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月亮的祝福

《亚伊太利斯的明天》怎么没有于老师的支援s啊!!! 虽然我水平有限,还是给于老师添上了一点。至少是我印象中的于老师会做的事。


月(メネフィナ)からの祝福

夜晚的叹息海。 和上一个地区加雷马相比,月球上的气温的确调整得不错,只需要穿平时的衣服就很舒适了。 于里昂热翻开从兔兔族那里借来的书,静静地阅读起来。 不知道回到那边的桑克瑞德他们怎么样了。还有刚刚讨伐了佐迪亚克的那个人……有没有好好休息呢。

那是在于里昂热决定今天就看到这里的时候。 “于里昂热?睡了吗?……是在这个房间对吧……” 他听到了不应该在这里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于里昂热先是怀疑了一下自己的听觉是否出现了问题,然后察觉到声音似乎从房门外传来。 “还没有。” 他一边回答,一边起身去开门。如果门外是会发出她的声音迷惑人类然后吃掉的妖怪——这是在东方的传说故事里读到的——那于里昂热应该已经死了。 还好门口站着的不是妖怪,而是按理说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的冒险者本人……也有可能是假扮成她的妖怪,不知为何一直垂着头,显得更可疑了。 “不会真的是妖怪吧?” “什么妖怪?” 太过没头没脑的第一句话让她也忍不住惊讶地抬起了头。看起来是本人没错。 “呵呵呵……没事,只是在说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搞不好是假扮成你打算吃了我的妖怪。” “我都没听说过有这种妖怪……不对,我是本人啦!不是妖怪变的!” 的确,是这个人的话,在深夜突然出现在离自己房间十万八千里远的于里昂热这里好像也不难想象,于里昂热轻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晚上好。” “晚上好。没打扰到你吧?” “并没有。不过我确实有些疑惑。不知你是否愿意告诉我来意呢?难道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她僵了一下,又心虚地低下了头。 “……其实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因为明天开始又要忙起来了,可能有段时间都见不到于里昂热了……所以我就来了。” 想见你。单纯到让于里昂热不知作何反应的回答。 “那还真是……如果我的时间感没出问题的话,我们应该刚分开行动没多久。” “不行嘛……反正传送很快的,我说两句话就回去。” “不行?我可没有那么说过。” 他蹲下来,等待着冒险者直视他。 “能见到你我也很开心,所以不必心怀愧疚,抬起头来吧。而且,你们都没事就好。” “真的?” “是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于里昂热不会怪我的。” 一扫刚才的可怜巴巴的模样,她抓住于里昂热的胳膊蹭了过来。在第一世界的时候她也经常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情绪变得可真是快,就好像脑子里不装多少东西的小动物……不对,这句不愧是对她有些失礼了。 “嘿嘿,能听到你说开心我就没白来一趟了。对了,桑克瑞德昨天……” 她仍然抓着于里昂热的胳膊,维持着这个姿势开始向他讲述分开后的这几天发生的事。 于里昂热则静静地听着,时而给出简短的回应。对她来说这样就够了。 虽然也不是没想过邀请她到房间里来聊,但是这个时间未免会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于是作罢了。 况且她说很快就回去。

“看来于里昂热这边也没什么问题,那我就回去啦。” “真是来去如风啊。” “毕竟人家真的只是来看你一眼的,结果还是逮着你说了半天。” 一高兴就聊久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着。 “我还是偷偷溜出来的,该回去休息了。” “确实,其他人发现你这么晚不在房间会担心吧。那么就暂别了。我会在这里尽全力做好我该做的事,请你也……唔。” 说到一半,于里昂热突然觉得这么说不太合适,开始寻找更好的说法。 “怎么了?” 冒险者歪起头,不解地看着他。 “如果我说请你也全力做自己能做的事吧,恐怕你又会努力过头。所以我在思考合适的说法。” 她吃吃地笑了起来。 “真像于里昂热的风格。” “请在不勉强自己的范围内努力吧。如果你再倒下的话,我也会很心痛的。” “嗯,我会的。” 这时于里昂热突然想到他的行李里有几颗接受过十二神加护的纹章石。似乎比起放在自己这里,交给她更能派上用场。 “对了,请稍等一下。” “嗯?好。” 他转身回到房间,开始在随身物品里寻找。虽然说是交给她更能派上用场,不过拿太多她应该也不方便……那就挑一颗好了。 ……找到了。 “请把手伸出来。” 听闻,冒险者乖乖地伸出手。于里昂热将一颗刻着图案的青色小石头放在她手心,她好奇地端详起来。 “这是……梅茵菲娜的纹样?” “答对了,是司掌双月与慈爱的女神梅茵菲娜。” 她得意地哼了两声。对同样修习过占星学的她来说这个问题确实太简单了。 “因为我无法陪在你身边,还请你收下这个。虽然只有微弱的回复效果,并没有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这种奇效……就把它当作护身符吧。希望你看到它的时候,能提醒自己别太拼命了。在遥远的月球上,还有人等待着和你再次相会——这就是我的心意。” “于里昂热……” 冒险者呆呆地望着他。良久,她像对待宝物那样攥紧石头放在胸前,露出了花朵一样美丽的笑容。 “谢谢你,我会记得的。你也别太拼了。……再见!” 还没等他回答,她就发动了传送魔法,从他面前消失了。 果真是来去如风的人。……应该不是因为他哪里说错话了。应该不是。 总之,能见到她太好了,这句话绝非虚言。于里昂热朝着已经没有人的门口行了一礼,关上了门。 他明天的计划也是向兔兔族讲解亚伊太利斯和生活在那里的人类的事情,这应该不会有拼过头的情况吧。


感谢阅读! 喜欢的话如果能留个言(留言板在【关于】页面!)我会非常开心啊啊要是有点赞功能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