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 的草稿紙

夏日重现

慎平的怒吼直達我的內心。我竟然想起了一個最後的時刻,我是多麼惴惴不安,無法向前邁進。啊,是去年輸掉的一場校園籃球比賽。

(工事中……)

用呼吸控制身體

決意辭去今年第一份工作的那個下午,我正坐在公司的智能馬桶蓋上,給好友張犇發送過去訊息,大致說些「現在就走!可惡!不幹了!」這類氣話。不過抱怨完,多了份沒來由的自信,走出廁所收拾了下工位背包,給正在開會的組長訊息說明身體不舒服就走了。

蘇南的四月一日,外面沒那麼冷,幼芽早已生長,河邊的樹綠盈盈的。我散了好長時間,好好地用自己的腿似的,到熟悉的盲人按摩診所時,距離公司那塊兒已經隔了幾條街了。我躺在皮質的按摩床上,腦袋側歪望向窗外的田野,除了回覆開頭那句「力道還可以嗎?」,整個我就真的開始休息了,什麼打算都無法去想。甚至有次還舒服得呼呼睡着了,挺有意思。

晚上,約了張犇在他家附近的環湖步道一起跑步。我很長時間沒跑了,比起每晚靜止不動的站樁,邁的每一步都讓我興奮,也爲自己可以跟得上常跑的他興奮。張犇跑步喜歡四處觀望,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這也是他討厭在操場賽道跑步的原因——景色太單調了,人比較容易累。夜晚的步道,迎面走來的人臉部看起來比較模糊,我希望自己也是模糊的。有一陣子,我的心裏會忽然涌出一股欠然和希望糅雜的情緒,不由得覺得跑下去,幸運的事情就會發生。

固定五公里。大概三四公里的樣子,我到了一個極限。一直在喘,胸部起伏蠻大的,大口呼吸的聲音惹得經過的路人不免注意到。不過我還是跑完了,最後一個小坡還隨着張犇一起衝刺,差點死了。

「你怎麼跑的時候都聽不到呼吸聲呀?」我問張犇,我想自己喘氣的聲音他是聽見的。

「可是我沒聽不到,有一陣子我特別喘,很難受。」

「喔,你不應該讓身體控制你,而是你自己去控制身體。」

「我怎麼控制我自己?」我笑着問。

「用呼吸呀。有節奏的呼吸,這樣就可以。」他試着說明一下自己的呼吸習慣,並解釋這也不是非得嚴格遵循。

人世間的模樣

狂九頭

……其实我也会想,如果有天无论怎样的意外,我肉体宕机脑袋断电了。这个毛象账号上记录了我活着时我眼睛里看到的人世间的模样。我爱着的一切我的感受我的选择。这让我感到安稳我不是一张白纸。这对我很重要。

顯然,諸如微信公衆號沒有自主權的地方是無法寄託「人世間的模樣」的。

Be sweet

背景音樂是Japanese Breakfast韓語版本的《Be sweet》。「好的性生活會帶給你靈感」此言不虛,可是多少在一覺醒來之後還能令人興奮呢?有時靈感是困惑的出口,有時是入口。

許久不用牙線,壓進牙齦的一瞬間,糜爛的血肉被拉扯撕碎。街上十個人,拉出九個都是牙周炎。

Web前端工程師原來在ruby on rails開始流行的年代是還不存在的職業,開發者都是今天所謂的full stack,前端在他們看來更像是交互設計的一部分。也許那對專業的開發者是一個好的年代,也許現在層出不窮的framework對業餘人士更友好。目前,我對前端很有興趣啦ฅ^•ﻌ•^ฅ

昨晚在gettr回覆訊息,試圖引用一個鏈接,結果發現失效了。頓時驚慌失措,去長毛象找了一會兒也沒找到。仔細想想,發佈在telegra.ph 的內容應該沒有丟失,於是去鏈接平臺的作者的github上看項目介紹,啊哈!原來是域名更改了。虛驚一場,但警醒我有必要將她在ISCN出版。特に大切なもの。

Mulholland Dr. (2001)

湖博士:

寻觅另一种身份,过着另一种人生,演绎另一重梦幻,这些酷儿主题都缠绕在这部迷雾般的电影里。

没人给你提示

奎告诉我,「有时候,没有人给你提示的。」所以,我才要珍惜那些小提示,并且活用它们。

进京小記

1

頭一天晚上去澡堂,搓澡師傅手法極爲幹練,他說從我這般大的樣子就開始幹了,已經搓了十幾年。我泡澡的時候,他正準備給一位退伍的兵哥火療,「小伙兒,過來看看!」

凌晨六點多急匆匆騎着共享單車去了汽車站,門口一停(亂停扣了15元)立馬拖着行李箱殺了進去,檢查人員看我不帶口罩不掃場所碼就往裏面沖,嚇得半死。喊住我后,她指了指上方的攝像頭。

大巴駛向濰坊。正如圓圓所說,下了汽車馬路對面就是火車站,在附近超市沒尋到想吃的,我決定去站內找食。結果,那些商鋪全都停業關門了,我只得在高鐵上購買了一份此生最貴的盒飯(45元),包裝簡陋,成本低廉,所幸不太難吃,安撫了我那咕嚕咕嚕的胃。值得再提一件事,這份盒飯是通過app網上訂購,我早已看到一些字數不多的差評。於是我也想評論,發現竟然沒有文本輸入框......

高鐵的座椅背面一般是些廣告。這次上面是大陸某相親app,「一億人在線約會」🙄

2

我回到了工作的小镇,路途当然就是和上面说的相反啦。我开始厌恶起长途汽车。只能百无聊赖坐着,车身摇摇晃晃,使人昏沉。这,坚定了一丝离开此地的决心。我希望离开之前认识一些朋友,和她们厮混,但不大容易遇到吧。也许我不该老待在麦当劳,之前看到过小酒吧,还有独立咖啡馆。令人安稳的是,带了些书回来,一些是之前寄给妈妈的,一些是我在「多抓鱼」实体书店抓的翻新旧书。有这些:

  • 《古代风俗百图》,《身体由我》
  •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なるほどデザイン》

3

爸爸患上糖尿病,须每日服药。在他回来之前,我问妈妈,「脾气怎么样?」我妈笑说,现在就跟老好人一样,身体也差多了。见面确实瘦了,精神往里面收了很多,他笑我不得病为什么也瘦。总觉得,和爸爸妈妈越来越好相处了。一个阿姨说我温温热热的,我在想这是我的表面,还是本质呢。

那天我准备给牛肉解冻后焯水,一位有些面熟的叔叔(后来知道他是一位学过瓦匠的木匠)过来了,他径自走进不大的厨房,电话和我妈商量了下怎么弄。眼睛扫了下砧板刀具,各色调料,就开始切肉热锅了。我稍稍远离,他娴熟的动作令我感到十分亲切,明明他算是客人呀🤭

4

那天我分别去了两家书店。三联稻奋书店,捧着《使女的故事》读了好久,但那本平装书好「难」读,里面无聊至极的书也多到可怕。我后来换在Kindle上续读下去。之后去了多抓鱼循环商店,一开始人有些多,而且都穿着时尚,让我有点紧张,也许不仅是紧张。我都忘了自己做了些什么消磨掉好多时间,幸运的是人渐渐减少,我开始认真(各种难看蹲姿)淘书,好累。最后去设计区无意发现了一直想用电脑读完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握在手里好轻!不虚此行了。最后另抓了一本《なるほどデザイン》结帐,哈哈,只有日本人会出这样的书并且取这样的名字了吧。

5

有些失语。是关于这些事情。

晚上去附近的篮球场玩了一会儿。

kaiwa、異世界おじさん

Choo, HeadingMap, 消失的C311练习(但马上又被我找到)

glitch

好像渲染出了一點問題。只能在後臺看到po的新文章,主頁看不到。地址欄輸入鏈接卻可以到達。難道現在都有隱藏文章的功能,還是自動分類到垃圾箱了?

&&&

白天發現可以正常渲染了,再聯繫一下時事,這應該是「寫意」的自保護機制。這是機智,她告訴我,特殊時刻你需要怎麼做,你應該提供一個隱蔽的入口。

「靈巧如蛇,馴良如鴿」

C311

沉迷中工事中

這次旅程和20年春天那次不一樣了,我已經有了很好的基礎,同時(笑)品味上亦有一點提升。

圆圆和萍萍

相識,是很多晚上提着廉價兒童玩具,在公園厚着臉皮向家長銷課開始的。

是你們,使我職業中的變了一點

「狗土土」是她们对我的日常指代。

我說發工資了,請我吃飯唄。「放你娘的屁!你請俺兩吃還差不多~」

萍萍提议下班一起去吃麻辣烫,圆圆说不去,我说馆子不错就去呀。之后我听她们开始聊哪家馆子不错,「唉,一起去吃吧!」位于我住处附近的餐饮街,她们点了汤菜,我选的伴菜,酱汁味道很足。

27号那天我签了劳动合同,拇指蘸上红墨水,按在白纸黑字上。我有些失落,不自在,似乎被禁锢住了。我呆呆想着,圆圆突然寻过来,将上厕所后手上有没甩干的水珠两个巴掌擦在我的脸上。

從七月開始,她們就沒有休假過,八月也會如此。晚上不早點睡的話(十二點之前),第二天宛若行屍走肉。現在連插科打諢1的力氣都不怎麼有了。我們靜靜坐在椅子上,聊(我主要聽)生小孩,癌症。

萍萍好奇爲何今早我這麼高興。其實我只是昨晚睡飽了,今天也買好了早餐。

我们偷偷带零食一起分享(我主要吃好像,感激投食)🤭

萍萍诊断我肤色的黑来自于湿气过重,需要排湿。还要趁着年轻代谢快早点排。

我准备从烟台坐高铁去北京,圆圆说,「你痴?!从潍坊坐啊,潍坊2是最大的中转站。」我看了下车票,不仅车次多还便宜不少。「出去也不问问俺们。」对我白眼🙄

「hang!~」这边的方言,我不太会发音,意思大概是「...这样吧?」,「...是吧?」

昨晚梦到被辞退了。圆圆送我回去,在电梯里,我推着她的小电驴。我问,萍萍呢?她说,萍萍早就辞职了。今早碰到萍萍,她嘟囔一句,「做梦都被你气!」我有点懵,追问下去,原来她梦到让我去拿果蔬盆,结果我去厕所找了个簸箕过来🤣

我一个月没有换洗床单,被套还有枕套(在这里我停顿了很久,还有一件套是什么呢?检索发现是原来一对枕套🙄)的事情被她们知道了,直呼「天呐」「真不干净」,好似我不是现代人类。夏天她们几乎不到一周就会整个换洗一次,可能棉织物显脏些。我解释有洗衣机的日子里,我可是窗帘不到一个月都要洗一次的!不过,看到床单上沾有耻毛和腰果的碎屑时,我也是无语的。(回去后统统拿到干洗店!)

最近我们常常聊起北方的冬天,屋内的暖气是多么舒服(以至于上火)茫茫大雪似乎也很令人期待。

昨晚跑完步,本来是准备(无意识地)去往常的一家自助餐吃点什么,骑行中转念一想:圆圆好像推荐过她家对面的那条街,吃食很多。我一直没去过那儿,去探索一下吧!所见嘛,确实如她所说,我的狗头一直望个不停,最终停留在一家名叫「老济南把子肉」的招牌上。那是一家夫妻店,几张桌椅,客气经营。提供的粥很好喝,似乎是玉米糊。吃饱之后又在附近逛了一会儿,看老大爷下象棋,我认为这才是一个小镇该有的样子。


註釋

1園園:哼~誰稀罕和你插科打諢!

2汽车途径潍坊软件园,看起来十分整洁,绿化也很好。微微心动,开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