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替身(H)

八月十五,阖家团圆,门中和林城的各家都在自家吃饭。   楚冯和姬风筑,楚祺和辛潇,四人也围坐一桌,其乐融融。   “潇儿,今天我们自家吃饭,你想喝点酒也没事的。酒量有时候可以练出来,你越是滴酒不沾,以后行走江湖,交朋结友,还是有些不便。”姬风筑安慰道:“不过实在不想喝,也没事,不用担心。”   “师母,我还是以茶代酒吧。”辛潇实在是上次小年窘态吓怕了,又想到当日的情形,与楚祺目光相接,对他嫣然一笑。   姬风筑让她随意,又问她现在复盘基础,有什么心得体会。   辛潇一一答来,又道:“就是感觉剑法刀法,都练得比较流畅,但是每日只是与同门切磋,相互喂招,不会下重手,总怕实战中不是如此,心里有些没底。”   “潇儿想得不错。”楚冯点头赞许:“所谓江湖路,那肯定是要去走,才能有实战有提升。你刚入门不知道,其实楚门的二年弟子,在内力稳定在四重境界,任一功法纯熟,就必须下山历练,顺便完成门中一些任务。”   “那真是太好了。”辛潇高兴道:“那我是明年年初也可以下山了吗?”   “潇儿你现下功力将要突破四重,不过你的剑法和刀法都已经非常纯熟,如果想下山,也不必等明年年初。”楚冯沉吟半晌:“非程其实按理现在就得去了,只不过他家中有事,耽搁了。”   “既如此,不如明日给四师弟去信,我护送潇儿去连刀盟外的定城,在那里等他来会合?”楚祺接道:“接着她二人便可一起游历,从北向南,潇儿有快一年没有回家了,路上也不必太赶,可以在年关前到达安城。”   一听可以回家,辛潇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一脸期待望向楚冯和姬风筑。   “非程是九月初五的生辰,如果如此安排的话,他可在九月初七到达定城。”姬风筑虽然有点不舍,但弟子下山游历是必须的,又计划起来:“潇儿你八月还是必须按你二师姐所言,在门中复盘。你九月初一动身去定城,初五便可到达,让祺儿带你在定城和周边转几天。等你二师姐回来我再告知她你和非程外出历练的事。”   辛潇听到如此安排,开心得不得了,恨不得半月时间快点过去。      辛潇每日还是勤奋练武,毕竟要出门游历,还是把武功再练扎实一点。给爹娘去了一封信,告诉她们游历的安排,还收到钟非程的两封信,一封倾诉衷肠,叫她安心,他家中没有再提订亲之事,一封是已经得知她要去与他在定城会合,央她耐心等待,还要把她给他的生辰礼物也带去。   这期间楚祺与她都是偷偷地相会,生怕被师父师母或者其他弟子发现,两人因为保守共同的秘密,距离一下子拉近,辛潇甚至很多在钟非程面前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都可以对楚祺说出来,大胆到楚祺都觉得小师妹果然不是一般人。   终于到八月三十,辛潇上午在谷中收拾行李,把前两天林敏偷偷塞给她的纱衣和她配好的发钗耳坠一起放进包裹,面上有些发红,回想自己偷偷试衣的场景,再想到钟非程可能的反应,不禁笑意连连。又选好衣服鞋袜并随身用具药品,回到山上。   吃过中饭,楚祺有意与她独处,便提出下午和她提前下山,顺便买点出行的物品,晚上便宿在别院,一早从别院出发去定城。   临行,姬风筑差点要打开她包裹,看她东西是否带够,吓她一大跳,赶紧拒绝,连连道带够了。姬风筑也没多想,又问她银钱可带好,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银钱分开放在身上,又嘱咐楚祺好好照顾小师妹。   终于下得山来,两人把行李先放到别院,在城中逛了一圈,买了一些常用的出行药品,驱赶虫蛇野兽的工具。其他也没什么要买的,基本上在别的城池也可以补充,于是两人又回了别院吃过晚饭。      辛潇本来想去何落的小院住,或者是她之前初到林城的房间,却被楚祺拉住。   “小师妹,你也同意我的计划。”楚祺意有所指:“现在我们单独在一处,你觉得今晚怎么样?还是说你想在路上再说?”   “额......那还是今晚吧。”辛潇强压下红云,“路上要住客栈,怕是不方便。”   两人洗漱完毕,虽说是提前约好的,但辛潇还是很紧张很忐忑。   “小师妹,你不会觉得我是要趁机占你便宜吧?”楚祺见她羞涩紧张,怕她还是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觉得不妥那我们还是算了。”   “怎会。我只是......”   “别怕,无论接下来是什么结果,我都会在你身边。”楚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你别笑话我便好。”   两人这段时间因为在山上,基本都只能偷偷地接吻拥抱,虽然很刺激,但的确也很憋人。   辛潇一想通,便不再纠结,长腿一抬,直接面对面跨坐到楚祺腿上。   “额......”楚祺没想到她还是这么直接,自己反而如青涩少年一般无措了,再这样下去果然要被笑话的吧?   辛潇见他居然害羞了,在心里偷偷笑了,大师兄性格温吞,喜欢绕弯弯地设套,我每次直来直去就会弄得他不知道怎么应对,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思及此,她把手搭上楚祺的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他。   楚祺也反应过来辛潇在想什么,脸上现出一抹无奈一抹羞赧,他果然是容易被她看穿。   “大师兄......”辛潇盯着他清俊的面庞,喃喃道:“你好可爱。”   “咳......”很多年没被人用这种词形容过的楚祺有些晃神......当年也有人说过他很可爱。   辛潇见他有些走神,凑过去在他侧脸轻啄一口。   “抱歉......”楚祺回神,突然有些愧意:“小师妹,我如果......如果......你真的不介意?”   “嗯......”辛潇有些犹豫,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最后还是凑到楚祺耳边:“能做二师姐的代替,我很开心。你别有压力,我希望你也开心。”   楚祺环住她腰侧的双手开始用力,突然他一手扶上她后脑,暴风雨一般的吻随之落在辛潇的唇上,辛潇随即软了身子,被楚祺揉进怀里,她嘴里发出一声嘤咛,接着灵活的舌头钻进来,将她的神智全部搅散,在她嘴中一寸寸地品尝,最后勾住她的舌,引她与他缠绵。   亲着亲着,楚祺将辛潇一把抱起,站起身来,却不是往里屋,而是走向了侧屋书房。辛潇不知他要干什么,只得紧紧地挂在他身上。   接着她人便被放在了书桌上,楚祺对她一笑,退开一点,慢慢地将自己的外袍脱了,眼睛盯着辛潇,辛潇红着脸,也开始脱衣。   两个人穿着中衣,又凑近亲了一会,辛潇感觉楚祺将她的手引去他领口,接着她一用力,楚祺光裸的上身就出现在她眼前,常年习武的身体,肌肉因为欲望而喷张,同时辛潇的中衣也被他褪下来,落在她身后。   “小师妹。”楚祺突然叫了她一句,接着将她缓缓按倒在书桌上,然后将她的鞋袜和亵裤慢慢褪下,又拿手按在她胸前,隔着肚兜搓揉,接着她身前一凉,全身光裸在朦胧烛光中。   “嗯......”辛潇在这磨人的动作中甚至想一把暴起,将大师兄摁住......但她还是忍住了。   楚祺抬眼将眼前豔色尽收眼底,辛潇难耐的表情也没有逃过,他轻笑了一声,接着抬起辛潇的一条腿,从她的脚掌开始,往下亲吻,吻过小腿,在膝窝里流连,顺着大腿内侧往下。   辛潇一开始想笑出声来,憋了一下,接着笑意便打住了,变成了稍急的呼吸。   楚祺还是不紧不慢地,最后停在她大腿处。   “嗯......大师兄......”辛潇真的开始考虑暴起了。   “小师妹,你要什么?”楚祺温润如春雨的嗓音从身下传来,接着他一口咬住辛潇大腿的嫩肉。   “唔......”辛潇不防他突然动作,闷哼一声,接着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我要你亲我。”   “亲你哪里?”楚祺松开口,拿舌去舔那大腿上的牙印。   这怎么说得出来?辛潇咬咬牙,还是将手伸过去,掰开自己的花瓣,声音娇媚勾人:“这里......”   那花瓣甫一打开,便有一滴蜜液从那甬道滑出,楚祺眼神一暗,好一出“露滴牡丹开”,接着他的唇重重地吻上那娇花,引来辛潇一声急促的尖叫。   双腿被他掰开至最大,腿心处重重的吮吻,那蜜液一波一波地涌出,全被他吸入口中。   “嗯哼......大师兄......”辛潇的手用力扶在在他的发上,不知道是要将他的头推开,还是要将他按得更近。   楚祺嘴里不停,再将她的手拽紧,让她掰住自己的大腿,自己去褪下身上最后的衣物。   感受到辛潇开始抽搐,他抬起头,一把将她抱起,屁股坐在书桌边缘,接着在辛潇攀上最高点时,猛地挺身进入了她,同时用唇将她的唇一封,辛潇高潮的尖叫全部都封在两人嘴中。   “呜......”辛潇的脸和脖子憋得通红,他一放开,便大口地喘气,就在她以为楚祺进入后还是一样会慢慢地磨蹭挤压她的时候,楚祺紧窄的臀部先是缓缓动作让她适应,紧接着一个用力,便将她的喘息逼成了高声的呻吟。   一手扶在她后背,一手抱在她后腰,也止不住她被他的大力撞得屁股脱离了桌面,远离了桌缘,一旦稍远,又被楚祺的大手摁回来。   辛潇两手掰在桌边,脸色潮红,全身都开始覆上一层薄汗,她的腿圈在楚祺胯骨上,因为汗湿而往下滑,眼见楚祺又一个大力撞过来,她赶紧掰住自己的膝盖,将自己的腿分得更开,承受着楚祺的撞击。   楚祺凑过去,亲在她颈侧,接着吻又变成了咬,辛潇在心里大喊:大师兄看上去温温柔柔的为什么这么爱咬人啊!   注意到她的走神,楚祺一把将她从桌上抱起,吓得辛潇赶紧放开自己的腿,手脚并用抱住他,甬道内一个紧缩,重力之下却让楚祺进入得更深。   “嗯......”楚祺像是享受起她的小惊吓,摁在她后腰的手开始用力,将她往他的欲望上摁。   接着他将她屁股托稳,开始走动。   “呀.....大师兄!”辛潇吓得花容失色:“要掉下去了!”   “唔......”甬道在她的紧张下死死地绞紧,楚祺不再动作,忍住释放的欲望,开始慢慢地往门口走去。   辛潇攀在他身上,感受到穴内的昂扬随着楚祺的走动进出,要掉下去的紧张感让她不由地努力往上蹭,但绞紧的甬道又卡住粗长茎身以及头部。   楚祺炙热的呼吸喷在她发上,随着她的吸夹,猛地将她摁在侧屋门板上,大力抽送起来。次次尽入,顶得辛潇胸前雪团上下跳跃,呻吟也发不出来,卡在喉间。   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两人的喘息,后背在门板上挤压,被抬起整个身子进出的紧张,让辛潇脑中快意不断积聚,最后在楚祺的上百次重顶中炸裂开来,让她在模糊的视线中,彷佛看见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的焰火,大师兄英俊的侧脸被焰火镀上一层金色,她当时紧张羞涩的心跳与现在频率一致。终于在高潮的动情时刻,她喊出声来:“祺!”   “我在......”楚祺在她的夹缩颤抖中最后一顶,后腰放松,释放出来。   两人静静抱了一会,肌肤相亲,气氛温馨。   楚祺将辛潇放下,柔声问她:“小师妹,我抱你去浴房?”   “好......”辛潇凑过去吻他汗湿的侧脸,接着被打横抱起,让她想起小年那日,也是这样被楚祺抱在怀里,只不过当时她紧张装睡,现在两人赤裸的皮肤相贴,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情欲味道,身体的感觉还未离去,辛潇眯着眼,冲楚祺笑得甜蜜。   收拾完毕,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早起赶路,因此楚祺让辛潇躺下休息,他自己则起身准备出去。   “大师兄,你去哪里?”辛潇窝在被子里不解道:“你......你不同我一起睡吗?”   “我们两个明日启程,师父师母有可能一早下山来相送。”楚祺俯身亲了一下她额头,温言解释:“就算她们不下来,明日也有弟子过来收拾整理,我们睡在一个屋子,恐怕不行。我去师父房里睡,明天一早来喊你。”   见辛潇脸红红,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子:“等我们路上投宿,大师兄再陪你睡。”   辛潇羞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拿眼示意楚祺,快点关门去睡。   楚祺笑着道了一声晚安,熄了灯踏出房间,关上门,刚走下台阶,耳边就捕捉到屋里的人翻滚捶床的声音,不禁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