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片语集

《量身定制的幻想》—一些摘抄

上卷

p26

在这种编年体的记述方式里,每一年仿佛都成了记忆的祭品。我或许也可以这样写出自己的生平没有具体的纪年:我害怕猫和狗;有洁癖;考试没通过;动过疝气手术;妹妹出生;同年开始背诵字母表;多次搬家;怕黑;遇到意中人;去罗马旅行;怕吃海鲜,做梦都怕;学会又忘记的外语;敞开的诗集好像瓶口打开的香醚。而在结束迄今为止的生平概述时,我再学习苏仁山,在之后的半辈子里,每年都填上一两笔,做“三言两语”的总结,但在这些日子开始之前我想先写下:读《一千零一夜》;儿子的友谊及“视死如归”。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