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后裂变=

希斯涅槃

#碧蓝幻想 #希斯涅槃

“你在看哪儿?不要分心。” 希斯忘记这是他第几次被涅槃硬生生把脸拽回来了。这只手很快便松开了他,软塌塌回到床上,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攥紧床单,就这么随躯体的律动来回蹭着。 “嗯……” “疼吗?”希斯停下胯部的动作,视线终于聚焦在涅槃脸上。 “……没有。” 希斯也忘记最初为什么会答应涅槃和他发展像这种几乎毫无意义的肉体关系。如今的涅槃在他面前鲜有神态的波动,希斯很难想象这般看起来寡淡无欲的人也有发泄情欲的需求——虽说这是他自己猜测的。他想问,但也不敢问。希斯又偏过头,伸手抚过身下人腰部左侧,疤痕残留在手掌的触感挠得他心烦意乱。 “疼的话……要说出来,我不知道会不会伤到你。” “……” “涅槃?” “……啊。你至少比刚开始那几次好多了,没事。” 但明明刚才喘了口气。希斯犹豫要不要继续,涅槃的腿却从身后勾了过来。那双与自己颜色相差无几的眼睛突然近在咫尺,视线从那灰蓝的枪膛射出,像是要击碎希斯的设防;希斯想要逃开,后背施加的力量反而愈发无法抵抗——即便那条腿能动,希斯还是觉得它太脆弱了,只好低声说:“……你这样我也……不能动……” “不必担心我会不会痛的问题。就算是在我还健康的时候,我对疼痛也没有常人那般敏感。” “什么?” “天生的。” 这不是更糟糕了吗? 涅槃终于放开了他,希斯这才起身,视线再次得救般顺理成章移开了。他拿来被丢在一边的枕头,瞥了一眼涅槃同样瘫在床上的左手。无论如何涅槃都不愿意摘下手套,但希斯能看见腕部的伤痕一直延伸到布料底下。他咬牙一把抓过枕头,连同要把手指钻进那手套里头摸索的冲动,压在涅槃的腰下。 “这样舒服点。” “不是说了没问题吗?” “不行!”希斯被自己突然拔高的音量吓了一跳,“不,我意思是……做起来感觉会更好。” “哪儿学来的?” “别、别问了……” 下身的抽插重新开始,穴口液体滑动的粘稠声因为两人的沉默被放大,希斯感觉自己像是溺了水,呼吸急促起来,却难以缓解微弱的窒息感。他们做爱时涅槃很少发声,以至于别说确认疼痛感了,希斯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让对方舒适起来。但这次好像有什么不一样,比以往要偏高些的体位似乎起了作用,涅槃眯起了眼,竟然也侧头望向别处,抬手把重了许多的喘息声堵在喉咙里。 “唔……” “你这、样呼吸会,很难受……的……呃!?” 希斯弯腰想拿开涅槃的手,茎体突然传来夹紧的触感让他禁不住颤抖起来。难道真的伤着他了?希斯慌忙再次停下,发现涅槃双耳无力垂了下来:这是他临近高潮的预兆。 涅槃凌乱的铁灰色发丝根本藏不住他脸颊上迅速晕开的红。 希斯从未见过如此动容的他。 “涅槃……涅槃……” “别喊——啊!等等——” 涅槃深吸一口气,破碎的叫喊从喉咙深处溢出,连双唇也变得湿润。希斯这才想起来,他们从未亲吻过,即使他曾经尝试以此增加对方的快感,都被拒绝了。 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希斯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他是觉得没有必要才阻止我,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也不可能—— 但他终究无法违抗欲望,含住那双唇瓣,竟然也没有被推开。他能感觉到自己被抱着,于是他闭上眼抱紧与他同样颤抖的另一具身躯,下半身的动作也失去章法,谁都顾不上迎合谁,驱使他们摆动腰肢的只剩下本能。 一阵战栗过后,希斯小心翼翼趴倒在涅槃身旁,不敢去看他的脸。说不定要被谴责为何要去亲吻他,为什么擅自拥抱,自己又为什么不像往常一样考虑涅槃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如此激烈的交合。很快他又想起必须去给涅槃清理身体,射出的精液沾在身上干了的话会非常难受。希斯连忙撑起身体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与涅槃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那只还戴着手套的手,不知何时奇妙地恢复了些许力量。 但那是希斯之后才渐渐意识到的事情了。现在的他慌忙松手一个劲地道歉,逃也似的爬下床,被涅槃叫住了。 “喂。” “我,我去给你拿毛巾——” “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别自己擅自在那里胡思乱想。” 希斯慢慢回头,涅槃躺在床上,半睁着眼微笑看了过来。 “做爱本来就是这种遵从欲望的事。” 不,不是这样的,刚才不是那么回事。希斯最终没有开口,只沉默对他点点头,转身逃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