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消解

——全心信任,从不疑她。   楚祺在心里反复咀嚼辛潇掷地有声的这句话,掩藏在心中数年的回忆涌上心头。   当年何落和何战翼拜访楚门,年方二八,却已经有数年的流离生活,她二人无父无母,但父亲一见就说,这个姑娘谈吐不凡,不是普通人,功夫虽杂乱,但一看就是武学奇才。她身世神秘,连楚门都不知的冬谷之下,还有春夏两谷,她却知道。她只说了一句故人曾在此居住一段时日,父亲母亲也不多做打探。   后来她和何战翼成了自己的二师妹和三师弟。   再后来她在楚门浩瀚的武学藏书中,疯狂地成长。   再后来呢?   这样夺人心魄,这样惊才绝艳,自己会恋慕她再正常不过了吧?   但她与三师弟形影不离,举止亲密,他不可能看不出来,只能黯然注目。   有一日,三师弟突然出谷离去,那之后没几日,她便来寻自己,说了什么?说了什么?   哦,她说大师兄你每天都在聚贤堂等我取书还书,偷偷看我,是不是喜欢我?巧了,我也喜欢你。   当时自己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恨不得捧了心出来给她看?给她看自己满心的欢喜。   后来又是什么时候,心中慢慢长出了巨大的藤曼,绞住了那爱意。   是一开始就有一棵种子,那种子说你只不过是三师弟的替代品,她与三师弟也许是吵架了,所以她故意接近你来气三师弟。   后来那种子被流言浇灌,是门中开始有弟子传言说,嫡系二师姐是武学奇才,不过十七岁,只系统地习武一年便快要突破五重境界,这下任掌门之位,怕是不会姓楚了。楚门掌门不姓楚,江湖也要震动......   再后来他虽然每日温香软玉在怀,却总也忍不住去想,甚至想去问,但这如何能问出口?   你与我交好,究竟是什么目的?不问是在剜自己的心,问了是在剜爱人的心。   过了多久呢?   她果然出谷去寻三师弟,两人重归于好,与我平静地分开。从此她二人在外游历两年多,即使归来暂住,也不再来特意寻我了。   所以也不必问了,我的怀疑没有错,我果然只是个替代品。      “师妹,为何?”他感觉自己眼中似有细沙揉入,痛不可当,像是要问那人,又像是问眼前的人。   师妹,小师妹,一字之差。   “大师兄,我想你知道为何。”面前那人回答道。   他回过神来,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   是的,他知道,他的疑问,门中的传言,即使何落并不与别人来往,她如此聪慧的人,如何会猜不到。当时他不懂,被怀疑搅散了爱意,这么多年过去,可笑他还是会下意识怀疑,她对小师妹做的一切是什么目的。   如今却被这个刚来不到一年,不知当年事情全貌的小师妹当头棒喝。   “如此,是大师兄我小人之心了。”楚祺苦笑:“小师妹,我对你不住,任你处置。”   说罢,他掏出金笔打开,递到辛潇手中,刀尖对准自己。   “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辛潇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严重?我是说得太过分了吗?她怕他要做什么傻事,赶紧把金笔收起来,又去拉楚祺的手,温言道:“大师兄我没有生气,相反,我很开心。”   “什么?”   “我早就看出来你和二师姐有过不快,我问钟师兄,钟师兄也不知,我问二师姐,二师姐避而不答。”辛潇解释:“我当时就在想,你们究竟是为何不快呢?我一定要让你们化解矛盾。现在好啦,大师兄你不要气二师姐啦!”   “傻丫头,没这么简单的。”楚祺无奈。   “怎么会!”辛潇一脸是你想的太复杂了,所以才这么多年想不通,问道:“大师兄你跟我说实话,你还喜不喜欢二师姐?”   “额......”楚祺扶额,这个小丫头思路果然不同于常人,有些无奈有些尴尬。   “喜欢就是喜欢,做什么吞吞吐吐?”辛潇简直太理解二师姐了,弯弯绕绕好烦人,她急道:“没这么难说出口啊!我喜欢大师兄你,是男女之情的喜欢,我看到你就想与你亲近。”   “好罢,我的确依旧钟情于你二师姐。”楚祺很多年没说出过如此直白之言,而且还不是对着本人说,幸好也不是对着本人说,他怕是也没什么资格说了。   “那这不就行了!”辛潇舒一口气,抬高手拍拍楚祺的肩,开朗道:“喜欢就要告诉她呀!”   “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她和你三师兄在一起很多年了,不是吗?”楚祺苦笑。   “额,大师兄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辛潇不禁鄙视道:“你之前来逗我,说即使我与钟师兄情投意合,但你也想要一个机会。这话这么勾人,你怎么不敢去对二师姐说?”   “这不一样......”楚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对话,一直以来的温言细语简直要崩裂。   “哦,我知道了,你是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才敢讲。而你不知道二师姐心思,所以你不敢了。哼!”辛潇快言快语戳破他,又道:“算啦,你生性谨慎,这么多年过去,你担心也很正常。”   “小师妹,你真是不一般。”楚祺真心夸道。   “怎么讲?”辛潇好奇。   “你喜欢我,这我知道了。”楚祺慢悠悠地说:“但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二师姐,你却一点也不生气,还想促我与她和解,我也能理解。但如果我真的与她和解,你不是再没机会了吗?”   “额......”辛潇刚刚见楚祺吞吞吐吐,于是快言快语把自己心思说出来,现在回想起来,面上开始有些挂不住,微咳一声:“这个么,我本来也没机会。”   “如果我说,你有呢?如何?你还要我去寻你二师姐吗?”楚祺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   “大师兄你就别再逗我了......”辛潇好笑道:“你都弯弯绕一个晚上了......”   墨香萦绕,身前那人突然动作,一把抱住辛潇,如玉长指抬起她的下巴,温柔地吻下去。   “如何?这不是绕弯弯了吧?”楚祺放开她,心里开始有些确定了。   “大师兄......唔......”辛潇瞪大双眼,显然惊吓不小,结结巴巴:“你......你......”   “小师妹你分析来分析去,认定了我是故意来逗弄你,目的是回敬你二师姐搅局。”楚祺星眸闪闪,解释道:“我疑她搅局不假,但我刚才所说,我想要你给一个机会,并不完全是假意。当然你不信我的话,这是我的错。”   “我的确是得你质问想通的,当然你那夜以为我睡着,在我面前说的话我也听到了。”楚祺言语温柔真挚:“我说我怕被人弃选,也是真的,所以你即使猜出了我与你二师姐的往事,还说喜欢我,我岂会无感。”   “我如此解释,小师妹你还是不信的话,那我也认了。时候不早了,小师妹早些休息吧,希望我们今日之言,不会成为你的困扰。我再次跟你道歉,任你处置的话以后也一直作数。”说罢楚祺对辛潇深深一揖,转身就要回房。   “大师兄!我......”辛潇急忙去抱住他,惊吓,惊喜:“我信。”   “多谢你信我。咳,你可以放开我了......”楚祺心里一松,面上也浮起笑意。   辛潇成功拦住他,面上又开始有些烧,她的胸脯紧紧地贴在他后背,意识到这个,赶紧撒手。   楚祺又走近来,拉着她重新坐下。   两人说开彼此心意,虽然还有些忐忑,但辛潇本来就活泼,当下觉得大师兄更加亲近了,欣喜替代害羞,与他说起闲话。   两个人聊了一会,辛潇还在热心分析当年之事,楚祺心道,这丫头果然神经粗。   “大师兄,不瞒你说,二师姐曾经跟我说过一点,她只是没有点明是你。我跟她讲我既喜欢钟师兄,也喜欢你,她便说这没什么。”辛潇回忆道:“她还开解我说她以前同时喜欢过两个人,我不知道其中一个是你,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问二师姐现在是否对你还有意的。哎,二师姐多好啊,你们真的有点可惜。”   “过去了的事就过去了。”楚祺道:“不过你的心愿是我和你二师姐和解,我也想通了,无论如何,我们还都是师兄妹,不应该如此矛盾下去。”   “放心吧!现在我知道你们的事了,肯定要去问二师姐对你是什么意思呀!”辛潇拍拍楚祺的手,骄傲道:“我与二师姐无话不谈,我问她,她肯定会如实相告的!”   “你和你二师姐可真要好。”楚祺好笑道:“那你问到了,如果她还喜欢我,你要如何?”   “那自然要你们重新在一起呀!”辛潇期待无比:“你们本来就曾经在一起过,现在这么多年,还互相喜欢的话,肯定是要重新一起试一试啊~”   “你这丫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一串人都要被你串到一起去了。”楚祺分析:“四师弟喜欢你,你喜欢四师弟和我,我喜欢你和你二师姐,你二师姐与你三师兄相互喜欢。现在你还怕不够乱,要去问你二师姐喜不喜欢我?”   “额......这么一说还真是......”辛潇都有点转晕了,讪讪道:“大师兄,我是不是太贪心,太出格了?”   “倒也不必太过担心顾忌。”楚祺安慰她:“一点一点来。你二师姐未必......我也不奢求,我专心待你,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但如果你和二师姐还可能的话,我也很开心。”辛潇连连头:“无论怎样都很好呀!”   “那先不管你二师姐,我倒是要问你,等你四师兄回门中来,你要如何与他说?”   “哎,我还没有头绪......”辛潇苦了脸:“今天你跟我讲这些,我实在太受惊吓了。”   “呵呵,抱歉了。”楚祺歉然,又与辛潇分析:“你四师兄此次回家,应该是不会再被逼订亲了,所以这个无需担心。而且......我与你之事,我其实之前已经稍微跟他透露过。”   “什么时候......”辛潇突然想到密林胡闹,面上一红:“是不是我在你房中待了一夜之后那天?”   “嗯,我自己去寻了他,告诉他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想再退让。”楚祺看着辛潇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钟师弟质问我为何要现在来说,还说他已经与你......”   “啊!”辛潇捂嘴,大吃一惊:“他怎么能说出来这个!”   “钟师弟也是情急,我说我并不介意,小师妹你就是你,这一点不会改变。”楚祺怕她想歪,赶紧解释,又道:“因此我才要问你,四师弟此事,你待如何?他可是个实心眼,恐怕不是很好办。”   “是啊......我不想让他伤心。”辛潇苦了脸:“大师兄,我是不是很坏很贪心?我既喜欢他又喜欢你,但我却不想让他随他爹娘的意思娶别人。我是不是对他不公平?”   “怎会?”楚祺安慰道:“你不是也不介意我与你二师姐?假设,你钟师兄娶你二师姐,你会介意吗?”   “二师姐多好啊,我们都应该喜欢二师姐。”辛潇娇哼:“他能娶二师姐是他的福气!”   楚祺捏捏她的脸,道:“我看你是最喜欢你二师姐。”   “当然不是了。”辛潇自然道:“二师姐曾经跟我说,我最爱的人应该是我自己。我有多余的喜爱,再拿出来给别人,这样,我不会去奢求别人的喜爱,因为我足够爱自己,也不会恨别人不回应我,因为我给出去的喜爱是礼物,不求回报。”   “说得极是。”楚祺也为此话动容,他又想了一想:“你四师兄,本来就有些认死理,越拖越容易出事,不如我们给他一剂猛药。”   “大师兄你有什么好办法?”   辛潇红着脸听完,虽然不知道楚祺这个办法管不管用,但眼下她实在是没有别的想法了,只能等钟非程回来试一试。   两个人在月下说了好一会话,渐渐夜也深了,楚祺见天色不早,让辛潇去洗漱,两人便各自回屋休息。         小剧场   何落:哎还是被冰雪聪明活泼可爱的小师妹猜到了......   辛潇:二师姐快告诉我你的想法!   何落:下次跟你说,你快告诉我你们想了什么坑钟师弟的好办法?   钟非程:(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