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宿舍太破了

没写完,测试用


这宿舍太破了。 随风起每天都这么想。这宿舍没有空调没有暖气没有阳台没有独卫冬寒夏暑,南北各一张分上下铺的床,中间放个小桌后剩下的空间站个人都嫌挤。怎么会有这么破烂的大学宿舍啊,这早该当作违章建筑给拆了都不过分。 比同幢楼其他宿舍好的唯一一点是本该躺随风起对铺的室友慕容胜雪在学期初分好宿舍众新生都各自准备入住的时候来看了一眼宿舍——就再也没来过。本来若是有空出的床位校方也会再安排其他人来住,但慕容胜雪虽在校外租了房子却因为嫌退办住宿的手续麻烦便不管那已经交了的住宿费,留下了个名义上的床位。于是演变成三个人住四人间的状况,虽然还是又小又挤。

有钱人真好! 随风起也想搬出去租房子自己住,可是光付学校的住宿费就已经让他钱包如刀割,怎么还有人在外租房后甚至懒得要回学校的住宿费放着个空床位暴殄天物。老天不公啊!随风起抱着诸葛穷愤懑不平。 诸葛穷是随风起仅剩的另外两位室友之一。人如其名,和随风起一样过着租不起房的苦日子——他本人坚称“穷是浩瀚无穷的穷”——但由于天生的霉运其实过得比随风起还要更惨一些。这样的诸葛穷偶尔也会外宿,起初随风起问他是去哪儿了他也只笑笑说是朋友家过夜。随风起这个人呢,但凡认识他的没有不觉得他白目的,明明应该很迟钝,有时候却不知怎的又很敏锐。

“阿穷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同学的。我还有认识的人可以给你介绍客人,只要分我点提成就……”随风起端详了一会儿诸葛穷的五官,拍拍对方的肩说道。 “麦黑白讲!!!”虽然被随风起看出并不是真的去朋友家那么单纯,但他这猜测也太离谱了吧怎么还讲得那么笃定甚至不要脸地来要提成又是哪里来的这种人脉? 诸葛穷被气得脑瓜疼,但不讲清楚估计随风起就要把他自己的臆断当真理了,只好老实交代是自己有个从小认识的学弟今年也考到了本校,但诊断出有心理上的一些障碍不得不休学,现在在外独居,自己偶尔去看望照顾对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