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边时间轴

展开全文 该世界使用六禾纪年。

1840-50

●●建立蝴蝶党和蝴蝶军,通过进10年的反抗,推翻了杜宾山最后一名皇帝,建立杜宾山共和国,蝴蝶军更名为蝴蝶国防军。

1851

●●以国防军领袖身份担任总统,杜宾山进入●●军政府的统治时期。

1870

军方突然坐空统治多年的●●总统,随之发生人民革命,●●下台。

1871

军方组织了杜宾山第一次人民选举,票选出了新的总统和议会成员,但实质依然是由军政府统治。在这次大选中,名为鬣蜥党的新政党诞生,但并在本次议会席位选举中并未获得好的成绩。

1875

鬣蜥党在●●州首次支持率超过蝴蝶党,州政府成员多为鬣蜥党成员,绿红党/区的说法开始出现。

1891

杜宾山与阿莫克在边境发生军事冲突,年底以阿莫克撤军结束,虽取得胜利,军方依然势力大挫,有大量关于蝴蝶军指挥失误、独断专横而导致人员损失的指责,同时绿区逐渐扩大。

1900

例行的国会上,蝴蝶党以“鬣蜥党正在绿区擅自组建民间军队,有颠覆国家嫌疑”为由单方面将鬣蜥党员驱逐出议会,且将鬣蜥党列为非法组织,要求各绿区重新票选新的蝴蝶党领袖,否则将由军方指派。然而绿党并未听从指示,而是以军政府长期独裁回击,捍卫自己的自治权,自此杜宾山红绿对峙开始。

1901

以战场失利为催化剂,阿莫克发生人民革命,结束了封建制,建立了人民共和国,开始组建阿莫克联盟。

1908

槐铂与伯洛多尔因地域归属问题交恶。

1910

红绿区总统会晤,长达十年的红绿对峙结束。杜宾山于当年重新开始公投,票选出一名总统和其余议会成员,所有人员将在红党或绿党中选出,而允许各州维持原有的党派背景。 夏衍被转去绿区的某福利院。

1911

3月 槐铂与伯洛多尔关系进一步恶化,陆续有人出逃至杜宾山等邻国。

5月 杜宾山红区,蝴蝶国防军高层秘密会议通过落桑伯振兴计划。该计划意在主动筛选出优秀的落桑伯人基因繁衍后代,为杜宾山后续提供更好的人才资源。同时面对涌入的大量邻国难民,红区政府开始进行收制。

11月 随着振兴计划的暗中执行,在教育方面,红绿协商决定在杜宾山大学展开“联合培养”,设有几大研究方向,可以招收年龄相对更小的学生入学。 夏衍同林帆因此相识,成为联合培养计划第一批学生。 (注:1915年起,联合培养计划招收的招生年龄上提至14~16岁青少年。)

1912

第一军事医学院以研究新的基因编辑方法,改进基因工程技术为由,开始招募科学家。 被收制的难民被强制转移进各研究所,以身体检查为由进行实验,其中包含大量孕妇。

1913

部分项目科学家发现大量被试都在相近孕期检出类似问题,认为研究所存在不为人知的人为诱导因素,但是军方否认了该报告。

1914

计划第一批实验即将结束,军方秘密会议公开下一步实验计划书,强制在场的所有科学家继续参与计划并对此严格保密,一部分科学家表示抗议,抗议者试图退出计划并离开研究院。最后以抗议者全部被军方抓捕监禁结束,研究所开始对外封锁。

1915

科学家内部再次对于振兴计划是否合理产生分歧,部分反对科学家计划出逃,但被支持派告发,路途与军方发生交火,大部分科学家被射杀,少部分人下落不明。 为防止计划暴露,军方开始布置秘密警察监控下落不明者的眷属行踪,陆续抓捕了部分逃亡科学家。

1916

军方在多家军医院秘密建立了抚育园,里面将收入并抚养由军方选育的被认为资质优秀的落桑伯儿童,同年作为计划的第一批样本出生,后每年陆续有婴儿出生。

1917

夏衍与林帆结束在杜宾山大学的学习。 红区军研所以加强红绿两区科研合作交流为由,邀请绿区科学家参与各类科研项目,夏衍因此进入第七军事医学院,参与了振兴计划的中段研究,并在军方要求下提供了自己的生殖细胞样本。 林帆前往空军总医院,成为住院医生。

1918

惠普和空空出生于某一抚育园,在十个月时被分开。通过筛选,相对健康的空空被送去军医第七分院。体质糟糕的惠普则被送去夏衍身边,夏衍只能将他安置于自己所在呢生科所,哪怕他并不愿意接受这是他的小孩,对丢弃婴儿很恐惧的夏衍还是只能尝试抚养。 虽然夏衍在作为家长上很糟糕,但是在身边好心同事和林帆的帮助下惠普勉强活着,大家并未过问过这个突然出现在夏衍身边的小孩的身世,或许是出于礼貌。

1919

在夏衍的拜托下,林帆获得了去军医第七分院的抚育园照顾空空的权限,因此空空与林帆变得十分亲近。

1921

槐铂与伯洛多尔签署和平协议,旧军政府被愤怒的人民推翻,亲阿新政府上台后,与阿莫克赫赦签订了联盟条约,由阿莫克开始组织战后清算,部分难民归国。 随着难民的陆续回国,一同回来的还有关于杜宾山红区擅自关押难民进行实验的种种传闻,然而由于国内刚刚恢复和平,槐铂新政府未立刻进行处理。

1923

夏衍开始在杜宾山大学担任研究员,同时教授神经学等课程,期间惠普依然呆在生科所,由于没有时间看护惠普,夏衍白天将惠普拜托给图书馆管理员,因为惠普并不会吵闹,这项习惯便一直持续至惠普十岁。 林帆成为空军总医院正式医生。

5月 槐铂新政府向杜宾山发文,申请调查难民失踪事件。杜宾山红党政府以战争期失踪人数无法统计为由,拒绝受理。同时杜宾山红区开始加强管制。 社会上关于军方在利用难民进行秘密实验的流言开始变多,林帆与夏衍碰面,在林帆的追问下夏衍意识到实验的问题。

1924

为了获得更大的支持,槐铂同阿莫克联盟签订协议,槐铂成为阿莫克的一个加盟国。阿莫克代槐铂再次就难民失踪问题联络杜宾山军方,阿莫克的代理开始让杜宾山军方感到压力。 另一方面,军方对于振兴计划的效果并不满意,且担心伦理问题暴露,开始减少对该计划的拨款和干预,使得部分抚育园的维持出现问题,园内儿童的生存环境开始恶化。

在抚育园长大的第一批儿童中,代号为浅栗的一位儿童因为学习能力出众,被军方选为宣传振兴计划的代表,被军方重点培养。

1925

秘密警察暗捕了一名逃亡多年的项目科学家,并将她与她的独子一同带回研究所。母亲随后被军方带走,下落不明,孩子则暂留在研究所中抚养,代号为二线。

1926

3月 二线试图逃出研究所而从三楼跳下,头部被摔伤,被军方送去新芽儿童医院救治,同时加强监控。 大脑的器械损伤导致二线性格变得偏执,为此军方安排同医院的桦医生对二线进行干预治疗,大概每月一次,但是不允许二线同桦单独相处,这件事让桦感到不解。

5月 虽然作为反对者的小孩,军方依然认为二线的父母皆是该计划内的优秀科学家,而他本身也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是不能浪费的人力资源,随将二线留在了新芽儿童医院,参与了振兴计划的部分研究。 在实验室中,二线认识了已经作为实验领头的浅栗,俩人对于很多事物的观念相左,但意外开始形影不离起来。

11月 渭杏进入杜宾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习,认识了当时为他们教授神经学的夏衍教授,并对其产生了好感。

1928

5月 浅栗以少年科学家的形象出现在公共视野,在军方陪同下频繁参加媒体活动,宣扬杜宾山应进行优生策略,重塑过去的辉煌。 此时的浅栗被越林看见,被越林憧憬。

11月 考虑到惠普已经到了受教育的年龄,但是无法正常办理入学,一日,夏衍将惠普带去大学,开始旁听少年班的课程。 惠普在学习能力上表现的很优秀,这项日程便保留了下来。当夏衍前往大学授课时,惠普便去旁听学习;当夏衍留在生科所时,他会教惠普一些实验技巧。

1929

5月 实验室惯例招收实习生,一名新实习生A被分配到二线名下,成为二线的助手。

8月 浅栗和二线擅自跑出研究所,闯入一栋停用的安全局大楼,二线使用浅栗提供的枪支破坏了大量设备,这件事后军方禁止了二线再同浅栗接触,并收缴了武器,但由于红区枪支管理混乱,二线还是成功藏匿了浅栗提供给他的其他枪械。

1930

1月 二线开始为之后的计划做准备,频繁接触军方人员。

7月14日 新芽儿童医院照例组织杜宾山每年一次的公众开放日活动,对外开放部分研究室的参观。

15:50时,二线将收集的资料全部刻录在光盘中,交由助手A带走。

16:05时,在二线确认A已经安全离开后,二线带上了藏匿的突击步枪和手枪,来到医院三楼开始射击。

16:40时,二线在二楼楼梯间丢弃了实验服和突击步枪,通过侧门离开了医院,没有人目击。

17:20时,军方赶来,并将新芽儿童医院封锁。军方进入医院三楼,确认伤亡情况,并发出未知枪手已逃窜的通知。

17:40时,军方通过录像确认了枪手身份但并未对外公开其信息,杜宾山电视台开始播报医院枪击案,提醒市民注意安全。

19:00时,所有伤亡人员转移完毕,医院被关闭。

当日,绿区公司主营的匿名论坛上,出现部分自称为现场目击者贴子,指责多次报警却没有警方出警,军方强制介入拖延抢救时间,听到额外枪声,警告注意人身安全却为给出任何枪手信息等。

7月15日 3:10时,二线回到儿童医院门口,用携带的手枪自杀。

6:24时,目击者报警称发现有人躺在医院门口封锁线内。

6:35分,警察赶到医院,辨认尸体身份后通知军方疑似枪手自杀,但并未移动尸体。

7:25时,浅栗与其他军方人员按要求回到医院清理现场,包括销毁部分实验材料。

8:30时,原本计划开放日来参观的越林来到被封锁的医院门口。发现侧门的封条已经被撕毁了的越林偷偷进入医院,发现了被临时拖进医院的二线尸体,预感不安的越林想要离开却正好撞见回来的浅栗。 越林随即被浅栗控制,没有多余时间处理额外生枝的浅栗临时将越林安置在医院旧储物间内并上锁。

10:03时,浅栗回到储物间查看,却越林已不知被谁救走。但是自觉现状已无可挽回的浅栗没有再做什么。

12:00时,新闻通报枪击案初步调查信息。

「昨日发生的新芽儿童医院枪击案的失踪枪手身份已确认,系该医院的一名16岁患者,患有严重攻击性精神分裂症,该患者的尸体在今日早晨被发现于枪击医院门口,经过调查为自杀,更多信息军方尚未披露。 该枪击案目前共造成枪手在内的18人死亡,红区军方枪支管理混乱,监管不严问题依然严重。」

当日,要求军方公开事件调查的抗议在互联网上愈演愈烈,有部分市民前去枪击医院抗议,被军方强制扣押。

7月16日 1:13时,杜宾山最大的匿名讨论板出现一篇匿名帖,帖子并没有任何文字,只是包含大量文件扫描稿、数据报告和实验照片,直指杜宾山军方存在擅自关押槐铂难民,强制其参加实验的不端行为。

1:20时,帖子在互联网疯传。

1:27时,帖子被转入阿莫克社交网络。

2:10时,阿莫克外交部对此发言,要求杜宾山政府尽快确认信息的真伪。

8:00时,杜宾山军方发言,公开道歉,许诺会尽快开始调查责任人和关闭有关项目,开除出现在照片中的研究者,浅栗从公众视线中消失,现居何处不明。 同时,作为二线助手的A也自此消失,没人知道他是谁,他去了哪里。

12:00时,在舆论压力下军方释放了昨日扣押的抗议者。

当日,大量市民聚集在医院门口静默,哀悼死者。

7月26日 新芽儿童医院恢复营业。

8月5日 军方通过暗线召集当初参与过项目的科学家,试图在事件进一步发酵前处理好或将其处理掉。这件事在杜宾山引起了一场无声地学术地震,大量接触过计划的科学家被迫离职,或者直接人间蒸发。

8月13日 收到通知的夏衍回到第七军事医学研究所,留下惠普独自呆在生科所,在离开前,夏衍已经教会惠普如何接替他留下的工作。 在军方胁迫下,夏衍签署了保密协议,并按要求销毁过去所有资料和数据,但是夏衍意外翻出一份勿夹进其他资料中的旧计划书,同双胞胎的出生报告藏在了一起。

8月21日 夏衍同林帆联系后,由于担心夏衍的安全和无法兼顾大学的工作,林帆决定从空军总院离职,进入杜宾山大学,接替了夏衍的位置,协助夏衍处理可能的问题,奔走在军医所和大学之间。 同林帆商议后,夏衍将现状告知了正在申请自己实验室的渭杏,渭杏决定协助维持夏衍离开后的实验室的运行。

10月 渭杏来到生科所继续进修,成为惠普的助手,但名义上依然是夏衍的学生。

11月 越林通过联合培养计划进入杜宾山大学,修医学与生物学方向。

12月 阿莫克安排专机来到杜宾山,部分被扣押的难民被释放,回到槐铂。

1931

1月8日 杜宾山红绿政府每年惯例在1月于杜宾山的首都举行政治会议,而本年的会议结束后,还将由阿莫克和杜宾山绿组成的审判团对参与振兴计划的人员进行审判。 然而满载成员的客机在起飞40分钟后突然失去联络,随后在不远的山区坠毁,机上所有人全部遇难,包括已知的振兴计划的红区军事高层、一部分参与会议的科学研究者和返回绿区的调查人员,携带的调查资料也全部被烧毁。

3月 该事故导致对振兴计划的调查与审判被迫停止,绿区指责这是一场光天化日下的政治谋杀,然而飞机失事原因的调查却频繁受到阻碍。最后,仅在某一失事科学家的家中搜出一封自称要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已经制作好炸弹的家书,加上对飞机残骸的评估,只能定义为自杀,然而这份报告有许多不严谨之处,也并不能解释所有阻碍调查的疑点。 而对于更多振兴计划,军方以负责人死亡和资料丢失,没有办法获得更多信息为由,拒绝了进一步调查。

而不需要出席该次会议的科学家们逃过一劫,因害怕军方采取其他行动而集体噤声。

至此,关于红区振兴计划和虐待槐铂难民一事不了了之,虽槐铂在接下来几年内都有抗议的和追责的声音,但由于势单力薄,槐铂新政府又急于与阿莫克赫赦开展战后重建工作,无暇顾及,而逐渐在世界里没了声响。

*爆闪发生,越林的时间线开始混乱。*

应学校的要求,越林选择了新芽儿童医院实习,来到了二线的实验室,*此时越林发现自己回到了1929年。*

(1929)

越林成为了二线的助手,并且认出了这个人是当时他所看到的那具尸体。

(1930)

7月14日 15:50时,越林接下了二线所刻录的光盘,将它带出了新芽儿童医院。 16:05时,确认越林已经离开的二线开始了无差别枪击,后通过医院侧门出逃。 21:20时,正在躲避追捕的二线遇上住在附近越林,见二线十分疲惫,越林让他先来到自己公寓休息一会。

7月15日 6:00时,越林发现二线已经离开。 9:36时,根据记忆,越林进入新芽儿童医院,撬开旧储物间,将越林(16岁的自己)救出。

7月16日 1:13时,越林在匿名讨论板发布了二线给他的所有资料。随后注销了账户。

*爆闪发生,越林发现自己回到了1931年。自己也变回了17岁。原时间线的越林(18岁)消失,爆闪也使得人们的记忆变得模糊,故只用助手A来称呼那两年二线的助手。*

1931

越林回到医院查看,发现时间线已经恢复正常。因为爆闪碎片导致的空间扰动,可以让普通角色传过时间缝隙,进入主世界,使得越林见到了管理员们。 在管理员同越林简述了这一切发生的原因后,越林只能回到自己的世界,继续读书,且并未参加实习。

6月 因为同同学相处出现矛盾,越林选择搬出学生公寓,认识了一同在寻找租房的肖峰。

1933

11月 越林申请了生科院研究生,在物色实验室时遇到了惠普,由于渭杏正在准备来年的毕业论文,实验室急需人手,惠普便接受了越林的申请。

1934

1月 抚养园大部分的儿童年龄已经超过十四岁,还没有受过任何教育。林帆觉得现状无法再维持几年,军方只会选择最消极的方式处理,而同夏衍商量是否趁早把空空带出医院安置,但是夏衍并没明确答复。

7月18日 考虑军方可能仍在监视幸存科学家,夏衍以指导学生毕业论文为由,同林帆一起回到生科所,与惠普谈话,将一部分惠普的身世透露给了惠普,并决定让双胞胎见面。

7月23日 林帆并不赞同在如此微妙的时刻让孩子见面,但是在夏衍的坚持下,惠普还是一同来到了第七军事研究所,见到了自己的双胞胎弟弟空空。 由于信息差,这是惠普第一次知道对方的存在,但空空早就知道有一个更“受爱护”的哥哥在父亲的实验室里做研究。

因为并不能放心双胞胎的第一次见面,过程原本被林帆监护着,然而在林帆因事离开片刻后,惠普与空空发生口角冲突,多是因为对夏衍的认知分歧。 随后,空空用携带的小刀将惠普捅伤。惠普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伤口引发了感染和高烧,但并无大碍。

7月25日 接到林帆电话的越林来到医院,看护了惠普一段时间,期间林帆同越林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8月10日 意外带来的巨大失控感让夏衍终于决定向绿区政府公开军方的文件。为了减少军方的注意,夏衍决定让越林带着他这几年保存下来的资料先同惠普返回生科所,越林若有所思后答应了请求,并记下了夏衍提供的绿区调查记者信息。 当日下午,惠普出院,同越林一起回到生科所。

8月15日 越林将夏衍委托保管的资料和口信捎给了联系人,并让其在确认没有监控时再打开资料。里面并不是一个人所收集的资料,是多人几年内协力共同整理的一份关于振兴计划的记录。

9月4日 借回杜宾山大学参加学会的机会,夏衍回到绿区。

9月5日 联系人依口信约定时间同夏衍碰面,夏衍表示可以公开所有曾经军方发布给他们的资料,但是前提是绿区政府保证他和朋友的安全,同时对他孩子的身份严格保密。

9月6日 在杜宾山绿最大销量的一期报纸上,全版公开了一份详细的关于振兴计划的调查报告。包括何时开始,如何招募科学家,出现的流血冲突,建立抚育园,收留难民,孕期实验报告和儿童福利问题。 在夏衍提交的材料被匿名公开后几天,其他幸存科学家也陆续出现,提供证词,并愿意接受审判。

详细的记录变成一颗重磅炸弹,在绿区政府的证据确凿问责下,军方承认所有内容均属实。 联合国认为杜宾山红虐待槐铂难民的做法已经严重违背国际法,包括参与科学家在内的人员都需要经过国际法庭审判,但是考虑到该项目的真实实验对象对科学家均为保密,军方存在欺诈行为,科学家并不知道自己的实际目的,且为了保护检举者的人身安全,这次审判的科学家部分将不对外公开。

10月3日 对于涉案军方人员的审判在杜宾山首都进行。由军方提供的录音文件证明所述的内容属实,虽然并不能确定录音者身份,但是推测可能是消失了几年后已成年的浅栗。

10月7日 对科学家的审判在杜宾山首都陆续进行。 在对夏衍的庭审中,庭法官认为,夏衍因为参与的实验环节为分类与整理切片信息,并未直接对他人照成伤害,不构成犯罪。 但是由于严重对儿童的疏于照顾,且经过行为评估,认为夏衍的现状并不适合抚养任何儿童,故剥夺了夏衍对双胞胎的抚养权,同时以忽视儿童罪判处罚款与有期徒刑2年,同时杜宾山大学表示将暂时收回其职称。

绿区政府对外公布的判决罪名为偷税漏税,为此夏衍一直被林帆和渭杏嘲笑到出狱。

10月8日 庭审继续进行,由于夏衍无亲无故,所以法院将双胞胎的抚养权移交给了当地福利院,在福利院内,双胞胎第一次登记了个人信息获得了合法身份。

10月25日 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林帆决定领养空空,并在社工的帮助下,将空空安排进特殊学校进行教育。

惠普拒绝了被领养,在进行身份登记后,惠普选择开具了已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证明,然后从生科所搬了出来,和越林住在了一起。 在绿区政府的帮助下,生科所同意,在惠普接受完特殊教育后,依然能留在生科所继续研究工作。

12月
绿区政府考虑到涉事科学家依然有较好的工作能力,就此断送了其事业是对杜宾山社会的损失,故主动开始进行善后工作。

1935

1月
由林帆暂时接管了夏衍离开后空余的实验室,而经过校方同意渭杏也暂时转为林帆名下的博士研究生,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毕业问题。

5月 虽然一直以来关系并不好,但是惠普还是主动去看过几次夏衍,夏衍对惠普说当初也并不是很清楚双胞胎的生母是谁,但是如果现在拜托调查的话应该能有什么发现,不过惠普表示他已经不在乎了。

惠普:总觉得不在乎了,她并没有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我也不想去存在于她的生活里了。 夏衍:……某种程度上还真挺像我的。

1936

10月 因为绿区政府干预以及表现良好,夏衍获得减刑资格提前释放。

那么夏先生有与成年后的儿子相见了吗,可能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