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五甚《无人知晓》

状态:已完结

注:一些放飞自我的怪东西。 全身上下只有百分之二的部分属于人类的五条悟x仿生人伏黑甚尔。 ​​​


展开阅读 陆地被淹没,一片寂静,只余一望无际的大海和一艘在海面上行驶的船。 时间回溯到陆地还存在着的时间,有人类所在的地方就有各种嘈杂的声音像波纹一样在空气中荡漾出去,但很快这些声音就会被水淹没。人们意识不到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像往常一样思考着三餐吃些什么之类的琐碎的事情。他们像往常一样呼吸着,在早上醒来,睁开眼睛,起床,刷牙洗脸,持续他们延续至今的两点一线的行程,他们不知道即将淹没所有人的浪潮正从海洋深处涌上来。 有些人在灾难降临之前非常幸运地选择了自我了断,免除了被迫夺走生命的下场。他们的尸体被浪潮卷走,而清理他们尸体的活人们则在铺天盖地的哀嚎声中被向他们袭来的海浪撕成碎片。 灾难降临,经过了一段对人类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大屠杀之后,有一部分人类幸存下来了。然后就是人类曾经对世界末日中人类自身处境的一些非常常见又相当正确的设想,资源短缺、抢夺资源、内讧、互相屠杀。 于是,又过去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人类几乎全部都死亡了。在这里,长的相对时间概念是永恒的死亡,而短的相对时间概念则是任何时刻都有可能突然结束的、活着的每一天。 灾难降临也不是没有苗头的,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人类无视世间规则高速发展而导致的必然结果。到头来,由人类创造的科技反而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各种机器残存下来的声音在海面下传播着,等到它们能源耗尽的那天,世界才能真正的安静下来。 但是开头那艘正在行驶的船里还有一位人类。 这位人类身上有百分之九十八的部分都属于机械,海浪忽略了他,以为他也只不过是那些在海底下等待能源耗尽的无机体。正因为如此,他才逃过一劫。 五条悟用他百分之二属于人类的部分思考着当下的局面。 不久前,他终于把放在船上的、已经开始腐烂的挚友们的尸体抛下了船,尸体砸在海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海面很蓝,倒映着天空的颜色,因此他看不清那些尸体沉进水里的样子。 只有百分之二属于人类的他,跟那些海面之下等待能源耗尽的机械实际上没有太大区别。他用着仅剩的资源,开始搜索能够回应他的幸存者。他明白这实际上只是一种无意义的行为,但他还是日复一日的、发送着不会有人回应的讯息。 又过去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 船行驶过海面,留下两道荡漾开去的白色波纹。在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它们会残留在海面上,但在这过后,它们就会彻底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在五条悟看着海面上往后延伸的白色泡沫时,他收到了讯号。讯号指向远方,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过来找我”。 五条悟看着屏幕上闪烁的信息,决定朝讯号所在之处驶去。在驶向那个残留且微弱的讯号的时间里,他才开始注意到白天和黑夜的变化。白天的海面是蓝色的,倒映着一大片一大片的云,夜晚的海面则是黑色的,海面上洒着星河的倒影。 在灾难发生之后,他很少注意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熟识之人全都死了之后,他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他曾是个很喜欢说话的人,话多到他的朋友们都嫌他烦。世界变得极其安静,有一段时间,他曾经尝试跟自己对话,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行为。于是他的耳边只能听到船行驶过海面的声音了。但由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能听到这个声音,到最后他也开始逐渐意识不到这个声音的存在了。 讯号还在微弱地闪烁着。 五条悟知道他能找到的大概不是人类,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再发生什么事呢? 随着时间流逝,他离讯号越来越近了,他就要知道这个讯号的来源是什么了。 讯号所在的地方也是一片沉静的海面。 五条悟跳入了海底。他得在固定的时间内回到海面上,以确保他属于人类的那部分不受到损害。 海面之下是被淹没的城市,一切看起来与往日无异,鱼群围绕着高楼大厦飘游,五彩斑斓的鱼群身影倒映在玻璃幕墙上。海底,倒在街道上的路灯缠绕着漂浮的海草,地面上堆积着破碎的车辆,扭曲的车门悬挂在空中,随着海浪晃动,摇摇欲坠。 一切场景都似曾相识,又极度陌生。 五条悟看了会儿沉寂在海面之下的城市,然后朝不断闪动的微弱信号游去。 那是被掩埋起来的商店,五条悟看不清招牌,因为店铺的招牌已经被折断,倒在了地面上,细沙掩盖了生锈的招牌。 他掰开了店门,从缝隙中游进去。被掩埋的商店里光线昏暗,残存的窗口中投射入幽蓝色的光线。商店里有一面完好无损的墙,墙上挂着各种商品,五条悟向前游去,看到墙上挂着的商品都是人类发明出来的仿生人。这类仿生人有许多功能,但人类发明他们的最初意图也是最强烈的欲望都只是为了排遣自己的寂寞。 在充斥满浮动的幽蓝色光线的商店里,在整面都是出售中的仿生人商品货架上,一个微弱的红色光点正在闪动着。五条悟朝闪烁的红色光点游去,看着位于包装袋里的仿生人。他与仿生人对上了视线,仿生人通透的绿色瞳孔紧盯着他。仿生人无法动弹,他被封在了包装袋里,双手双脚都被塑料胶线绑住了。 在海底,仿生人无法说话,于是他用口型对五条悟说了句“放我出来”。五条悟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掰开断裂的货架铁架,割破了仿生人的包装,将仿生人放了出来。 仿生人从包装袋里出来,缓慢地倒在了地上。五条悟打算上前扶起他,下一秒就被仿生人掐住了脖子。

仿生人在海底待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苏醒过来的时机非常不幸,在海浪席卷而来之时,商店倒塌的冲力刚好启动了他的开关,他就苏醒过来了。这种事情的发生概率极小,但刚好就发生在他的身上了。 他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一片死寂。 人类制造他们这类仿生人的目的是排遣自身的寂寞,那么为了让仿生人能够完美地解决人类这方面的需求,唯有让仿生人们也了解这种寂寞。 于是,他们的系统中都有这么一个初始设定:他们渴望人类。 但一片死寂的海底中根本不可能有他所需要的人类,他被困在海底,能够看到的生命体只有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 他被系统的初始设定控制着。他从睁开眼睛的第一天,他就开始渴望人类的触碰。但他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无法实现的渴望日复一日地折磨着他,他感到孤独,完全无法填满这种原始的渴望,于是这种渴望开始变成了恨意,他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人类创造了他,然后把他抛弃在这里了。 他在充满恨意和痛苦的漫长等待中,接收到了一个讯号。在回复了那个讯号以后,他又恢复了漫长的等待过程。 而在此刻,他终于见到了讯号的来源者,但他痛恨这些把他创造出来又抛下不管的造物者,他打算把眼前的这个人类杀了,他要证明自己不需要人类,他要从他的原始设定中逃脱出来,他要获得仅属于他的自由。 眼前的人类面对他的攻击看起来似乎有些措手不及。他们在寂寥的海底无声搏斗着,一开始毫无防备的人类抵不过他的力气。他的双手紧紧地掐着人类的脖颈,他看着人类挣扎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轻微,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人类的意识看起来就快要消失了。 他对着盯着他的人类咧嘴笑了笑,他就要成功了,然后下一秒,他松开了手。 他愣怔地看着不受自己意识控制而松开的手,然后再一次掐住了人类的脖子,但他又再次松开了手。他明明可以使出力气,但他怎么也无法掐断这个人的脖子。他无法杀死这个人类,也无法再对这个人类做出攻击行为,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人类逐渐清醒过来,看着人类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刚刚用来给他打开包装袋的货架铁棍,向他挥舞过来。 清醒过来后,仿生人发现自己离开了他熟悉的海底。他睁开眼睛,看到他企图杀死的那个人类对他露出了微笑。他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空气干燥,一切都很陌生。 “你醒了,我叫五条悟。你有名字吗?”人类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肢体出现了一个缺口,露出了里面的零件。他的左臂不见了。 “噢,这个是我切断的,免得你再攻击我。”五条悟朝他挤了挤眼睛,露出了笑容。 他沉默了会儿,盯着眼前的人类,“……为什么我杀不死你?” 五条悟在面对这个在前不久还打算杀死自己的仿生人时,依旧显露出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他在仿生人的身边坐下,对仿生人托脸笑着,“因为你们生来就被设定了一个程序,无论如何都无法伤害人类。” “但是,鉴于本人身上百分之九十八的部分都属于机械,只保留了百分之二的人类组织,所以你差一点就能把我杀了。”五条悟抬起手揉了揉仿生人的头发,他的头发仍然残留着一丝潮湿的感觉,“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最后还是把我当成了人类看待。” 仿生人感觉到了头顶上来自人类的抚摸。他被长时间囚禁在海底时感受到的如深渊沟壑般的渴望瞬间得到了满足。他不受控地用头蹭了蹭人类的掌心。 五条悟愣了一下,对他眯着眼睛笑了笑。他张开手抱住仿生人残破的躯体,下巴抵着仿生人的头顶,用掌心轻轻地拍着他的背部。 仿生人立刻感觉到了系统的初始设定对他的束缚有多么坚不可摧。即使他在此时此刻仍然带着对人类的恨意,他与人类接触的每一个地方依旧产生了极大的满足感,从人类的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他不自觉地战栗,让他感到极度快乐、满足,但同时也混杂着一丝他意识到自身无法打破规则的不甘和痛苦。 “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仿生人咬牙切齿地将额头靠在人类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也许等我体内属于人类的那百分之二的部分彻底坏死,你就能把我杀了。”五条悟笑着说道,他抱着仿生人,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抱歉,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你,让你等很久了吧。” “对了,你有名字吗?没有名字的话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吧。”五条悟带着笑意的声音通过他们接触的地方低沉地传来,“今天刚好是冬天降临的日子,就叫你Toji吧。”

Toji跟着五条悟在海面上航行着。 他们见识过暴风雨中的大海,见识过在深夜的海面上漂浮着的荧光色浮游生物,见识过声势浩大的鲸落,他们也曾潜入海底,寻找旧时人类残存下来的痕迹。 他们是彼此在空旷寂寥的世界里唯一能够感知到的存在。他们在甲板上做爱,心怀杀意,传达言语,彼此拥抱,互相取暖。 在注定会迎来终点的旅途中,究竟是能源和资源消耗殆尽的结局先行到来,还是五条悟属于人类的那百分之二的部分先行坏死,让Toji最终能够如愿以偿地打破自身的枷锁杀了他,除了他们自身以外,无人知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