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纱绡(H)

赶了许多天的路,辛潇只有每天晚上能入定练气半个时辰,感受到与别人的差距,第二日一早又恢复了在门中的锻炼习惯,早饭前和楚祺出城长跑,早饭在城中解决后,上午练气运转一个时辰,又练刀一个时辰。   中饭时收到付娘的信笺,道是宣雨姑娘来信说明日便可回来,她已经在迎客来定好佳宴,请辛女侠和楚少侠务必赏光。   下午练气结束,楚祺被几个定城旧识拉去喝酒,辛潇不能喝酒也不想应酬,便自己在院子里闲逛,院中有几棵桂树,此时正开得灿烂,整个院子一片桂香,煞是好闻。她正在想明日钟非程到了会如何,有些心焦。   申时将尽,突然正门一阵马蹄嘶鸣,接着大门被敲,管家楚叔去开了门,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如疾风一般扔下一句:“有劳楚叔帮我把马牵进来把行李放偏厅!”   正是钟非程,他奔向正厅,口中大喊:“小师妹!”   昨日下午楚祺就在邻街酒楼定了菜,叫他们准时送到属院来,这会楚婶正在西角门那边接食盒。辛潇洗完手,擦着手坐下等上菜,听到正门那边的动静,紧接着她多日未见的钟师兄旋风一般进了正厅,将她抱个满怀。   辛潇吃了一惊,在他怀里急急抬头:“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不是说明日才能到吗?”   “小师妹......你都不想我的?”钟非程有些委屈:“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今天一大早就从家里出来了,换了两匹马,跑了一天才赶到。”   “我就是没想到嘛......”辛潇抬手摸了下钟非程有些疲惫的眉眼,心疼道:“晚一会又有什么打紧?赶路饭都没法好好吃。”说罢从他怀里挣出来,拉他去洗脸洗手。   钟非程一月不见她,思念若狂,耍起赖来,让辛潇给他擦脸洗手换上常服。   “你别动了!”辛潇掐他手臂,打掉他摸上她屁股的手,“现在去吃饭!”   不见楚祺,钟非程也懒得问,辛潇在饭桌上仔细看他,感觉他瘦了一点,叫他多吃点菜,钟非程张嘴要她喂,辛潇啐道:“我们这么久没见,没想到你是手断了?”最后还是喂了他几筷子菜,乐得钟非程疲累消了大半。   饭毕,两人在院子里消食,辛潇把昨夜的事说给他听,扁扁嘴道:“那王谋真是下作烂人,为一点小事就要取人性命。”   “小师妹你有没有事?”钟非程听到那王谋竟敢拿淬毒暗器,从背后暗箭伤人,急得要扒开辛潇的衣服好好检查。   “我没事啦!”辛潇一边躲他,一边解释:“大师兄把那针挡下来了。”   钟非程这才不得不问:“晚饭怎的不见大师兄?他怎么把你一个人扔在属院?”说完钟非程就后悔了,难道他还希望大师兄时时刻刻陪着小师妹吗?   “他下午被几个旧识拉去喝酒,我不想去,就自己在院子里待着了。”辛潇不察:“也不知道大师兄什么时候回来,别喝醉了,要难受的......”   钟非程见她如此忧心,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又担心自己不在的这一个月,大师兄对小师妹表明心迹,他只得转移辛潇的注意力,道:“小师妹想不想看看我家里给我的生辰礼物?”   “好啊好啊!”   钟非程拉着辛潇去偏厅,辛潇一进门就看到放在最上面的一方宝剑,那剑鞘纯黑,上面镶着几颗透明的宝石,并有金色格纹盘踞其上,贵气非常,辛潇拿过来一看,顿时喜欢得不得了,铮得抽出剑身,也是纯黑剑身,剑刃银黑,一看就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剑。   “我家里知道我学了剑,因此早从武库预备了这把玄霄宝剑,做我的成年礼。”钟非程拿着行李,想拉辛潇回房,期待道:“小师妹,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呢?”   “一会晚上给你。”辛潇面上诡异地红了,钟非程今天突然提前到达,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上次两人分别时,赶上她月经,现在算算,又快到日子了,钟非程估计也是想到这个,如果明日到怕是又要等,他气血方刚,多等一日都要命。   她的娇羞模样,惹得钟非程一阵口干舌燥,一月未见,他激动之下又紧紧抱住辛潇,急道:“是什么?”   “嗯......你别急啊......哎!”辛潇小声惊呼:“退开点......硌......”   钟非程的下身紧紧贴近,某处已经开始抬头,辛潇不敢动作,羞道:“乖......回房好吗......”   “让我再抱一会......”钟非程贴在她耳边,忍了一会,道:“潇儿,我们现在就去沐浴好不好?我好想好想你。”   “那你倒是放开我啊......厨下烧着热水,我们去拿衣服。”辛潇无语:“先说好,洗澡就洗澡,不许乱来,乱来没有礼物收!”   沐浴期间,钟非程突然想起来很早很早以前,辛潇还欠了他半次捏肩,被警告不能乱来,只好把这理由摆出来,说要提前收个小礼物,这捏肩本来就是他的,算他亏了。   辛潇见他那算计样,想着今晚本来就想好了让他享受,非常爽快地服侍起来:“师兄,舒服吗?力道合适吗?”   “舒服极了。”钟非程肩头一阵舒爽,还在贫嘴:“如果你给我按按别的地方,我会更舒服......”   “色胚!”辛潇手下用力。   “哎哟!”钟非程呼痛:“你想哪里去了,我今天骑了一天的马,大腿小腿都酸死了,想让你帮我按摩下,不可以吗?你还骂我色胚,我好受伤......”   “......”辛潇斗嘴从来都斗不赢他,只能认命地去给他按小腿。   按着按着,他腿间的某处已经不可忽视了......   “还说你不是色胚!”   “这不怪我,是你勾引我的......”钟非程无赖道:“你的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还不许我乱来,我没乱来,但是它乱来我控制不住......我真冤枉......”   “你!”辛潇简直无话可说。   “好师妹~”钟非程又开始使出撒娇大法。   “你要是想好好收礼物,就给我乖乖的。”辛潇警告,又觉得有些心虚,还是放软了声音:“你听我的话。我们回房再说,好吗?”   钟非程见她都如此说了,只好点点自己的脸,辛潇嗔他一眼,凑过去在他侧脸啪唧一声亲下。   两人洗好,回到房间,辛潇让钟非程去里屋坐着,不许出来,她自己则抱着一个小包裹,关上里屋的门,再转身去了侧屋暖房。   钟非程在里屋东瞅西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盘算起来,以前他来楚门属院的时候,知道这院子四进,二进院东西厢房,一直都是楚冯姬风筑住东厢房,楚祺住西厢房,其他弟子住在后面院落的厢房,刚刚他心思全在辛潇身上,猛然发现这个房间正是西厢房,他心下大乱,为什么小师妹会住在大师兄的房里?他又强压下自己的不安,不管怎么样,今日良宵只有她二人,无论如何不要露出破绽。   辛潇自己在暖房换好衣服,又戴上搭配好的发钗和耳铛,对着镜子前后看过,再披上同色系的一件外衣,从暖房到外厅,都是地砖,她光脚走过去,凉得激起一身鸡皮疙瘩,胸前小果因为兴奋和脚底凉意,已然挺立。   她停在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师兄,你坐在椅子里不要动。”   然后她缓缓地推开门,踏进了铺着雪白地毯的里屋。   钟非程盯着那打开一缝的门板,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接着一条光洁长腿,隐约拢在一片水蓝纱绡下,跨入门内。门继续打开,娇俏的人儿终于进到房内,她身披一件水蓝色外衫,那外衫长至膝盖,腰带部分被她拿手拢住,遮去她的身段,只在小腿处露出一小段刚刚所见的纱绡。   他又移眼去看她的脸,发现她罕见地戴了一根有花样的钗子,配了同色系耳铛,头发束在身后,平时辛潇是不化妆的,现在也没有化妆,但沐浴过后,她脸颊微红,现在又因为情动兴奋,面上绯红,钟非程热烈的眼神,从她的脚面和小腿,到腰身,再到她的脸,有如实质,她紧张得舔了下唇,唇上一片潋滟水光,果然看见钟非程喉头微动。   辛潇对他妩媚一笑,接着她的手一松,外衫从肩头滑下,落在地上,露出了她精心准备的礼物。   雪白的一掌宽绸布,包住她的浑圆,雪峰红果挺立,在绸布上顶出两个小点,胯上同样包着一片雪白绸布,上方露出肚脐,下方将将盖住大腿根,一片水蓝纱绡裁出不对称的褶皱,裹在绸布外,在胸前绽开,腰上用深蓝色的一指宽的绸带绑了几圈,勒住纱绡,更与她雪肤映衬,显出一种捆绑的诱惑,纱绡一直垂至她的小腿,她的两条长腿笔直,在朦胧纱绡中若隐若现。   钟非程呼吸一窒,下巴紧绷,眼神黯沉有如深夜,又有好像能焚尽一切的火焰在他眼中跳动,欲望抬头,他紧绷全身肌肉,才止住自己从椅子里跳起来,将她压在身下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开口已经哑了:“小师妹,我来拆礼物了?”   “不急~”辛潇娇声道:“你坐着不许动。”   接着她轻抬莲步,在钟非程火热的目光中,缓缓走到他面前,光洁细腻的长腿在走动中,从纱绡之间现出又隐去,钟非程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手下拽紧椅子扶手,几乎要将其碾碎。   终于辛潇走到了他跟前,她摸上他握紧椅子的手,撑过去亲了亲钟非程紧绷的嘴角,柔声道:“你忍着点。”   钟非程在天人交战之下,还是点点头,平复下呼吸,任辛潇动作。   辛潇一手撑在扶手上,一手抚上他俊逸的面庞,她樱唇轻启,从他额角轻轻地吻到眉眼,在挺直的鼻梁上拂过,又在他完美的唇形上印下浅浅一吻,辗转来到坚毅的下巴,往下含住了他滚动的喉结。   “嗯......师妹......”钟非程的心跳回笼,呻吟出声。   辛潇抬起身来,伸手将他往后按在椅背上,两手一扒,露出他精壮的上身,她眼中荡出爱慕,手已经摸上他肌肉紧绷的臂膀,钟非程看见她的眼神,心中骄傲无比,他的小师妹,迷恋他的身体的表情做不了假。   芊芊玉手扶上他的胸膛,她眼波柔媚,红唇在他锁骨处亲了一下,和刚刚一样,一路亲下,在他的胸肌上留下水渍,他心跳如雷,她抬眼对他展颜一笑,两人柔情蜜意的目光相接,她吻在他的心口。   在他炙热的目光下,她低头继续,含住他胸前坚硬,他喘息低吟,下身不受控制地一跳。   辛潇怕他实在是忍得难受,决定还是让他纾解一下,否则这慢腾腾地真是会憋伤吧。她换到另一边继续亲吻吮吸,一手撑在他身后椅面,一手从他的胸腹往下抚摸,摸过紧绷的腹肌,滑过他胯骨前的性感线条,伸进他的亵裤,经过小腹毛发,握住那抖动不止的粗长。   “呼......嗯......”钟非程长舒一口气,窄臀用力,在辛潇手中蹭动,同时从上方,欣赏起她胸前和后背丽色。   她胸前浑圆被绸布束住,突出的两点现出她的渴求,纱绡掩映下,更衬肌肤柔腻润泽,黑色长发在头顶盘了一个小髻,用那发钗固定,在她的动作下,珠花颤巍,与她羞红耳垂上的耳铛相应,剩余长发用丝带系了,搭在她的后背,再往后是同样束缚在绸布里的挺翘小屁股......   ——我的仙子......钟非程在心里低叹,手不自觉地扶上她圆润的肩头,触手一片柔腻。   辛潇嘴上不停,拿舌头去逗弄那小果,感受钟非程的喘息低吟,手在他裤子里动作,还是有些受限,拿手背顶开裤带,把他的粗长从裤中掏出,力道适当地上下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