的器物吮吸,肿起的阴蒂上扣着个银色圆环。

“好看吗?”他问,同时手指捏着乳粒碾弄,“这里要不要也打上?”

沈清煜看着自己的色情图片脸涨得热,股间一片湿滑,花穴里随着张缩泊泊泌出粘稠滑腻的液体。

“昨晚你爽过了,现在……轮到我了吧?”

“……”沈清煜沉默了一阵,“快点。”

很快本来埋在屁股里的东西抽了出去,花穴贴上了发烫的物什,穴口被撑开,形状圆润的龟头进入。

龟头掠过体内那块发胀的地带,他惊喘一声抓紧了床单。

傅逸应该是真的压抑得久了,操人操得毫不留情。

沈清煜被摆弄着拉起双腿对折,体内性器头部只是摩蹭上敏感带,他便忍不住抽搐。

全部埋进去后龟头浅浅地戳弄着宫口,那个小巧的地方,平时是紧闭的,如今被操了几下,性器头部顺滑地插了进去。

那儿太敏感,太脆弱,沈清煜的脑子在这一瞬间空白一片,不能自控地挣扎起来,通红着脸喘息,片刻后似才发觉自己的狼狈,又咬紧了嘴唇呜咽。

但傅逸彻底捅进去后他就再没法保持清醒了,两条腿猛地伸直了绷紧,啊啊着喘叫,花穴里头喷出的粘稠的淫液浸湿了鸡巴。

过了一会双腿便发起抖来,仰着头发出泣音喘息着。

他觉得傅逸应该是把他的身体弄坏了,小腹又酸又胀,可体内又该死的舒服,乱窜的快感席卷全身。

灼热的性器比那些玩具更舒服,沈清煜只觉得脑子都被搅得乱七八糟。

腰背拱起,屁股不自觉地扭动,尺寸优秀的阴茎跟着不住地抽搐着晃动,龟头涨红着滴落透明的淫液。

到最后他拼命往上躲想让插进他宫腔里的那根鸡巴出来些,但傅逸抓住了阴蒂环上的链子,他逃开一些被圆环扣着的阴蒂就会被拉扯得变形。

沈清煜难受得哭了出来,这时候就没有总裁的架子了,抽噎着呻吟,让傅逸放过他。

“为什么?”傅逸一只手扣住了他的手掌,另只手抓着阴蒂环的链子轻轻扯动,“我干得你不爽吗?”

就是太爽了才要逃,阴茎被尿道棒堵着不能射精,但他靠女穴已经不知道去了几次。沈清煜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溺死在源源不断的快感浪潮里。

他挣扎着翻过身,阴茎滑出花穴时身体还颤抖了两下。紧接着手脚并用地试图从这张床上逃跑。但他的身体早就被干软了,趴卧的姿势下屁股撅着往下滴淫液,花穴也有些合不拢了,穴口都被摩擦成了肉红色。

傅逸在后面把这番淫靡画面看了个够才不疾不徐地跟上,抓住了对方的脚踝把人拖回来。指尖滑过勃起的阴茎、红肿热痛的龟头,抚摸过臀瓣,再轻而易举地进入他体内。那个被干软的地方几乎是谄媚的将他吸了进去。

“这不是挺喜欢的吗?”他笑着问。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