リドトレ | 乳母

#リドトレ /AU/OMC

平民Riddle Rosehearts作为王子伴读来到宫中,礼仪和谈吐比贵族更像贵族。站在王子身边,令人遗憾他为何不是王子。

真正的王子空有皮囊,但颟顸骄横,蠢不可耐。

他与Riddle同龄,可每天要喝人乳。宫中豢养数位乳母,专为满足他这一奇特的需要。

见到Trey时Riddle还未觉得他是其中一位。Trey也穿宫人繁复的礼服,举止利落,从不让衣摆挂在花园内的蔷薇花枝上。

他为在公园练习射箭的王子与伴读们送点心,见到Riddle时愣住。

“你……”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虽然不该与你搭话的,不过,你不是Riddle Rosehearts吗?”

“你是,Trey?”

Riddle猛然想起。小时候他被母亲关起来读书,Trey是附近蛋糕房的孩子,曾敲着窗喊他出去玩。总有数年未见,以他们的年纪,足以像前尘隔海。

“Trey在皇宫工作?你父母似乎说过,你做了宫廷糕点师的学徒。”

“那个啊。”Trey低头苦笑,“进宫后有别的任命。不说我了,Riddle还是爱吃草莓挞吧?”

他将热腾腾的草莓挞第一块切给Riddle。约定当天傍晚在宫门见,有东西和信拜托他捎回家。

那天Riddle在宫门等到天黑,被卫兵赶出去。Trey没有来。

翌日他再次进宫,目光搜寻每个穿蓝白相间礼服的宫人的脸。忍住没有开口打探Trey Clover的去向,知道自己作为伴读,结交王子身边的侍从只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学习任务结束,Riddle在宫门等到傍晚。暮色掩映下,看到Trey匆匆向这边走来。

“对不起,Riddle。”他说,“昨天有点急事,非去不可,谢谢你今天还在这里。我烤了个派,不嫌弃请收下。”

Riddle收下了派。Trey让他代为转交的是几件衣物和夹着钱的家信。

“还是冬天的衣物。在皇宫里,我没假期不能回家。”

“Trey在皇宫做什么?”

“过阵子再问行吗?”

“为什么?”

“比起我,我更想知道Riddle的事。”

Riddle明白他耍滑头,不愉快地眯眼。夕阳下Trey笑了,伸出手摸Riddle的脸颊。温暖、宽厚的男人的手掌,让Riddle醒悟他们已不是幼时玩伴,现在彼此都到了早婚的年纪。

他喃喃说,“我会转交回信给你的。”

Riddle如约带来Clover家的回信。那封信被他揣在马甲内袋,隔衬衫贴着身体。

“你心不在焉?太好了,原来Rosehearts也会走神。”王子用肘推他一下,“因为女人?”

“不,殿下,因为男人。”

“哦?”王子来了兴趣,盯着Riddle纹丝不动雪白的脸。“哪里的男人?”

“爱德华三世。这是下次小测范围,我可不会再帮您了。”

王子撇嘴,不满他的无趣。

“学了一下午头都晕了,Rosehearts,去骑马吧。”

“今天不是锻炼骑术的日子,您应该预习草药学。”

“那不带你了。”王子朝他挤眼,“可我得先补充能量才行。”

他挥手叫来宫人,吩咐一句什么。然后Riddle看到Trey走进花园凉亭,见到两人一怔。

“殿下。”Trey说,“还有您的朋友在。”

“又不是第一次。Rosehearts还是孩子,不用管他。”

Riddle脊背挺直,微微发抖。王子只以为他惊呆了,不知Riddle直勾勾盯着他的幼时玩伴,像要把那张脸盯穿一个洞。

他意识到王子在故意羞辱自己,但不知的是Trey也搅进这荒淫的泥潭。

而Trey犹如不认识他,背过身解开胸口的金饰。宫服披肩内是白色短袍,黑色里衣紧贴肌肤。

这还是Riddle第一次注意Trey胸膛的线条,与女人水滴般有脂肪感的线条不同,锁骨的凹陷下饱满地鼓起。

男人也可以?不过看尺寸,可以也不奇怪。

Trey熟练地将里衣卷起,推高到不碍事的地方。拨开白袍交叉的系带,双手托着胸送到王子嘴边。

“Clover是最棒的乳母。“王子笑了,”听说厨房忙不过来时,你还会帮忙准备点心。和你比别人只能算奶牛。”

Riddle不想闭上眼睛,那只会让王子觉得有趣。但温热的东西流淌在脸上,他咬着唇抬手擦了两次,眼前仍是模糊的。

王子果然大笑起来。

“Rosehearts的眼泪比你的奶水还多呢!”

喝够了不适宜的饮料后他扬长而去。花园凉亭四周无人,远处的流水和鸟鸣响在两人间。还有Trey窸窸窣窣整理衣服的声音,Riddle猛然站起,冲出亭子外。

“Riddle!”

Trey喊了他一句。他抓住Riddle手腕,直视幼时玩伴沾满泪痕的脸。

“所以才不想告诉你的……”

“你不知羞耻吗?”

“我不知羞耻。”

Trey平静地承认。Riddle挣脱他的手后退,怒火一闪后燃得更烈,抬手抽了Trey一巴掌。

“用那种恶心的方式取悦权贵,Trey只能做到这个?没有更诚实正直的方式了吗?”

“这个Riddle也一样吧。”

“你说什么?!”

“给王子看小测的答案,不是我知道的诚实正直。”

Riddle惊奇地看着他。愤怒渐渐被冲散,Trey看着他笑了笑。

“你以为我会羞愧难当?要是真那么想,我活不到现在,家人也会受累。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Riddle做伴读来宫里,不也在为家人能过得更好而努力吗?”

“是啊……当然我和Trey不一样。”

“当然。”

“我是为了我自己。”Riddle说。“成为优秀的人,成为比现在的权贵更适合管理国家的人。Trey也是,进宫不是要做糕点师的吗?”

“喜欢我上次的派吗?”Trey问。

“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口感清爽。”

晚上Riddle回家就寝,睡前照例为长高喝牛奶。凝视灯光下乳白的液体,他想起白天看到的事。杯子温热,牛奶灌进口中,柔润甘香,越含越甜。

赶快躺在床上,把被子拉高到胸口。

Riddle再次进宫,拉着Trey到无人的蔷薇园深处。

“我梦到你了。”他单刀直入,“连续几晚。”

Trey毫无表情地看着他。

“梦到我干什么?”

“记不清楚。大概是光天化日下在花园凉亭的事。”

“Riddle也想尝尝看吗?”

“这是不许的吧?”

“按皇宫规矩,你我私自说话便是不许。”Trey边想边说,“但我想王子就算知道也不会发火。相反会高兴,因能把你拉下水而得意。”

Riddle喉结滚动。他抓抓领结,Trey朝他微笑,解开宫服袍子。

“等等。你会受罚吗?”

“大概。所以别被发现。”

说着Trey卷起里衣,拉高用嘴叼住。Riddle舌底唾液迅速分泌,不得不丢脸地不断吞咽。

酝酿着奶水的丰厚的胸膛,即使日光晒不到也是可口的健康颜色。浅色的乳晕中,小巧的乳首随着呼吸颤栗着。不愧为皇宫的乳娘,看着就是可以吃的东西。

“真的,”Riddle的声音哑得不像他,“有奶水吗?”

“稍等一下。”

Trey握住一侧胸肉,向中央推挤几次。手指捏着乳晕按揉,让乳尖充血胀红。从变得鲜艳的乳尖溢出了淡薄的白液,起初是溅射、而后变为滴落。Riddle将Trey推在墙上,嘴唇裹住流淌奶水的地方。

舌头抵上乳粒,比看起来绵软。被唇舌嘬得变形,Trey的身体轻颤,不禁抓住Riddle脑后的头发。

“抱歉。比预料中量少。因为是Riddle我也紧张了。”

“唔?”

“如果可以……还是不想和Riddle变成这种关系啊。”

Trey低声说。乳尖被惩戒地轻咬了下,判断出是不会留下牙印的力道,还是惊得浑身哆嗦。双手跌落,搭着Riddle薄薄的肩,不知是要推开还是抱住。

Riddle软绵绵地哼了一声。

“Trey的意思是不是我就行?愚蠢的王子和他的贵族朋友们,任谁都可以?”

“因为Riddle是不同的。”

腰部之下开始酥软。腿变得支撑不住体重。渐渐沿墙滑落到湿冷的草坪上,被红发的友人抱着品尝。

“不是一样吗?用我的方式逢迎那些享用你的家伙,这是你自己说的吧?”

“哈哈……不这么记仇也可以哦。”

Trey手掌沿着Riddle窄窄的腰线滑下。Riddle已经硬了,不帮他处理可不能这么走出去。

手伸向对方股间却被打回来,Riddle翻起他袍子的下摆。

“要真的做?”

即使是Trey也开始不安。在皇宫的花园里太危险了。

Riddle抬起脸。无瑕五官泛起红晕,双眼湖水般闪亮。

“我可没打算把Trey当成乳母啊。”

“什么?”

“乳母、奶牛,不是怀着这样恶心的目的来找你的。因为是你才全部想要,明白了吗?”

闪耀的光线中,Riddle的姿容令人目眩。

想成为他的东西。一瞬间只剩下这个念头。即使事后承受残酷的私刑也没关系,能扭转命运的只剩此刻。

回应了Riddle的拥抱,Trey闭上双眼。

他在作为糕点师学徒时怀孕了。为保住孩子,听从前辈宫人的话成为乳母。结果被喂了秘药,失去了未出生的孩子,乳汁全部用来满足成人荒唐的欲望。

重逢Riddle前,本来自己怎样都好。

Riddle是锋利高傲之人,也认为人人都有同等的自尊。与他相比,Trey的确不知羞耻。如果触怒王族会令家人陷于危险,则什么都该做,任何境地都该活下去;可他们剥夺了自己的孩子,只有这个无法原谅。

🥛

王子在生日宴会上,吃鸽子馅饼后中毒身亡。负责制作点心的宫人们全数被杀,他生前宠爱的乳母们也都被遣散。

“Trey上次的派口感很清爽。加了什么?”

“苹果馅里加了大黄。Riddle喜欢更甜的口感吧。”

“偶尔尝尝偏酸的也不错,只要不把大黄的叶子加进去就行……我在草药学书上看到,那种红色叶脉含有致命毒素,万一不经心吃下去就糟了。”

“有这回事?改天试试看。”

“用我试可不行。”

Riddle抱怨,脸埋进Trey胸口。

FIN.

大黄叶子的毒素是看门罗小说看到的 没到别处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