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记录

牙琉兄弟骨

我很信任我的大哥。

可是,一次庭审后,我回想起了某些细节。

那时候我们还小。

我养过一只兔子。

有一天,大哥说兔子跑了,抱住痛哭的我,轻声安抚。

在他胸膛间,我听见有力的搏动。那声音让我很快镇定下来,停止哭泣。

然后是第二只。

第三只。

我没在开玩笑。

妈妈过世的当天傍晚,我没见到大哥。

第二天,我跟着葬礼队伍走长路,在后山见到一身泥土的大哥。

他眼神阴郁,像一位陌生人。大哥靠近时,我吓了一跳。

他的指缝间满是猩红的泥土。

我想起来,送葬路上,大人抱怨说有许多脏东西。

一开始以为是老鼠。

大哥压住我的肩膀。

他的手很沉。

他的声音颤抖,带着一丝异样。

寂静中,我再次听见心脏的搏动。

这一次,跳得很快,很剧烈。

我的心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啊啊。

毕竟。

我们是兄弟。

我求求你不要乱写了 你就列好大纲 然后慢慢写 啊 慢慢写 拆一下 真的不要想到哪写到哪 那只是和潜意识里的影视剧创作思路重合了而已

你看我就想写个高潮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因此穴肉夹紧这回事,写了那么多没用的还工作工工工工你妈呢

现在是上班时间。贤王皱起眉头,他第三次看到梅林用送文件的借口走进办公室。于是他直起上半身,靠在皮质办公椅上,椅面宽大,他仿佛陷了进去。如果没事,不会来这么多次,如果很紧急,不会拖到现在也不说。又在盘算什么鬼主意?不想立刻问出口,贤王迟疑地看着他。目光毫不掩饰,梅林看上去坐立难安。

“晚上你有时间吗?”

“什么?”

贤王惊讶地开口。

走廊的员工听到屋内爆发出一阵大笑。

不久,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梅林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红晕,摇晃着走向大厅。

贤王整理好衣着,轻轻咳嗽一声。

衣服掩盖下,处在高潮余韵中的腰肢轻轻颤抖。

第二天,承销商的资金链断裂,工作量因此翻倍,计划受阻,需要联系的公司有数十家,邮件量更是数不过来。贤王忙得头炸。

此时,梅林走进办公室。他刚靠过来,贤王头也不抬,说把这份也准备一下。

花之魔术师被塞了大量工作,沉入繁忙的漩涡。整个上午,除了键盘敲击声和邮件提示音之外耳旁只剩一句若隐若现的呼声。

好想…休息…!

咖啡烟气慢慢上升。梅林揉了揉眼睛。他以往不会轻易靠近工作狂的工作,以防这种情况。但他最近有些掉以轻心。他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完成本该由他来做的工作,这让他有些不适应。梅林叹了一口气。

好想……

隔着咖啡的烟气,一张脸如同火光中的幻象淡入。对,好想…

在干嘛呢?

贤王带着下午茶出现了。项目组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

你怎么来了?

他沉稳地点点头,大声说:我们的进度只剩下3%了!这是一个让人振奋的好消息!同时我也在联系帮助人,按照这个速度,相信我们很快就能跨越这场困境!

进展顺利,喜悦和松弛提早到来了。梅林长叹一声,坐回工位。椅子发出嘎吱的声响。贤王混在明显振奋起来的人群中,仍在继续工作。他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会,才勉强在显示屏上对焦。

该死的,深夜一点了。梅林睡得身体发冷,把毯子扯开,查看手机消息。最新一条来自十五分钟前。

他坐电梯下楼,一路上都在深呼吸。

仍是那辆熟悉的红色法拉利,贤王隔着反光玻璃,跟他酷酷地挥着手。

由梅林开车,贤王的理由是:我打算睡一会儿,拜托你了。

也许是工作疲劳,或者是刚醒的缘故,在多种因素影响下,梅林一个不小心,开到了情趣酒店。

后面的再说吧 —continue?

洗衣机仍在不停转动。

梅林舔湿手指,窄窄的舌面伸长,拉出黏丝。黑暗中他双眼发亮,受情欲蒸腾,散发出幽暗的紫色光芒。

只有一盏床头灯照明,他触碰丝质床单上沉睡的身体。这个时间贤王早早入睡,公司琐事让人疲倦,梅林面上微笑体谅,身体却在质疑。

转动手指,穴肉被挤开,仍然是熟悉的感觉。很紧,明显是贤王忙得无处发泄,他心里松了一口气,很快就硬了,在内裤上留下浅淡的湿痕。

梅林痴迷地把脸凑上去,火热的触感近在咫尺,他心跳加快,拨开贤王的ck内裤边缘却不脱掉,挤入第二根手指。

他轻松地找到恋人的敏感点,抬起头注视他的睡颜,手上加了力道,满意地看他皱着眉头,发出轻喘。他最爱看对方的反应。说只需要小玩具就能取悦自己的人,一定不理解这种感觉。哪怕对对方有一丝好感,快感将会是成倍的。脸颊红润的梅林张开双唇,将腿拉起绕在自己的腰上。这样一双修长的腿,怎么不舍得往身上挂。

贤王的喘息中溢出一丝闷哼,梅林抹了一把脸边的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慢慢动起腰来。贤王即使在熟睡中,也被热度薰蒸得鼻尖出汗。在做什么样的梦呢?梅林压在他身上,痴迷地望向那张脸。如果梦境中有我…床铺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暖光台灯边上是一对交叠的身影。室内只有梅林一人混杂痛苦与快乐的喘息。洗衣机似乎停了。贤王额头上的汗和刘海混在一起,面颊绯红,在熟睡中被插射了三次。梅林拿下避孕套,仔细打好结后丢入垃圾桶。受魔法影响,他做了个舒适的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