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海天使

珀尔修斯的镜子

“我知道,区区人类,不可能与死神爽约。因此,就请您将此当作我人生中最后一个请求,和我玩一个游戏,让我们在庭院最深处的房间再见吧。”

阅读更多

“故事在阿维斯就像春天艳阳下,风中的柳絮一样漫天飞舞,当它选中你、决定让你来讲述它的时候,你就会感到一阵像坠入爱河一般幸福的微微眩晕。”

阅读更多

“或者实际上,回忆才是一种剥离,一种杜撰。在我回忆过去的时候,正是通过回忆讲了一个关于我的过去的故事。”

阅读更多

“那时没有K,也没有我,我们就是为了那一段对永恒来说微不足道的时间而存在的。”

阅读更多

“但是梭苦特人终究会以此为傲,而且他们确实有理有据:蒙古帝国很快就覆灭了,而据说,梭苦特直到现在还存在着。”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