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定城

等到早上吃过早饭,行李也收拾完毕,辛潇突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她不会骑马。这下尴尬了,一心苦练武功,结果没想到出门需要骑马,早知道应该把这个也学起来。   楚祺倒是早有准备,别院常备精良结实的马车,安慰辛潇:“小师妹放心吧,定城和林城之间大路宽敞,坐马车和骑马不会差多少时间的,我们初五肯定可以到定城。”   两人启程时,楚冯没有来送,姬风筑在别院门口匆匆一面,也没有送到城门口,倒是林敏是个大闲人,听说辛潇要去定城,拉着辛潇叽里咕噜说了好一会话,从别院送到林城门口,左拜托右拜托,磨得辛潇终于接下她的包裹,答应她的请求。      定城在林城东北方向,辛潇上次进林城是从西南方向过来,因此路上的风景对她来说都是新鲜景色。   她将马车帘子挂起,坐在车门附近和楚祺说话。   “大师兄,你说这路上总不能一直坐马车,我觉得还是得找个时间学骑马。”辛潇还在纠结不会骑马之事。   “这个好说,定城是连刀盟领地,马场就有两个大的。”楚祺笑道:“等与钟师弟会合,让他带你去。”   “哎,也不知道钟师兄会不会再想理我。”辛潇苦闷:“如果他不再理我,我还是单独历练吧。”   “不用担心,我说过,以后我都会陪着你。”楚祺安慰:“我计划与你们在定城待上几日,师父嘱咐了我几件事,我去办完再回定城,到时我们再看钟师弟与不与我们一道走。”   辛潇听了道也只好如此。   两人行了一日,中饭也是草草解决,终于在日暮时分到达一座小城。好在这一路都是坦途,倒也没有多疲累,小城太小,只有一个客栈,幸好客栈未满,楚祺去订到一间套房,又点了几个菜打算让小二送到房中。   辛潇在他身后拉他袖子,他扭头看见辛潇眼神,转头又跟掌柜的说还是在大厅吃吧。   两人在一个僻静角落坐定,等菜上桌。   此时正是饭点,因此大厅中人声鼎沸,颇为热闹。   在大厅中央的两桌似是一行人,十几号人是皆穿青色短打,腰间系了黑白两色的腰带,辛潇不识得,楚祺在她耳边悄声说:“这是无生庄的人。”   江湖四宫分别是邵阳宫、黎阳宫、安阳宫和拂阳宫,此四宫原本是一个小门派,百年前门派中出了一个名叫赵昆阳的天纵奇才,但后来他的四个弟子却不愿意还聚在一起,因此各自开派,但又都感念恩师,因此门派名字里面都有一个阳字,门派属地也相去不远,较为和睦。五庄则为无生庄、花崎庄、雾泉庄、响翎庄和玉色庄,五庄则没有这么和谐友爱了,其中无生庄和响翎庄纠纷较多,经常闹到连刀盟盟主那里去。响翎庄与楚门交好,因此无生庄的人见到楚门中人,都懒得打招呼。   刚刚辛潇和楚祺进到客栈,那十几个无生庄的人拿眼一看,见是楚门首座大弟子,身边带了个娇滴滴的女子,那女子身量纤细,穿着鹅黄绣白长裙,一看就是南方闺秀,看步法也算有些底子,不知是这楚祺的什么人。那女子一双杏目闪烁,拿眼不停在大厅内梭巡,满脸好奇,倒不像是在江湖中常走动的侠女,坐下后还不停来看他们这两桌。   无生庄一个急脾气的弟子差点就要开口问你看什么看,但因着他们此行有要事在身,被身边师兄按下,交谈也止住,一时厅里倒安静下来。   “大师兄,这无生庄的人好像认识你?”辛潇好奇问道。   “先吃饭,回屋说。”楚祺给她夹菜,“这城中太小,没什么看的,一会我们吃过饭在屋里轮流打坐入定。”   两人饭毕,准备上楼回屋,却有一对兄妹过来抱拳打招呼。   “楚少侠,别来无恙!刚刚见到楚少侠进来落座,车马劳顿不便相扰,见楚少侠饭毕,我和舍妹再来叨扰。”为首的男子与楚祺差不多年纪,又把眼转向辛潇:“在下拂阳宫卓宇,这是舍妹卓曼,女侠是?”   “在下楚门辛潇。”辛潇也一抱拳,冲卓宇身后那个拿剑的女子微微一笑。   “原来是楚门嫡系小师妹!”卓宇高兴道:“今日第一次见,你好你好!”   卓曼一听她的身份,好像松了一口气,红着脸站到卓宇身边来打招呼。   “卓少侠,卓女侠。”楚祺还是温柔翩翩,对兄妹俩歉然道:“我与小师妹一路劳顿,这便要回屋休息了,不如明早再聚?”   那兄妹二人也识趣,四人约好明日一早一起吃早饭。      进了屋,辛潇有好多问题要问,两人一面整理包裹,把换洗衣物拿出来,一面聊天。   “大师兄,我看那个卓女侠怕是看上你了。”辛潇打趣。   “哦?你怎么知道?”楚祺好笑:“也许人家就是那个性格呢?”   “嗯......”辛潇一副我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因为她那个样子我太眼熟了。”   “额......”楚祺失笑,抚住辛潇的脸:“自己打趣自己可还行?”   辛潇抓过他的手,在他掌心一吻,又拿手撑住自己的脸,满面笑容:“大师兄,你在江湖中行走,肯定有很多女侠爱慕你。”   楚祺微微一笑,不与她多作纠缠,否则这丫头肯定又要叫他讲一些八卦。   “你想不想听那无生庄的事了?”楚祺转开话题,见辛潇点头,接着道:“你也知道祝沁环来自响翎庄,响翎庄与无生庄一直都是五庄中资历比较久的门派,但响翎庄近些年来有些式微,当家庄主身体不好,庄内也没什么高手,祝沁环的母亲与师母认识,便将她送来楚门习武。无生庄近年来风头无两,加上善于与花崎庄、雾泉庄交往,又与连刀盟关系密切,已然压过响翎庄,且抢了响翎庄一小半的玉石珠宝生意,为此事闹到过连刀盟好几回。”   辛潇纳闷:“那我们楚门怎么惹到他们了?我见刚刚那有个无生庄的还瞪我呐!”   “江湖较大纠纷,一直都是连刀盟盟主封焕,你钟师兄的爷爷钟老爷子和师父一起做裁决,因为好几次裁决中,楚门没有向着他们,加上响翎庄本来就与我们交好,师父的公正之言也被他们认为是偏帮响翎庄,自然就不喜咱们了。”   “有的人,不依着他们就是不公正。”辛潇也不齿道:“真是便宜占尽,出门不捡钱就算丢。”   两人说了一会话,又收住心神轮流入定半个时辰,已是亥时,楚祺又去要了沐浴洗具,让辛潇先去梳洗,换了水自己再去洗漱。   等楚祺收拾好,床上躺着那个人双眼亮晶晶地等了他半天,见他过来,一掀被子。   两人躺好,面对面枕在枕头上,因为小客栈隔音效果不算好,辛潇不敢撩拨,正正经经地盖着被子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辛潇醒来,楚祺早就收拾好,长身玉立,藏青色的袍子上挂着一枚莹白玉佩,长发拿玉簪固定,倒像个读书人。辛潇躺在床上笑眯眯地看他给他端来洗脸水,又替她拿来外衣,等她起来给她梳头。   两人下去吃早饭,果然见卓家兄妹等在楼下,四个人要了些包子和粥,就着桌上的小菜吃起来。   卓曼虽然好奇她二人是要去什么地方,但也不方便打探。   倒是卓宇将自己的行程抖落个干净,原来她们兄妹二人也是外出历练,刚从拂阳宫属地出来,打算去定城,再去连刀盟主城。   听到辛潇主动说她与楚祺也是打算去定城,与四师兄钟非程会合,卓曼悄悄地在底下拉卓宇的袖子。   卓宇只好道:“不知道楚兄和辛姑娘愿不愿意让我和妹妹跟随同行,我四人结伴前往定城?”   “这......”楚祺有些犹豫,看向辛潇。   “那当然好呀,我们四人做个伴,我从来没有在江湖中行走,你们多讲些故事来听!”辛潇一脸兴奋,卓曼也喜出望外。   于是四人便结账出发。   因为四人中只有辛潇不会骑马,又勾起了她的不爽,卓曼只好也跟着坐进车中,楚祺与卓宇在外面轮流赶车。   辛潇又央卓曼跟她讲她们祖师爷赵昆阳的事迹,又问了很多四宫中的高手成名绝技,两个人坐在车中叽叽喳喳,一路也不觉无聊,等到再次投宿,已经非常亲热,因为卓曼比辛潇年长,潇妹妹曼姐姐地叫开来。   九月初三和初四两天很快过去,中间辛潇还被卓曼带着骑了一会马,累的大腿酸疼,比扎马步练刀练剑还要痛苦,夜里哼唧唧地要楚祺给她按摩,委屈道:“骑马竟然这般累!我感觉我大腿都磨破皮了......”   “你还不习惯,没有技巧,所以会这么难受的。”楚祺一边安慰她,一边用内力给她按摩:“谁叫你心急,非要马跑起来,那卓曼想必是没有教骑马的经历,一开始应该慢慢走的。我也没想到你这么不经磨,应该叫住你的。”   楚祺没想歪,大腿敏感处被摸的辛潇倒是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但是出门在外真的好不方便啊,憋得她想咬被角。   初五中午,终于远远看到定城,马车走近一看,只见城门巍峨,城门处川流不息,还有守城的连刀盟弟子检查身份铭牌,俨然是一座重城。在路上辛潇早就听三人介绍过,定城是连刀盟属地除主城外第二大城,也是其他武林门派到连刀盟的必经之地,因此城中鱼龙混杂,贩夫走卒众多,各个大派在此城均设有别院属地,有武林大事,便在主城和定城之间搭设的大型武场举行。   马车行至城门,众人递过身份铭牌登记,进入城中,只见城中道路宽敞平坦,楼宇林立,道旁各式商店,人声鼎沸,辛潇从未见过北方大城,进得城中来走过好几个城区,竟然有城区与她家乡附近的韶城相差不离,一副江南风景。   拂阳宫别院与楚门别院不在一处,因此卓家兄妹共行了几条街后,便与辛潇楚祺抱拳告辞,约好晚上一起去定城的迎客来酒楼吃晚饭,兄妹俩打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