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樱2》

《龙樱2》更像是给教育工作者看的,里面讨论了学校、家庭、社会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就像我们一直心照不宣的一个事实:学生身上呈现出来的一些貌似“天生”的部分,实际上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环境与家庭的投射。其他的部分暂时按下不表,就学校教育这部分还是有很多启发,当然,应试教育和素养教育之间的矛盾一直都是东亚基础教育题材剧集的主题之一,但龙樱2的新思路在于——不偏重其中任何一方,而是希望在二者之间寻找一种(虽然有可能是动态且非常不稳定的)平衡。所以在塑造现任董事长和田村老师这两个自由派教育者的人物形象时,并没有一味地批评,而是在肯定她们为学生着想,希望学生在不泯灭天性的前提下自由发展的理念的同时,再尖锐地指出:自由的教育绝不是放纵学生,教育者应该在教育过程中起到教导学生的品格、发现学生的学习潜能并鼓励其发展自我,这个过程很有可能不是永远一片祥和的,也不可能永远是手把手的保姆式的。所以才会有樱木看似不管不顾的种种行为,实际上,我认为这才是一个有智慧的教育者做的事:青少年需要发展出独立的人格,独立的人格必须靠自我觉醒、努力修炼而成。即主体心理学提出的,人格的形成是家庭环境、后天教育和个人努力共同形成的结果。樱木最后的话看上去比较极端,但在那个语境下,出于激励的目的,这么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自由派的“放纵”教育并不是一无是处,剧集里给出了原健太这个范式。他在高二之前被同学认为是一个“智障”,当然确实他有某些生理上的障碍,让他在其他学生里显得非常突出——突出的分数低。如果在一个纯应试的环境里,这样的学生极有可能被排除在普通高中校门外,但正是现任董事长和他的班主任田村老师包容的教育理念保留了他在昆虫学上的极大天赋。虽然整部剧的走向都开始朝神迹发展了,但我个人认为最神的应该是原这条线吧,因为稍不留神,这个小孩可能就真的一辈子在河边抓蝴蝶去了。没有机遇,天才是会被埋没的。圣-埃克絮佩里曾经感慨,如今的莫扎特可能正埋没在咖啡厅的侍者、列车上的列车员等等芸芸众生之中,毫无自觉地度过余生。剧集塑造了原这个非常特殊(几乎不可复制)的人物,我想也是在为过去一阶段的日本教育改革做出积极方面的总结吧。日本基础教育从明治维新开始,以世界首个实现小学六年义务教育的国家闻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受现代化带来的绩效主义影响,应试强度非常之高,因此才有二战后的宽松教育改革。但宽松教育实施至今,已经引发了一些不良社会影响——青少年的个人主义、无价值感等等,如果放任不管,可能引发社会的溃散。但2020年之后的日本教育改革,会再度转向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式的纯应试模式吗?我想绝非如此。应试也好自由也好,都只是实现教育的手段,而教育永远的目的都是人,人的社会化,社会的多元化。上DBTH大都不是唯一的答案,能成为答案的只可能是人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