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色色(?) WARNING:有重大剧透 pairing:Alston Falsus/Jerome Ferox Falsus rating:mature (其实无事发生)

杰洛姆拽着奥斯顿的领子凑过去,急切地含住他的下唇瓣就开始轻咬,好似不多咬两下无法确认对方正被他亲着。反倒是奥斯顿慢条斯理地领杰洛姆到床上,一边安抚般舔吻他,一边解开他胸前的扣子,露出锻炼得结结实实的胸肌。年长者伸出手去抚摸那片并不光滑的肌肤,弄得杰洛姆浑身发痒,忍不住扭动起来。 “别动。”奥斯顿抓住杰洛姆的双手按在床上,“让我好好看看你。” “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杰洛姆不以为然地挑挑眉,剩下的话却被奥斯顿的亲吻打断了。那是个很轻的亲吻,只是简单地贴了下唇面,然而杰洛姆被他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憋着一股气任人打量。 奥斯顿的视线几乎是粘在杰洛姆身上,从那挺立的鼻梁到被亲得泛红的双唇,再落在他胸口的伤痕上。奥斯顿已经记不太清这是杰洛姆某一次使用魔法时的“代价”,还是在保护他时被人不小心伤到的了,但这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杰洛姆早在不知何时就占据奥斯顿心里的绝大多数位置了。他一次次为奥斯顿赴汤蹈火、现在又发现他们实际上是同母异父的亲生兄弟......奥斯顿一直想要寻找的“母亲留下的痕迹”,实际上就是那个他一直关切着的存在——就在他的身边、就在他的身下,涨红着脸,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一向遵守世俗规则的奥斯顿当然也在伦理问题出现时想过要放他走,可既然杰洛姆坚定地选择了留在他的身边,那也没有什么遵守的必要了。他们于情于理都是一家人:既非奥斯顿出生的欧迪纳瑞亚斯家,也非杰洛姆出生的费罗克斯家,而是法尔瑟斯家的人。那是奥斯顿给自己起的“虚假的”姓氏,然而在和杰洛姆成结后,这个姓氏对他来说拥有最大的意义。这个家是他的归宿。 放在从前,奥斯顿是绝不会这么想的。他没有归宿,欧迪纳瑞亚斯家也不过是付出金钱扶养他长大的地方。他体内固然有一半欧迪纳瑞亚斯的血,可是剩下的那一半与杰洛姆同脉的血才给予了他情感与安心。兄长也好、伴侣也好,一切都只是对外宣传的名号。他们关系的本质不会因此而改变。 奥斯顿握着杰洛姆的手腕,近乎抱着执念般俯下身,亲吻他胸口的伤痕。杰洛姆皱了皱鼻子。以他的力气,想要挣脱开实在太容易了,但他难得没有动弹,只是带着点嫌弃开口:“你现在像个变态。” “抱歉。”奥斯顿笑笑,“我只是......我一想到你是我的弟弟,我就......”一向能说会道的他竟一下子难以用言语形容自己的心情。 杰洛姆勾起唇角嘲笑他:“怎么?就不行了?”他隔着裤子摸到奥斯顿的下身,在触碰到那一片火热时咬牙切齿地按了按。“我看你是行过头了。刚才装什么正经人,还说‘我们是兄弟不能保持这种关系’。” 杰洛姆阴阳怪气地学他说话。奥斯顿被他骂了这么久的“伪君子”,又被这么一学,倒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便按住杰洛姆又去亲他。 情迷意乱之时,奥斯顿贴着杰洛姆的耳垂轻声道:“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操。”杰洛姆低声骂道,“你有本事试试看。再有下一次我可就真的走了。” 奥斯顿心满意足地捏着杰洛姆的腰:“你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