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门

Summary: 你的心是开锁的钥匙&我想被人填满内心一次

Ave Mujica的第一场演出即将开始,倒计时最后就几分钟,所有人在舞台幕布后围成一小圈,听丰川祥子把之前就已经讲过好几次的话再而三地叮嘱。大家手边整齐地码放着一排黑色镂空的半面具,亟待拾起。

一群人把她团团围住,丰川祥子本就不高挑的身形看起来一下子就显得更加娇小,时不时将纤薄的嘴唇抿一下。她和睦子都是一张带点孩子气的脸,不像爱指手画脚的领导,像我们强行把未成年绑来打黑工。

我其实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紧绷。演出穿的斗篷把人裹得像个粽子,座下的观众全都是内部人员,即使有灯光也黑得看不清任何人的脸。丰川祥子的商业嗅觉很敏锐,但是又连多喊几个公司的人来帮着打点打点都不愿意。通常来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开Live前应该还会把手和手叠在一起喊加油呢。

面具贴到脸上的一瞬间冷冰冰的,丰川祥子的眼神也冷冰冰的。但是Oblivionis很快就会在舞台上绽放笑颜,向着镜头抛出甜美而谄媚的表情。让人有些搞不清楚究竟哪个是她,又或者哪个都不是她。

真是把别人也弄得有点紧张了。

因为两只手用起来都方便,所以我打架子鼓练得很快,要是不要脸地说那简直就是天才。上了台以后发现油管主的活动节目摆拍和这阵仗确实没得比,观众席里的人将荧光棒挥舞得铺天盖地,欢呼一浪高过一浪,音乐成了现场最好的助燃剂。重金属曲子的底鼓像是汽车发动时吵闹的轰鸣声,鼓槌用力敲向音镲时反馈回来的力道震得手指发麻,手上的动作看得我自己都头晕眼花。骚动的影子里,Oblivionis抛下伪装,游刃有余地穿行在前后两方的黑白琴键之间。

娇小的人偶被裹在一层又一层厚重繁杂的丝绸裙帐里,满月当空,经透明月光照耀下的黑色海面闪闪发亮。Oblivionis的头发一半淹在聚光灯里,无所顾忌地扭动,雀跃的舞步如同蒙赧自由的提线木偶,尽情挥霍这来之不易的生命。

我突然觉得有些好奇。

现在已快要进入仲夏,一整场Live打下来难免让人出一层汗,噗通噗通狂跳的心脏还沉浸在演出最后的余韵里。没有安排MC,胳膊和小腿的肌肉缓了缓以后渐渐反上来使用过度的酸痛,队友已经纷纷下台,镜头照到这里的时候,我干脆把鼓棒朝着旁边随手一扔。

之后0th的演出视频很快就剪辑出来上传到各大视频站,效率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