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qiao

互联网初期的时候,互联网最大的作用是贸易,互联网让商贸交流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迅速地完成,比较原始地加速了商贸流通。当地买不到的书籍、电器乃至生产物资,都可以方便地通过互联网进行交易的撮合,创造了巨量的财富。

第二大的作用,就是学习。互联网刚开始那阵子真的是啥都有,甭管再怎么鸡毛蒜皮的知识都有人分享,还有像维基百科一样无私分享知识的项目。

但是呢,最后的用途,却落在了社交上。互联网成为了发泄负面情绪,强者愚弄弱者,弱者寻找弱者抱团的这样一个世界。

何其的可悲。

如今互联网上的学习资源可是极端的丰富,如果你对学位不感兴趣,那你可以顺利地网上学会几乎所有谋生的技能。

这样的世界,居然还有人嗷嗷叫着内卷……弱者与弱者的媾和,产生的只有更加弱的弱者。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订阅我的newsletter:https://tinyletter.com/banqiao

全文大约五百字,阅读可在两分钟结束。没啥干货,骂个痛而已

全职自媒体人大约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不以内容的深度赚钱,而以内容的点击量赚钱。

自然是有实力强悍的自媒体人的,他们也能够收获到特定圈层的关注,得到影响力,从而通过广告来变现,这些自媒体人补充了传统媒体的不足,十分令人尊敬,我批判的不是他们。

我批判的是利用信息流平台漏洞套取利益的劣质自媒体。

他们没有作为媒体的敏感度,没有制造议题,引导议题的能力。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他们获益的唯一渠道,使劲琢磨标题,竭尽全力浪费读者生命,唯一的目标不过是完成资讯平台给的指标而已。《十大神器,某某某某排第九》、《十大美女,某某某某居然只有第十》之类的文字,占据了所有网站的信息流。

根据“二八定律”进行粗略划分,能够体面地稳定获益的全职自媒体,就是两成左右。剩下的八成,必定会走向极致的内卷,不断突破和刷新底线。他们每个人,都只把底线往下挪了一纳米,但是成千上百万自媒体的加起来,成百万、上千万个视频、文章加起来,底线的下降速度就非常可观了。

一旦出现一个新的热点,在区区半月之内,自媒体的讨论就会趋于极端,评论区会变得“恶臭”,只有更极端的言语才能吸引口味“变刁”的读者和观众。

最可悲的是,虽然自媒体平台有审查,但审查的标准是过时且无能的。官老爷们的脑子无法适应全新的舆情动向。事实上监管并未发挥作用,所谓的审查,不过是反复地在增加敏感词,训练阿瓦隆机器人而已。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订阅我的newsletter:https://tinyletter.com/banqiao

一点启发。老了之后尽量少做惹晚辈厌烦的事,免得他们在高风险的地方反而不理你了。

因为上海的疫情,我所在的浙北小城在四月初发布了二级应急响应,为了避免管控、封锁而照顾奶奶,我们全家就住在了乡下。

说是乡下,其实是拆迁后的随迁小区,造了十年了,本来只装修了一楼、二楼,去年把三、四楼装修了,三楼出租,四楼自住。

从四月初,我就一直住这。

和奶奶住一块,我负责在中午给她做饭。真的是用电饭煲烧饭,然后再把隔夜的菜热一下,再大不了的话就再炒个素菜。荤菜我爸会准备好,我只需热一下就行了。

我奶奶一直以为我早上不吃早饭,所以总会在楼下叫我去做饭,我不回应,就会上楼叫,但是隔着防盗门根本听不见。

这么件小事,对我来说却非常折磨,毕竟我十点半就会下楼做饭了,这么急着叫多此一举。和她说了几次,没用,她就是固执地相信着她相信的事实。

还有,洗碗的事。她洗碗不用洗洁精

耐心就这么磨没了。不是说孝顺不孝顺的问题,而是客观上我渐渐的没有耐心了。

对老人来说最危险的,其实是摔倒。

然后,我就想到,如果我老了,我把孩子惹得没耐心了,他们会不会继续关注着我?会不会对我视而不见?然后我就只能承担极大的因摔倒而死亡的风险?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订阅我的newsletter:https://tinyletter.com/banq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