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静悄悄地落下 pairing: Alston Falsus/Jerome Ferox Falsus rating: general 时间线大概是已经相处了好几个月了?

杰洛姆醒来的时候冷得要命。他本能地把自己缩起来,朝温暖的地方挤过去——然后猝不及防地感受到身后人的鼻息落在他的后颈上。杰洛姆顿时变得浑身僵硬。他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偷偷转过头去,只见后者似乎还在睡着,顿时松了口气。或许因为是天太冷的缘故,平时互相看不惯的两个人(准确而言是杰洛姆单方面非常看不惯奥斯顿)此刻靠得前所未有的近。无论是狼族还是人类都习惯于用自己同类的体温来取暖,而奥斯顿温暖的身体触手可及…… 杰洛姆捏捏自己的鼻梁,毫不犹豫地掀开被子,从床上蹦下来,还不忘给奥斯顿把被子塞塞好。他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再裹好厚实的外套,这才开始往已经熄灭了的壁炉里添火。这件外套是奥斯顿一定要给他定的。当初他拒绝得很干脆,说自己宁愿冷死也不穿,现在反倒感谢起这件衣服来了。 不过比起那时,他们现在的关系也已经缓和许多,再怎么样杰洛姆都不得不承认奥斯顿已经是最熟悉他的人了。他们每天朝夕相处,奥斯顿还死皮赖脸地陪同他去找寻了他父亲的过去。要放在他们刚相遇的时候,杰洛姆绝对不会想到会有现在这一天。 他没注意到他一下床,奥斯顿就立刻睁开双眼,视线也一直跟在杰洛姆身上。杰洛姆生完火,一转头就看到奥斯顿盯着他看,便皱起眉,故意不和奥斯顿对视。一时间屋内没人说话,还是奥斯顿忍不住先开的口:“冷到一早上就要用壁炉了?” 杰洛姆总不能说“和你待在被窝里让我意识到外面多冷了”。他只能没好气地回他一句“要你管”,一边生着火去推开窗。或许是从昨晚开始,窗外下了小雪,地上铺着薄薄的一层。卡尔玛小镇在南边,下雪其实并不常见。杰洛姆好奇地伸出手,雪花就落在他的指尖,慢慢被这份温度融化。 他的手忽地被拢住。杰洛姆愣住了,心想奥斯顿发什么疯。他回过头去,只见奥斯顿穿着冬日的厚睡衣,站在他身后。领子很低,奥斯顿白皙的脖颈就那样露在外面。再往上是他的下巴,泛白的双唇,高挺的鼻梁,和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那其中是杰洛姆看不懂的情绪,把他的话一下子堵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奥斯顿道:“今天挺凉的,想玩雪等你戴了手套再出去。” “你还好意思说我?”杰洛姆挑起眉,“我看是你想感冒。快把衣服穿穿好。”杰洛姆甩开他的手,把人推进屋里去,然后啪得关上窗。奥斯顿笑了笑,没说什么。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没再提奥斯顿莫名其妙的行为,这个瞬间便如一片轻薄的雪花般融化在这个冬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