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铳 无题 銃兎迷迷糊糊的感到有人从床尾爬上来,然后攀上来将他一把揽在怀里,他揉了揉眼睛回过身嘴里唔哝问着 “左马刻?” “嗯”左马刻低头吻他,湿濡的舌头探进他的口腔有力的吮吸搅动,銃兎被他亲的醒了半分,好不容易推开他 “现在几点了?” 左马刻点亮一边的手机答到 “马上三点。” “你身上好冷。” “刚回来,外面开始下雪了,我脱掉衣服抱你好不好?” 銃兎打了个哈欠转身靠在左马刻怀里点点头。左马刻三两下脱掉衣服,房子里的暖气很足,他都脱掉也没觉得冷,他接着将銃兎一把捞起来解开了銃兎的睡衣口子,对方一边嘟囔着冷一边贴近他。 “想操你。” “现在?” “小兔子太色情了,想插进去。” “不要。” “为什么?很久没做了吧?不想老子吗。” “很困……” “混蛋小兔。” 左马刻说着把对方翻过身摁进枕头,伸手剥下銃兎的睡裤,连带着内裤一起被拉下。他的手还有带着寒气,碰到銃兎的皮肤时对方就会瑟缩一下。 “不要……” 有气无力的反抗发言在左马刻眼里更像是欲擒故纵,他摸过润滑剂挤在手里悉数抹在銃兎的后穴,接着钻进他暖的热烘烘的被窝,之后插入一根手指进去。 “呜……” “嗯?不疼吧?” 他的穴暖和的像个小炉子,比身体的温度还高,润滑剂挤进去慢慢的融化,很快就湿滑起来。 “不疼。” “想我操进来吗?” “闭嘴……” 左马刻又增加了手指,一边搅动一边顶在更深处,深处像是更宽阔,反复收缩又松开,吮吸的频率显得迫切。左马刻咽了咽干涸的喉咙,黑暗里只听得到喘息声。 “我要进来了。” “快点…要一下子全插进来的那种……呜嗯…啊啊……” 他话音未落,左马刻就如他所愿,顶住穴口用力一下子捅到底,他的呻吟一下就从鼻腔转移到嘴里,他压制不住,张大嘴叫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左马刻” “嗯?” “太满了。” 左马刻低笑,他吻了吻銃兎的后背 “我的小兔喜欢吗?” “哈啊……喜欢” 他发出长长的一声满足的叹息,左马刻搂着他腰的手横在他的小腹前,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左马刻的手腕。 “可以动了吗?” 銃兎点点头 “要我慢一点还是快一点?” “慢一点。” “想慢一点射吗?” 銃兎点点头。 左马刻笑了笑他又把銃兎向自己揽了揽,他知道他的小兔仍然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还想要冗长的舒服。 “果然是色情小兔。” 他嘴上那么说,动作上却百般顺从,放慢了动作抽插,銃兎像是刚出生的小动物一样蜷在左马刻怀里舒服的哼哼唧唧。 他的腿总乱动,伸着一会儿蹭左马刻的腿,一会儿勾住他,贴着左马刻的皮肤动个没完。左马刻一会儿就没了耐心,用力一顶銃兎的穴抬腿压住了他的腿。 “唔……” 銃兎挣扎两下无果,索性放弃了,柔软的被子里慢慢渗进了左马刻的味道,从他的后面传过来,他贴着左马刻似乎终于有点热了。 “我想射了左马刻。” “好,那我快一点。” 左马刻说着动作大开大合起来,他固定住銃兎的腰用力顶到最深处,深到銃兎有些怕了,他微仰起头,抓紧了左马刻的手腕,一阵急促又破碎的喘息就得到了对方的安慰。 左马刻真心软,銃兎想。 他乐得诈骗出左马刻的心软,那时的左马刻才显得没有他这位年长的恋人游刃有余。 “想左马刻射进来,不要拔出去……” “不行。” “行,要你射进来,想要……” 他的恋人像是怕他立刻就要抽走,弓起腰,贴近他的性器。 他难得连这种地方也无力招架,将銃兎紧紧的禁锢在怀里,握住他腰的手更加用力最后猛撞几下通通射进銃兎的身体里,他射的时候銃兎的后穴更加用力的收紧。 “怎么?” “好硬。” “所以收紧了?” “闭嘴……” 左马刻忍不住笑,他的小兔一定是脸也红了。 “不要拔出去……” “嗯?要再做一次吗?” “不要,但是想你再待一会儿。” “嗯……这样会提高怀兔宝宝的几率。” “闭嘴笨蛋左马刻……” 左马刻又一次笑了,他低头亲亲对方的肩头 “我爱你啊,銃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