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重力奇迹 番外01:小行星回信

From: Fukatsu_Kazunari@pyonmail.com Subject: 一颗卫星发来的信号 To: Miyagi_Ryota@pyonmail.com My Ryotasteroid, 早上中午晚上好。 这次,我负责执行的主要是观测任务。在宇宙飞船上,每隔90分钟太阳就会从舷窗升起一次,也就是说,我们实际上并非只分别了171天零90分钟,而是已经整整8周,那就是满打满算的2个月,已经很漫长咧,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你。 今天是补给日,我们吃了日本饭团和新鲜的橙子。饭团是带你吃过的那种,不过上了新口味,这次的是碎豆腐和芝士,味道都很不错,然后我就想到你提起过的冲绳的花生豆腐,口感像乳酪一样,不知道你下次休赛期有没有打算回老家一趟呢,我们攒在面包篮里的钱应该能派上点用场吧? (即使还不想和我一起去旅行的话,也不能把钱都偷偷花光ピョン) 像卫星一样围绕着你的, Kazu

“Kazu,你这个笑容实在有些可怕呀,不会是被外星人附体了吧?!” “是哟。”深津表情不变,抬起头直直盯着来人,“我已经用意念控制了整艘飞船,你快考虑考虑投降吧。” Jupiter,作为深津的老朋友,尽管已经习惯深津这种开玩笑的方式,但仍然忍不住抬起手,捂住胸口,也就露出了他手中的橙子,“喏,还剩一个。我看你挺喜欢的,就带过来了。” “Большое спасибо。”深津说,果然,立刻就听到对方尖叫起来:“啊啊啊求你别再说俄语了,说点我能听懂的好吗?” 深津微微勾起嘴角。 狭小的空间内挤进第二个人,刚刚那些十分寂寞的空气都被冲散开来。深津看着队友抓着墙壁一点点往桌子边儿挪,他伸出手,接过对方手里的橙子,然后又预判了对方的操作——啪得合上电脑。当然,在空气稀薄的飞船里,是听不清啪的声音的,只能听见对方嘟囔着抱怨:“不至于吧,你就不能教教我,我也想谈恋爱呢。” 深津不理会他,低下头,打量起手里的橙子。 橙子是由俄罗斯的货运飞船送来的,所以深津没搞懂它的产地——也是正常的。它比深津以前常吃的橙子都要更深更红,有些像那种很酸很涩、专门用来做果酱的橙子,不过,撕开薄薄的皮,吃到它汁水丰沛的果肉,倒还是甜的。这又让深津想到了良田。 他张开手指,轻轻掐住橙子的表皮。良田的头发,还有眼珠,在阳光下就接近这个颜色。 “啪嗒。” 良田把钥匙往玄关上随手一扔,打开灯。 这个公寓他们已经住了快两年,最近,灯泡越来越虚弱,暖黄色的光暗沉沉的,开始发红。因为一个多星期都人迹罕至,房间显得十分落寞,空气中扬起细小的灰尘,就像橘子肉瓣上挂满的白色纤维。良田抬起手,挥了挥。 “哇偶——”身后传来活泼到聒噪的声音,“和以前的宿舍完全不一样了,深津前辈把它变得好像家,好羡慕哦!” “脱鞋!”良田头也没回,背过手指着泽北。 “知道了。”泽北撅起嘴。他本来想反驳,明明以前良田比自己更先接受西化生活,球鞋都直接穿进卧室,但又想到今晚还要在良田家借住,就生生忍住了,他现在可是非常有情商的了呢—— “那良田,我穿哪双拖鞋……” “没有拖鞋,你就光脚吧。”良田冷酷地说。他已经换好拖鞋,根本不管泽北,把背包随意扔在地上,往房间深处走去,啪嗒啪嗒,打开一盏盏灯,啪嗒啪嗒,打开一扇扇门,然后消失在走廊。 “喂——!!” 泽北目瞪口呆,他瞪着那个像是把良田一口吞下去的房门,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甩开球鞋,像一只大狗在走廊里咚咚咚地狂奔,地板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小良你怎么这样——咦?你没和深津前辈住一间房吗?!” 泽北撑着门框,看了看已经在书桌前端坐好的良田,又看了看整间屋子的布置,有些茫然。 这个房间,从其中极其符合山王工高宿管要求的布置来看,应该是深津前辈的没错,但奇怪的是,床上竟然还好好地铺着枕头和被子,一个枕头;一旁的衣架上也挂着几件当季的外套,差不多的尺码;书桌上,除了让泽北羡慕至极的那台二手电脑,还摆着深津前辈的水杯(和他高中时期用的牌子一模一样),随身听,和几本书,一看就是深津单独居住的房间。 在得知良田和深津前辈开始交往时,泽北没有震惊。被深津前辈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拿走他留在这里的东西时,他也没有震惊。倒是现在,泽北有点震惊了:深津前辈竟然…… 良田抬起头,白了他一眼,“你就偷着乐吧,不然哪有多余的床铺给你。”说罢,又立刻转回头,看向已经亮起来的电脑屏幕。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每次都心急难耐,良田一直觉得这台电脑开机太慢了,明明从屏幕出现到点开邮箱,只有那短短的一个键,良田却感觉等了有几十分钟。 电脑鼠标终于在屏幕上现形,良田立刻点开邮箱,鼠标又变成一个不停转的圆圈,良田跺了跺脚,灰色的窗口终于弹出,良田又握了握拳。收件箱旁边出现了红色的阿拉伯数字1,良田下意识屏住呼吸,鼠标轻轻移动过去,咔嚓,列表最上方陡然出现深津一成的名字,良田的嘴无意识张开,看向右侧的正文。 My Ryotasteroid…… 良田眨眨眼。他突然警惕地抬头,发现泽北果然还呆呆站在门口,立刻皱眉:“你别在这站着了,今晚你睡我的房间或者沙发,自己收拾去吧。” “喂——!!”泽北大叫着抗议,但抗议无效。 直到用眼神把他完全逼退到视线之外,确信他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冲回来,良田才转回头。 打开网页,良田先搜索了steroid,完全是天书般的文字,他看得眉毛越皱越深,即将要宣告放弃,翻到第二页,突然看见一则新闻,其中出现了自己查过的单词,comet,彗星,后面跟着另一个搜索引擎修订后的词,asteroid。 原来是asteroid。 良田感觉自己的脸皮后知后觉地沸腾起来。 果然是深津才会想出来的称呼,像低声述说的秘密一样,带着独特又暧昧的气息,良田用双手捂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过了会儿,又反应过来,放下右手,继续向下翻页。 泽北举着篮筐进来的时候,良田仍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眼睛亮亮的,脸蛋红红的,捂住嘴巴的手背上青筋都冒起来。可恶,屋子里的光好刺眼,明明深津前辈不在家,却感觉自己还是像个电灯泡。泽北握住拳头,把脚边的篮筐举起来,放在胸前,清了清嗓子,扯着嗓子又问了一次:“小良,这个篮筐,就是当年我们捡回来的那个吗?” 良田被他吓了一跳,身体猛地一弹,眼睛睁得圆圆的,瞪向他。有一瞬间,良田差点想问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但好在立刻又反应过来。他张开嘴,想和泽北斗嘴,但满心都挂念在深津的邮件上,大脑一片空白,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见泽北深吸了口气,似要再次大喊出声,他才真的回过神来,看清了泽北手里的东西,同时也听懂了泽北的问话。 那个篮筐。对,就是那个篮筐,那个当初买二手家具屋主非要一起卖给他们的篮筐,泽北一听就兴奋得甩尾巴但搬家时又推脱说车里塞不下了的篮筐。那个篮筐,最开始良田每次给泽北打电话都会让他滚回来把自己的宝贝接走,泽北每次都哼哼唧唧推脱。最后良田先放弃了,对它视而不见,这次又打算把它一起打包搬到新家,最好能让深津废物再利用,把它直接装在院子里,但这次和北卡罗来纳集训完,泽北又突然一脸悲愤地说,他要来接它走。 一想到这,良田就无语,他想骂泽北的话语千千万,但又害怕泽北半路大哭,把自己扔在高速路上,一直克制着,只少少斗了几句。现在,虽然他已经安全到家,但那种澎湃的吐槽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的良田,只希望泽北能乖乖地在外面自己玩自己的。 他点了点头,用一种打法小孩的语气说:“对,这就是你的宝贝儿子,这么一看,深津さん还把它照顾得挺好的嘛。” 泽北用一种良田难以理解的受伤的表情瞪着他,好一会儿,才又咚咚地跑开。良田也松了口气,立马回过头,继续看自己一片空白的回信。

Dear……

深津桑不喜欢用Dear来开头,每次都是My……把良田看得耳朵红红,但轮到他时,他就又用回教科书般的Dear,他喜欢其中包含的那种欲盖弥彰的亲密。良田歪着头,曲起手指在桌上扣扣扣地敲,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一个仍不满意的、只有深津さん40%功力的说辞。

Dear Flying Fukatsu, 原来是8周呀……怪不得这次集训每天都累得像狗一样。 今天是集训的最后一天,训练结束后,泽北开车送我回家的,顺便从我们家拿走了他的宝贝篮筐,还让我转告你“谢谢这些年的照顾”。说实话,今天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它的状态很好啊,简直不敢相信是以前捡回来的垃圾,不过以后Kazu さん就可以轻松些咯。

良田敲下一个句号。他想了想,突然抬起脚,整个人缩进椅子里,抱着膝盖继续敲。

话说回来,新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没办法每天接收Kazu さん的邮件,想想就觉得很可恶!现在的我,既希望多打几场比赛,又想要快点结束比赛。

良田又停了下来。 瞪着闪烁的光标前的几个字,发现自己竟然流畅地写出这样的话语,一时间都有些震惊了,他犹豫着想要删掉,但按住删除键的手指却迟迟用不上力,这时他才发现,原来直到这一刻他仍是那样想的,仍然想要花更多的时间和深津在一起,而且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怕……良田的肩膀塌下来,他犹豫了片刻,突然把写信的窗口缩小,重新回到邮箱首页。在右侧的栏目里,收件箱的下方,还有一个归档的文件夹,良田给它的命名是《❤K❤》。良田的手指捻了捻鼠标,点开它,里面赫然是几十封深津的来信。 以往,深津去外地训练的时候,或者良田去外面训练的时候,深津都会给他发邮件。即使良田在集训中找不到电脑和网络,没办法收信,深津也每晚照发不误。有时,即使两个人都待在家里,深津就待在自己房间给他写信,那些信,良田总是要第二天第三天,在球队的学习室里打开电脑时,才会看到。良田直到现在,和深津交往了一年多,有时还是摸不清他脑袋里在想什么。 良田看到了熟悉的数字,点开了其中一封信。

My MVP Ryota, 我今天上课时得知,国际空间站绕地球一周的时间是90分钟,如果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宇航员的工作时间长得令人发指,但实际上是——每天早8晚8,同时保证2小时运动和1.5小时自由活动。在太空一直流传着一种比喻,飞行任务就像马拉松比赛,把握好节奏才能保持充沛的体力和健康的身体。 好吧,我想说的是,请你也务必注意休息咧,宫城选手。 …… My Super comet Ryo, 今天参观了宇宙飞船的内部,这是允许拍照的部分。 这里是太空站的穹顶舱,观测地球时,宇航员就待在这里(电脑和仪器通通粘在桌上),自由活动时也可以待在这里。我想,我会喜欢这里的,因为——你也发现了吧,这里很像篮球馆。并不是平常见到的篮球馆,而是每次训练结束后,气喘吁吁,躺在地板上拉伸时,看见天花板的篮球馆。 还在山王篮球队时,每个月大概会有2次超越极限的体能训练,结束后大家都像死狗一样,在篮球馆里热气腾腾地瘫成一团。那时候觉得浑身是汗,很难受,但腿又动不了。现在却很怀念,想再来一次,身边躺的是你。不知道是我们先住进你构想的房子,还是飞船会先飞过德克萨斯的上空,如果是后者,哪怕还躺在篮球馆里休息,也要记得抬头。 ……

心脏沉甸甸的,像吞掉了一整个橙子,甜蜜中带着一丝酸涩。良田停下滑动鼠标的手,下意识看向电脑右下角。 23:30。 太晚了,这个时间冲上大街简直就是一种探险。良田叹了口气,突然怀念起日本的房子来,在日本,好像不管多么小的房子都会有一寸迷你的阳台,在那里,总是能看到各种星星。但来了美国以后,良田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安静地坐在哪里,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了。只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想了想,干脆把椅子向后挪,打开卧室里的窗户,坐在窗框上,脚踩着椅子,探出头,去看一片漆黑的天空。深津さん说只需要90分钟,仅仅90分钟。 …… 尽管德克萨斯的冬天和冲绳的冬天一样温柔,但一直开着窗户,风还是非常凌冽。不知过了多久,良田的眼眶都瞪酸了,他也分不清刚刚在天空里闪烁的那些到底是飞机、飞船还是星星,只好揉着眼睛,又跳回房间,重新回到电脑前,把思绪继续拉回那封未完成的邮件。 刚刚那些隐隐约约困扰他的不安和惊惶似乎都被夜风刮走了,他突然文思如泉涌,哒哒哒,哒哒哒,手指轻快地敲击键盘,用不了一会儿就写完,落款,发送。 邮件提示发送成功。 良田仰躺在椅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现在的他,突然感觉今晚一直急躁地跳个不停地心脏也消停下来,他敢说,就算现在泽北再来烦他,他也会更加友好,有个主人样—— 好吧,泽北最好还是别来烦他。 良田站起身,又打开窗看了眼窗外。天空是一片沉寂的黑色,只能看见零星的几颗星星。他回过头,小心翼翼地从房门探出头。泽北已经钻进了良田那间卧室,虽然没睡觉,好像在嘟嘟囔囔地收拾着什么。良田放缓呼吸,脱掉拖鞋,光着脚,轻轻踩在地板上,像猫一样弓起身,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地溜进客厅。 客厅的灯已经被泽北关掉了,但良田对深津在这里的布置了如指掌,他灵活地绕开沙发,找到被深津治好腿的置物架,蹲下身,从最下面熟练地取出那个被他当作零钱罐的面包篮,又从它旁边取出另一个,深津妈妈做好的腿更短的带盖子的面包篮,这里面分别装着他们的硬币和纸币。良田抱起它们,确定自己这样绝不会惊动机敏的泽北,一路小跑着,回到深津的卧室,他才不会告诉泽北自己其实经常偷偷跑过来睡。良田对着门外做了个鬼脸,轻声锁上门。

From: Miyagi_Ryota@pyonmail.com Subject: RE: 一颗行星发出的信号 To: Fukatsu_Kazunari@pyonmail.com Dear Flying Fukatsu, 原来是8周呀……怪不得这次集训每天都累得像狗一样。 今天是集训的最后一天,训练结束后,泽北开车送我回家的,顺便从我们家拿走了他的宝贝篮筐,还让我转告你“谢谢这些年的照顾”。说实话,今天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它的状态很好啊,简直不敢相信是以前捡回来的垃圾,不过以后Kazu さん就可以轻松些咯。 话说回来,新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没办法每天接收Kazu さん的邮件,想想就觉得很可恶!现在的我,既希望多打几场比赛,又想要快点结束比赛呢(呸呸)。 这是我第一次非常迫切地希望休赛期快点来,不过,一想到那些随之而来的课程和作业,又十分头大,不过有Kazu さん的帮助的话,论文和考试也一定会变得简单吧?!6月是冲绳的雨季,我赌你不会喜欢那样的气候,那么,等梅雨季结束后我们就出发吧! (即使Kazu不想帮我写论文,也不能说那就不去了ピョン) 开始数钱的, 小行星Ry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