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your tears

玩具很轻,挥舞的时候空气轻微流动,日向医生庄重地交给他时,嘱咐说,这是英雄才有的宝物。

宝生永梦睡了一觉,睁开眼后便成了英雄。他没有问缘由,思考对于一个孩童来说没什么意义,如果凭此能够顺理成章生活下去,所有人都会感到心安理得。他拨动玩具的手臂,ヒーロー,跟着医生念出音节,那双无机质的眼睛闪了一闪,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总之,在变成假面骑士前,他已经当了很久的英雄。

他这么说的时候,面前的镜飞彩胳膊交叠,脊背靠在椅子上,如同往常一样不发一言。

童年时代确实会有这样的孩子,把自己当作漫画里的主要角色,幻想隧道、披风、虚构剧情,宝生永梦的幻想期过长,看起来却并非坏事——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镜飞彩的生长过程和一棵树相似,接受阳光、雨水、风雪,接着发芽、抽枝拔节,他从未臆想过诸如宝生永梦所说的冒险情节。

宝生永梦坐在他面前,眼神诚恳(一如既往)。如果时间倒退三小时前,他一定会发出理智的声音,说果然你的幼稚是有来由的。但他们刚刚结束了幻境游戏,镜飞彩的游戏时间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被冷酷踢出游戏前,他确实在想编个好听的谎言、试着像实习医生一样露出笑容安慰沮丧的小孩,可实际上做起来太难了,他想不到很久以后的宝生永梦哪里来的天真憧憬,深信这世界上一切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问,做英雄会让你感到快乐吗?

宝生永梦没反应过来,也许是久远的游戏病尚未根除,他想快乐的意思是让人想活着吧?

想象你在空无一人的街道,绿灯亮了又闪,你迟迟没有迈开脚步。但其实你已经越过十八岁,上学的路远没有记忆中那么长,等到雨变得急促,仍然没有人来,你不知道要等谁来,时间又实实在在流动。

你走到路中央,斑马线的位置,躺下,身上的痛楚没有席来,这一次的结局不是死掉或被救下,你只是躺着、然后从梦中睁开眼睛。

很早以前宝生永梦想的是死亡能够解决很多事情,比如不想上学了不想搬家了不想出门了,把诸如此类的事件看成通关失败,死亡就变得稀疏平常,事实是淋雨了会生病,摔倒了会痛,不吃饭会饿,这么一看人类还是脆弱的生物,在死亡之前,有无数种方式能把人打倒……他花了一半的时间明白这件事,另一半时间意识到年幼的孩童遇到英雄的几率微乎其微,虽然令人难过,但没有办法,也许英雄的副业是外科医生、儿科医生、或别的职业。

他想说会。又觉得并不准确,拯救什么很容易,萌生出这一颗心却很难,因为眼前的英雄有这样一颗心,所以他也能无畏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