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实战说明和性格不合的人之间是否还存在着未来

内容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关系:F/M: female/male relationships 标签:#入间同学入魔了,卡鲁耶格,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s) 上传时间:2021.4.20 文章状态:(暂时)完结,后续可能会大改动

如果要让她给后来的恶魔提魔生建议的话,那第一条一定是:不要闪婚。

要细说的话,那就是千万不要在双方完全了解对方之前结婚,千万不要。

不过你问她是不是和卡鲁耶格结婚非常后悔,她会坚定地摇头。

她后悔的是当时不该将错就错隐忍着自己的真实本性就去结婚!


如果她能提前知道事情后来会发展成这样的话,在两人因命运相遇的前几天,她一定不会选择熬夜赶工。 那天,她接到上级通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去巴比尔斯进行培训,不过她并没有放在心上,除了培训这件事对职员们来说很常见之外,她现在正处理着的工作才是更令她焦头烂额,所以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分一点在这件事上……自然,直到她到达巴比尔斯时,她因为魔力透支而整个人仍然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中也是意料之内。 看样子她来得稍微早了一点,周围没见有类似负责人的踪影,于是她站在门口看着大门的设计发呆,同时也勉强算是在恢复体力,不过肯定比不上直接在床上睡觉恢复体力来得快…… 在差点打起哈欠前,她的余光瞥见有恶魔朝她径直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就是负责人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个哈欠憋了回去。 “您好。”那位应该是负责人的恶魔说道。 被强行安排做负责人这件事,卡鲁耶格本人是非常抗拒的。 不知道是不是有恶魔暗箱操作,接连几次派给他的人都聒噪不已,让他恨不得直接辞职。 这次资料上的照片给人感觉很文静,但也不是没有和照片印象完全不符的恶魔。他发誓要是这次还是个聒噪的恶魔,再怎么劝他他也不会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到了校门口,卡鲁耶格比对着个人资料确认了站在门口的那位女性就是接下来几天他负责的教师后,便走了上去。 “……您好。”她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第一次理解到了什么叫做“色令昏至”,外表也好、举手投足间显示出来的气质也好、无一不正中她的好球区。尚且保留一丝理性的她告诫自己“不能光看外在就被带进对方的节奏!恶魔倒也会沉迷于美色但受其操控可就恶魔失格了!”,说是这么说,可大脑已经完全混乱了,好在由于体力不足,她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失礼的表情,只是回答前沉默了几秒而已。 当天的相处还算比较愉快,做完工作和负责带她的教师卡鲁耶格道别之后,她被好友约着去了酒吧,闲聊途中顺带着就说到了她培训的事: “巴比尔斯的卡鲁耶格?呜哇——那个恶魔很难相处的,你没被刁难吧?” 被这样问了。 她有点茫然,虽然今天处理的事情确实比较多,但是好像算不上刁难,而且要说难相处……她倒是没怎么感觉到,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太过疲惫而感受力变得迟钝了。 好友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你的样子就在说没有这种事呢,不过还真是稀奇,那位老师好像很不待见我们这种活力十足的恶魔,不过恶魔呢——不本来就是吵吵闹闹的嘛。” “……哈?”纵使思维还没能恢复灵活的她好像也明白了什么。 那位负责人,该不会以为她和他是同类—— 要怎么办呢?她端着酒杯思索了两秒。 想不到该怎么做。 确实他是很对她的眼,但不代表她什么事情都要说跟对方解释清楚吧,谁知道她俩最后是不是仅仅就是萍水相逢,如果是这样那不挑明是更好的选择吧。 所以一切还是等到她脑袋能转动之后再说吧。 等到她脑袋稍微清醒了一点后,手上已经带着订婚戒指了。 为什么呢?这件事她也很想知道,好像顺水推舟着就演变成这样了。 看着跟服务员下单的卡鲁耶格的侧脸,她觉得一会儿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但很明显这完全不是能全盘托出自己本性的时刻。 到底是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还是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能好好说明白的时刻,已经无从考究了 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是,她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放弃。说到底自己尤其舍不得对方这副好面孔……!而且对卡鲁耶格,她几乎没有能够挑剔的地方。 最大也是仅有的问题就是自己这边的性格和他预想的稍稍有点……不对盘。 抱着赌一把的想法,她决定采用“渗透”的方案,让对方一点点接受自己的本身性格,就算不能完全改变形势应该也会对她这边稍微有利一点。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她开始觉得当初的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天真了。她当时怎么会觉得相比每天都要定时用魔术伪装自己不让伴侣察觉自己真实样貌的那个案例,隐瞒自己较为外向的性格这件事要轻松得多。明明也很痛苦! 而且这一年来卡鲁耶格接受她到哪种程度了她是不知道,但她无疑被卷进感情的漩涡中无法逃脱了…… 在对方认真地写着学生行为记录的时候,坐在一旁看着他的侧脸,光是这样她就已经满足得可以几日不用进食,失误的地方在于有那么几次看得太入神,导致被对方反问在看什么,更离谱的一次是直接对对方头上立起来的头发动起了手,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下只能用“看您这样专心不知道该不该打搅您,但是工作这么久了也要适当休息,需要我去温杯茶吗”之类拙劣的理由来搪塞,而且还要配上知性大方的笑容……明明每次因卡鲁耶格言行举止晕眩的时候都想要兴奋地嚎叫,却因为不得不扮演文静的角色而咬牙忍耐到最后只能发出细微悲鸣,也太折磨人了! 又比如上回一向粗枝大叶的她竟然变得细心到能发现卡鲁耶格的指甲貌似由于工作而稍微干裂。她甚至还小心翼翼地询问要不要帮忙涂护甲药水……可恶,她何曾如此低声下气过! ……虽然帮忙涂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开心。 可恶啊! 除此之外身体上经受的折磨也不少,像是以前她的睡相差到没眼看,但为了维持这份婚姻关系她每天晚上生怕自己做出失礼的举动因此长期处于浅眠,导致自从她结婚后黑眼圈基本上没从她眼睛周围下去过,就这样竟然还能被其他恶魔误以为是夫妻相……真是见鬼。无法否认心里听到那些话是有一丝窃喜,然而在那之前她可是付出了寿命不知道缩短了几十年的代价啊! 总之就是非常痛苦,可要是一旦一个操作失误,别说婚姻关系破裂,说不定对方会直接对自己退避三舍自此自己在恶魔的世界里完全失去他的消息……那么自己这一年的忍耐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由于压力太大迎来了恶周期这件事倒也是情理之中。为了排解压力她选择和之前一样一心投入到工作上。 但有几块关于生物教学内容中所举的例子修改了好几次都不甚满意,于是她给巴拉姆拨打了电话,对方果然一下就解决了她的问题,正准备挂断电话,巴拉姆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书店,正好自己要去购入相关书籍,也可以给她做一些教材的推荐。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她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 说起巴拉姆,那还要追溯到当初她去巴比尔斯进行培训的那些天,除了和负责自己的卡鲁耶格交流比较多之外,其他教师她也多多少少有接触过,而在和巴拉姆老师交谈时谈到自己的能力的事,巴拉姆听到她的能力是具象化之后用闪闪发光的眼睛请求她具象化他手中拿着的那本幻想生物教科书上的物种,她也因为很难拒绝这种眼神而答应下来,不知不觉两人就成为了朋友。虽然很难说到底是朋友还是对方把自己当好用的工具包…… 至于她的能力——具象化,和“复刻”有些不同,她的能力并不需要见到实际物品,而是只要通过描述、图像等能够让她产生相关认知的东西,她就可以使其具象化,即使是魔界并不存在的东西也可以被创造出来,不过如果没有真实存在的对照物进行“矫正”,她也不能确定自己造出来的东西是否真的是原型那样,一切终归依靠的是她的认知。再加上她自身位阶缘故,这份能力使用之后能维持的时间也并不长久。 来到书店,正挑着需要的书籍时,巴拉姆突然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有点大。”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很明显吗?” 巴拉姆摆了摆手:“不不不,表面完全看不出来啊,但不如说是能感觉到……有团黑气笼罩在你周围。嗯——你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吗?” “黑、黑气。”那是什么惊悚的描述啊,她心想。至于毛绒绒……“还行吧。” 是谎话,她超级喜欢毛绒绒的东西的,但是要在这里坦白说出来的话,不仅是有点羞耻的问题,或许会稍稍暴露自己的性格也说不定。 是的,不仅是对卡鲁耶格,自从她决定隐瞒下去那件事之后,她在所有人面前都维持着新形象,而以前那些知道她原本性格的恶魔她也用了些手段糊弄了过去。 不过也有巴拉姆和卡鲁耶格是好友的缘由,才让她在面对巴拉姆的时候会更为谨慎一些。 “这样啊,”巴拉姆想了想,“你知道卡鲁耶格以前有成为过使魔的事情吗?” 她,当然有听过。不仅听过还试图深入地了解过,但现在早过了那个契约期限,她也只能从看到过的恶魔嘴里得到一些只言片语的描述,就算将这些线索拼凑起来,也无法证明其真实性,毕竟大多恶魔的发言中能用的只有“小小只毛绒绒的好可爱!”。 但如果是从巴拉姆嘴里讲出来的话…… 她啪地合上了书:“愿闻其详。” 巴拉姆清了清嗓子:“咳咳,我可以帮忙画下来使魔态时候的卡鲁耶格,前提是不能被卡鲁耶格知道,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 她重重地点了两下头。 顺利得到了描述性的图画,明明还只是纸上的作画,都已经可爱到令她差点当场昏厥,她这下完全能理解那些恶魔最大的感受是“小小只毛绒绒的好可爱”了。除了画以外,巴拉姆还给了十分详尽的口头与文字描述,她相信就算不能百分百还原,还原个十之八九还是可以的。 回到家后她把画好好地藏了起来,等待着机会来临。过了几天,正值她休假在家,卡鲁耶格跟她说今天他一天可能都要呆在学校里的时候,她知道,机会来了。 确定好卡鲁耶格已经离开,保险起见她还将准备施以魔术的房间加强了结界才开始活动,她拿出那天巴拉姆给她的那幅画,闭上眼回想着那些细节,等到手上有了毛绒绒的触感之后她睁开了眼,把具象出来的毛绒绒产物举起来对比了一下纸上的画之后,她笃定自己这次的具象化结果无疑是无可挑剔。 “好——可——爱——”她捧着使魔状态的卡鲁耶格玩偶在屋里转来转去,忽然她有了个新想法。 几个小时过后她呈大字型躺在毛绒绒海洋中发出了幸福的叹息。 啊,她果然超级喜欢毛绒绒的东西,这些天积攒的压力好像一下子就清空了。生产出来这么多玩偶消耗了不少魔力,但躺进去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反正到了晚上这些具象出来的东西就会消失,她也不用去想要怎么把片“海洋”藏起来。 她随手抓了只玩偶拿到面前,忍不住大喊了一声:“也太可爱了!”,双手也使劲地揉捏起来。 只是,在感慨完可爱之后,相伴的还有另一个念头: “真想撕碎它。” 以前恶周期来的时候也是,明明很喜欢毛绒绒的东西,但会控制不住自己撕碎它们呢,所以家里才能一直保持有新的毛绒绒物品入住。 “……”她的指甲来回划着玩偶的表面。 唯独这一次,“不要这样做”的理性在不断地提醒她。 “总感觉自己有点可怜。”她举起那只玩偶,点了点它的鼻子处:“你觉得呢?” 不论是只有这时候她才敢稍稍展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还是对对方的感情已经到了连复刻出的玩偶都不愿伤害的地步。 这样……真的值得吗。自己应该在预知到会陷进去的时候就多准备点应对方案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根本无法挣脱了吗。 “完全想不到有什么补救办法,计策谋略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那么按照惯例,就让硬币来做决定!” 如果是正面的话就再继续隐瞒一段时间,如果是背面就直接去挑明。 她将硬币抛到空中,静静地等着它落下,但在这个时候她瞄见本应锁死的门好像正在打开…… 硬币掉落在地上,仍在不停地旋转着。 推开门的恶魔此时一脸诧异。 “欸?!”她没忍住叫出了声,不敢相信竟然会在这时候看到卡鲁耶格。 他不是今天不回来吗! 她腾地站起来,试图做出一些辩解,但舌头就像打结了一般:“我这是……你……我……”,她脸涨得通红,最后只能把对方推了出去并把门重新关上:“麻烦您先去客厅,我、我待会儿会解释的!” 她收拾好房间,走到卡鲁耶格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低头想着该怎么开口。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您、你今天回来的真早呢。”她还是没敢抬头直视卡鲁耶格,低着头说了一句。 卡鲁耶格的声音倒是一如往常地平稳:“今天送快递的那位恶魔说家里没人,我打了你电话也没接,我有点担心,就回来了。” 快递?她想了想,好像前几天卡鲁耶格就和她说过,但她想着反正那天自己一直呆在家所以没必要刻意提醒自己……原来是今天!而且由于今天太紧张了手机也一直放在客厅…… “刚刚那是……?”卡鲁耶格问道,语气比起愤怒倒更偏向困惑。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完蛋了”。这几年和卡鲁耶格相处的生活片段走马灯般的从眼前划过,最后定格在了那枚硬币。 ——那枚硬币停下转动时最终立在了地板上。 看来这次就连硬币都不愿替她做决定了啊。 她握紧了拳,自己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她抬起头正视着卡鲁耶格,说道:“我们离婚吧。” “……?”很明显卡鲁耶格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的意思是,”她下意识地向下撇开视线,“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这几年来我都在骗你!平常的那些都是我扮演出来的表象,真正的我根本一点也不……反正我是觉得我俩的性格根本合不来,所以还是早点、早点……”她越说下去声音越微弱,“早点分开”这四个字如鲠在喉,但是她也知道不能再逃避下去了。 “我知道。”卡鲁耶格打断了她的发言。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他说他知道? “啊?”她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卡鲁耶格接着说道:“看到喜欢的东西会控制不住地叫出声,意识到后又即刻收声,还会偷偷看我有没有发现你的异常;明明忍受不了歌剧,脸上写满了想要逃离这里,但却咬着牙逼着自己看完还记下了剧情,结束后还笑着跟我说第多少分钟那里的演出十分震撼;高档餐厅也是,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拘谨,你不是很擅长呆在那种地方吧;还有总是像怀有心事,每天晚上都会在阳台定点呆上半小时,看着外面一直做深呼吸……” 她默默听着卡鲁耶格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这几年出现的“破绽”,虽然卡鲁耶格不是沉默寡言的恶魔,但除了训学生和作报告的时候,一下听他讲这么多的话着实少见。 “那你怎么一直没……戳穿我呢。”在卡鲁耶格发言的间隙,她开口问道。难道对方一直在背后嘲笑她吗……! 而他回答的是:“不是只有明说才算戳穿,我一直在配合你啊?你没有注意到这一系列的巧合而已。每次我都会借口走开,留一些时间给你去买想买的那些东西,最开始几次我给你买来之后你明显露出了不安的表情,所以自那之后我就没有替你买过了,当然如果你稍微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我距离你并不是很远,亏你一次都没察觉到啊;歌剧和餐厅也是,除了最开始那两个月,之后我就没带你去那些地方了;而且你不觉得我每天都和你一样在相同的时间段呆在客厅看电视很奇怪吗……” ……这么一想确实是有很多诡异的巧合。 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什么啊,这不是完全白费我这么久的努力了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