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瞑夜

-Paro,话剧演员 x Idol。背景不重要,本质pwp。 -ABO设定,男Alpha x 女Alpha。有双性征描写。 -有提及少量gb内容,Bottom趁人之危翻身做1(?)。

-原作者:池茯。已买断,版权归属:银湖,获授权编辑、发布。


细密的小雨敲着玻璃窗,或许有人会喜欢这种声响,可翟玄琤只觉得恼人。她近来严重失眠,易感期也快到来,不由烦闷又躁动。

盯了一会窗外被雾气笼罩的昏黄灯光,翟玄琤叹口气下床,坐到桌前撕了张纸条写了几行字,压在客厅茶几的玻璃杯下。做完这些,她披好外套,带上车钥匙准备出门。不想,开了门就迎面碰上刚出电梯的尹峙,翟玄琤吓了一跳,缺乏睡眠的大脑让她不禁有点手足无措。

尹峙看着她,也有点儿意外:“外面下着雨呢,你要去哪儿?”把人拉回屋里,尹峙一眼看见了压在杯底的纸条。他抽出来看了看,眉头蹙起来。

他放下纸条,面无表情抬眼看她:“翟小姐,解释一下?”

翟玄琤轻轻吸了口气:“我……合约可能不会解除了。”她因为生计进入娱乐公司,从团体“毕业”之后想要继续学业,也接到一些不错的剧本。然而合约并不能顺利解除,暗藏的条款带来的是威逼利诱和无尽的斡旋,“以我现在的状态和公司对着干只是折磨自己,我打算推掉剧本,他们愿意怎么安排就怎样吧。”

听完,尹峙笑了声,走到翟玄琤身后把门关上,又折回沙发坐下。他抬眼看看她,一时没说话。翟玄琤被他这态度弄得更是烦躁,缺乏睡眠让她头脑昏沉,还伴随着阵阵头痛。她深吸了口气,很没面子地觉得自己现在像个做了错事罚站的孩子。

“你怎么样跟我没关系,”尹峙开口,“但你要知道,一旦被动,就很难再争取自己的权利了。”几年前他事业刚见起色就遭遇车祸,过早地告别荧幕。经历大起大落,对那般处境也有体会。

“既然跟你没关系,又何必把我拦在这讲道理?”翟玄琤抱臂站在门边,易感期与失眠都让她控制不住脾气。她眉毛蹙得紧,又增添几分凌厉。她知道尹峙过去相似的经历,说的话不无道理,可她自知没有像尹峙那样对表演热爱,离开公司与否都只是糊口的工作,自然也无法像尹峙顶住压力、孤注一掷。“我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尹峙,咱俩往大里说也就算个炮友,多谢你这段时间让我借住。我能走了吗?”

她站起身,没再看沙发上的男人,拉开门就想出去。

这时候外面雨下大了,翟玄琤连把伞都没带,看起来精神状态又差得不行。她暂时住在尹峙家里,是为了躲避公众视线和狗仔夜以继日的骚扰。尹峙不敢让她出去,赶紧一把将人拽回来。还没开口,就感知到Alpha此时压不住的信息素。

翟玄琤不巧进入易感期,头脑发昏。尹峙的触碰让她浑身发烫,于是挣开他:“你别碰我。”两个Alpha的信息素到底相斥,她开始浑身不自在。

“你易感期到了?”尹峙一愣,想发的火都消下去了。他没管翟玄琤的警告,直接把她拉进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后颈,声音低沉:“不呆在我这,想去找谁?”翟玄琤身体愈发敏感,因为他的触碰舒服得不由发颤,嘴还硬着:“我找谁关你什么事……没听说要为了炮友守贞洁的。”

尹峙因为她越来越明显的信息素气味也起了反应。他现在没了兴趣讨论什么公司、合约,只想操她。两股信息素矛盾又意外交合,翟玄琤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最终仍是不敌生理本能,身子软下来。

翟玄琤呼了口气,疲倦和情欲都让她眼前发花。她转过身揪住尹峙的领子:“你不就是想干吗,正好我也想。”她扒下尹峙的衬衫,声音沙哑,“那就做。”

尹峙眯着眼看她,忽而低头吻上她的唇。他一边缠着她的唇吮吻,一边剥下她的衣服。分开时,两人唇间牵出银丝,景象淫靡。翟玄琤本没什么血色的唇泛了些红,眼睛里雾气氤氲。

尹峙抱着她坐到沙发上,嘴唇摩挲着她的耳廓:“让我来?”以往和瞿玄琤上床都是他在下,不过,这次他就是要乘人之危。

翟玄琤感觉周身都是他的信息素,被勾引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地应下了。

尹峙被翟玄琤不知不觉剥了个干净,勃起的阴茎顶着翟玄琤的后腰,他呼了口气,轻轻吻她,手上毫不温柔地撕开她的衣服,在身体上四处作乱。翟玄琤躁动不安,抓住尹峙在自己腰侧的手,主动求欢:“你要做就赶紧做......别一直这样吊着我。”

尹峙笑了笑,自己站起身,压着翟玄琤的腰让她跪在沙发上。皮沙发沾了汗水变得黏黏糊糊,翟玄琤蹙眉,想挣开尹峙的压制,身体却不听使唤。“别动。”尹峙吻了吻翟玄琤鬓角,十分亲昵。

女Alpha不像Omega一样会受到刺激便自己从体内产生润滑液,尹峙没什么经验,怕伤到翟玄琤,便打算先给她润滑。他取来常用的润滑剂挤在手心,先熟稔抚慰起瞿玄琤微微兴奋的性器。动作间,尹峙不禁想起昨天被女人压在桌前操干的感觉,但今天不用她费力。

慢慢地,他手指挟着润滑液伸进性器后方的柔软穴口。翟玄琤对这种感觉多少有些陌生,不自觉呻吟出声。尹峙才伸进两指,她已经感到有些酸胀。她向前挪动,试图逃离尹峙的掌控。

尹峙从未见她这幅样子,于是进了第三根手指,俯身凑近她:“舒服吗?”翟玄琤犟着不回答,尹峙便停了手上动作,不紧不慢地磨她。终于,情欲压过她的不安,牢牢占据上风。

“尹峙……你能不能快点?”翟玄琤忍不住开口,她见尹峙依然不动,便挺了挺腰将手指吃进几分,回答他:“舒服。别光拿手指……我要你鸡巴塞进来。”

在这样的引诱面前,尹峙下腹部一紧,几乎把持不住。穴里的手指抽出去,穴口合拢,翟玄琤轻喘一声,感到身上的压制被撤去,她便翻过身来,仰躺在沙发上,抬眼看尹峙起身在抽屉里翻找避孕套。

小盒子被拆开,传来拆包装袋的声音。虽然同样身为Alpha,他们不可能受孕,更不会被标记,但避孕套会让后续的清理方便不少。翟玄琤忽地起了坏心思,抬起手:“我来替你戴?”

尹峙挑了挑眉,有点讶异,把撕开小口的包装递给翟玄琤。她坐起身,拿出避孕套顶在舌尖,低头含住尹峙的性器。她动作很是生疏,先是用舌尖隔着避孕套轻轻舔舐顶端,然后含得更深,舌尖一点点替尹峙戴上。温热的口腔严密地包裹住阴茎前半,带来难以抑制的生理快感,尹峙不由得扶住瞿玄琤的肩膀,鼻尖充斥着她彷若竹简和铁锈气息的信息素,被撩拨得意乱神迷。

少顷,翟玄琤手上抚摸着器物根部,唇舌一点点从中部退到龟头。她喘了口气,替尹峙把套彻底戴好,向后倚在沙发背上。她抬眼看他,褐灰的虹膜映着窗外灯光,显出几分温柔。

尹峙从刚才细腻的舔舐中回过神来,欺身想要把瞿玄琤压在身下,轻轻吻她的侧脸。翟玄琤并不中意这个被压制的姿势,手抵在人胸前,开口:“尹峙,别这样。”

听着她低哑的声音,占据上风的Alpha就没有再动作,妥协一般任瞿玄琤调整到舒适的姿势。两人位置调转,瞿玄琤整个人跨坐在尹峙身上。她生疏地扶住尹峙勃起的性器向穴里塞去,有些过热的龟头在穴口蹭了蹭,沾了些润滑剂,进了一半。

翟玄琤似是有些痛,没有再往下坐,眯了眯眼贴在尹峙身上。尹峙就低头轻轻吻她,薄唇摩挲过她的耳垂,身下随着她的颤抖与放松进得更深。他怕伤到身上的人,进得很慢。阴茎挤进女Alpha狭窄的穴道,擦过肉壁,最终顶到深处。翟玄琤显然对这种被填满的充实感有些陌生,穴口不由得绞紧,捕捉着快意。她身子终于往下坐了坐,双手攀紧人的脖颈,已经适应了尹峙的进入,又觉得不满足,想让他动起来。

尹峙看出翟玄琤求欢的意图,却故意逗她:“疼的话,我就慢点?”这话他没少听,现在说出来莫名有种落井下石的快意。

正值易感期的Alpha对伴侣依赖又渴求,瞿玄琤有些难耐地主动吻了吻尹峙的下巴,却不肯说更多。尹峙就哄着她,暗自释放更多信息素,带着些侵略性。他身下缓慢地深入浅出,细密地折磨身上的人,饶有兴味地看翟玄琤脸上的每一分神情变化。

翟玄琤受不了这样的勾引,半眯着眸子去吻他,尹峙回应她的吻,唇舌交缠,但仍旧不满足她。这显然是伺机报复,瞿玄琤心说。她身上冒了些冷汗,挺了挺腰,终于忍不住软下声音。“尹峙……你动一动。”她唇间吐出喘息与求饶,冷感的眉眼染上炽热情欲,显得格外诱人。

尹峙清楚瞿玄琤一贯强势的性子,再激她也就是这样了。他也是憋着欲念,得到了想要的反应就不再逗她,手抚上她精瘦有力的腰身,身下开始加速顶弄。

硬挺的器物在未被多开发的穴里进进出出,水声滋滋作响,让翟玄琤几乎坐不稳,同时自己前边的性器第一次被冷落着,可怜兮兮。她后颈敏感的腺体被人用指尖摩挲着,不禁闷哼了一声,两条手臂搂紧了尹峙,自己挺了挺腰,让体内的阴茎进得更深。身边萦绕着尹峙的信息素,让她感到温和而安心。

翟玄琤眯着眼感受身体里的阵阵快感,几乎抑制不住喘息与呻吟,又觉得此时示弱很是羞耻,便咬着下唇只发出很小的声音。这已足够在尹峙心里激起涟漪,让他身下动作大了几分,带起肉体相交的啪啪声。

尹峙声音低而轻,叫着她名字,又道:“让我进去,好不好?”像情侣间亲昵的低语,温热吐息抚过侧脸,却让翟玄琤缩了缩肩膀。

女性Alpha虽然也有生殖腔,但不具备实际功能,几乎退化,更是难以进入。翟玄琤一贯是主动侵略的一方,忽然听见尹峙这么要求,面上透出几分茫然和慌张。

尹峙向里顶了顶,感到穴口紧紧闭合,拒绝他的进入。尹峙看出翟玄琤的不安,便放轻了身下动作,慢慢在生殖腔入口顶弄。翟玄琤被顶到最敏感的地方,只感觉酥麻中带着隐痛,更不由得把穴道绞紧。尹峙被如此一刺激,也有些难以忍受,身下加了些力试图顶开生殖腔。

翟玄琤此时既期待又抗拒,手紧紧抓住尹峙的肩,低声道: “你,你慢点。”

尹峙嘴上哄着她让她放松,身下却顶弄得越发用力。翟玄琤已经抑制不住低喘与呻吟,将脸埋在尹峙颈窝,在信息素的勾引与他的哄诱中接纳了性器的顶端进入生殖腔。

“……别夹那么紧,”尹峙轻吻着瞿玄琤的发,手指划过她颈背微微凸起的骨节,感受她难得的颤抖,“放松,让我进去。”

翟玄琤应声挺了挺身子,坐起来几分,柔软的生殖腔又将阴茎吃进去一点。巨大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生殖腔入口因为快感和心理暗示慢慢打开。再被探入些许,就达到了极限,带来被充填的满足感。

想要标记、占有伴侣,却因为同是Alpha无能为力,那种每每几乎溢出的欲望,两人心里明了,只能假装伴随爱意而来的隐隐失落会被更激烈的侵略消解。

尹峙享受这种难得的占有快感与翟玄琤的依赖,试探性地逐渐加快速度抽插。他骨节分明的手用力抓捏、托起身上人结实的臀部,留下浅红指印,同时狠狠操进她湿软的穴。信息素无休无止地往外释放,在空气里交融,又被他们呼吸,带来更加汹涌的情潮。肉体贪婪交合,他们接吻,亲密得像一对真正的恋人。

尹峙在她生殖腔里射出精液的时候,那股热流似乎隔着套被翟玄琤感受到,她清醒了几分,勉强撑起身吻了吻尹峙。

高潮的余韵过去,温存片刻,尹峙才满意地退出来,与翟玄琤去浴室清洗。

后半夜两人才在卧室柔软的床上睡下,空气里仍旧弥漫着情欲味道。窗外雨势渐小,似乎快停了,只轻轻地敲打窗棂。翟玄琤窝进尹峙的怀里,轻嗅着沐浴露香氛与他信息素的混合,心情难以言说,慢慢合上了眼。

“睡吧。”手指捋过她鬓边半干的头发,尹峙轻轻说,“我在这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