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gshenhy

生不了人,我很抱歉 一条朋友圈引发的惨(?)案 大乌龙事件 微信、微博为剧情合理需要设置,本文无具体时间点安排。

时光想,如果真的要有一个人自作多情,那还是他好了,他舍不得俞亮尴尬的。 00 俞亮睡前刷朋友圈的时候,发现时光发了一条动态。 “生不了人,我很抱歉。” 他点开右下角的两个点,试图同往常一样点一个赞或者评论些什么,这些都是他下意识的动作,时光每每发什么动态他都要给出一点意见。 比如时光拍了张去南京比赛到车站的图,发条动态。 “今天去蓝鲸了!万票圈啊,想知道长江路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俞亮评论,“不要吃了,你不是去比赛的吗?” 时光秒回复他一个鄙视的表情,“你的生活太无趣了,你理解不了吃喝的乐趣。” 比如时光发了一张自拍,正是他们在定制店试西服的样子,俞亮是天生的衣架子,而时光穿着样衣,总是肩宽合适了,衣长又稍微有一点长了,但这并不妨碍时光拍一张镜子里的自己,发一条朋友圈,配了一个酷的表情,俞亮也给他评论。 “衣服有点长了。” 时光对俞亮在他身边还要朋友圈给他找不痛快的行为表示愤怒,当场脱下西装外套,甩到俞亮那边。“你试,你试好吧。” 俞亮被他拿衣服蒙住头,拉下来还真的走到镜子面前试了一下——刚刚好,因为长度合适,穿的看起来比时光精神不少。 时光的拳头硬了。 他转头对着老板,“老板,这套我朋友他要了,给他包起来。” 俞亮:… 拿着皮尺刚刚走过来的老板:……这是样衣。 时光:… ……

久而久之,俞亮习惯了关注时光的动态,但每次评论都很“恰好”,他好像很乐意于看时光因为他的评论炸毛,实在想不出什么的时候,他会给时光点一个赞。 面对时光这条动态,俞亮竟然犹疑了。 生不了人是指……?俞亮翻来覆去看着这八个字,发现可比围棋难理解多了,他放弃思考,也没有点赞,关上手机,决定明天见到时光问问。 大家都知道,俞亮九段和时光九段的关系很好,二人刚在棋坛崭露头角,便是一起参加北斗杯,当时就有“一时瑜亮”的说法,后来二人常常在国内各大比赛中相遇,分则各自为战,无论是驰骋棋坛数年荣膺过棋圣头衔的资深选手,还是棋风奇特棋路怪癖的青年才俊,二人总是给围棋界带来惊喜,又同年因世界围棋锦标赛冠军、世界围棋团体锦标赛冠军直升九段,接连刷新了方绪最年轻围棋九段的记录,被誉为围棋界的双子星,最近中国国家围棋队公布了今年的集训名单,二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俞亮躺在床上,看着隔壁空空的床铺,集训有三四天的报道期,时光前两天同他一起报道,今日又有事又请假回了趟家,就蹦出来这么条动态,俞亮打开微博,在输入框输入生不了人这几个字,实时动态第一条: “相亲又宣告失败了,生不了人,我很抱歉。”俞亮手一抖,直接退出了微博,他便也懒得再开了,于是又把手机放下,盖好被子合眼,准备进入梦乡。 他的脑海中猛然跳出一个想法,吓得他睁开了眼睛。 时光的意思该不是想谈恋爱了吧?俞亮躺在床上,只觉得脚底一空,后背发凉,他又翻出手机,看时光的那条动态,那条孤零零的塞在别人图文并茂的朋友圈之间,到现在也没有人点赞。 俞亮点开时光的头像,发现聊天记录还停在昨天时光和他说今天要请假的事情。俞亮问什么事,话痨时光也罕见的没有回答。 俞亮觉得这个想法的真实性上升了10%。 生不了人…这个字面意思,俞亮咽了一口口水,感觉这一条就像时光在跟朋友圈的所有人挥舞着双手,表达着自己谈不了恋爱的忧愁,并且告诉大家,他单身可撩。 俞亮喜欢时光很久了,从幼时分别、学棋归来又重逢,二人有了更深的交集,俞亮不知自己从何时心动,只是这念头根深蒂固,藏在他克制的神色之中,任谁也不大看得出来。但如今这个念头被这句话激发出来,好像从来平整的牛皮书面,被胶带粘出一块来,这空出来的一块长出细细的绒毛,让他惆怅的发痒。 ——实在是不大妙。 在这不太好的念头之下,俞亮渐渐进入了梦乡。

01 时光发完这条动态,在床上也翻了个身去睡觉,还好集训就在隔壁市,洪河给他打电话,他一听起来洪河好像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他赶回去,没想到回来是来解决情感危机的,看起来超脱不羁的洪少侠也有为情所困的一天,时光看着洪河对瓶吹,犹疑了很久,吐出几个字来。 “这不都小事吗?实在不行你就道歉。” 洪河翻了个白眼,一看时光就没仔细听,索性也不再絮叨了,甚至还对时光的仗义表示了感谢。 “不懂,你不懂。” 时光摇头,他因为隔天就要返回集训中心,所以并没有喝酒,一路把洪河护送回了家,这才折返自己家中,洪河趁这段时间也没闲着,给他分享了一首歌。 时光点开来听,是潘越云的最爱,听了半句翻了翻评论区,好家伙全是各种大半夜的伤感评论,时光实在没法领悟到这个点,又觉得他好像很久没有发动态了——洪少侠的伤感一夜,值得被纪念。 于是他浏览了一半评论,心有所感,打开朋友圈,在睡觉之前发了条动态。 “生不了人,我很抱歉。” 02 第一夜,时光做了个梦。 他自觉自己睡了没多久,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个房间的角落,于是满心疑惑的打量着房间——竟然是俞亮的卧室,他看见俞亮坐在一侧的沙发上,书桌上的台灯照到他脸上,俞亮的右脸笼在阴影里,分不清神色,时光心头奇怪,但好在他特别随遇而安,看向窗户的方向,估摸着应当是白天,只是俞亮并未拉开窗帘。 时光走到窗户边,“俞亮,你怎么不拉窗帘啊?”从前在俞亮家住的时候,俞亮天天早起,起床必拉窗帘,搞得时光养成了就算窗帘拉得再大外面天气再好但只要自己想睡觉就一定能睡着的本事。 时光发现自己摸不到窗帘。 他形容不出这种感觉,并发现喊俞亮俞亮也不理他,他碰周围的东西一会有实感一会又是虚无,他跑到俞亮面前上蹿下跳,可是俞亮坐在那里,毫不动弹,俞亮好像看不见他。 时光试图记起现在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这该不会是做梦吧……” 没等时光细想,俞亮站起身,径直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时光见他看不着自己,索性也放弃了,只是屋内亮堂起来时,他看见墙上的日历赫然显示12月25日,却没有年份,“圣诞节啊…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才十二月初啊……”转身发现俞亮穿好了西服,又特地打了个领结,头发梳成背头,看起来成熟了很多。 时光仗着自己哔哔俞亮听不见,就开始品头论足起来。 “你这发型也太老气了吧,看起来像三十岁的。” 俞亮对着屋内的落地镜整理领结,时光评论: “不过帅还是蛮帅的。” 时光看向镜中的俞亮,此刻只见他眉头皱着,好似永远抚摸不平似的,莫名其妙的,时光也感受到一阵心痛。 俞亮为什么这样伤心呢? 在镜中,俞亮自己伸手去摸了摸紧锁的眉头,时光一瞬想起在阁楼上,俞亮和他对局也这样皱着眉,他一样的用手去抚,此刻他心中产生一种坚定的想法,俞亮此刻一定是也想到了这件事,所以才会抬手。 他看着俞亮转身,从桌上拿过一封请柬,顺着俞亮手的方向望去,发现桌上还摆着个水晶球,水晶球里是圣诞老人和麋鹿,时光惊奇,“这不是我今天在广场看到的那个圣诞水晶球吗……” 俞亮接了个电话,屋内太寂静了,电话里说什么,都一清二楚。 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分明是他自己。 “俞亮!你出发了吗?你个伴郎可别迟到耽误我的好日子啊!” 俞亮顿了一顿,竭力隐忍着,换了一种轻快的语气,展开手中的那一封请柬,“知道了,我马上就出发了。” 时光看见了,新郎栏写着时光的名字,日期印着12月25号,因为是圣诞节,还在请柬上刻了一个圣诞树,那是梦中自己送给俞亮的结婚请柬。 他看着俞亮背对着他,只觉得这背影伤心又绝望,他来不及震惊自己居然要结婚了,只想就地喊住俞亮,让他不要去,可是俞亮的步伐加快了,他还来不及跟上俞亮的脚步,就被俞亮匆匆关上的卧室门一震。

这一震,时光一脚踏空,再回神已经不在俞亮的卧室了,他站在舞台上,面前是几十桌宾客,转过身,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俞亮身边,俞亮胸前别着伴郎的花,手中拿着一个戒指盒。那种悲伤的心情还未散去,他看着俞亮强颜欢笑的为他递上戒指,做了一个称职的伴郎。 时光失神自语,“我结婚,俞亮这么难受的吗……” “砰——”大家在台下放着纸烟花,时光吓了一哆嗦,这一哆嗦又换了场景,是方绪的酒吧,俞亮窝在包间里,时光嘟嘟囔囔的,“这是我的梦还是俞亮的梦啊——” 他凑近了看,才发现俞亮的脸通红,再看桌上,放的酒瓶东倒西歪的,俞亮伸手去够酒瓶,碰倒了桌上为了应景摆放的圣诞树——酒吧甚至会摆到元旦,俞亮像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似的,抓起圣诞树就往地上砸,那树看起来是个玩具,实则是铜的,砸在地上声音很响。 时光不可置信,“你酗酒?” 时光感觉俞亮好像听见这句话似的,因为他又拿起酒瓶灌了起来,时光下意识去拦。 “别喝了——” 好像拦也没有用,俞亮看不见他。 然后时光就醒了,是被闹钟闹醒的,他迷迷糊糊按掉闹钟,妈妈隔着门喊他。“时光,时光快起来了,今天还要回基地的。” 时光才想起来,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根,知道疼了,才知道自己回到了现实,摸了摸胸口安慰自己,“还好,还好是个梦。” 也不知时光说得还好是梦是指什么,是还好自己没结婚呢,还是还好自己没让俞亮伤心。

时光在回集训中心的路上,一直再想昨夜的梦——就好像,自己闯进了俞亮的梦似的,跟着他一同伤悲,至于为什么他结婚俞亮会这么伤心呢… 时光不明白。回到宿舍,俞亮也刚刚吃完午饭回宿舍,二人碰了个面,时光看着俞亮的脸,想到梦中他背头的样子,竟然忍不住笑出声,俞亮想起昨天时光发的动态,不知他这一阵笑从何而起,忍不住在脑袋上打了个问号看着时光。 时光停下来,觉得场面有点尴尬。 “呃…昨晚睡得好吗?” 俞亮嗯了一声,时光在心里暗骂自己有毒,但看着俞亮神色并无异常,想来昨天的梦真的只是自己没睡好,也就放下心来。 俞亮嗯的没什么底气,还好时光在那自说自话,不怎么注意到他的神色,他才糊弄过去,实则他昨晚睡得不好,他梦见时光结婚了,在很多很多年之后,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只有他自己伤心,像一个笑话一样。 真是幸好,那是个梦。 第二夜,时光做了第二个梦。 这会他在梦里有存在感了,他坐在化妆凳前,好几个人在他脸上动作,他想伸手去拦发现自己双臂像被捆住似的,低头看并没有绳子捆他,于是他试图发出声音,这次倒是成功了。 “你们在干嘛?” 正给他用大刷子糊脸的江雪明停下来,推了一推他的脑袋瓜。“时光你睡傻了吧你啊,你今天结婚啊!” 又是结婚! “赶紧搞都怪你赖床,马上新郎那边都要来了!” 等等,新郎是什么鬼? 时光抬头,在这个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的场景里,看到了和上次一样的日历,大咧咧的“12月25日”几个字,依旧没有年份——或者说,是他自己看不清年份。 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像被按了快进键,堵门、问题目、做游戏时光都试图去听但是听不清楚,等到一身西服、抹了发胶的俞亮把他抱起来下楼,他才感觉时间又慢下来。 他紧紧搂着俞亮的脖子,俞亮把他抱下楼,他看见物业在大厅的玻璃门贴了Merry Christmas的贴纸,花花绿绿的,还贴了几个小铃铛。 时光抓狂,又是圣诞节,圣诞节曾经是他最喜欢的节日,因为小时候爸爸经常会在这一天回到家,然后给他带好多好吃的东西,但如果是以这样的形式反复出现在梦里,那他就不太想喜欢了。 时光问俞亮,“我不重吗?” 俞亮好像又没听到,而且也没张嘴,但时光却听到了俞亮的声音,从他心口传过来的。 “反正是做梦,我说抱得动就抱得动!” 时光:?好家伙果然是在你的梦里! 到了宴会大厅,舞台屏幕上放的是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十分详细,时光看了几眼,忍不住吐槽。 “这都有资料?复盘打谱都有影像资料?” 画面变化,大多数是俞亮视角,俞亮视角中的时光像带着光环,耀眼非常,时光看向俞亮,“这不会都是你的脑补吧?” 俞亮弯起嘴角,他替时光带上戒指,时光见他不回答,突然认命,知道这是个梦,不是待会,过段时候也会醒的,既然在梦里,就一起把这个梦完成吧…他从江雪明手中拿过戒指,也套在俞亮的无名指上。 司仪带头鼓掌。 “好的,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时光又醒了,他暗骂了一句,只觉得俞亮没亲下来十分可惜,就差那么一点,他要是多睡五分钟一切都可以完成了——等等,他在肖想什么? 时光去浴室用冷水洗了把脸,出来看见俞亮还睡着,闭着眼嘴角上扬,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他想起在梦中俞亮的心声,心头打鼓,“我不会真进俞亮梦里了吧……俞亮不会真的想和我结婚吧?” 带着这个想法,时光九段开始了和俞亮九段各种欲言又止的集训生活,时光常常刷着刷着牙,镜子里就浮起梦中结婚场景俞亮的笑,吓得他把两人并在一起的漱口杯上下分开,练棋时看着俞亮的背影,就想起俞亮去参加自己婚礼的背影,从此他坚决和俞亮背着坐,不给自己任何一个看到俞亮背影的机会。 两次梦境带给时光的感觉被忙碌的训练消退时,时光领着从集训中心外打包回来的饭盒推开房门,看见俞亮正自顾自的整着领结,桌上放着请柬。

这场景真是似曾相识啊。 时光把饭盒甩到一边,跳到俞亮面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要去干嘛?你要去当伴郎吗?” 俞亮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窜到自己面前的时光,“我去参加婚礼啊,什么伴郎不伴郎的?” 时光的心放下一半,不当伴郎就好——不对,也不像在梦里,也不是自己结婚啊? 仔细一问,俞亮是去参加秦美的婚礼,秦美正谈了个隔壁市的对象,婚宴就设在男方当地,俞晓暘他们都得从方圆市赶过来,倒是俞亮占了集训的便宜,时光一副放心丈夫的语气,“哦没事没事,去吧去吧。” 俞亮叹了口气,“你先睡吧,我回来会小声点的。” 婚礼结束,俞亮难得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婚礼场景,还有和新人的合照。 “祝福秦美姐!” 时光魔怔的想起那个荒诞的梦,只能得出一种结论,他忧愁的想: “俞亮是真的很想和自己结婚吧……” 时光颓然的倒在床上,丝毫没有去印证真实性的想法,他已然深信不疑了,并且想为此寻求个解决办法。“怎么办啊……” 他给洪河拨了个电话。 洪河看他绕了半天弯,啐他有话直说,时光扭扭捏捏。 “我有一个朋友…他在梦里梦到他和别人结婚了,这是什么意思?” 洪河最近情场得意了,化身情感大师,“你梦到和谁结婚了?” “就是和……”时光反应过来,“哎什么我梦不梦的,我朋友!” 洪河乐意顺着他说话,“好好好,你朋友,梦到他和另外一个人结婚了对不对?” 时光犹疑了一下,“也不是,我朋友,不是在自己的梦里,是在另一个人的梦里,看到自己和他结婚了……也不对……” 洪河适时打断了他,“梦怎么还分你的我的他的呢,既然梦到结婚那就是喜欢呗。” 还没等洪河再说什么,时光挂断了电话。

喜欢?俞亮喜欢自己?自己喜欢俞亮?想着想着,时光回味起梦中那个未完成的吻,那样的俞亮深情、真挚、眼里只有自己,他太享受了,他觉得这个梦不管是谁的梦,好像不醒也可以。

03 为期半个月的国家集训结束了,时光也没琢磨明白,他好像有点喜欢俞亮,说不定这两个都是他自己的梦呢?完了他在梦里肖想和俞亮结婚,还肖想自己琵琶别抱俞亮颓废。 妈的,自己初中写作文想象力都不可能这么丰富,这肯定是俞亮的梦。 趁着放假的间隙,俞亮还上了次热搜。理由是有粉丝出门去珠宝店碰见了他,随手拍了张照片就上了热门,配字是“哇哦,我居然在XX店看见俞亮了,集训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时光点开图片,发现是俞亮站在柜台前的一张背影,他似乎正在顺着导购的指引在挑选什么。时光退出来,又看了一眼店名。 ?这个店不是卖珠宝的店吗?沃曹,俞亮该不会去买戒指了吧? 时光匆匆打开微信,发现自己刚刚答应俞亮约这个周六出来吃饭的消息,只觉得他这个邀请都郑重其事,心情更凝重了。 等等,这个周六几号? 时光跳下床,赤足去翻外面的日历,试图进行短暂的挣扎——很明显,这个挣扎是无力的。 这个周六就是后天,今天是23号,后天是25号,圣诞节。 不太妙啊不太妙。 他试图破局,先是想摆脱和俞亮两人独处的条件,先后打电话给沈一朗、洪河、吴迪都遭到了无情的拒绝,江雪明在外地,穆清春去北京参加研讨会了,岳智——岳智还是算了。 后来试图和俞亮回掉这个邀约,结果把自己推入了一个更深的坑里。 俞亮回复,“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请你务必要来。” 时光把前后这么一串,觉得自己完了。 “这是要求婚的节奏呀……”

于是在餐厅等待已久的俞亮,看见时光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冲他招手,“时光,在这!”时光吓僵直了身子,立刻溜到他面前坐下,俞亮把菜单递给他,叫他点菜。 长痛不如短痛,时光把菜单合上,放在一边,一脸严肃的说道:“不要说了,我答应你。” 这个答应听得俞亮一头雾水——虽然他是想和时光告白的。 俞亮问道:“时光,你知道我今天要说什么吗?你现在就答应我吗?” 时光神色坚定,“我知道,我答应你。”冲俞亮伸出手,“拿出来吧。” 俞亮还真买戒指了,看着俞亮掏出一个盒子时的时光想,他看着俞亮打开盒子推到他面前,嘴角一僵,“怎么、怎么是袖扣,不是戒指啊?” 俞亮抓住重点,“戒指?”时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啊,你不是要求婚吗……”说出求婚二字,两人对视时都僵在一处,时光试图给自己的迷惑发言一点解释,“我梦到你梦到要和我结婚……”好吧,好像更迷惑了。 俞亮大惊,“你怎么知道?” 时光和他比惊讶,“那个梦还真是你做的?” 俞亮尴尬的摸摸鼻子,“你怎么知道我梦到和你结婚了啊……” 时光悻悻,“因为我也梦到了啊……就是3号我归队那天啊……” 俞亮比时光先一步返回正常思维,“我们都可以讨论到结婚了吗?”时光跟着他的脑袋瓜转过来,气氛一下降到冰点,不管俞亮的还是他自己的,都是梦,而且人家今天买的也不是戒指,而是袖扣,圣诞礼物什么的嘛…俞亮每年都会送,倒是自己今年被那两个梦搅得,什么都没有选。 时光想,如果真的要有一个人自作多情,那还是他好了,他舍不得俞亮尴尬的,他挠挠头,跟俞亮道歉。 “对不起啊……” 俞亮制止了他的道歉,“时光,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有向你告白。”

04 不久之后,时光搬回了俞亮的家,美其名曰培养感情。夜里俞亮从背后搂住他,去捉时光的手,时光诚恳的问他。 “你是不是真的做了两个梦,一个梦到我和别人结婚了,一个梦到我们俩结婚了?” 俞亮与他贴近,“我的确做了这两个梦,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集训的时候我说梦话了?”时光摇头,“不,因为我也做了梦,我做的梦是看到了你做的梦。” 时光转头看他一副不信的神色,“我记得很清楚,两次做梦都是圣诞节结的婚!这个说梦话听不出来把?” 俞亮有点动摇。 时光趁热打铁,“你记不记得,我在第二个梦里问你我重不重的?你说反正是做梦来着……”俞亮这下相信了,“怎么会有人梦到别人做梦呢?” 时光总结,“我想,这就是天定的缘分。” “该你解答我的问题了,你为什么老梦到圣诞节结婚啊?” 俞亮不假思索的回答他,“我想……为什么会梦到在圣诞节,可能是因为听你说过你最喜欢圣诞节了吧。所以觉得你会在圣诞节结婚?” 时光跟着问他,“所以你又选择圣诞节表白?” 俞亮耳根有点泛红,“也不全是,是因为你发动态想谈恋爱,所以我后来做梦,然后想着还是跟你告白算了,我以为不会成功的,我们每年圣诞节不都会出去吃饭嘛。”

时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反应过来,不再选择躺着,而是支起半身转过去看俞亮。 “等等,我什么时候发动态想谈恋爱了?” 俞亮:…… “不是你发的‘生不了人我很抱歉’吗?” 这下轮到时光无语了,“这和想谈恋爱有什么必然联系吗?这不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化用吗?” 俞亮怔了一怔,隐瞒自己用微博搜过的事实,试图装傻,“你想表达的不是字面意思吗?” 时光脑子中蹦出一万个黄色废料,他瞬间理解了俞亮的意思,“所以你觉得谈恋爱就生的了人了是吗……” 俞亮是想过这个意思,又一次耳根爆红,清清嗓子,“也、也不是吧?” 时光没想到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所谓“罪魁祸首”反而是他自己,只觉一切冥冥中早有安排,太多巧合,他才会不和俞亮错过。 他于是笑起来,低下身去吻俞亮的耳垂,试图吻走恋人的窘迫,俞亮将他搂住翻了个身,两人鼻尖对鼻尖,因为凑得太近,所以时光忍不住地眨着眼睛。 “要、要不我们试试?”

时光:试试就逝世 到底那天俞亮和时光没试成功。 就离谱,毕竟除了打啵俞亮也有点懵,时光在那眉头紧锁,“我看我 们可以先脱衣服...”屋内空调开的足,两个人本来穿的就不多,时 光穿的套头衫,上半身脱光了俞亮还在那慢悠悠的解纽扣,时光吐槽 他,“你会不会啊?” 俞亮一愣,反唇相讥:“你会?” 时光:?不要搞得好像你很会 俞亮:我 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是方绪打来的电话,跟他说明天俱乐部开会 的事情,等俞亮嗯嗯的挂了电话之后,发现时光早瘫在床上睡着了。 时光天天说方绪耳提面命很催眠,怎么他自己都不困时光反而睡上了 呢。 时光其实害怕了。 他曾经看过...-就那种小杂志,但是他还真不知道两个男人怎么搞, 理论经验也基本为0,他就不太想在俞亮面前露怯,也怕俞亮特别厉害搞得他想个未出世的小鸡仔。 后来两个人都因为俱乐部的事情常常一个人这天开会一个人那天开会,真正见面陪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没有集训的时候长。 他从洪河给的一个地址摸到了一个七拐八扭的小巷子里,门头是“小 燕音像店”的碟片店,进去之后没几分钟鬼鬼祟祟的把手里的黑袋子 揣进兜里出门,左顾右盼看到外面根本就没人,这才放心的走出巷子。 看完碟片的时光表示:两个男的还能这么刺激?他心虚的把碟片放进了床头柜的最下面一层。 两个人因为忙碌,都自然失去了“深入交流”的机会,倒是俞亮很喜 欢和时光亲嘴,时光看完了片子自以为自己理论基础巩固了,在床上 每次俞亮搂着他,他都紧张的要死生怕俞亮进行下一步,也生怕俞亮 不进行下一步,怕俞亮会自己被嘲讽,最好俞亮半斤八两,时光还可以大度坦然的跟他说,呵,不会?哥哥教你。 但是俞亮亲完他,就搂着他睡了。 这就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了,时光只想过怎么打炮什么姿势谁上谁 下,犯难的他做了很久自己可以在下面的心里建设,但没有想过不打。 算了,不打就不打吧,搞得我好像很饥渴一样…… 直到快过年了,时光俞亮进入了春节假期,还有两天他俩就要各回各家了,一大早时光起来到卫生间防水,一大早小兄弟就半立着给他敬礼,他没太在意,蒙然的打了个哈切,转头发现洗手台和马桶中间的凳子上,放着一条内裤。 显然是俞亮昨天洗澡脱下来的,不是正经叠好的,内里翻在外边。 这场景好熟悉一一时光清醒过来,这不就是碟片里的情节吗,一个英 俊的卷毛偷另一个人的内裤手淫来着,然后被发现了结果两个人奋力开干了。 时光当时还给自己五块钱买的点了个赞,觉得有点剧情,还蛮值的。 他看着那条内裤,咽了咽口水,想了半天,伸出颤抖的手去拿那条内 裤,秉着我就看看的想法,把俞亮的内裤拿到手,他手指正摸到平角内裤中间那块,是棉的,摸起来很舒服。 时光发誓,他如果当时脑子清醒,是不可能去闻俞亮的内裤的。 俞亮爱干净,内裤也基本都浮着淡淡的肥皂香,要不是内里翻着,说它是条干净的内裤也没人怀疑。 就这样,时光可耻的发现自己的小兄弟更硬了,如果说刚才还能自然 平复,现在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了,他起之前看了看钟,还早一一最 起码卡在俞亮平常醒的时间点之前,反正俞亮这内裤都是要去洗的, 不如就——就帮自己解决一下需求吧。 时光松开拉着自己睡裤的手,微微右倾靠在玻璃门上,郑重的把俞亮 的内裤附在自己的小兄弟上,布料遮住马眼的感觉让时光一窒息,时 光双眼微闭,一手撸动着自己的性器,完全顾不上在外面睡觉的俞 亮,口中发出低声呻吟。他在用爱人的内裤自慰,一想到这件事他就兴奋的不能自已。 快到高潮的时候,时光眉头紧锁,手上加快了速度,忍不住声调提高,快了快了就差临门一脚。 “俞——” 他正想喊出俞亮的名字,至少小黄片里也是这种走向,但不同的是,他微一昂头,余光里看见俞亮正倚在洗手间门口。时光本来还想去抽一张纸射到上面,这下好了,被这个发现下的直接喷了,弄的马桶上、凳子上、地上到处都是。 很尴尬,现在就是很尴尬。 时光露着鸡儿,鸡儿上还挂着俞亮的内裤,两个手被马眼里流出的透 明液体和白浊混的乱七八糟,而俞亮,俞亮穿着睡衣也显得很板正,靠在门边,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卧槽!!” 时光火速的盖上马桶盖,从一边抽出一张纸擦了擦,俞亮的内裤掉在 地上,自己拉起睡裤,一边还不忘骂他,“你这个人怎么走路没声音啊!吓死人了!你什么时候站这儿的!” 俞亮沉默了一声,“刚在在你闻我内裤的时候。” “啊啊啊你不要说了!”时光想捂住耳朵发现手还没洗只能意念堵 耳,试图让俞亮闭嘴,看俞亮还没动弹,忍不住开始以牙还牙。“你在这待这么久都不说话,看人家打飞机很有意思吗!” 俞亮:“我就是没想到……” “没想到啥!没想到你不和我上床我还可以自己解决?”时光去洗了洗手,甩了一甩,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俞亮下身也顶了个帐篷,心想可算抓到了,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挺精神啊,换我看你了。” 俞亮忍无可忍,上前扶住时光吻他,时光措手不及,被这个吻逼得头往后仰,俞亮抬手扶住时光的后脑勺,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俞亮这 回倒是很不规矩,另一手撩起时光的睡衣进去抚摸着,三两下摸到时光的乳|头,俞亮的手有些凉,激的时光一缩,俞亮的手又下去扶住时光的腰,时光肚子上有些肉,摸起来软软的非常舒服,俞亮忍不住多摸了两下。 两个人分开时,时光脸已经红透了,刚才打飞机的时候没脸红,俞亮发现的时候没脸红,反而被这个吻迷得七荤八素,他有点不好意思。 俞亮开始打直球。“去床上吗?” 时光点了点头,俞亮尤其自然的拉过时光的手,两人迈出洗手间,双 双吻倒在床上,俞亮像只小狗,放过了时光的嘴唇自时光的脖颈向下 又吻又舔,然后头又从时光睡衣下摆里伸进去,吻时光的肚脐和乳尖。 时光看着自己眼前的睡衣顶出一个圆形,是俞亮在里头,忍不住呼吸加重,隔着睡衣摸了摸这颗脑袋瓜。 “出来出来!” 俞亮听话的出来了,然后又去跟他接吻,右手伸到下面拉下时光的睡裤,时光也不甘示弱,去拉俞亮的睡裤,两条裤子双双被甩出床外。 俞亮扯了时光的内裤,摸到一点时光刚才泄身时喷出的白浊,他居然没洁癖发作,甚至还伸到时光眼前看了看。 时光反应过来,嫌弃的推开,顺便把自己内裤扯下来扔到一边。 “你这人怎么这么恶趣味?” 俞亮无语,“我看好像是你更恶趣味一点吧。”时光有点窘,于是去摸俞亮的下身,硬的像一根——怎么说,就像他妈过年擀面的那个擀面杖,又直又粗。 时光捂住眼睛。 “这不公平!” 俞亮不停动作,去摩挲时光的臀缝,试图去戳开那一道后方密门。 时光警铃大作,“你想干嘛!” 俞亮忍了很久了,那次没试成功后面太忙,他又怕自己太主动吓着时光,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了,他实在不想错过。 俞亮说:“我能干你吗?” 好家伙,时光想,俞亮真不愧被评价为围棋贵公子,连打炮都是这种 客气的询问的语气,时光他是架在名为俞亮的燃气灶上的一壶水,烧了这么多天,终于是要开了。 烧开的时光郑重的回复他,就像在比赛时对手行礼一样郑重。“可以。” 于是俞亮变戏法似的变出一小管润滑剂,时光惊叹,“这你都准备好了?” 俞亮嗯了一声,“蓝莓味的。” 时光:“我感觉我现在像个蛋糕,还蓝莓——呃——” 带着润滑剂的手指在穴口摸索,趁着时光说话的时候不请自入,堪堪伸入小半个指节,时光难耐的挪动着屁股。“出去!好难受!” 俞亮起初还坚持了一下,看见时光似乎真的不大适应,听话的将手指退出来,去亲亲时光的眼角。 “那今天就算了吧,我们……” 啊啊啊不行,时光一听到俞亮这个语气就投降,扑到俞亮身上,大义凛然的说:“来吧来吧,我今天一定要跟你上床!” 于是俞亮又开始了试探,一个半指节探进去的时候,时光紧锁眉头,甚至出了一点薄薄的汗,却一声不吭,甚至挺动了一下。 俞亮缓慢地伸进第二根手指,又加了点润滑剂,瞬时在穴内旋动,屋里流出一点咕叽的、尤显糜烂的水声。 俞亮体贴的去摸时光的,摸了半天好歹是摸挺起来了,又伸头跟他去接吻,时光此刻正被进去,正需要一点抚慰。 等到三根手指能顺利在穴内转动时,俞亮退了出来,“听说两根手指能进去动了就可以了,这都三根了。” 俞亮带着满手润滑剂,牵着时光的手去再度去摸自己那根硬得发炸的棒槌,时光被这热度一惊,咽了咽口水。 “你听说?你这跟和你两根手指一样吗?” 但时光还是翻了个身背对着俞亮,顺从的将俞亮的引过来,俞亮 用手扶住抵住时光的穴口,先塞了一塞,只戳进去小半个头,然后一挺身,没入名为时光的温柔乡中。 “啊一-”时光有些痛,仰头长叹一声,俞亮此刻才挺进大半,时光 背对着他,没注意到他脸色一僵,但时光感到后穴一阵暖流,然后俞亮就僵在那不动了。 时光:“俞亮,你这是射了吗?” 俞亮退出时光身体,带出一丝粘腻的白浊,但器物还硬挺着,他沉默着一言不发。 时光:害怕.jpg 俞亮:“你后面太紧了……” 时光转过身,这下轮到他安慰俞亮了,“没事没事,我们再来嘛。” 时光回忆碟片里的场景,自己正躺在床上摆出一个M字,让俞亮伏在他身上缓慢的进入他,两个人都难受着,直到俞亮彻底进入了,发出一声满足的谓叹,并不自觉的轻微晃动起来。 俞亮伏在他身上,时光看灯光从他头后洒下来,阴影里俞亮额头的汗水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时光满足的喊出声,迎接着俞亮一次次的冲撞。 直到俞亮冲到一个新角度,时光觉得一瞬头皮发麻,忍不住哦出声 来,奋力耕耘的俞亮似乎发现了新世界,于是持续顶撞着时光那点, 时光直接哦不成句,断断续续的甚至流出了一点口水,和润滑剂一样,晶莹发亮。 俞亮在那一刻,伸出手指塞到时光嘴里,时光下意识又吮又吸,和他后面那张嘴绞着俞亮的一样。 时光又泄了一次,纯靠无师自通的俞亮顶的,后穴绞了又绞,俞亮也泄在时光身里。 二人事罢,时光累的要死,俞亮拉他去洗澡。 时光撒娇,“抱我。” 从此,俞亮和时光,开始了齐头猛进大干特干的生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