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场好梦

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夏五】死亡说时间还充裕

死亡猜你的年纪,认为你这时还年轻

今年的夏日随着暮春的一场暴雨来得迅疾。暴虐的雷声和倾盆的雨水为四月磨磨蹭蹭的阴 雨和连绵不去的冷空气画上了句号。五条悟不喜欢静谧的夜。他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迷迷糊糊的想,夏天终于要来了。雨水伴着路灯在玻璃上画出斑斓的痕迹,知了声提前入了五条悟的梦,他梦到了过去的影子,那是旧世界之影。

“所以。。。”

睡眼惺忪的五条悟被家入硝子从床上扯起来已经是是十分钟前的事了,或许是仗着同窗之谊,五条悟难得的没有收拾打扮的意思,就这么毫不见外地穿着家居服,带着眼罩,两腿随意的搭载沙发上,仰躺着跟硝子对峙着。

“所以说,我的灵魂在抗拒。”

五条悟手一抬,懒洋洋罩在脸上:”明明是难得的清闲时间,羂索的事情解决了,我可爱的学生死刑也解除了,禅院甚尔的事也告诉了惠,甚至全人类都通过天元大人的术式被消除了咒力。肆意的爱与恨再也不会产生诅咒的实体,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除了有几个烂橘子还在苟延残喘以外,简直是现在立刻魂归西天也不会有任何遗憾的世界。但是你又带来了什么东西!”

“是直觉吗,没有六眼了你还是这么可怕啊。”硝子一手将残留的烟蒂扔进烟灰缸,一手托腮笑道:“从我进门你的眼罩就没摘下来过,现在还用手挡着,别装了,我知道你就算没有六眼也感觉的出来。”

烟灰连余烬也燃烧殆尽,薄荷味的烟雾环绕在硝子和五条悟之间。硝子顿了顿,又说:“别装了,我知道你感觉的出来,用灵魂。”

五条悟长腿一蹬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摘下了眼罩。“我就知道。”他喃喃说着,叹了口气,看向家入硝子身旁的少年。

十八岁的夏油杰赫然坐在硝子身旁,明显对当下的情况不知所措。五条悟看着这张许久不见的少年脸庞,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恍神。家入硝子又点上一只烟,开口道:“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他’没有任何记忆。”

”不,我要问的是,‘他’是什么东西。“五条悟没带什么好脸色,冷漠地将手指绞得嘎吱作响。权利,财富,名望,一切旧有的的秩序正在随着咒力的消失而渐渐涌向新的中心。涉谷时被羂索算计的记忆涌上心头,在不存在咒力的现在,原本依托咒术所建立的体系正在逐渐崩塌。世界拥抱一场暴雨,一切都是簇新的,但又处处都有以前的影子。

面前这位也是昨日幽影。

五条悟依旧算得上是说话有分量的那类人,但也依旧是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