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左马〗无法诉说(1) ·少爷一×女仆马 ·两个人外貌、性格和剧情皆有捏造 ·大概是个中长篇 ·ooc有 ·h有 以上。

“一郎。”山田零迈着大步从紫檀木的大门跨进家里,低沉的声音呼唤着山田一郎的名字。 “哥哥……”山田二郎意识到什么,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年纪尚小的哥哥。 “没事。”山田一郎放下手里的玩具,温柔的笑了笑,又蹲下搂了搂两个天真可爱的弟弟,板起小脸凝重的朝山田零走去。 又要挨训了……吗。 门关处多了双尺码不算大的女士皮鞋,高大的父亲身后跟着位看上比他大些的女人。 诶……?怎么突然带人…… 看上去脏兮兮的。 山田一郎虽然不怎么被父亲喜欢,但至少受过贵族的礼仪课程。 看到这么脏兮兮的情况,一时还有点难以接受。 那人不安的紧抓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下摆,一双眼睛带着浓重的色彩看向山田一郎。 那是一对多么美丽的眼睛。 鲜红的像血液一样。 一头脏兮兮黏糊糊的白发似乎也没那么不顺眼了。 长长的银白色发垂落在腰际,长短不一,大抵是被什么东西撕咬或者裁剪过。 “这孩子是家里新来的,以后……就当个女仆吧。”山田零看都没看一眼静静站在他身边的女孩一眼,垂着眼不带感情的看向山田一郎。 “他以后来照顾你们。” 那孩子沉默着点了点头,额发遮住了眼睛,只看到不甘的紧咬的下唇。 “带这孩子去洗洗。”山田零留下了这句交代,转身离去。 识眼色的年长女仆靠近小小的孩子,却被一下拍开手。 “别碰我!”那孩子的长发晃动起来,身体剧烈的摇摆着,像是随时会昏倒。 “傲什么傲,不过是个捡来的野孩子。”那女人发了狠屑瞪了一眼,转而抚着手离开。 “我不……”他陡然沉默,站在那里一语不发。 山田一郎此时还比那孩子矮上半个头,看到刚刚的情况也不敢贸然去碰。 他只好吧嗒吧嗒跑去盥洗室拿了毛巾用热水打湿又拧了个半干,小心翼翼的拿着热乎乎的毛巾靠近那个人。 “……”感受到外来人员的接触,他下意识抖了抖,发现不过是个没什么攻击力的小孩子,最终还是站在了原地。 山田一郎用毛巾敷上他脏兮兮的脸蛋,小心的擦拭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能得到靠近的许可已经很好了,他没敢再希望这个孩子回答他的问题。 “……左马刻。”那孩子犹豫了一下,嗫嚅似的说了几个字。 “嗯?”山田一郎没听清,眨巴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我叫、碧棺左马刻。”左马刻终于直起身体和他对视,那对血红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他。 山田一郎瞪大了眼睛干眨了两下,转而眯起眼睛甜甜的笑起来:“我叫山田一郎。”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差距不大,左马刻似乎没那么抵触山田一郎,牵着小手去往洗浴间。 但他没去佣人们的洗浴间,而是去了自己平时使用的洗浴间。 “你先洗,我去管家那里要你的衣服。”山田一郎贴心的帮他调试水温,小小的孩子看上去成熟的不得了。 左马刻站在一旁没有说话,默默的脱起衣服来。 水差不多放好了。山田一郎默默念叨着。 小一郎刚转过头,就发现新来的孩子正在脱衣服。 男女授受不亲!山田一郎闭上眼冲出洗浴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留下脱得精光的碧棺左马刻愣在原地,不解的看向紧闭的门板。 管家很快找来了差不多大小的女仆装,拿给山田一郎。 他开心的跑去洗浴室,敲了敲门板站在外面大声问道:“我把衣服放在外面啦,你待会自己拿哦!” 带着水汽的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拿进来吧。” 山田一郎犹豫犹豫又犹豫,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轻纱制成的浴帘后影绰绰的小人影正缩在庞大浴缸的一角,小心的撩着水擦洗身体。 “我放在这里了哦……” 浴帘被拉动的声音传来,一头白发正冒着热气晃荡出来。 山田一郎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直勾勾的看向那人的身体。 诶……诶?!她……他是男性?! 因为初见时左马刻具有迷惑性的外表和山田零的那番话,山田一郎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孩子是个男生。 湿哒哒的长发被他用一根简单的绳子束起来,露出好看的眼睛和姣好的面庞。 左马刻径直走过来,从呆愣的山田一郎手里拿起衣服套了起来。 黑色的裙子堪堪到膝盖上面,洗完后光滑白净的小腿暴露在空气里。 “还有这……这个……”山田一郎拿起放在一旁的白色蕾丝袜,被左马刻拿走后就这么傻站着看他一点点穿上。 穿上这身衣服,谁还看得出这个面容姣好的人是个男孩子。 镶着蕾丝花边的头箍也被安安分分的安置在头顶,最后用骨节分明的手在胸前绕了一个不太成型的蝴蝶结。 山田一郎强迫症又发作,抬手解开松松散散的蝴蝶结,灵巧的绕上新的。“应该是这样。” 左马刻低着头学习,看着看着就发愣的看起拥有着异色瞳孔的小少爷。 “嗯?怎么了?”山田一郎绑好蝴蝶结,抬头就发现左马刻在盯着他。 “没什么。”左马刻又拽了拽屁股后面的裙子,拍了拍女仆装上的白色围裙。 “走吧,我带你去见弟弟们。”山田一郎牵起左马刻的手,领着他向前走去。 “……嗯。”身后的男孩轻声应下。 “哥哥,你回来了!”山田二郎搂着怀里小小的山田三郎抬起眼睛,异色瞳孔里闪烁着喜悦。 “嗯,我回来了。” “咦,这个姐姐是……?” 山田一郎扶额,果然左马刻外表的迷惑性太强了。 “是哥哥。”左马刻哒哒走过去捏了捏山田二郎的脸蛋,撩起一边的银发看着他。 山田三郎瑟缩着向二郎的怀里拱,被左马刻提着领子揪了出来。 “呜……哥哥……”山田三郎的小手在空气里挥来挥去,突然落入一个香香暖暖的怀抱。 “哭起来就不可爱了。”左马刻垂下眼皮看着怀里的小不点,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背,“乖孩子不可以哭。” 山田三郎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温温柔柔的哥哥,试探着搂上左马刻的脖子。 山田一郎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猛然想起左马刻还没有熟悉这个新家。 他适时的把小家伙从左马刻怀里抱回来想带着他去逛一逛,却意外的根本拉不动。 “抱抱!”小朋友看了看自家哥哥,又看了看搂着他的漂亮哥哥,果断选择缩回左马刻怀里,含糊不清的大喊。 左马刻没忍住,一下子被逗笑,脸颊都变得粉红。 虽然穿着女仆的服装,但和他现在的容貌完全没有违和感。 这是左马刻……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 山田二郎也过来凑热闹,捏着左马刻的裙角不愿意撒手。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