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橘花园

@penguinestate33@writee.org

人疯的时候就要写疯一点的文字,不要再困在可怜的阴郁的血腥的色情的文字迷宫里面了。因为写不出一点东西而烦躁,并且深知自己在烦躁的状态是没办法写出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连在键盘上敲打的声音都变得粗暴了起来,虽然键盘是很轻快很文雅的键盘但是我敲打的动作却是粗暴的,像10年前我的老师教我怎么敲打钢琴一样,我现在使用了足够的力量。真的有人会想看我写出来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字吗?烦躁的时候你会想到凯鲁亚克不带脑子地在打字机上一顿狂敲写出了在路上,然后被人说是写出了文字的速度感,其实就只是,不假思索也不关心也不检查罢了。我感觉我或多或少需要向他学习。过分斟酌词句会让人陷入疲劳的境地,导致天马行空想了一大堆,最后什么也写不出来。明明我是有很多话可以说的啊。但是到底如何写一个故事?到底如何写?我想让它们工整但是我的思路并不是工整的。算了吧就这样吧。我还能说什么呢?

阅读更多

触碰心中腐烂的伤口时可以看见伤口流出血液 ,和其中一只眼睛里眼泪滴下的频率是相同的。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苍白的时间一点点流逝,但那种伤口仍然没有愈合,因为我只是用橙子将其掩埋起来。橙子被榨成汁,散发出酸涩的芳香,用以掩盖腐烂血液的气味,我很喜欢。

我有很多很多很多橙子。在跳动的心无可避免地受到伤害之后,这些橙子像阵雨一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就好像曾经许下的美好愿望以补偿的形式实现,虽然那个时候我想要的已经不是橙子了。

人是否真的能被另一个人拯救,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仅仅是想象一下,刺目的光芒就会触碰到我的伤口。

*原稿写于2023.9.13,等等是邻居家的小狗的名字,时隔三个月再一次捡起这一篇大概是因为感觉可以重新看一看自己的伤口了,并把其中的一部分提取出来,写成另外一种样子。大概算是一种告别。 *也算是一种拼接曲…

.

“你知道吗,狗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会为了得到更多的宠爱而装出受伤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好像受到了什么启示般地,朝着等等吐出了这些文字。舞台上嘈杂的鼓点和迷乱的吉他声好像一下子变得异常遥远。

阅读更多

我是云杉。昨天发布文章之后,发现自己在wp的博客被墙了,经过搜索和测试之后发现大概从一周前开始,以wordpress作为二级域名的网站在大陆地区都无法访问了。为此我还更改了之前的博客的域名作为测试,所以原来的网址已经无法使用了,用梯子访问会出现“博客已被删除”的信息。

于是我在寻找别的个人博客替代品时,兜兜转转又回到联邦宇宙,发现嘟站也有自己的写作平台!虽然这边的各种功能都比较简陋,失去了在wordpress白嫖的美丽网页主题,而且写意平台目前不支持js……但是好在站点全部免费没有广告,可以创建多个博客,页面也很简洁,方便转移。虽然目前这个新家还很简陋,但是期末周过去之后我会一点一点把之前的家搬过来,再自己用css写一个好看的主题,敬请期待吧!

我以前的文章会慢慢迁移到这边,那边也没有继续同步更新的打算,所以之前wp博客的新网址我就不放在这里了,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还是要和之前的博客告别了,希望在这边也会有人愿意看我写出来的文字呢!^^

妈妈,生命对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今天没有喝酒,但是在昏沉睡去前的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死亡。睡眠就像一叠沉重的筹码压在我的生命上。

2023年末。我今年20岁了,到了下一年的某一天就会变成21岁,但我的感觉仿佛停留在了从前的某刻,可能是18岁,可能是17岁,甚至更早,回到2020之前吧,仿佛我其实真正属于那里,现在的过着不经思考的燃尽生命的生活的并不是我,我只是在替一个更美丽更真实地渴望这个世界的自己活着。耳机里的歌手反复吟唱着why am I so damaged,仅仅是这样唱着就足够让人心碎,尽管我不知道自己的心碎来自哪里,可能是过往的心碎包围着我,我好像拥有了能够轻轻松松活得很开心很自由的条件,却没有能力做到这些。过去能做到的,很多现在都不能了。我今年20岁了,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但我不是17岁,也不是18岁了,音乐已经有一段时间无法点燃我的热情了。

阅读更多

给我的幻想朋友。

好了,那我现在至少知道你的字迹了。

“关于我的爱和你的死亡,”在寄给我的明信片上你这样写道。

电脑屏幕上满是灰尘,我用手拭去了一部分,它们现在堆积在角落。我还知道你喜欢诗歌和音乐,养了两只猫。我知道你有时候会抑郁发作,会在主页写下大段的文字,我不是有意去看的,只是那样不自觉地被吸引到你的痛苦当中了。

除此之外,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我无法感知你是否真的与我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也不知道你迎面走来时是什么样子,有可能我们曾经在哪条路上擦肩而过,但是我对此毫无知觉,但是你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可能我急着想确认这一点,到了一种近乎痴迷的地步,可是如果有一天真的见到了,将你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存放在我心里了,那我要在哪里存放你的痛苦呢?

关于我的爱和你的死亡。在寄给我的明信片上你这样写道。

*飞升指南、自我实现的预言和情感损伤赔偿事宜处理中心

喝了点晕乎乎的东西然后写的,感谢音乐:Holy Hive – Float Back to You

很多女巫都希望有一天能够飞升,这是这个星球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但是女巫飞升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就连很多女巫也不知道。

当女巫无法飞升的时候,她们会使用以下指南来指导自己:

阅读更多

*

假期第三天。

早上七点钟在暴雨的轰鸣声醒来,看了一眼外面晦暗的天光后又昏睡过去,反反复复睡过几次回笼觉后,清醒时已经是中午了。小桃把脸埋在旁边的枕头里,卷走了全部的被子又哼哼着不想起床,这么适合睡觉的天气为什么到中午就要从床上起来,又不是工作日,但是好饿。我无奈,爬起来去厨房将冰箱里仅剩的两个面包塞进微波炉,又热了牛奶。

将吃的东西端出来时她已经勉强爬起来坐到桌前了,接过面包,毫无灵魂地啃噬着。“还想吃点什么吗?我这里好像还有番茄,可以煮点汤之类的,像上次你弄的那样。”我问道。

“都行啦。就是那样还要洗碗麻烦死了。面包够吃了。”她闷闷地看向窗外。外面还在淅淅沥沥下雨,潮湿的气息渗透进来,有雷声在遥远的地方炸响。“今天好像也出不去了。要不我继续在你这儿待一天吧。”

阅读更多

在一个周五的晚上,花花回到公寓,发现她的小狗阿灰不在家。

她呼唤它的名字,在床底下、窗帘后面、书桌的角落和厨房的柜子里到处寻找它,可唯一的结果就是不断证实了阿灰不在家的事实。

阿灰去哪里了呢?一种无名的焦虑感在她心中滋长,但她并不认为阿灰是失踪了。如果它想出门,而我又在它出去的时候硬要把它抓回来,那它一定会不高兴的,她对自己说。

她照常吃饭、看电视剧,等阿灰回来,但逐渐心神不宁、坐立不安。她给她的朋友亭亭发消息,问他看没看见阿灰,亭亭回答说没有。到了十二点她上床睡觉,但入睡得比平常慢。

第二天早上花花做了个关于过去的梦,她梦见了阿灰,梦得不太确切,但最终阿灰好像是消失了。她吓醒了,醒来时心中猛烈情感的痕迹使她睡意全无,于是只好起床。 她叫了一声阿灰的名字,但还是不在。花花觉得想哭,但很难哭出来,也难以集中精力干别的事情,于是终于下决心出门走走。

阅读更多

标题是我总是想写的故事。

差不多有一年了才想要重新拿起笔,最近的记录是断断续续的了。但真的想写的时候好像有一万字可以写,却又不知道该从哪开始。上思修的时候老师在讲人生的目的,“人为什么活着”,讲得虚无缥缈,但我忍不住笑,因为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爸妈把我们生出来从来没有和我们商量过,他的儿子毕生梦想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开飞机,我们不能退回母胎,生出来没有带着目的在轨道上奔驰没办法停下,一天一天过去,然后其实就是走向死亡(nice!!)。我们没法活着回去。他的儿子觉得他还不如小区外面的树,因为树可以活很多年而不会死。他的儿子想要晚一些被生出来,因为他以为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有人把死亡作为艺术奉献给大家。有人死亡是为了永生和轮回。如果你面对死亡,你的人生就会成为一个悲剧。

寒假过去之后我继续每一天和朋友晒太阳,去图书馆,看一些电影一些电视剧玩一些酷儿游戏,看丰县和乌克兰危机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发生,每天面对厕所的脏乱和控制自己不要吃得太多或太少。然后和w聊天并互相治疗。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欲求和挣扎是人的全部本质”。

我们一般不讲主义而讲态度,因为主义会让人陷入一种绝对。思修老师从前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他们在暴雨天去操场踢球因为没有人抓他们。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有时候比人与狗还大。

(外面空气的味道像阳光、植物、风、温暖、初中和小时候。)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