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羽慕】羽小獍的生活观察报告(上)

#霹雳布袋戏 #羽慕 #羽人非獍 #慕少艾

羽小獍愁眉深锁。

整个晨读,他都在烦恼要怎么向素老师解释,自己的观察报告被喝高了的干爹给一把撕碎,养了一个月的水仙也被当成蒜苗拦腰掐断这件事。

看到同班同学纷纷带来了自己的成果——尤其是小蝴蝶桌上那盆金光闪闪的蝴蝶兰,惭愧与懊悔充满了羽小獍幼小的心灵。

晨读结束后,羽小獍惴惴不安地走向教师办公室。刚到门口,便迎面撞上了素老师。

“羽小獍同学,”素还真怀里揣着教鞭,低头望向他,和蔼微笑道,“为何没有按时交生活课作业呢?”

“我……”羽小獍视线飘忽,不敢与素老师对视。

“老师相信你是认真完成作业的好学生,实话实说便可。”素还真摸了摸羽小獍的头。

“我……作业……干爹……撕了……”羽小獍嗫嚅半天,终于吞吞吐吐地如实报告了素老师。

素还真闻言叹了口气,忍不住慨叹,自己的教书育人之路果然任重而道远,羽小獍同学的家访刻不容缓。

素老师也开始愁眉深锁了。

“这样吧,羽小獍同学你先将这份花名册拿到乙班,老师我去去便回。”

羽小獍忐忑不安地接过花名册后,已经迈出几步的素老师又回过头补了一句,“对了,观察报告还是要做,就以本周生活作为题目吧。”

羽小獍紧锁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周一 爱心便当

乙班是坏孩子的天堂,羽小獍虽然对参与坏孩子的恶行毫无兴趣,但他的好哥们燕归归和西风小妹都在这里,因此对乙班的环境还算熟稔。

轻车熟路地走进教室,一眼便看到在孙月的桌边绕来绕去的小蝴蝶,以及在燕归归面前一字排开各式便当,似是在思考菜色搭配的西风小妹。

燕归归看到羽小獍,潇洒地挥了挥手:“兄弟,吃午餐吗?”

小蝴蝶伸出手指敲了敲腕表:“燕归归,现在才九点半诶,你饭点也太早了吧?”

“我饿了。”

“啊,归归你已经饿了吗?”西风小妹连忙端起米饭,在上面铺了满满一层烤肉,“先来一份烤肉饭吧,我还煮了蔬菜汤,保证营养均衡,慢慢吃噢~”

“哇~西风小妹对燕归归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能够吃到喜欢的人亲手做的爱心便当,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小蝴蝶如同诗朗诵般地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眼神暗搓搓飘向孙月,试图通过旁敲侧击争取属于自己的福利。

“爱心便当?”羽小獍心不在焉地听着,下意识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是呀,人家最喜欢归归了,所以每天都会为归归准备爱心便当哦~”西风小妹回答道,周围一米范围内仿佛充满了粉红色泡泡。

原来大家都会为自己喜欢的人准备便当——羽小獍心中留下了这样的认知。

午餐时间,羽小獍盯着自己桌上的便当,若有所思地出了会神。

孤独缺向来吝于在自己儿子的饮食起居上浪费时间,前一天剩下的鹅骨架,佐料除了盐再无其他,加点水熬吧熬吧,熬到汤快干了,再盛一碗夹生的米饭,就是羽小獍每天的午餐了。

幸运的是,这样极度不利于儿童成长的午餐搭配,已经被强行叫停了。

原因是某天中午,无所事事的校医慕少艾来找素老师闲聊时,看到了羽小獍的午餐,于是强行用自己的便当与他做了交换,并要求他每天午饭前来与自己交换便当。

因此现在摆在羽小獍面前的,是一份色香味俱全的豪华便当。

按照西风小妹的理论,大家只有对喜欢的人才会准备爱心便当……

羽小獍珍重地打开便当盒,像是在对待什么宝物。

而他不知道的是,从那之后的慕少艾,早就借口自己没午饭吃,才刚中午就拉着素老师和谈老师下馆子喝酒去了。

周二 一起回家

羽小獍有翅膀,这在甲班并不是什么秘密。

同学们并未因为羽小獍的与众不同而对他另眼相待,反而经常友善地拜托他一些事情,例如帮忙取下挂在树上的羽毛球之类,羽小獍也十分乐意帮忙。

周二放学时分,羽小獍接到的委托是解救一只被困在树顶的猫咪。他有些怕猫,却也十分忧心猫咪的处境。在一人一猫对峙良久后,羽小獍终于成功将猫咪抱了下来。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天已经黑透了。

耽误了帮干爹卖鹅肉,回家大概免不了要挨一顿打。羽小獍忧心忡忡地想着,面上也不由得带了几分愁眉苦脸的神情。

霹雳学园只有校门口一盏昏暗的路灯,校园里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羽小獍借着月光走着,突然有种回到了晨读时做的噩梦当中的错觉,站在校门前只感觉阴风阵阵,仿佛下一瞬间就有什么回从背后蹿出来。

“是羽羽羽羽仔吗,等等等一下老老老老人家我——”

身后传来熟悉的嗓音,羽小獍回过头,便看到连白大褂都没脱的慕少艾战战兢兢站在他身后,白色的长衣飘荡在漆黑的夜色中,画面十分惊悚。

用尽全力才将惊叫咽回喉咙里,羽小獍吞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慕少艾那样吓人:

“你你你你为什什什么还还还没回回回家?”

“还不是龙校长想起一出是一出,给你们整理健康档案,可把老人家累坏了。”慕少艾干脆利落地往路灯下一蹲,略仰视看向羽小獍,若无其事地将怕鬼的借口说得十分冠冕堂皇,“天太黑了,老人家行动不便,羽仔送我回家好吗?”

羽小獍感觉心跳更快了几分,也许是路灯下慕少艾半明半昧的脸,和噩梦中的画面实在太过相似。慕少艾平时照顾自己良多,为他解决些小麻烦当然是自己的义务。羽小獍坚定地朝慕少艾伸出手,对方的眉眼便弯成了此时天上的新月。

他看着慕少艾握住了自己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慕少艾的手指骨修长,几乎将自己的手完全包裹了起来。他的身高也比自己要高出一大截,几乎将自己完全笼罩在了他的身影之下。

“走吧。”羽小獍偏了偏头,而慕少艾的手却没有松开。

“羽仔呀,我家阿九做的便当好吃吗?”仿佛是为了打破沉寂而可怖的氛围,慕少艾一路上话匣子没停过,拉着羽小獍的那只手晃了晃,笑道,“明天我给你带咕咾肉好不好?”

“很好吃。”羽小獍默默低下了头,原来便当是阿九做的。

“你正在长身体,一定要保证营养均衡。你素老师已经去找你干爹家访过了,养儿子这么不上心可不行……啊,老人家到家了,羽仔明天见~”

一直握着的手松了开来,慕少艾几步小跑到了楼下,朝羽小獍挥了挥手便一溜烟不见了。

羽小獍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漆黑街道上,握了握空落落的掌心,心情一时有些复杂。

看着慕少艾家的窗户透出了灯光,羽小獍觉得今天自己做了两件了不起的好事。

而接下来的路,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幸好在下一个路口就看到了拿着鸡毛掸子等他的孤独缺,羽小獍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安心的感觉。

周三 吃药

剑小雪前一天发烧了,被热心的同学们七手八脚抬去了校医室。整整一个下午,教室中都充满了担心的凝重氛围。

羽小獍甚少生病,也未曾看过医生。听着隔壁倾小怜与愁小尘咬耳朵的内容,生病这个词在他心中留下了十分可怖的印象,要吃很苦的药,还要扎很痛的针。

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剑小雪就如常来上课了。同学们见了他,纷纷上前询问他昨天的状况。

“慕老师给我吃了药,在校医室睡了一觉,醒来,就好了。”剑小雪挠了挠头,疑惑道,“为伸莫药是甜的,为伸莫吃了药病就会好呢?”

对于这些问题,甲班的优等生们也答不上来。经过热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因为慕老师是神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至于药为什么是甜的,一定是剑小雪病糊涂了产生的错觉,怎么会有药不是苦的呢?

羽小獍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对第一个结论深以为然。

不知是否因为昨天回去的路上着了凉,刚到午休时间,羽小獍便感觉头昏脑涨,整个人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哎呀,羽小獍同学你一定是病了,快让我陪你去校医室看看吧!”班长素小宝无意间碰到羽小獍滚烫的手,吃了一惊道。

“不必了,”羽小獍摆了摆手,扶着课桌努力支撑起身体,“我……我自己去就好。”

幸而从教室到校医室这条路已经深深刻在了记忆里,即使眼前不断冒出金星,羽小獍依然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行政楼。

慕少艾一反常态地没去和素老师谈老师下馆子,而是乖乖留守在校医室,手里还捧着阿九给他煮的养生粥。

余光望见熟悉的身影晃晃悠悠出现在门口,慕少艾随口道:“羽仔呀,今天份的便当还没……”

话音未落,慕少艾便眼疾手快地放下粥冲过去,及时搂住了摇摇欲坠的羽小獍。

似是被他身上的热度吓了一跳,慕少艾愣了一下,伸手抚上他的额头,随即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都病成这样了才知道来找老人家我,再晚点来就必须输液喽。”

意识混沌间听着慕少艾略带嗔怪的语气,羽小獍一时有些恍惚:原来慕少艾也会生气,原来他生起气来是这个样子的……

再次醒来时,羽小獍感觉自己蜷缩在一个温暖的环境中,略欠起身看去,原来是校医室的床铺。慕少艾像是生怕他冻着,将两床被子全都裹在了他身上。

“羽仔醒了?”抬起头,便对上了慕少艾放大的笑脸,他向羽小獍晃了晃手中的药和水杯,笑道,“该吃药喽,吃完药病就好了。”

羽小獍动作有些别扭地就着慕少艾的手,将药吞了下去。感受到慕少艾微凉的指尖擦过自己下颌,令他几乎呛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嘴里残留着药片糖衣留下的淡淡甜味。

“羽仔,还冷吗?”见他乖乖吃了药,慕少艾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不冷也要盖好,把汗发出来烧就退了。”

说完,便自顾自坐上床沿,将裹在被中的人连同被子一起拥进了怀里。

羽小獍感觉自己的脸比方才更加滚烫,原本平稳的心跳逐渐加快,咚咚的回声几乎要冲出胸膛。

到了放学时分,紧张出一身汗的羽小獍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了力气。慕少艾去开了个会回来,便看到他站在地上,努力舒展开背后小小的翅膀。

怀里揣着慕少艾开给他两天份的药,羽小獍裹紧了身上有些过大的外套,感觉呼吸间都充满了清淡的草药气息。

原来剑小雪说的都是真的……一路走到了校门口,羽小獍有些恍惚地想,原来药真的是甜的,慕少艾也真的是神医。

只是羽小獍心中又多了一个困扰:不知昨天生病的剑小雪同学,是否也享受了同样的待遇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