酵母菌的培養皿

在世界的角落呼喚。

最上静香ⅹ北沢志保(しずしほ) from アイドルマスターミリオンライブ!

《Without the word》系列 – 明天以前海面以下視線以外

  

麵包車在路口轉了彎,開始沿著海岸奔馳。一路上哼著不成調小曲的製作人在湛藍的水面鋪滿整個擋風玻璃外時發出一聲讚歎,搖下車窗讓海風替代了車里沉澱許久的空氣。竄進來的風攪得頭髮糟亂,海的腥味包裹著燥熱黏膩在皮膚上,讓志保異常不爽快,於是她伸手去關,將兩邊車窗搖得只剩下縫隙。

「啊、風太大了?」製作人抓著方向盤沒有看她,只是語氣輕快地道了歉,「抱歉抱歉,最近都是些悶在室內的工作,一到海邊就有點興奮過頭了。」

「製作人先生說得我們像是出來郊遊一樣,」理了理亂髮,志保說著不禁瞥了一眼後座,玩具煙花、烤肉架、各種食材與零食飲料雜亂地擠壓本不充裕的空間,「該不會把合宿打算做的事情都忘光了吧?」

最上静香ⅹ北沢志保(しずしほ) from アイドルマスターミリオンライブ!

《Without the word》系列 – 明天以前海面以下視線以外

  

「明知道自己酒力不行還喝這麼多。」

這句話在從居酒屋回到自己公寓的途中重複過多少遍,靜香已經數不清了。但無法如往常那樣辯駁,她確實是一不小心趁著情緒喝得有點多……太陽穴突突地跳痛,她被半架著從電梯挪出來、又靠在墻邊緩了好久,才將計程車上和電梯裡醞釀的翻江倒海的感覺壓制回去。自己大約周身散發著濃濃的酒臭吧,她瞥了一眼方才說教的人,像在印證自己的猜測那樣,緊皺的眉頭仍未鬆解。

用肩膀支撐自己的並不是一直以來在身邊的人,那個人在前幾天為鬆開她的手而道歉,然後獨自坐上反方向的電車離去了。一直以來總是那個人笑著拍下她捋起長髮的背影,然而直到那天她才第一次看清盡力挺直的脊背中、無法掩飾的疲憊姿態。即便如此明天還會在拍攝現場見到,也沒有辦法循著巨大的失落情緒將對方的電話號碼從通訊簿裡面刪去,所以才趁明天到來以前躲進居酒屋,用酒精把今天的自己好好清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