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 Writee

阅览

欢迎有能力的朋友酌情进行捐助,帮助我们维持服务器运营,继续打造开放、自由、有趣的分布式社交社区! 请访问我们的 O3O Blog 进入捐助页面,或获取财务信息披露。

以下是发布于写意 Writee.org 的最新公开文章。

from joanprimmer07

Proctor – Does Proctor Really Help In Weight Removal?

So you want to solve excess fat problem? I'm able to help your company. I solved my weight problem twenty-five years ago when Two decades 140 pounds. permanently, after twenty-five years of being overweight. Now I teach others. I am a psychotherapist along with the author of this Anderson Method, my weight loss success self-help book that describes the program I teach clients any other clinical professionals so these people could help their clients too. It's getting kudos from doctors and behavioral professionals unusual as well as the clients who have succeeded in addition to it themselves. Here, I'll reveal a few of the secrets you'll find in its pages.

There should be a bad side in this you may ask? Yes and you're right. Really will get rid of when you replacing any occasion by these special products. But when you stop using them, what then? You've not learned the right way to measure the food you eat or calories in this kind of. So you specific that weight back which you lost inside your diet. And also that are to be able to your previous situation soon. Some experts used these weight loss products for a longer time periods of energy and inadvertently tearing be really bad for this health. Meal replacements are not a real food plus they can't remain visible such just like. They are not the solution for permanent weight decline.

The last area a person can should splurge is on information. Of course is the largest market towards the internet to date, and that is unquestionably the cheapest involving most Weight loss products around the globe. It amounts to just everyone that finds something of reducing writes about it, of which information could do drinks . for your corporation.

Are you fed up of trying to obtain rid of weight? Difficult to shift that extra fat? No matter what reasons a person for seeking lose weight it can often seem a good uphill endeavor. So why are a handful of people shedding weight easily and you can't seem to lose easily a few pound?

I you will discover other specialists believe more the power of weight loss programs than weight loss products or mysterious diet solutions. This might be shocking and boring to you, but Ok, i'll be real. The weight loss programs are likely to teach you about how you can eat fresh air and good – to establish healthy habits, in other words – using diet products surely doesn't do so.

Before completes shopping for meal replacement weight loss items, it helps to determine if they work out. Why waste your funds items this also not accomplish what marketed to carry out? If you have already purchased several these products, you do not have any cause for worry. Clinical tests have shown that they indeed a person to shed. There are some considerations which you must bear in mind though before you rush to be able to purchase meal items to fit your diet milestones.

She says, “it's not willpower or diet”, it needs to do with mucoid plaque and horrible little parasites living inside your gut and bowels.and for this reason people add pounds. She might have something here.

Do never be optimistic about rapid fat reduction if you consume slimming products. An individual must also not be too skeptic about that will. The products I've mentioned do help, but is not if an individual some effort in getting this done. So go visiting this blog and exercise, drink lots of of water, make yourself a healthy smoothie, eat a lot of fruit and veggie's and wish sit around and do nothing.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www.herbgreek.com/

 

from joanprimmer07

5 Learn How To Lose Weight This Winter Season

Have you been exercising and dieting and yet you appear to be gaining size? This happens to a regarding people and usually one of probably the most discouraging things which could ever happen in your weight loss businesses.

If are usually an European looking for obesity treatment, you purchase Xenical using the net. It is a prescription pill which is supplied in the strength of 120mg. Unlike other weight loss pills, Xenical orlistat targets the food that you consume daily and eliminate one-third of body fat it is formulated out of.

Avoid juices and recipes. There is little or no Sea Buckthorn plant in people today. Make sure you check the brand. If there are other ingredients, then don't require it.

Taste Buds: Researchers at the University of Florida wondered why market . tasted food less intensely seemed more prone to be more than. Science also knows that ear infections can do damage an idea nerve that runs with the middle ear, what's more these patients are prone to love sweets and fatty foods, perhaps due on the damaged nerve that can't sense sweetness or fattiness properly. You can think about to limit the number of childhood ear infections by protecting children from passive smoke; adults can pay more active attention towards texture and taste for this food you will serve.

4) Therapies. Some medicines often leads to Weight gain medicine gain. Ask your health care provider or pharmacist about the medial side effects virtually any medication a person taking.

This amazing bush appears to thrive from the high altitude of the Himalayas in Tibet. For the duration of harsh conditions, the plant sustains itself with comparable thing nutrients in which we are seeking, including Omegas 3, 6, 7, and, 9; also carotenoids, flavonoids, antioxidants, nutritional ingredients.

Consider carrying healthy snacks like walnuts or fruit in your backpack. It's actually good to “graze”, implies eating several nutritious mini-meals during the day. Healthy snacks help cut down your sugar craving.

Female bingeing stories really run the gamut from recent pregnancy to overall stress. You are able to not be able to control all the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overweight, you can change your eating and physical activity habits. And with changing those habits, you could be able improve your weight and associated with life.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www.herbgreek.com/

 

from joanprimmer07

Skin Whitening – What Dark Facial Spots?

Staining of teeth is caused by a lot of reasons. Simple things for coffee, drinking tea, red wine, or other food and drinks possess been strong colourings can discolor your dental health.

4) Attempt to avoid fried dinners. These foods add the extra unnecessary weight, their excess oil affects the problem and makes the body tired.

Exercise at least three times a week for 45 minutes. The exercise has not got to be strenuous or exhaustive. It is possible to start by walking and ramp as much as a light jog or step aerobics. Increase other activity as let me tell you. Park further away from the grocery store when to be able to shopping. Consider the Gultathione Whitening Pills stairs instead of the elevator.

Another enhancer for the way you look is a healthy, vibrant smile. Call a dentist office or acquire a teeth whitening kit utilize at home-based. Pearly whites are an incredible way increase your confidence and your smile capacity. Those home teeth whitening kits you can select up over the counter are a cost effective and convenient way to polish your look and feel. However, if you are up for it, some beauty spas can supply you with the best teeth whitening results you can get.

At birth or inside of a month after birth, many babies can have an associated with skin discoloration commonly known as birthmark. Though all house for birthmarks appearing aren't known, it can be believed that one reason tends to be that blood vessels below skin color in the location of the mark are misshaped. Sometimes, birthmarks disappear in a couple of years. Even if they don't, might harmless.

Due for the chemicals did in the past bleach the teeth, some teeth whitening products could potentially cause sensitivity the actual world teeth or gums. In the event the should happen, you should discontinue use for a little while or wear the strips or trays for shorter periods of time. Check the ingredients of your dental clean white teeth kit so that it doesn't contain propylene glycol. This chemical may lead to serious unintended side effects such as headaches, skin irritation, and even kidney failure if it will come into along with the cases.

Whether find your teeth whitened starting from a dentist potentially “do it yourself” teeth whitening techniques gel kit, you certain to to enjoy a the results. You will expect to smiling and showing off your teeth.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www.herbgreek.com/

 

from Crazy Judas

《春潮如往》



春季第一个月,因宿舍问题,风早巽暂时借住到离片场很近的Himeru家。于是接下来几个星期,她变成了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未婚妻角色,借住期间但凡工作结束得早便会主动回家做饭照顾Himeru起居。 Himeru对此很无奈,认为风早正在蚕食他的私人空间,他强调过很多次不需要,但风早坚持这样做,说是一样买菜自炊,一人份比二人份难把握多了,就当是她掏腰包请Himeru吃饭,希望Himeru赏脸品尝一下。 久而久之,Himeru也懒得理会,全随她安排,有饭就吃,有茶就喝。风早还提出给他做便当,可惜Himeru不领情,看他表情,似乎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住在一起。 两室一厅带阳台的公寓配了只大号浴缸。它是Himeru看上这套房子的根本原因。风早也很喜欢它,虽说她对物质生活要求很低,有个浴缸总是好事,腿疼的时候能在热水中放松自己。 风早洗澡时间很长,经常一小时都不出来。初春还有些冷,她泡完澡,身上盖着毛巾坐在地毯上按摩左腿。Himeru经过她去浴室刷牙,没有谴责她的久留。
感受到第一缕春风时,Himeru刚好身处阳台。他有时会到这里来发泄烦躁。身后的落地窗内,风早正在吹头发。 Himeru不常抽烟,今天却久违地点起一支来,一边想着风早给他带来的麻烦。 在校时,他俩以一种谈不上交往的状态发生过关系,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双方都单纯,心中没有太多计较,自然不会以炮友之类的词定义彼此。 这一事实放到今天,全然没有了青春期的懵懂。他们还会做同样的事,偶尔在卧室,偶尔在客厅。区别仅在于,没有人觉得不好意思,事后也不会无止尽地接吻了。 前几日休假在家,难得两人都不出门,便趁下午做了一次。奇异的是,Himeru心中虽有诸多抱怨,此时此刻却意外地放松。 风早做之前还把头发扎起来,鬓角一些乱发散着,从正面看去像是剪了短发。她学生时代头发就比现在短,Himeru跟这样的她上床,隐约找回一些从前的感觉。 风早背对Himeru趴在沙发扶手上,胸部随动作撞击着布面罩子。Himeru从后面握着她的左乳轻轻揉捏,总觉得再用力些就能挖穿皮肉握住她的心脏。 他没有虐待床伴的爱好,不打算那么做,但那种柔软的触感流淌在他手心,引诱他去想象:厌恶的人的心也是如此柔软,稍稍用力就能捏破。
他们窝在一起睡了一觉,风早把Himeru的脸抱在胸前,让他枕着自己。她总爱这样做,似乎这是她唯一知道的解压妙招。而Himeru,念在刚做过的份上勉为其难配合。他把脸靠在柔软的乳房上,感觉风早胸部比从前还大一点。 对此,他控制住了想象。否则多少会联想到,或许风早在消失的一年里也是这样住在别的男人家中。所以她喜欢跟人上床,并乐于用这种办法安抚他人紧绷的神经。 平心而论,风早是个相当温顺的床伴,无论Himeru提出任何要求她都答应,除了无套内射之外她愿意做任何事。至于这唯一不乐意的事,也并不全是风早的问题,Himeru比她还不想见到他俩有孩子,基于此点,家中常备套子。 有时做完,风早裸着身体趴在床上问Himeru:“要和我一起洗澡吗?”Himeru看她一眼,并不回答。每当这时,风早便会有些遗憾地垂下眼睛。 Himeru在网上看见流行说法:洗澡是极为私密的事情,人们通常只愿意跟最亲密的人一起进行。 他没来由地想起风早,一边品味亲密二字。 密或许有,亲之一字,还是相去甚远。

月末那个星期,Himeru到邻近城市取景,拍摄一部电影短片。用时四天半,回来已是周四深夜,事务所放了他三天假,风早听闻此事,有些高兴。 近期她手里工作不多,巡回演唱会告一段落,平面广告也都拍完了,是时候休息休息。机会难得,能跟Himeru一起留在家里。 风早没有问Himeru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心中非常明白Himeru应该也想着一些食色性也之事。听说剧组伙食质量有限,她还特地买了新鲜牛肉回来做纸火锅。 却没想到Himeru回来时也拎着食材,说是给风早做饭用。风早惊讶之余,难免猜测Himeru是否也在那四天里感到寂寞,想早点回到她所在的地方。
晚饭后Himeru洗了碗,风早趁他忙碌时泡了麦茶,准备了恐怖电影。 她把灯关到最小,期待着Himeru能找个理由到她身边来。不过Himeru并不需要那些,电影开始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已经把风早的睡裙卷起来推到胸口了。 昏暗的电视光把两人侧脸照得发白,Himeru咬着风早的锁骨,低声问她:“你裙子底下居然真空?这么迫不及待吗?” 风早用脚按在他已经硬起的胯部,悄声说:“只要愿意你也可以这样哦,做起来很方便,不会弄脏内衣裤。” 电视冷光下,Himeru眼里泛着不友好的光,好像狼一样。他咬着风早的乳头慢慢吮吸,以风早喜欢的方式唤醒她的身体,让她由内而外变得躁动。 两人在沙发上做,不小心按到坐垫下的遥控器。收费频道弹了出来,正在播放预览。风早看到屏幕上的色情场面,下身不受控制地夹紧。或许是幅度太大,引来Himeru在她耳边的一声低喘。她哆嗦着,感觉到Himeru的阴茎慢慢抽离,没有了喜欢的填充物,身体里有些冷。 Himeru拿过遥控器按下播放,霎时,屏幕上跳出一片交缠的肉体。画面上有三个人,地点是学校办公室,女主角的制服脱了一半,一下令风早想起往事。 从前在玲明的空教室,她也是这样做的。她清楚地记得,是她先把长筒袜脱下来,先褪下左脚,再褪下右脚。那时的Himeru根本不好意思看她,所以他们不停接吻制造闭上眼睛的理由。滚烫的鼻息里,风早察觉到Himeru把手探进了她裙底。 今非昔比,Himeru不会再为风早的举动害羞,他把她拉到身上坐好,从后面一下下操她。硬挺的阴茎给风早带去热的错觉,伴随眼前淫秽的一幕幕,她无法思考,只能配合扭动身体让阴茎去到自己喜欢的地方。 风早被震耳欲聋的喘息声侵犯着,其中一些来自av,一些来自Himeru和她自己,剩下的大都来自从前。回荡在过去那间教室里的激情又一次抓住并刺穿她,她抽动的小腿被Himeru的腿牢牢压着,骑马似的颠动。风早眼前冒着闪光,感觉到Himeru腾出一只手揉弄她的胸部。 乳头上传来痛痒混杂的触感,风早呻吟着,恍惚地观看av。 电视里传来女优故意为之的夸张叫声。风早不知自己在抗拒什么,想躲,但Himeru用了不小的力气,她只能坐在他腿上摇晃着身体享用那根性器。 Himeru的嘴唇靠在她耳旁,声音低到有些嘶哑:“不是很会做吗?你看,别人很可爱呢,你能做到吗?”
风早急促呼吸着,没有回答。她实在不太明白Himeru,从前,至少在她回忆中,Himeru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如今他好像变了,忽近忽远,时冷时热,令她分不清他到底是喜欢她还是讨厌她。 电视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央求着:要去了,让我去吧,求求你!风早咬紧牙关努力不让丢人的尖叫冒出来,几乎无声地攀上高潮。她浑身是汗,颤抖着吐出一串滚烫的呢喃,侧头去吻Himeru的耳垂。 或许是被她痉挛的内里绞得太紧,没过多久Himeru也射了出来,压抑的呼吸与汗水一同落到风早颈窝里。 风早嘟哝着,感到腰上的手松开了。Himeru在两人身体相连的部分恶意抚摸了一会儿,直到她求饶才把她放下来。 风早喘息着趴在茶几上,耳边仍有轰鸣。她一个人留在几年前的空教室里聆听Himeru轻轻的告白。她确定,那时他说了喜欢二字,时隔许久,已经记不清自己的回复。 也许是因为时常回忆过去,有时风早觉得Himeru对她很包容,有时又觉得Himeru在故意折磨她。 但她不想离开这里,所以不会说不。即使Himeru把已经觉得累的她拉起来,她也愿意陪他再做一会儿。
那晚最后,风早做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说了多少淫荡的话,也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她总感觉眼前一切不是Himeru想要的,可为什么他们总在做谁都不渴望的事? 她迷迷糊糊地靠在Himeru身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Himeru正在喝水,看她张着嘴,也喂了一口给她。 “我想回去……”风早含糊地说。Himeru应了句:“别说胡话。” 片刻之后风早才想起,她一直在家,几天不在的明明是Himeru。

同居到四月时,Himeru开始买食材回家,下班路上有了去超市逛一圈的闲心,变相替风早节约采买时间。 双方都知道对方口味,对这些同居中出现的小事并不感到惊讶。风早还提出一起逛超市,不过被Himeru以不想被狗仔盯上为由拒绝了。 她把蘑菇洗切片,预备加进今晚的奶油炖菜里,Himeru独自留在客厅,晚饭好时,他已经给新买的几本小说连同风早那本诗集一同包上书衣。 诗集还和之前一样翻开在笠女郎那页。米色纸张上印着她的和歌:朦胧犹如君心间。 霞光流转下,春山之色如此暧昧。风早过去对此毫无体会,如今却隐隐有了感知。
晚饭后两人将客厅收拾妥当,Himeru坐到沙发上看书,风早在茶几旁泡茶。 前些日子Himeru参演的短片上映,片方给每位演员都寄了礼盒。她不想让Himeru天天喝可乐,便把礼盒里的茶叶拿出来泡。 Himeru明白风早的打算,仍当全不知情,在这段界限模糊的同居生活中保留着最后一丝自我。 风早的声音飘了过来。 “今天一彩向我求婚了哦。”她没头没尾地说。
Himeru抬起眼睛。 风早刚巧走来,把茶杯递给他,笑道:“训练时我不小心把毛巾碰落在地上,被一彩捡到。那孩子以为只要捡到别人的东西就要向对方求婚,王子的思维是这样的吗?” Himeru接过茶杯,敷衍地笑了笑:“也许吧。” 风早端着自己那杯茶喝了两口,像在等待时机。Himeru一边提防着她,一边看手里的书。小说翻过一页,齐整的印刷体被他看在眼里读在心中,乱成一片。风早靠过来,趁着忙乱的刹那问他:“如果我跟你求婚,你会生气吗?” 淡绿色的发梢落在书上。Himeru随手拨开,反问她:“你是认真的吗?”
风早侧头看了他一会儿,笑道:“我明白了。”
她闭上眼睛,像是隔绝视线一般,把Himeru暂时阻挡在她的世界之外,一如Himeru常做的那样。 “Himeru桑,刚才只是开玩笑,希望你不要在意。嗯……虽然是不太有趣的玩笑。”
Himeru抿了口茶,再次拂去落在书页上的发丝。 他当然不会为风早的玩笑话生气,因为从前他也用过同样的话术,嘲笑风早便是嘲笑过去的自己,他不会做这种事。 为什么如此蹩脚的手法都有人学呢?Himeru感到不可思议。莫非,风早在这些方面从来都不是什么聪明人? 也所以当他问出那句话时,她才会发愣。 Himeru记得那个下午他们窝在无人教室里,刚做完不能被老师同学发现的事,他是这样说的:“巽,如果我说喜欢你,你会介意吗?” 风早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回答:“我不介意,但……假如你也真心这样想的话。” “Himeru是个温柔的人,所以别人对我的厌恶会加深你心中对我的认可和同情。我非常明白那种感觉,也很感谢你。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假如有一天我们能离开这种不客观的心境……到那时,我才能真正去接受并感谢你所给予的一切。” 大概是刚做完的缘故,她的声音非常轻柔,犹如夕阳下被霞光笼罩的湖水。春山倒映其中,水波柔软地裹住它,于摇曳里透出深深浅浅的、暧昧模糊的深绿色。 Himeru沉默片刻,难得认真地回答了刚才那个问题。 “以前或许会答应,现在不会了。”
他慢慢地把话说完:“Himeru已经不喜欢你了。”
面前的茶杯里,茶叶梗忽上忽下,如同人的心,在倒映着春山的湖水中沉浮。 风早同样垂眼看着它,仿佛这样就能消解心里的一切。她花了点时间整理情绪,期间尽可能面不改色,等到把自己装扮得无懈可击了,才坐到Himeru身旁沙发扶手上,搂着他的脖子真诚地说:“即使如此,你也是给过我许多温暖的重要的人。无论未来你跟哪位女性结成家庭,我都会为你祈祷,衷心祝愿你能幸福。”
时值四月,春风从帘子后卷入,擦着Himeru的脸颊落下一个吻。 潮水般的季节,带来珍珠贝内侧才有的幻光。于此之中,Himeru用力握紧拳头,渐渐又松开手。

窗外仍是晴空万里。



 

from cloudscollector

child bride(12)

ABO世界观,时间早于CC,宝条逆行前提,假设小云拿到了反派剧本……!

第12章La Promesse

“哦,你见到了Project C。然后呢,需要我恭喜你吗?”

“……”

“呼呼,你似乎有所不满啊,萨菲罗斯……早就给你发了邮件,说过给你安排的Omega就叫做‘克劳德·斯特莱夫’,是你自己不点开看,这就不怪我了吧?”

“……”

“哎呀呀,一副想砍人的表情呢。明明既为你救回了克劳德,又为你找到了合适的终身伴侣,你不感谢我,反倒给我脸色看?再任性的小孩也没有你这样的吧?都多大了还叛逆,所以说身为人父可真是——”

“喀嚓”。

萨菲罗斯掰断了自己的右腕。

如果不这样做,他肯定会当场杀了宝条。

这一骨折的声响也让宝条闭上了嘴巴,灰面油发的中年男子阴鸷地凝视着他的眼睛,过了很久才说:“把骨头接回去。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

萨菲罗斯将右侧腕骨复位,这等疼痛还不足以令他动容。但重返宝条实验室——即使是为了替昏迷不醒的克劳德寻“药”——还是恶心到他了。他被恶心得无以复加。

无论是神罗大厦第65层泥沼般浓稠的幽绿光照,在密封罐中蠕动增殖的奇诡异形,还是盘踞在邪念之网上的宝条本人,都令萨菲罗斯想要破除“誓言”(为了克劳德,永不用火系魔法),以烈焰燃尽一切。

但他终究没有。一如既往且此次亦如是。他冷若冰霜地与宝条对视,脑海中不断回放将克劳德从教堂送至爱丽丝与艾米娜的家中、为他止血包扎喂药治疗时,克劳德断断续续的呻吟与口齿不清的哀求:“我要吃药”、“不是这个”、“药在……”“……博士那里”。

即使“博士”只是一个学位名称,其指代的是谁,克劳德不必明说就让他心如惊涛骇浪,爱丽丝则抓紧前襟,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但不管克劳德需要的是何种药物,一旦获知“与宝条相关”的线索,他基本上就将《命运之书》的其中一章内容,猜中了八九不离十:宝条借由“帮助”克劳德战胜“星痕”,在四年间控制了克劳德的身体与心灵,让小男孩对“救命恩人”死心塌地地想报恩,并甘愿经受毒瘾般的药物束缚。而在这样的双重枷锁下,与克劳德身处《命运之书》同一行字的他,又怎能独自全身而退?

在没有找到从宝条手中解救克劳德的方法之前,他会对宝条……无下限地忍耐。即使被恶心到心脏腐烂,也要维持将自身胸膛充作墓冢的决意;牺牲自由换取克劳德的健康平安,忍辱负重已是最轻松的代价。

“……你如何救回克劳德?”萨菲罗斯开口提问,他需要知道自己一败涂地、而宝条大获全胜的原因,“那孩子的假死,也是你的安排?”

面对萨菲罗斯主动放低的请教态度,宝条立刻支棱起来,得意洋洋地说:“不然呢?除了我天才般的头脑,还有谁能想到这样完美无缺环环相扣的治疗方案?再说了,那小东西不假死一遭,我也没法从你那里拿到Project C的处置权,你会将那些无用功继续做下去,没完没了地为一只小蚂蚁虚耗你无尽的潜力、压缩你力量的极限……嘻嘻,这也是克劳德同意过的唷?是他自愿成为我的试验标的的唷?我可没有强迫他哟!呼嘿嘿嘿……比起你那些小打小闹的尝试,克劳德更信任我所掌握的灵感与智慧,他宁可用假死躲开你而选择真正的科学家呢,呢咕嘻嘻嘻~这点你不承认都不行哟,并非希波克拉底的英雄阁下。”

萨菲罗斯:“……”

他深呼吸。

忍耐。

宝条:“至于我具体怎么做的嘛……哈,虽然涉及我的学术机密,但你是‘萨菲罗斯’,我就偶尔破例吧。攻克‘星痕’的关键有三——Project C濒死状态的身体,纯血古代种的冷冻器官,以及J系S分型细胞——呼呵呵呵,你的细胞喔,萨菲罗斯……”

银发男子感觉自身经历的时间完全暂停了。

他似乎丧失了对语言的理解能力。

但他的大脑依旧在高速运转,宝条的关键词提示已经让他反向破译出《治疗方案》的全貌,他不敢相信宝条的疯狂竟到了如此地步——

与炫耀无异,宝条侃侃解释起来:“‘星痕’出血热,本质上就是种免疫性疾病,人体细胞对星痕病毒产生极端排异反应,即所谓‘由自己杀死自己’。但已死亡或濒死的人体细胞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反正完全放弃的后果也只是和‘星痕’同归于尽——这样的?呼呼,我已经尽量使用儿童科普式的表述了哦,英~雄~大~人……总之我得到了‘Project C濒死状态的身体’,作为供我使用的‘培养基’。”

“接下来的第二步和第三步,其实要一起进行……呼,那个纯血古代种,其实你也认得吧,萨菲罗斯,你以前不是有偷偷去看过那两个雌性样本?那时的你,还是个小孩子呐,头发也还没有现在这么……呵呵,就是那个大的母Omega。我把她能用上的冷冻器官复温,活性化处理后移植给Project C了。”

“……”萨菲罗斯沉默不语。

但他知道“那个纯血古代种”是谁。

伊法露娜女士……爱丽丝的母亲。在带着爱丽丝逃离宝条实验室后,于第五区贫民窟的车站亡故。他知道宝条曾“回收”她的遗体,但他在爱丽丝面前,从不(敢)提及,可没想到宝条除了解剖和研究,竟然还将伊法露娜的器官移植给克劳德——

他的手指刺痛。他的嘴唇发干。他的眼睛要烧起来了。

但他只能一动不动,因为杀死宝条的最坏结果他无力承担。他用攥紧双拳、将指骨尽数碾碎的痛楚警示自己:要·忍·耐。克劳德还需要宝条的“药”。

他如遭酷刑折磨,听宝条继续说道:“谁叫Project C原本的主要器官都烂到一团糟了呢,不替换根本不行。你的S细胞——也是在你九岁、近十岁的时候,我取得的样本,没有你现在年龄的最新样本真可惜呐,老样本凑合着用吧啧啧啧……你的细胞作为‘黏合剂’,能让纯血古代种的内脏器官更好地适应克劳德‘清理干净’后的‘壳’。”

“所以哪,Project C的全称是‘Project Cocoon’。我创造出‘茧’,孵化出‘蝴蝶’,由我创造,为你孵化……是为了你噢,萨菲罗斯。不然的话,一个随便死去哪里的人类幼崽,也就是只我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碳基生物,凭什么能占用我的头脑、我的技术、我的时间、我的精力、我的研究经费?我甚至用掉了仅有的纯血古代种器官库存!那可是我绝版的收藏!!嗨呀,我可真是付出巨大呐!!就这样你还不感谢我,合适吗,萨菲罗斯?!!!”

“……”他闭上了双眼。

避开了与宝条的对视。

这是忍耐,但也是逃避与默认。宝条的确做到了他未做到的事,宝条自绝症“星痕”的深渊救回了克劳德。

克劳德被宝条留下了污黑的烙印,他最憎恶的家伙是他挚爱的小孩最为崇拜的“恩人”。

如果他无法改变过往的四年与这般的现实,他就必须忍耐。

“呼,哗哈哈哈哈——!真是不坦率的孩子,对我说句‘谢谢’就这么难……但这样,也行吧。”宝条不愧是整个神罗公司最了解他的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闭眸无言象征着服从,这令疯狂科学家飘飘然到整个身体都在情绪高昂地扭动,宛如一只原地亢奋的鼠蛛。

仿佛是为了多给萨菲罗斯一点(他自认为的)“父爱”,宝条嬉笑着补充道:

“嗯哪,说起来啊,四年前,我把Project C‘壳’里的破烂,那些心、肺、胃之类的坏玩意儿摘出来之后,代替克劳德的‘尸体’放到尼布尔海姆的那具棺材里了,嘻嘻嘻嘻……不这样的话,你肯定会察觉棺材里少了东西吧?反正克劳德也同意这样,不愿在治好‘星痕’之前被你发现。所以你为之哀悼了四年的,其实也算‘克劳德’,不过只有一部分啦!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萨菲罗斯不再呼吸。他用窒息感钝化自己的情感与杀意。

但他魔力的波动已经让最近的样本密封舱“噼啪”开裂,玻璃表面展现龟背的纹路,逐渐扩大、加深。

“呼呼,对了,你来找我的目的。”兴头上的宝条趁兴翻起了白大褂的口袋,拈出一只漆黑的金属方盒,那盒子不及成人的半个手掌大,但在正反双面都印有精美的翅膀图样——纹路繁复的单侧羽翼,形状典雅优美,似乎是某种概念的象征物。“是来找我讨药,对吧?Project C离不开这个,建议用量一天一次,每次一枚。七天之后要再来找我哟,萨菲罗斯。除非你想看到克劳德的‘星痕’复发,他在你面前又是打滚、又是乱哭乱叫,那样会很吵的吧,嘿嘻嘻嘻嘻。”

宝条握着药盒,向前踏出一步。他本想将小盒子亲手交给萨菲罗斯,但在迈出第二步时,萨菲罗斯闭眸沉静的脸突然让他想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利用他、却瞧不起他的“母胎”,那个只是贡献了子宫就以为自己能独占“萨菲罗斯”的“雌畜”,那张沉睡在水晶中、永远年轻而美丽的脸……这让他终究选择了原地站立,直接向萨菲罗斯抛出药盒。

萨菲罗斯未睁眼就抬手接住了药盒。他已达到目的,转身便走。

“嘿——提醒一句,Project C还挺干净的,没人‘用’过他,”见萨菲罗斯一眨眼就要走出65层,宝条扯着嗓子叫道,“我给他下的最大‘制约’,就是无法分化成Omega或是被别的Alpha标记了,赶紧去死。自己把纯血古代种的器官剥出来还给我,把我无上至宝的S细胞分离出来还给我,抽干了血赶紧去死。萨菲罗斯,你懂我的意思吧?一旦Project C分化,立刻标记他。”

“让他怀孕,多生几个。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我反正都行啦,但我的目标是Alpha的孙子和Omega的孙女,让他们交配再孕育‘神’的进化态——”

神罗大厦第65层,宝条实验室。所有的样本密封罐轰然炸裂,颜色与气味各异的溶液汹涌喷溅,消杀系统即刻响应,警报伴随刺目的红色灯光扫荡整座楼层,被禁锢的怪兽和异形都在流淌的液体与弥漫的气雾中苏醒,它们挣开束缚,由密闭舱体落向地板,口水滴答、四下张望。

出于生物的本能,它们畏惧地避开了快步离去的银发男人,纷纷看向一边躲避头顶的灭火水柱、一边蹦跳着大喊的“科学家”:“来人!!快来人!!我的实验室,我的宝贵样本!!!”

可当神罗总部近一半的安防人员冲入第65层,处理这场由萨菲罗斯失控的魔力引发的紧急事件,却看到宝条连防毒面具都来不及戴、连身后有怪物都顾不上逃,反而趴在地上摸摸索索,一手试管、一手镊子——他在搜寻萨菲罗斯(有可能)落在地板上的银发。

“呼……终于。终于到手了,最新的样本……”

他立刻贪婪地凑近,闻了闻发丝上(有可能)残留的香气。

“你换洗发水了吗……竟然不用我派人送去的十三种鲜花精油香波之一,这孩子……真是。”

他将银发含进嘴里,舔了一圈。

“唔嗯嗯嗯嗯嗯嗯。(不用我亲手调配的护发素,你的发质都下降了,萨菲罗斯。)”

“唧嘻嘻嘻嘻嘻嘻。(下次让克劳德给你送过去,看你用,还是不用,嘻嘻嘻嘻。)”

“呼嘿哈哈哈哈哈!”(妙不可言,我的智慧,果然是神之创造者才能拥有的啊……)

当硬汉保安从怪物嘴下救出宝条、将其扛在肩上直往外冲之时,疯狂科学家捏紧装有一根银发的试管,哈哈大笑,笑声几乎压过响彻65层的魔兽嘶吼:

“这才是真正的‘完美’!极致的‘美丽’!!啊啊,我最杰出的作品!!我的希望、未来、梦想、夙愿的终点!!!”

“快成为神吧——萨——菲——罗——斯——”

取得了药,萨菲罗斯即刻赶回第五区贫民窟。连通圆盘上下的列车已经停运,他踩着群星抛溅的长芒一路狂奔,银色的发梢被夜空的露水浸湿,他再如何剧烈运动都只是皮肤微热。

可在想到克劳德睁开眼睛露出微笑之时,他就像体弱多病的毛头小子,因仰慕之人的侧影在七层舞纱后一闪而过,就要哮喘发作。而他从书中知道,人类在哮喘发作时无法呼吸、自然也吐词困难,想说的句子受制于肺中可以呼出的空气量,3至6个词已是极限。比起想说什么都行、将脑海中浮现出的所有词汇如倒垃圾一般倾吐的健康人,哮喘患者该说哪3至6个词呢?“救救我”?“给我药”?“帮我叫救护车”?“对不起我要死了”?“我爱你别忘了我”?“我非常非常爱你但我要死了别忘了我”(可能超字数了)?

但这3至6个词的选择对他而言,已是非常宽裕。“云”是一个拼写简洁而发音清脆的词汇,他一路上都想着克劳德的名字,仿若清醒的窒息之人,直至抵达爱丽丝的家——一栋红色屋顶的三层小屋,一座与泉水、溪流、鲜花和绿叶常相为伴的质朴天堂,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姜饼房子,是他在尼布尔海姆的墓园之外、最喜欢的地方。

“萨菲罗斯!”他远远就看见爱丽丝站在木质栈桥的尽头,蹦上跳下地朝他挥手,等他走近便急不可耐地说:“从坏博士那里拿到药了吗?我们快回去吧!克劳德醒过来了,但是他的状况怪怪的……不仅打翻了妈妈端给他的热牛奶,还把自己锁进了衣柜里,我和妈妈怎样敲门他都不回应,我好担心,所以提前出来等你——啊呀?!”

嫌十五岁的小女孩腿短动作慢,萨菲罗斯用拎一只小松鼠的姿势,秒秒钟就将爱丽丝带回了花园中的小屋(爱丽丝·途中:“哎唉?这样也太不淑女了!猫先生真不绅士,我会向克劳德告状的喔!”),将她轻轻放下,拉动门铃呼唤:“艾米娜?是我,萨菲罗斯。”

“你回来了?”挂有干花装饰的大门由内打开,金发的妇人将英雄视为常客,“快去楼上,克劳德太久没喝水。切记动作要轻,千万不可以强迫他!顺着孩子的心意来,知道了吗?”

萨菲罗斯谦谨颔首,顺着扶梯直达三层。这里额外开辟了一间客房,是善良的艾米娜母女专程为他准备的,虽然他从未下榻,但存放着带有他气息的一些东西,比如魔石、书籍、保养正宗所需的刀油。爱丽丝觉得让克劳德睡在这样的房间里,“会让小陆行鸟觉得比较安全”。

但事实证明即使客房中摆放着他的旧物,克劳德还是应激严重。萨菲罗斯握住把手,无声推开客房门,看见床上被褥凌乱而空无一人,衣柜门则紧紧关闭。他在客房的床底发现了玻璃水杯的碎末,地板上亦残留着热牛奶特有的醇香与湿痕。爱丽丝说克劳德“打翻了牛奶,躲进了衣柜”,那孩子对陌生人的抗拒已成病态,到底是谁害他变成这样……

忍下狂怒,萨菲罗斯集中于眼前之事。他走向衣柜,屈指敲了敲门,轻声唤出他若罹患哮喘、一定会选择呼唤的词汇:“克劳德?”

衣柜内立刻响起一阵窸窸窣窣,门缝被打开极细长的一小条。

一只大眼睛凑近了缝隙,克劳德干哑虚弱的声音嘟嘟囔囔地传来:“萨……菲……罗……斯……真的……是你吗?”

他如此胆怯谨慎,令英雄的心脏如刀翻搅。萨菲罗斯本想说“别害怕,是我”,但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打消克劳德戒心的更好的主意:

他拈起一缕垂落胸前的银发,递向衣柜门缝,探进那缝隙之中。

克劳德立刻眨了下大眼睛,在门后抓住了他银发的末梢,死死攥住,略微捻动,似在确认暗号。

抓着他的头发的小男孩,突然开口道:“森林小屋……罗兹想进门……卡达裘不相信它是罗兹……小熊就转了个身……把尾巴,靠近门缝……小熊的尾巴,是罗兹的证明……卡达裘把罗兹放进来……但因为罗兹对它撅屁股……”

克劳德不说话了。门内的大眼睛焕发出微弱但真实的光彩,等待门外的男人补充五年前讲述的故事。萨菲罗斯笑着续道:“小锡兵将小熊打了一顿,熊尾巴毛都要秃了。罗兹哭着找亚祖上药,落下的眼泪却差点将蝴蝶翅膀打湿。”

克劳德的眼睛弯了弯,那一定是个笑容。

他就着萨菲罗斯的银发,将男人往衣柜里拽,萨菲罗斯极度纵容他,不问为什么就钻进衣柜,由着他坐上大腿,考拉熊似地趴在胸膛,脸颊贴近肩窝,双手还抓着银发不放,好似小鸟为自己打点巢穴,怎么舒服就怎么来。

“萨菲罗斯……去了哪里?”他用发顶蹭萨菲罗斯的下颌,半梦半醒般说,“我以为……你又,丢下……我了……”

男人心疼于这小孩委屈的语气,但又在内心苦笑:到底是谁丢下谁?

固执己见的笨蛋小孩,一朝假死,四年杳无音讯。四年的流浪猫时光,并不是他能心平气和一笑置之的。

……但他又不能现在和克劳德计较,毕竟艾米娜也提醒过,要顺着克劳德的心意来。

“我去了神罗大厦。”成年猫的气度,就是有人类小孩的欠账,先积攒着。等攒够了利息,再连本带息和人类小孩一起算,“为你取药。”

萨菲罗斯压根不想提宝条的名字,便腾出一只手,从大衣口袋取出单翼纹样的黑色药盒,拈出其中一粒胶囊,刚托在手心递向克劳德——就被急切的小男孩俯首叼走了药,囫囵吞下。

“……不用水服吗?”萨菲罗斯已经开始后悔给了他药,但克劳德胶囊下肚,似乎瞬间就有了精神,连摇头都有力气了,“不,不喝水。屋子里……另外的,那两个人……我,不相信,她们。”

萨菲罗斯一听便为艾米娜与爱丽丝澄清:“克劳德,那两位女士是我的友人,她们不会伤害你。”

克劳德收紧了纤细的十指,细小的颤抖顺着银色的发丝传递给萨菲罗斯,“她们……会的。就像……那只羽毛球……他骗我,给我假的,药……我被他,害得,差点、死了……还有,那个、劣等品……他,不停地踢我,踩我,我的手……肚子……好痛,我的手,碎掉了……他还,用火,火……不要,火……他掐、我,呼吸,头,砍,他说要砍……呜……”

“好痛,他不停地打我……!我听不懂他说的话,他要、杀了我——萨菲、罗斯……你在哪里?!救救我!!”

萨菲罗斯在小男孩的战栗恶化为痉挛之前,将那具幼小脆弱的身体压向胸膛,他用自身的高大与坚固作为荫庇的城池,为克劳德抵御那宛如惊弓之鸟般的幻痛残留,“我在你身边。”

“只有你能命令我离开。”

“如你对所有人类丧失信心,我愿如四年前那般,再次向你发出邀约——请将我作为非人的怪物,相信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如你给予我信任,我可否有幸请求你,成为我的绝症?只有你是我的死神。只要你活着,我便不会拒绝因你而死。”

“此为约定,你觉得如何,克劳德?”

这一幕仿佛病床旁请求同葬的场景重现,克劳德好似瞬间回到了十岁。可那时他高度瘫痪,毁容濒死,凄惨到不能更凄惨,和现在相比——他也就是被骗、被欺负、被踢了两脚、掉下了圆盘而已——比起从前,好多了!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犹如在流动的黑暗中,抓住了一丝银色的光亮,克劳德慢慢地平静下来,聆听萨菲罗斯的心跳如对痛楚过往最浩瀚的震慑,他终于不再害怕身处于视他为灾难的世界。

只因他已经找到了萨菲罗斯。

“……嗯。我,相信你。但是……萨菲罗斯,不许死。”

他用嘴唇贴近男人的咽喉,感到那处的喉结像是磁石,吸引他稚嫩的心进入新的乐园,一个只有他和猫共处的星球。他对萨菲罗斯说:“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这是约定……你会遵守吗?”

萨菲罗斯回答:“会。”

男人震动的喉管给予小男孩相信的力量,克劳德蜂鸟似地亲了亲近在迟只的喉骨。

萨菲罗斯感受到了他的亲吻,以及他不再剧颤的身体,为了让小孩能更好地呼吸,他逐渐卸去自己手臂的力道,一点点拉开与克劳德的距离,但此时克劳德却说:“你要去哪里……?不许你走。关门。”

萨菲罗斯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他揣测着克劳德的态度,顺着小孩的意思,掩上衣柜的门。两人身处箱箧之中,仿若成对的人形。长方体的黑暗绝不宽敞,萨菲罗斯腿脚修长,在这样的空间完全施展不开,但他考虑的并非自己,“门一关,这里空气不流通,克劳德,你不觉得憋气?”

男人胸前的小脑袋摇了摇,金发摩擦皮衣,像是麦穗在风中轻颤,“不。这样,你就不会走。而且,像是罐子……很安全。”

萨菲罗斯尽可能小幅度地深吸气。

他发誓保持心态的平和,绝不能因一时的暴怒惊吓到正处敏感期的克劳德。

他缓缓吐息。

“……罐子?”萨菲罗斯其实知道克劳德指的是什么,但还是心存侥幸地问道,“为何你觉得‘罐子’安全?”

“因为,”小男孩让银发在指间流淌,爱不释手地抓起一把、又一把,直至小小的手掌盛不下,他还贪心不足,想着要不要用嘴去叼,“因为除了萨菲罗斯,只有博士不会伤害我……博士帮我治病,给我药吃,博士对我很好。”

“我只相信博士和萨菲罗斯。”

被关进样本密封舱长达四年的小男孩,完全没觉得始作俑者的宝条有何问题。

即使被魔晄、星痕、陌生的器官与细胞、剧痛与止痛剂与镇定剂与营养液针头和输液管轮番折磨,他仍将其视为正常的治疗流程,毫无反抗、全然承受。

这样的小男孩,让男人感觉心脏像是被绝望与希望共同处以了车裂之刑,如果他再次效仿四年前的举动,对自己的脑袋施针,恐怕他会如小熊罗兹一般泪如雨下,被克劳德和爱丽丝这样年轻他十岁的孩子一起笑话吧。

“克劳德、?”他刚情绪浓稠地开口,就被一只小手贴近嘴唇,原来是小男孩终于想到了昏迷前的未竟之事。他听见克劳德用既严肃、期待,又带有一丝犹豫、怯懦的声音说:“手,长出来了……牵……牵……不牵,手吗?”

萨菲罗斯飞快地与他五指相扣,内心责备自己为何早没想到。“你是,第一个……”克劳德由下至上看了他一眼,又立刻垂下眼睫。大手和小手互相感受着彼此的温度,贴近的皮肤像是要将指纹融化成同心的漩涡。这是五年前多么遥不可及的奢求,如今却化为了现实。

“我很荣幸,克劳德,非常感谢你的慷慨。”将那只小手裹进掌心,萨菲罗斯仿佛看到了在“星之钟塔”许愿时的自己——他终于变得完整,他何其幸运,“但是,‘机械战警克劳德’的提案就要尘封,未免可惜。为了爱护你失而复得的双手,我为你换成动力外骨骼的拳套如何?”

萨菲罗斯无意间使用的“爱护”一词,让小男孩藏在金发下的耳朵尖烧得更厉害了。

“不……不要。戴着拳套就……没法,牵手了。”

为了转移一定又开始琢磨新设计图的萨菲罗斯的注意力,克劳德屈起膝盖,用脚掌碰了碰萨菲罗斯的小腿,一项项解决《To Do List》般问:“脚……也长出来了,头发也……你觉得,怎么样?”

鉴于他目前只有两只手,一只还与克劳德牵着手,萨菲罗斯基于卫生考虑,先摸上了克劳德的后脑勺,捋了一把他那陆行鸟的羽冠般、在衣柜内的黑暗中似乎都在发光的金发。

“我觉得很好,”萨菲罗斯简洁地直抒胸臆,“你果然有着‘帅气’的发型,难怪你不愿与我交换。”

“……吸溜。”被美貌的英雄夸“帅气”,即使是克劳德也受到了惊吓。他抽了抽鼻子,又高兴又害臊,又得意又不自信。最终,他决定鼓足勇气,问出铺垫了如此之久后、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萨菲罗斯……”

“嗯?”

“我……我……我变了,好多。脸,手,头发,腿和脚,还有……别的……我变了好多。”

“我已经不是,从前那样了……我……你……四、四年……你是怎样……认出我的?”

对这一战战兢兢、小动物般的问题,萨菲罗斯的回复却也简单:“我若忘却自己的核心,‘我’也将不复存在。你于我,与‘生死’‘时间’是同种含义。”

克劳德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小男孩的双眼有多大,眼中的问号就有多大。

“呵呵,”萨菲罗斯倒也习惯了对克劳德多出十二万分的耐心,他笑着切换到了“Plan B”——从“Plan B”到“Plan S”,都是克劳德专属——“克劳德,若我重蹈四年前的覆辙,做了令你不快之事,你会怎样惩罚我?”

他松开与克劳德相扣的手,却依旧抚摸小男孩的后脑勺,乱翘的金发在他的指尖下顺服,他以按摩头皮指引克劳德思考。

“像四年前那样……”克劳德慢慢回忆起那只白骨的右手、那双流泪的猫眼睛,对萨菲罗斯瞒着他自残的愤怒登时卷土重来,他抬手就猛敲猫脑门——“咚”!“那我会——这样!!”

他连敲三下,鼓起腮帮。他敲的时候直起后背,敲完了还维持居高临下,他坐在萨菲罗斯的大腿上异常严肃,简直能在胸口别张名牌,上书:斯特莱夫老师。

“呵……抱歉。”萨菲罗斯主动配合克劳德的姿势,尽量仰视斯特莱夫老师,但他很难不笑,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字典里,“克劳德”就是“可爱”的唯一权威诠释,不接受任何异议。

“不准笑。”克劳德又敲四下,凑了个“七”。在最后一下,萨菲罗斯顺势抬手,圈住小男孩的右腕,挑了挑雪色的眉峰,戏谑地说:“发现了吗?你长出了手,却仍在使用手腕。若你不是克劳德,还有谁是?”

坐在他腿上的小孩“啊”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仍未改变四年前的旧习惯。但正常人类的话……敲人脑门,肯定是曲起指节,或是用手掌或手背的。谁会像没有手一样,仅用手腕呢。

“呜……”克劳德气焰被削,认输似地蜷起了背,但他在求和之前,还要倔强地最后狡辩:“只靠这个……就能认出我吗?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来找我……博士说,给你发了邮件,可是,你……我以为,你不需要Omega……你不需要我……博士说,你忘记我了。或者你已经有了Omega,你不欢迎——”

克劳德停顿了一下,努力回忆宝条嘲讽着说出的一个词:“第三者?”

萨菲罗斯用眯起竖瞳代替翻白眼,他冷冷地回复:“我只想要你,宝条才是那个不受欢迎的家伙,我亦从未忘记过你,只是三流科学家用‘Omega的人选’一事误导我。能请你格盘宝条那废物说过的所有话吗,克劳德?为此,我将不胜感激。”

“喔……”克劳德知道萨菲罗斯与宝条的关系恶劣,但他想要的“家”,他最喜欢的人和他最尊敬的人,都不能少。所以他敷衍地“嗯嗯”了两声,孩子气地纠结起了其他的问题:

“萨菲罗斯,按你的说法,博士才是‘第三者’?”

萨菲罗斯:“……”

“是”与“不是”,都是足以送命的选择肢。

萨菲罗斯略一思考,聪明地找出了隐藏选项:“他那种边缘人,没有数字编号。请记住,只有我和你,克劳德。”

“哦。”小男孩似乎接受了他的回答,却仍不依不饶地追问:“那,爱丽丝是‘第三者’吗?那个和你关系……很好的女生。她已经是Omega了,我还不是……”

克劳德从内侧口袋中,取出藏起来的染血颈环,轻轻放进萨菲罗斯的掌心,小声问他:“如果我分化成Omega,你会标记我吗?”

萨菲罗斯感受到颈环的重量,触摸到颈环上魔石的冰冷,关于“Omega”这个话题,他无法组织出合适的语言与逻辑,尤其是克劳德连十四岁都不足龄,他必须藏好自己Alpha的欲望与兽性,否则克劳德一定会……梦想破碎。

——原来他也只是虚荣的凡人罢了。

于是他反问克劳德:“你为何执着于分化为Omega?我与你的联系足够牢固,不需要第二性别作为纽带。如宝条强迫你——”

“不是!博士没有强迫我!博士,博士只是——教给我知识,”克劳德激动地拉扯男人垂落胸前的两绺银发,有如猛揪猫的耳簇,“我一定不能分化成Beta,因为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可我想知道你的气味!如果那个爱丽丝都能闻到,那我,也要——”

“你可以分化为Alpha,”萨菲罗斯抚摸他的背脊,柔和地安抚他,“男性Omega是最为艰难的性别,我不希望你……”

克劳德激切地打断了他:“不行!Alpha不能标记Alpha,但我想要你的标记!博士说星球上只有Alpha对Omega的标记是只有死亡才能终止的,如果我得到你的标记,无论你距离我多远,我都知道你在哪里!”

“你也会知道我在哪里,这样……就不会找不到了。这样就能……一直,在……在……一、一起。”

“博士告诉我,只有Alpha和Omega信息素的气味能够相融,身体和别的,都是……博士说,那种才是真正的‘reunion’,我只有‘通过’萨菲罗斯,才能变得‘完整’。只有成为萨菲罗斯的Omega,我才能由拼凑出来的‘人偶’变回‘人类’,我才不会被当作‘从天而降的灾难’、‘每个人都讨厌的怪物’……”

“我必须成为你的Omega。”

战况如棋盘般翻转,克劳德孤注一掷使出的绝杀,令萨菲罗斯陷入沉默的死局。

若Omega真是克劳德的需要,他没理由拒绝。

标记也是,无非与他的私心不谋而合,而他的私心,是否该透露给克劳德冰山一角……

“……”萨菲罗斯考虑了很久。

久至衣柜内的两人都能听见时间在黑暗的缝隙里穿行的脚步,久至克劳德在他腿上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久至小男孩按捺不住心头涌起的极度恐慌,想要冲出衣柜、打碎玻璃、跳出窗户、逃离米德加、躲到星球尽头的北方大空洞去——

“你想喝水吗,克劳德?”萨菲罗斯突然问了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啊……”克劳德怔怔愣愣,手脚僵硬,但反射条件似地一舔嘴唇,喉咙的干渴灼热确实再难忽视,“嗯……想。”

寻思着喝饱了水,有个万一,就能逃得更远,克劳德悲观而麻木地被萨菲罗斯抱出衣柜,放在床上,消极万分地等待萨菲罗斯递来水杯——

但萨菲罗斯却是自己喝了一口。

“萨菲罗斯……?”克劳德正疑惑,却被更大的疑惑冲击,萨菲罗斯将他压倒在床上,俯身含住了他的嘴唇,清凉的液体灌进他的口腔,随之而来的是舌头,湿软滑腻,像是刚放进冰箱的白巧克力奶冻,虽然很甜,带着鼠尾草与海盐香水的尾调,但就像幼儿吞食大块果冻是绝对的禁忌,克劳德不出几秒就被那块庞大的奶冻堵住了呼吸,萨菲罗斯的双唇仿佛黑利阿迦巴鲁斯的玫瑰,无限疯长的花瓣涌入他的喉管,小男孩在震惊与混乱中几近窒息,他本能地伸手推攘身上的男人,挣扎着想喊:萨菲、罗斯——!

可是男人没有给他出声的机会,曾经极度收敛的温柔残酷反转,克劳德就像被握在手心里的珍珠鸟,过大的体型差距是欲望最佳的引信,当萨菲罗斯的五指合拢之时,他连头顶最俏皮的金发都钻不出指缝,被魔晄强化过的肉体莫名其妙就虚软成了融化中的奶油,小蝴蝶仿佛在标本师抚摸腹部的瞬间就要受孕,这让克劳德对“动弹不得”的理解,除了“失去手脚”、“瘫痪在床”、“成为废人”,又多了一项——

他挚爱之人化作他最为恐惧的火焰,萨菲罗斯手腕与大腿的桎梏都是压向他的房梁,他的脑叶像是被带往温泉池底,脑髓“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恰与唇舌绞缠间滴落的水声重叠,最高明的标本师永远不会让手中的小蝴蝶感受到丝毫痛苦,萨菲罗斯令他甘愿在甜蜜的灾厄中死去,他的手指光是被捋过骨节就要痉挛,萨菲罗斯还用掌心裹住他的膝盖骨抚摸,热力的传递如盘旋着尾椎骨的小蛇又如缠绵的银发,他感到一股湿热的痒意在下腹汇聚,明明是喂水为什么越来越渴,他在濒临溺死的舒服与困倦中既想夹紧双腿摩擦,又想抬手撕扯萨菲罗斯的衣服,他似乎需要“被填满”才能弥补缺失而变得完整,但他已经如小奶锅中的奶油奶酪般融化到失去可以伸向萨菲罗斯的手指了——

“克劳德,呼吸。真是个小朋友,你快晕过去了。”

萨菲罗斯用牙齿的尖端磨了磨小男孩迷茫翕动的微肿唇角,完全没饱地点到辄止。他用手掌托起克劳德的后脑勺,指尖插入金发,有技巧地揉按穴位,唤迷迷糊糊、被亲得四肢瘫软,连睫毛似乎都在打哈欠般犯困的克劳德清醒。

“……啊……呜……”克劳德发出吐鼻泡般的嘟囔声,意义不明,无法解读,萨菲罗斯怜惜地为他擦口水,等了他很久,才见到那双星空之眼聚焦目光。

但没想到克劳德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才——不是小孩!我没有晕过去……那是在……思、思考。”

嘴巴比发质硬十万倍的犟小孩狠瞪撑在他身上的男人,赌气道:“继续。”

然而男人笑着问他“怎样继续?”他又半天憋不出除了“亲……?”“摸摸?”之外的词,显然是完完全全没往那方面做准备,被猫吃干抹净了还会在猫肚子里帮忙数骨头。

成年人只好自作主张,为小孩子安排了一切:“克劳德,等你长大再‘继续’。关于Omega的事也是,我会标记你,但非‘此刻’。”

“‘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成长’,加油吧,小朋友。”

萨菲罗斯说完,第二次喂水便递来了杯子,克劳德很不满地瘪嘴,但干渴与困倦不容他再做争辩。

“咕嘟……咕嘟咕嘟……你说的,是约定吗?”克劳德润湿了喉管,立刻拉萨菲罗斯上床陪伴,他得到了颔首的承诺还不够,非得在男人的臂弯中蜷缩舒服了,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小拇指微微弓起,是拉钩的要约,“等我‘长大’,进入分化期,你就标记我,让成为你的Omega。约好了?”

萨菲罗斯先以左手小拇指与他相勾,后又用左手五指圈成一个圆,环住他的右腕,轻轻摇晃,“约好了。”

克劳德立刻弯了弯眼睛,很为萨菲罗斯还记得四年前的拉钩方式而高兴——在他失去手的时候,和萨菲罗斯所做的约定都是通过“环住手腕”。小男孩以此为最郑重的约定,如牢不可破的永恒魔咒,取得了萨菲罗斯的承诺,他的快乐之情堪比重逢的喜悦。

“我……要睡了,”心中仍有患得患失,害怕着闭眼天黑后一切都不见,但时光的风吹过细窄的空间,萨菲罗斯终于又回到他的身边,他心中的叶隙有春天在唱歌,他最迟等到十六岁末就能得偿所愿,“我困了,萨菲罗斯……晚安。”

他闭上眼睛,听见萨菲罗斯伸手拉熄头顶的灯。其实他有个藏在心里的问题(“你会一直在吗?等天亮了、等我睁开眼睛,你也不会走?”),但他不敢太过贪心,于是他给自己上个了保险:将萨菲罗斯垂落胸前的银发揪了一把,缠在自己的手腕上,快速而悄咪咪地打了个死结,等他自己醒来也不一定能解得开的那种。

他听见萨菲罗斯仿佛发出了轻笑,似乎夜晚的猫眼睛发现了他在做小动作。可他毕竟有所成长,厚起脸皮又提要求:“萨菲罗斯,睡前故事……在罐子里只能想以前的那些,我想听新的了。”

银发的青年不加思索便一口应承:“好。”

“你还记得上次讲过的是什么吗?”敏感纤细的小男孩无时无刻不在测试着男人对他的忠贞,“‘三个好朋友’的冒险……我在罐子里的时候,一直都记得。你讲的每一个故事……我都记得。”

“当然,克劳德。”他在黑暗的夜晚拥抱小男孩入睡,就像回到了重逢的那时,他在花朵们摇曳的注视下,于蓝色教堂拥抱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从未能忘。”

“上次讲到小锡兵、小熊和小蝴蝶想前往北方的大空洞,途径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花田,花的个头很高,三个好朋友之中最高的罗兹也仅是刚刚能看到花蕊。亚祖飞上了花朵,认出花的名字是‘爱丽丝’……”

“‘第三者’的那个女生?”小男孩心中有点小别扭,但他用睡意催眠自己不能睁眼。

“——‘爱丽丝’是鸢尾花的别称。那片花的领地,自有它的主人。亚祖想起了关于花之迷宫的故事,它告诉自己的两位同伴,如果想要顺利通过花田,必须参加‘爱丽丝的茶会’,在茶会上取得爱丽丝的毛线球,再将毛线球抛到地上,毛线球会自己滚动,一直滚到花田的尽头,它们顺着毛线球留下的线的指引,就能离开花之迷宫。”

「太好了,‘爱丽丝’是那个‘爱丽丝(Iris)’,不是那个‘爱丽丝(Aerith)’。」小男孩安心地闭眼聆听。

“要参加爱丽丝的茶会,必须拿到邀请函,三个伙伴如果都去,就需要三封邀请函。除此之外还需要见面礼,亚祖告诉朋友们爱丽丝只接受‘特别’的礼物,可究竟什么才算‘特别’?小锡兵、小熊和小蝴蝶都有自己的看法……”

「如果是我,萨菲罗斯最特别。但我才不会把萨菲罗斯交给‘爱丽丝’……」小男孩在因萨菲罗斯的臂弯而温暖的黑暗中,意识渐渐开始朦胧。

“……向日葵告诉亚祖,茶会会在每隔七天的下午四点开始,路过的七星瓢虫补充说,也就是明天的下午四点。三个小伙伴吓了一跳,因为留给它们的时间不多了,而它们既没有拿到一封邀请函,也没有找到一份见面礼……”

“……靠着罗兹向正巧在花田深处的别墅里度假的蜜蜂公爵赔礼道歉,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偷蜜蜂们的蜂蜜,大度的蜜蜂公爵将自己的邀请函送给了罗兹,作为对它知错就改的奖励……”

“……月亮升到了头顶,第二封邀请函却没有着落,罗兹着急地揪起了尾巴上的毛,亚祖停在月光花的叶片上休息,卡达裘望向爱丽丝茶会举办地的方向,望向那座飘扬着金箔糖旗帜的姜饼城堡,突然灵机一动,向朋友们提议先凑齐见面礼……”

“……亚祖伏在卡达裘的后背上,用自己的翅膀充当小锡兵的翅膀,卡达裘用麦秸秆制作了一柄新的刀,正式化身‘蝴蝶骑士’……”

“……罗兹用左爪递出蜜蜂公爵所送的邀请函,又将‘蝴蝶骑士’捧在右掌心,当作给爱丽丝的见面礼,终于获得了马蜂门卫的通行许可,这样三个好朋友都能参加茶会……”

“……爱丽丝的姜饼城堡在十六时的阳光下是焦糖色的,罗兹很小心地挤进了属于它的座位,将卡达裘和亚祖放在面前的桌布上。然而,小熊一抬眼就看到茶桌上摆放着三层的点心架,每一层都摆放着不同的点心,作为调味的糖罐和奶盅瓶旁,竟然是一小罐金色的蜂蜜……”

他温柔地看向午夜月光中恬静休憩的稚嫩生命,在“蜜甜如梦”的时刻中断了故事。

他对小男孩说:

“晚安,克劳德。”

(TBC)

(P.S. BGM: 《Small Two of Pieces》——曲:光田康典,词:加藤正人,演唱:Joanne Hogg)

(第13章 Me and My Cat)

 

from lucifer87

【阴阳师手游】【光切光】【BL】刃之心(25)-再见(终)

  多年过去,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所有以制造克隆体为基础进行的实验总是以失败告终,甚至有人开始猜测大气成分改变和地磁变化也有可能是导致实验失败的影响因素。总之,在这方面的研究因为连年的失败已经逐渐趋于停滞了。

  而在源氏主导的机械义体制造领域却取得了新突破。源氏开发了一种以生物细胞和人工材料相结合的方式制造器官的新技术,这种产品在性能上与神之手从前的产品接近,虽然还是没能突破移植次数的上限,却极大地降低了造价。目前这种两相结合的方式已经成为了科学界的最主要的研究方向。

  ……

  随着时间推移,当年留下的克隆体的芯片渐渐接二连三地停止了运转。伪刃是剩下的最后一个,鬼切害怕泄密不敢放他外出,便一直让他留在黑夜山的实验室中守护那里的秘密。当他的芯片也停止运转的讯号传来时,鬼切突然感到有些落寞。

  最后一个“同类”的肉体同其他克隆体一样销毁,芯片却被鬼切取出。鬼切带着伪刃的芯片来到了大江山,将芯片埋在了当初和源赖光一起看日落的那棵樱树旁。除了芯片之外,这里还有鬼切先前埋下的电击项圈,以及鬼切从源赖光留在实验室的旧白大褂衣兜里摸出来的、已经被磨光了颜色的花朵造型的胸针。

  彻底接手了源氏之后鬼切才知道大江山景区也是源氏的产业之一。源氏当年买下了地皮原本计划建立分公司,最终却是利用自然资源把这里做成了旅游区。物以稀为贵,如今自然风光匮乏,游客络绎不绝地来此,钱倒是也没少赚。

  山间那座神社也是源氏出资修缮的,之后又找了神职人员来进行管理与维护。鬼切大致瞄过一眼源氏对神社的捐款协议,这东西是很早年的时候源赖光签的,那上面除了常规的条目之外还附加了一个很奇怪的条件:要求在不对外开放的区域内,在用来供奉神物的神社本殿外面建造一个慰灵碑。

  鬼切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源赖光执意如此,便偷偷潜入本殿看过一次。那个慰灵碑体积并不大,造型是一只站立着的白鹤,样子摆在这神社中也不显突兀,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以为这东西是本殿门前的装饰。

  雕塑的底座上刻着一行字:

  ——铭记所有在人类进步道路上牺牲的生命。

  看见这行字时鬼切只觉得哭笑不得。源赖光的这种做法,若是真的有神灵,也不知是否会被视为对神明威严的一种挑衅。不过那个男人从来也不会将虚无缥缈的神佑放在眼里,与其将心意与供奉献给所谓的神明,大概在他看来还不如用来祭奠这些亡灵来得更合适一些吧。

  ……

  鬼切站在神社的拜殿前,击掌之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拜了一拜,突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哈!真的是你!”

  鬼切睁眼看去,是一张并不陌生的脸。

  茨木比记忆中吃胖了些,皮肤也晒黑了不少,他兴致勃勃地招呼酒吞过来,得意洋洋地炫耀:“挚友!这次是你输了!二十块,拿来拿来!!”

  原来酒吞和茨木二人今天也恰好来这神社游玩,远远地瞟见了鬼切之后茨木认出了他,但酒吞说茨木认错了,两人便开玩笑似的打了个赌。

  酒吞一边掏钱给茨木一边上下打量着鬼切:“好久不见,你变了不少。”

  “你也是。”鬼切看着面前的酒吞童子,这人当年那头染成嚣张红色的的头发如今恢复成了常人的黑色,其间还夹杂着不少白发,比起记忆中的模样变化了太多,但眉目间神色依旧,倒也不算太难认出。

  “哈,本大爷老了。”酒吞童子笑了笑,有些羡慕地看着鬼切继续说着,“不过你看着可还是那么年轻,就是……气质,气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不,我也老了。”鬼切回以同样的微笑说着。这话倒也不是客套,虽然他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芯片又可以控制一部分生理机能,因此肉体衰老速度较常人缓慢许多;但为了守住大脑改造的秘密,源赖光死后鬼切脑中的芯片就再也没有人能进行升级与维护。纵使鬼切的脑部神经与芯片融合得很好,近年来鬼切也发现自己的思维速度和反应能力大不如前了。他已许久不再战斗,并且像源赖光当年做的那样,开始着手为源氏物色接任者。

  茨木吵着要叙旧,将鬼切半搂在怀里蛮横地拖走了。路上闲聊时鬼切这才知道由于平安京市内的房租节节攀升,酒吞他们干脆搬到了景区,在这里开了一间旅店兼小酒馆,生意还算不错。近来春暖花开,山林开始染上丰富的颜色,他俩便把店丢给了星熊照管,两人跑进山里给自己放假好好游玩了一番,顺便拍了一些漂亮景色打算做个宣传片再招揽一下生意,谁知在这里与鬼切偶遇。

  时隔多年,在酒吞他们开的店后院,当年一起吃火锅的五个人这次一起吃了一顿露天自助烧烤,整个院子都弥漫着烟火气息和欢笑声。

  趁着茨木去守着炉子盯着星熊和酒鬼烤肉时,酒吞抓着酒瓶坐到了鬼切身边,与他手里装果汁的杯子轻轻碰了碰,低声道:“那张卡……谢了。”

  酒吞的目光还落在茨木身上,话却是对着鬼切说的。

  这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鬼切却能够理解。酒吞当年曾经收到过一封来路不明的信件,里面除了一张源氏科技的客户卡之外别无他物。酒吞偷偷向源氏问询,得知这张卡被授予了特别权限,可以免费使用源氏科技的任何产品,并且享受终身免费的维护和保养服务。

  这样一份从天而降的大礼让酒吞只觉得心里莫名发慌。他将卡片和信封里里外外翻来覆去地看了许多遍,也猜不出究竟是谁有能力送这么一件东西给自己。酒吞虽然也考虑过这件事与鬼切有关的可能性,但当时鬼切已经失踪了多年,一直杳无音讯。纵使酒吞不太愿意去想,却还是忍不住猜测鬼切可能已经死在了刺杀源赖光的过程中。

  酒吞有时会关注与源氏有关的新闻,但那家公司一直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太过惊人的消息曝出。

  按鬼切对他自己身份的说法,他的死亡大概也是不为人知的吧……酒吞这样想着,感到有些无奈。他自知无力帮鬼切做什么,只好摆了几只饭团当成供品,又点燃了香烟搁在饭团前算作祭拜。

  酒吞最终还是用那张卡给茨木换了一条义体手臂。如今与鬼切再次相见,又得知了他的近况,当年的真相自然明了。

  听了酒吞的话鬼切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用手里的杯子也轻轻磕了磕酒吞手中的酒瓶。

  “干杯。”

  ……

  鬼切在酒吞他们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告辞时山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车子行驶在山路上,鬼切坐在车内盯着敲打在车窗上的雨滴发呆。

  他突然心有所感,回头透过车窗向山上望去,只见神社的院墙在山林中露出了一个角,庭院中的那棵樱树将开满鲜花的枝条探出墙外,仿佛在向他挥别。

  【END】

 

from lucifer87

【阴阳师手游】【光切光】【BL】刃之心(24)-遗物

  从大江山回来之后鬼切和源赖光终于不再继续恶语相向,虽然源赖光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但两人还是难得地共同度过了一段儿能够正常相处的时光。

  源赖光死在一个静谧的夜里。

  他没有留下什么像样的遗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家政机器人去给他拿杯水来。

  源赖光的声音太小,那台机器又在客厅里充电,因此没有回应,鬼切便下床去为他倒水。当鬼切端着水杯回来时,发现源赖光已沉入了永眠。

  脑波监测发出的警报直接传入鬼切的芯片,吵得他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鬼切攥着水杯站在床旁静静地盯着源赖光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切断了警报讯号。他仰头喝掉了杯中的水,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又钻回被子里搂着源赖光静静地躺到了天明,之后给源氏发去了源赖光的死讯。

  ……

  如今采用生物降解技术处理尸体,不再留下骨灰等残余。鬼切终日想着治疗源赖光的方法而忽略了其他,直到工作人员来接收遗体时要求去除饰品,鬼切这才想起将电击项圈取下。

  工作人员离开后,鬼切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手上无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项圈。源赖光这个工作狂以前整天扑在工作上不关心自己的个人生活,他的私人物品不多,照片更是只有寥寥数张,如今这用来威胁他的项圈反倒成了鬼切用来缅怀他的遗物,真是可笑。

  取下项圈时鬼切才发现这玩意边沿上的毛刺在长久的时间里已经被源赖光用身体抹平,变得圆润而光滑,然而源赖光的颈部皮肤却在反复多次地被磨破和再生之间出现了色素沉积,留下了一圈惹眼的疤痕。

  鬼切第一眼看见那疤痕时只觉得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了。源赖光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他会以为自己是在故意折磨他吗?鬼切思考着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感到有些心疼,却又气恼源赖光总是这样事事对自己隐瞒。自己似乎永远也看不透他…… 

  鬼切一边回忆着与源赖光共度的日子一边随意地将项圈在手里翻转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这东西,这才发现里面原本嵌着的微型炸弹早已不翼而飞了?

  源赖光那似乎永远嘴角微微上挑的样子又浮现在鬼切的脑海中……自己信心满满胜券在握的蠢样子看在他眼里一定很好笑吧?鬼切一瞬间突然很想把源赖光从地府揪回来问他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然而斯人已逝,他胸中翻涌的种种复杂的感情最终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如果能够早一些……就好了。

  ——————

  律师上门时,鬼切才知道源赖光不知在什么时候给他搞了一个人类的身份。这身份资料是进入了官方数据库的,但除了身份本身的合法性是真的之外,一切履历内容都是假的。

  鬼切真正成为了源赖光的“远亲弟弟”,并且是源赖光遗嘱中唯一指定的继承人。

  鬼切徘徊在源氏的实验室里,总是觉得自己还是能一抬头就看见源赖光凑在电脑前工作。

  然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已经空了。

  鬼切盯着那椅子看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坐了上去,打开电脑使用自己的生物识别信息进行登录。鬼切发现自己的账号已经获得了实验室最高级别的控制权限,除此之外还有一小段他先前没有见过的影像资料。

  镜头里的源赖光看起来气色不错精神尚佳,脸上还是那副标志性的笑容,语气轻快地向他打招呼:

  “鬼切,又见面了。”

  “不出意外的话,你看见这段影像时我应该已经死了,但愿我的死亡能够让你安心一些,不必再整天提心吊胆我会对你做什么了。”

  “无关的话不多讲了,我接下来说的事你要听好。”

  “有些事情太早告诉你不太合适,我便录了这个。在这里说声抱歉吧,关于你想做的事,我还是隐瞒了一些东西。”

  “使用克隆体在一小部分人那里不能算是秘密。我接管了神之手,也一并接下了这部分订单。”

  “尽管八岐大蛇的研究成果给了我不少启发,但在不使用克隆体的情况下,提供给那些家伙的人造器官仍然无法达到神之手原来的水平。我虽然还有一些新的构想,但恐怕已经没有时间验证了……”

  “八岐大蛇一直和军方有合作,只是最核心的机密没有暴露。我接手了他的公司后在提供的技术方面不进反退,军方对此不太满意。我推测他们正在进行自主研发,但由于先前能够接触到这些机密的克隆体都已经被处理掉了,因此我对局面并没有像八岐大蛇那样强的掌控力。”

  “目前看来他们仍需要八岐的技术,那么应该会找到你继续合作。鬼切,如果你仍要坚持自己的原则,那么我希望你能够尽量避免正面冲突,至少在优先保全自己的情况下再来考虑怎样去做这件事。”

  “我留了点东西给你,就在当初放你那身衣服的设备柜里,应该能对你有所帮助……就算是对于又骗了你所做的一点儿补偿吧。可惜技术还不算太成熟,改进的事得靠你自己了。”

  “那么,再见了。”

  “珍重,我的……”

  源赖光微微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微笑着又轻轻摇了摇头,视频便在此结束了。

  ……

  展现在鬼切面前的是一只和鬼切差不多高的巨大机械手臂:机械手上有三个不停旋转着的粒子涡流发生器,制造出悬浮磁场,让这手臂可以悬浮于空中自由移动。除了装有三把折刀之外,机械臂内置的激光发射器还可以将光束凝成类似于实体刀刃的模样,然而这种能量高度集中的激光束的锐利程度远超于钢铁之锋,只不过有时会不太稳定的抖动。

  鬼切将信号接入机械臂的控制程序尝试着进行操控。适应需要时间,但也不算困难,源赖光熟知他的作战习惯,在很多设计上都考虑到了这些细节。

  长久以来鬼切的作战方式都是以潜入和伏击为主,这机械臂倒是很好地改善了他正面作战能力欠佳的问题。

  进行战斗模拟训练后,鬼切对于自己多了一条可操控“手臂”进行战斗的方式还不太熟练。他通过录像对训练过程进行复盘,这才发现机械臂偶尔会自动将激光刀变换形态转为光幕盾牌,替他挡下了几次致命的攻击。

  这种变换完全是在鬼切指令之外的自发动作,也不知道源赖光是怎样设计的程序判定标准,让机械臂能够侦测周围环境自动做出反应。 

  鬼切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悬浮在自己身旁的机械臂,关闭了训练场控制室的电脑和灯光之后走到门边,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陷入黑暗的室内。

  很安静,什么异常也没有。

  鬼切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独自一人离开了。

 

from lucifer87

【阴阳师手游】【光切光】【BL】刃之心(23)-夕阳

  不同于从前编造的谎言,这次源赖光的脑子里是真的长了恶性肿瘤。

  ……

  鬼切瞪着源赖光最新的体检结果发愣——按他所学来分析,源赖光大约最多还能活十个月。

  十个月!鬼切从来没有如此祈盼过自己的计算出了错误,他反复地算了好几次,但结果都没有太大出入。

  源赖光对这个预估结果却丝毫不显得意外。这病比较棘手,因为病变在脑部不适用器官移植,癌细胞侵润的范围又很广,手术的预期效果最多也只能保证存活,而且大概率会留下严重影响脑功能的后遗症,因此源赖光在诸多方案中选择了使用药物进行保守治疗。然而药物治疗也只能延缓扩散速度而已,从发现的那天起源赖光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开始暗中着手安排身后事。

  源赖光成功地靠自己夸张的演技激起了鬼切的疑心,就这样将自己的知识和科研理念换了种方式逐步“教”给了鬼切。眼下鬼切虽然仍需要慢慢积累经验,但至少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了。

  源赖光其实仍想留在实验室尽可能让自己的研究成果更进一步,但他被鬼切直接拖出了公司送回了住处,一切未完成的工作都由鬼切强制接手了。

  在鬼切的安排下,源赖光过上了一种养猪般的休养生活,但这并没能让病情恶化的速度放缓多少。他的情况越来越差,视力飞速地下降,肢体出现了活动不灵的现象,又常常因为头痛呕吐吃不下东西,甚至意识有时也变得不够清醒。

  眼看源赖光一天天地衰弱下去,鬼切表现得越来越烦躁。他曾向源赖光提出用芯片替代脑功能这个方案,就像自己一样,却被源赖光否决了。且不说病变范围过大和术后脑功能究竟可以恢复几成,单是由谁来做手术就是个难题:能做到这点的八岐大蛇已经死了,鬼切的能力尚不足以完成如此精密复杂的手术,若是找其他人来,那么势必会把大脑改造的秘密和技术泄漏出去,届时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你不是一直都想杀了我吗?”源赖光陈清利害之后笑了笑,继续用言语调侃着鬼切,“你想让人类停止使用克隆体,那么现在基本上已经做到了。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必须留我一命的理由了吧……”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呢?听完遗言吗?”源赖光边说边笑,“那么我能说个最后的愿望吗?”

  不同于源赖光的侃侃而谈,鬼切一反平日里的烦躁,一直沉默着不肯出声。源赖光看不见鬼切,只能听见他粗重而又不均匀的呼吸声。

  单从这呼吸声中源赖光就能听出鬼切的心情极差,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当鬼切是默认,自顾自地将愿望说了出来:

  “带我出去走走吧,鬼切。”源赖光轻轻扭了扭脖子,仿佛在向窗外远眺,“这么多年整天泡在实验室里,我都快忘了太阳长什么样子了。”

  ————————

  大江山位于平安京西郊,这里山林秀丽景色怡人,在如今这种土地被大规模开发甚至已过饱和的时代里,是十分难得的自然景区了。

  这山中还隐着一间神社,这间神社原本破败不堪只剩下遗迹,但有人考察出了这里是古代名将埋骨之所,又传说其所用战刀曾于此神社现世,来此诚心供奉可得家宅平安云云,神社修缮之后倒是也引来了不少人前来参拜。不过今日并非年节,这里虽然也有游客,但总体来说还算清静。

  鬼切带着源赖光在一个温暖的下午来到了这里,他推着源赖光的轮椅慢慢走在神社内的石板路上,二人一起穿过鸟居,取水净了手口,来到拜殿前不远处站定。可是源赖光既不去投钱也不去摇铃,只是击掌两次象征性地拜了一拜,看得鬼切莫名其妙。

  “你开始信神了?”从一开始鬼切就不太明白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源赖光为什么会想来这种地方,他盯着源赖光看了一路,终于没忍住问了一句。

  源赖光轻轻摇了摇头。

  “那这是在做什么?”鬼切蹙起眉头看了看别的游客的参拜动作对比了一下,继续道,“你拜得好像不对,这样愿望不会灵验的。”

  “哈,无所谓的。”源赖光轻轻笑了笑,“我本来也不是来向神明许愿的。”

  鬼切更迷惑了。源赖光却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问鬼切要不要也去拜一拜,体验一下这种人类的仪式感。

  鬼切迟疑了一下照做了,铃铛响起时他也没有向神明许愿,却是忍不住回头去看源赖光。那人眼帘微垂独自坐在那里,神态安详而平和,整个人仿佛融入了轻轻拂过的微风,又仿佛置身于这尘世之外。

  那才是他的神明。

  参拜过后两人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附近毫无目标地漫步。他们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处栽着一棵高大樱树的偏僻院落,树干上的铭牌显示树龄已经逾百年,不过现下并不是花期,只有繁盛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鬼切将轮椅停在树下,站在源赖光旁边为他讲解着:这里是樱树,那边有太阳……

  此处地势较高,此时越过院墙刚好能够望见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落日。夕阳的余晖将二人染成了温暖的橘红,源赖光因病而显得晦暗无光的面色也显得有了几分生气。

  “嗯,很暖和。”源赖光动了动身子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习惯性地睁眼去看。落日映在他红色的眸子里,让那双眼中好似燃起了火焰;然而在源赖光的视野内,他其实只能在一片黑暗中看见一个小小的、黯淡的橘色光斑。

  鬼切静静地站在一旁凝视着源赖光的面容,斜阳将源赖光的影子拉得老长,与树影融为一体,鬼切突然只觉得悲从中来,没忍住哽咽出声。

  “鬼切?”源赖光疑惑地唤了他的名字,微微扭头将一侧的耳朵偏过来,“你刚刚是说了什么吗?”

  鬼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他想到了当年被激愤之下的自己所杀死的克隆体,也想起了在黑夜山随着八岐大蛇的死亡而被正主处理掉了的那个“源赖光”。鬼切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做,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源赖光还有克隆体、如果使用克隆体就能救他的话……

  “源赖光,我好像有点儿理解人类想追求永生的心情了。”

  鬼切说得很隐晦,但源赖光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人总是会死的,就像樱花凋零。”源赖光抬手轻轻抚摸着身旁的树干,淡然地说着,“然而花朵会再次绽放,人类虽然肉体不能永生,意志却也能够传承。”

  “我选了这条路,希望人类能走向更好的未来。但世上的道路不是只有一种,你选择了另一条路,可以试着看看它到底通向哪里。”

  源赖光向鬼切的方向伸出了手,后者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对方的手中。源赖光拽着鬼切的手摸索着,抬手按了按鬼切的胸口说道:“这是你用自己的意志做出的选择,那么便坚持你的信念,不要因无关紧要的事而动摇。”

  “这不是无关紧要的事!”鬼切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焦虑,“我,我不想你死……”

  说出这句话之后鬼切感觉仿佛卸掉了长久以来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俯下身子搂住源赖光疯狂地吻着他的嘴唇和脸颊一边流泪一边喃喃地说着:“我不想你死!求你……别死……”

  源赖光回应着鬼切的吻,但很快便因喘息不匀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当他终于喘过这口气时,他意识到了蹭在自己脸上的湿意是什么。

  “你哭了。”源赖光伸手想擦去鬼切的眼泪,然而泪水似乎越擦越多,源赖光只得无奈地笑笑停下了动作,“哈,我以前还从没见你哭过呢……看来你的情感变得更丰富了。很好,很好……”

  “……这种时候你是还在想着怎样通过芯片模拟情感表达的事吗?!”鬼切听了这句话又腾起了怒火,瞪着哭红的右眼咬牙切齿地问道。

  源赖光没忍住笑出了声,伸手揽住鬼切的脖子轻轻摸了摸他的后脑以示安抚,慢慢地说着:“人类都是在会哭之后才学会笑的,你倒是反了过来……不过会哭了总算是好事。”

  “不必难过,鬼切。”源赖光低声诉着,声波的频率振荡在鬼切耳朵里,似乎让他焦躁的心情能够慢慢平复一些。

  “我猜,所谓的灵魂其实就是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而死亡也只不过是能量改变了其存在形态而已……就像循环往复的生物链那样。”

  “我死之后,构成‘我’的那部分能量……”源赖光顿了顿,捧起鬼切的脸轻轻吻了吻他的唇,给了他一个承诺:

  “会化作风、变成雨,再次与你相逢。”

 

from 咒术回战

——灯下黑(下)——

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壁灯,昏黄的灯光看上去模糊而又遥远。两面宿傩将童话绘本又翻过一页,脸上神情淡淡的,如同冰面上弥漫起的雾气。他的声音也是冷而轻,像冰面下静静流淌的河水。

“……狼迅速穿好衣服,把不能吃的头发丢进火炉里烧掉,把吃剩下的骨头埋进土壤里,把染血的床单塞进洗衣篮,再铺上一层干净的新床单。月亮西斜,一切都恢复原样,只有外婆不见了。狼换上外婆的衣帽,躺在床上耐心地等待。”

床上的小孩翻来覆去,年幼的骨骼尚在拔节,正经历生长痛,痛得睡不着。虎杖悠仁索性将手往兄长的方向伸过去。两面宿傩将绘本合上,捏住他的手心,“不喜欢这个故事?”晃动的微光里,两面宿傩似乎笑了一笑。也许是轮廓深刻的原因,不管是站在阳光下还是灯光下,他的眼睛似乎总是沉浸在阴影中。

虎杖悠仁迷迷糊糊地点头,他的手——柔嫩细小,是儿童的手——被两面宿傩漫不经心地抓在指间把玩。“哥哥,你的手……”小孩迟疑地端详了一阵,“比我的大好多。”

两面宿傩眼中似乎闪过一道寒芒。“因为我要抚摩你啊。”他声音更轻,用捣入人类内脏的手轻抚悠仁的头发。

“哥哥,你的嘴也比我的大。”

两面宿傩把头低下来,扯动嘴角扬起一个尖翘的弧度。“因为我要亲吻你啊。”他用嚼食人类血肉的嘴触碰悠仁的嘴唇。

“你牙齿也好尖。”

“因为,”两面宿傩的笑容越来越大,几乎咧到耳根,露出一口森森的獠牙,“我要吃了你啊。”

“啊——!”虎杖悠仁在地下室里猛地惊醒,冷汗涔涔。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叫宿傩“哥哥”了?

外面的门没锁,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天上的星星又冷,又远,像浸在冬日河水里的密密麻麻的眼睛。无数双闪烁的眼睛排布出癫狂扭曲的形态,从冷水中向他投来毫无感情的血红的目光。

注视,无处不在的注视。虎杖悠仁踉跄地往前跑,像条丧家之犬,那种被注视的异样感却无法甩脱,始终如影随形。

他无家可归,哪里也去不了。

虎杖悠仁停了下来,扶着一棵树弯下腰大口喘气。宿傩是杀人狂。宿傩是杀人狂。他眼眶发红,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地闪烁。

他的哥哥是……杀人狂。

他腿部一软,颓然地坐在树下。月光如乳,他的脸在昏暗中呈现出朦胧的象牙白,泪痕干在脸上。宿傩到底杀了多少人?他想起那个装满的箱子,数不清的染血的衣物,还有散落一地的……纪念品。

这是错误的,他们不应该像那样死去。虎杖悠仁的牙齿在不停地打战,所以他……他应该去报警。想到这里,他好像又获得了一点力量,站了起来——但是。

但是,那是哥哥啊。抚养他长大的哥哥,如父如母的哥哥,为了他辍学为了他打架的哥哥……跟那个杀人狂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被盯着的感觉再度袭来。虎杖悠仁猛地回头,月亮恰好被浮云遮住,所见只有梦魇般的漆黑。

他慢慢站起来,一点点往后退去,然后拔腿就跑。就这样狂奔不知道多久,前方一栋熟悉的房子映入眼帘;他竟无意识地跑到了吉野顺平的家。

虎杖悠仁一愣,随即狂喜,要说谁是最适合跟他商量这件事的,那必定是吉野顺平无疑。此时此刻,橘黄的灯光从房子窗户里透出来,在夜色中显得温暖而又温馨。

他跑到门前按下了门铃。“叮铃——”响彻了整个房子。过了好一会儿,磨砂玻璃后浮现出一个女人晃晃悠悠的身影,“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女人小声抱怨,打开了门。

“欸?是悠仁呀。”吉野凪讶异地望着门外一脸狼狈的少年。她和吉野顺平长得很像,橄榄绿的眼睛,齐肩的黑发微卷,手中夹着一支女士香烟,有种温和散漫的气质。

虎杖悠仁很着急,却也不失礼貌:“阿姨,这么晚还来打扰真的很抱歉。请问顺平在家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商量。”

吉野凪微微睁大眼睛,烟灰落到地上,她浑然不觉,“可是顺平一直没回来呀,我还以为他去你家了呢。”

坏了。

虎杖悠仁深吸一口气,才勉强没有在女人面前露出失态的表情。

今天下午的事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放学后跟吉野顺平同行了一段路程,分开时他是看着顺平往他自己家的方向走去的,而且他在家看漫画时还跟顺平通了电话。也就是说,吉野顺平是在回家路上,和他打完电话之后遭遇不测的。

那时候……宿傩还没到家。

吉野凪抬起手虚掩住半张的红唇,目光担忧,“那、那顺平会去哪里呢?”她这才发觉自己对儿子的生活细节和爱好似乎一无所知。

“没事的,阿姨,别着急。”虎杖悠仁扯了扯嘴角,对吉野凪安慰地一笑,“他好像提起说要去看什么电影……可能是去了电影院吧,我会把他找回来的。不要担心。”

说罢不顾吉野凪的挽留,转身一阵风似的跑得飞快。

快一点……再快一点!还来得及吗?

他是个蠢货,他早该想到的。顺平在见到宿傩之后就产生了怀疑,而且根本没把自己的怀疑给掩饰好,宿傩可能早就想对他下手了。

虎杖悠仁远远看见那栋熟悉的房子,里面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他飞驰的脚步慢了下来,奇怪,宿傩不在家……?

还是说宿傩此刻正潜伏在门后,就等他打开门进入玄关的一刹那给他致命一击?!

正惊疑不定、脚步紊乱的空当,身后骤然扑来一阵冷冽的劲风。虎杖悠仁慌忙回头侧身想要格挡,然而不速之客的动作更快;他的后颈被猛力击中传来一阵剧痛,同时腿上被什么给狠狠绊了一下。被翻倒在地上时他的视野不受控制地黑落下去,在彻底昏过去前只见夜幕昏暝、月色昭昭,照亮两面宿傩血红色的眼睛,以及脸上缓缓展开的一抹狞笑。

——

虎杖悠仁的身体素质不错,只昏迷了很短一段时间,醒来觉得头痛欲裂,后颈尤其痛。空气中似有若无地飘着难以描摹的香气,然而这股香气跟血腥味混杂在一起,总让他忍不住想吐。

血腥味?——虎杖悠仁猛地抬头。密闭的隔间里只有头顶上一个光秃秃的灯泡,苍白微弱的光线下,他看见对面有个人一动不动地趴伏在干涸的血泊里。

他的喉结颤抖着,气声不稳:“顺平……”声带发紧,一时间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他手脚并用不顾一切地往吉野顺平的方向爬去,双手却被猝然扯了回来,锁链的声音在隔间里回荡开来。

他转过头,目眦欲裂地发现两边的手腕上各自紧紧扣着一只粗糙的铁环,铁环上的锁链一直连到天花板上去。他的双手吊在半空,只能挨着墙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勉强坐着。

宿傩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对,现在更重要的不是这个……他小声呼喊吉野顺平。对面的人一身脏污的黑色校服,黑发遮面,双手双腿都似乎被绳索捆住了;身上没有明显的呼吸起伏,也看不出是死是活。

“顺平?顺平!你还活着吗?快回个话啊!”

“顺平……还有意识的话就动一下手指吧!”

“你妈妈还在家里等你啊,我可是答应了她要送你回去的……”

时间每分每秒都在流逝。虎杖悠仁从警惕地轻声呼唤,再到声嘶力竭的喊叫,嗓子都哑了,吉野顺平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怎么会这样……”虎杖悠仁的胸口剧烈起伏,他不想去思考那个最坏的可能。但是,但是——是他害了他吗?顺平是因他而死的吗?如果不把顺平带回家就好了,如果当时不把他留下来看电影……本来以为已经流干的眼泪,此刻竟又有涌出来的迹象。

求求你,顺平。快醒过来吧。

他大口喘气,可是呼吸越发困难,头昏脑涨。一开始闻到的诡异香气似乎变得更加浓烈了,他这才惊觉这气味好像不太对。

“多么感人肺腑啊。”

虎杖悠仁咬牙瞪向隔间的门口。从黑暗的阴影中,两面宿傩缓步走近,一身雪白素净的和服,双手散漫地揣在流水般垂落下去的广袖里。他穿着和服时看上去甚至是优雅的,举止从容、不急不缓。很难想象这般衣着的人会做出什么暴虐的行为。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低头看向虎杖悠仁的眼睛半睁半阖,似乎有些没精打采,又似乎觉得无趣。

“喂,你把顺平怎么了?!”

“……吸入这么多还活蹦乱跳的,该说不愧是你么?”两面宿傩意图不明地打量他一会儿,又转头懒懒地扫了吉野顺平一眼,“放心,那家伙大概还活着。他身体素质本来就没你好,吸入的又比你多,醒得比你慢也正常。”

虎杖悠仁一阵恶寒。忍不住在背后拳头紧握,锁链被晃得一阵轻响,他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你在说什么东西?这香里到底有什么?”

“啊,迷幻药吧,我也不太清楚,很多年前从别人手里弄来的。”两面宿傩无谓地说,“根据剂量不同,口鼻吸入的话可以导致不同程度的四肢乏力和昏迷;做成药剂直接服用,可以致幻。我听说的,不用太在意。”

“你就是用这种东西杀人的?”

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两面宿傩笑得肩膀直抖,“别误会哦,我杀人从不倚借外物,更喜欢亲力亲为,只不过这次情况比较特殊。呵,还是第一次用呢,好像不太能把握好药量。”

两面宿傩抬起木屐轻慢地踢了踢吉野顺平的脸,然后在他旁边蹲下来,一只手活动几下发出轻微的“咔咔”声,仿佛钢琴家在奏乐前还要先舒展一下指关节。漆黑的指甲在惨白光线下显得格外可怖,不像人类的手指,倒像是什么怪物的。虎杖悠仁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神经绷紧如悬丝。

他提起吉野顺平的手,对虎杖悠仁微微一笑,“悠仁,你想让这家伙醒过来吗?”

虎杖悠仁愣了一下,眼见着两面宿傩笑容里的恶意逐渐浓厚,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他喊道:“喂等一下!不要!不要啊!!”

两面宿傩手指稍一用力,将吉野顺平的腕骨掰错了位。

吉野顺平发出一声惨叫,眼睛猝然睁开;然而两眼无神还没完全清醒,迷茫地盯着虚空。

两面宿傩笑道:“嗯?还不够精神呢。”

“住手啊,宿傩!!”在虎杖悠仁难以置信的叫喊声里,两面宿傩展示似的抬起吉野顺平的手,把他的腕骨轻轻推了回去。

“啊啊啊——”粗糙的激痛传彻骨髓,使得吉野顺平的身体在地上像缺氧的鱼一样弹跳起来,却被绳子绑得死死的。他嘶声剧喘,汗液连着水线从刘海淌下。

两面宿傩反复进行这个简单的动作,像拼积木一样把吉野顺平的腕骨卸掉再装上,卸掉再装上……如果吉野顺平或者虎杖悠仁还记得的话,这是宿傩在那趟所谓的出差结束时回到家看到的,吉野顺平温柔放在虎杖悠仁眉间的手。

在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中,两面宿傩点评道:“再重复十次左右,这家伙的手可就彻底废了。”

“你这丧尽天良的混账,快给我停下来!这么做很好玩吗?!”虎杖悠仁的眼泪不知不觉间涌了出来。他死死瞪着水帘中那道模糊的白色影子,这是宿傩第一次在他面前展示纯然的暴力和不动声色的残忍,不为了保护他,也没什么别的目的,纯粹只是宿傩可以这么做,于是就这么做了。

像孩童扯断蜜蜂的翅膀,用牙签扎穿蝌蚪的肚皮,拿开水烫蚂蚁窝。不为了什么,也没有好处,但反正也没有坏处。

在两面宿傩闻声投来的浅淡目光里,虎杖悠仁浑身发抖地明白了他杀人的原因。

他最后一次把吉野顺平的手腕掰回去,丢到地上,无动于衷地说:“瞪我干什么?没良心的小鬼,我可是把他的手又接回去了。”

“刚才可是你一遍遍把它扭下来的啊!”

“好痛,虎杖……”吉野顺平却在此时睁开了眼,涣散地眨动两下。他半张脸都是干涸的血,视野内血红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他的目光很快便聚焦在虎杖悠仁身上。“你没事,太好了……”

“顺平……”虎杖悠仁竭尽全力地往前倾着身子,铁链绷得直直的,“你会没事的,我会让你回去的。我已经跟你妈妈保证了。”

吉野顺平露出一个平静而无奈的笑,隐隐的绝望,似乎并不太相信。他仍侧躺在地上,艰难地转过头,看向一边侧身而立的人皮魔鬼。“我以为……你会放过他。”

“我和小鬼的事,”两面宿傩格外真情实意地皮笑肉不笑着,“跟你有什么关系?”

“只有一件事,不要把我,”吉野顺平的嘴唇无声地开合两下,怔忪地看着虎杖悠仁,声音低不可闻,极为困难地吐出接下来的话,“不要把我,喂给他。他受不了这个的。”

虎杖悠仁的眼睛缓缓地睁大了。

两面宿傩冷笑了一声,待要说什么,忽然抬眼定定地注视着虎杖悠仁。与此同时,吉野顺平也愣住了:“虎杖,你难道……”

几秒过后,两面宿傩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嘛,原来你还不知道啊?!”

吉野顺平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虎杖悠仁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两面宿傩的笑声回荡在他的脑子里,像指甲从黑板上重重地刮擦过去,留下极为尖锐刺耳的嗡鸣。

一瞬间笼罩在回忆中的所有黑漆漆的云雾霎时消散,他的思绪忽然无比清明: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从小吃的牛肉都和外面餐馆做的不一样啊!

——人肉的味道,当然和牛肉不一样啊!

“很好吃,是不是?”两面宿傩肆意地、邪恶地大笑,“每次你都赞不绝口!不过也难怪,因为确实很让人满意啊,是吧,小鬼?!”

虎杖悠仁失神地抬起头,目光刚一碰到两面宿傩,他便无法忍受似的弯下腰,“呕——”声音还没完全发出,嘴巴就突然被一只手给死死地捂住了。

“我早就教过你吧,不要弄脏地面。”两面宿傩轻声低语,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黏稠地流淌着愉悦的感觉。“这是家规之一,你不是从小就烂熟于心了么?”

虎杖悠仁像个坏掉的娃娃一样,身体无意识地抽着,胃部痉挛翻江倒海。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滴落到暗红的地板上,像一块琥珀投入烈火中,抗争许久依旧徐徐融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吃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的声音也坏掉了,一字一句机械地念着脑子里不断闪现的文字。“人是,不能吃人的。”一想到自己也吃了人,就好像他也成了帮凶似的。所有曾经坚信的良俗,坚守的准则,此刻都在他眼前轰然倒塌。天空扭曲起来,大地扭曲起来,一切都歪歪扭扭的,只剩满地笼上血色的断壁残垣。

……视线似乎真的扭曲了。难以形容的香气不断地钻进皮肤里,此刻流下来的汗都芬芳扑鼻。是迷幻药的缘故吗?眼前一切都摇摇欲坠,线条融化交织汇入地面的血泊里,只有两面宿傩的身影依旧颀长挺立着,俯身笼罩下来。

“为什么不能吃人呢?”两面宿傩貌似体贴地蹲下来,抬起他的下巴看进他的眼里,“我想,我能,所以我吃了。事实上,只要我愿意,你一辈子都不会发现这一切。”

他笑起来,手指逗猫似的摩挲虎杖悠仁的下巴,“我在地下室找你的时候,你一直躲在桌子底下对吗?我只要一弯腰就能抓到你,可那样多没意思,所以我给了你逃跑的机会。现在围猎游戏结束,是你输了。”

虎杖悠仁猛地扬起下巴避过他的抚摩,眼睛仿佛在迷幻中又恢复蓬勃的怒意。“不管是什么境地,人都绝对不能同类相食。连动物也不会没事就吃自己的同类吧!你这家伙,连动物都不如啊。”

“同类?”两面宿傩慢条斯理地重复,脸上看不出丝毫不悦,手指却重又死死掐住虎杖悠仁的下巴,力度之大让后者感到自己的下巴几乎被捏碎。“我跟他们可不是同类。”

“你——”虎杖悠仁怔住了,看着两面宿傩的笑容在他眼前扩大,恶意尽显。他在这样的笑里,短暂地瞥见宿傩皮囊下不属于人类的东西。

两面宿傩就像地下室里不知道从哪个受害者那儿留下的洋娃娃,只有外表还勉强保持着人的样子,但这种似人而非人的东西却是最为恐怖的。他想起那个娃娃嘴角染血,笑得邪恶又满足,从头到尾都无药可救了。他震惊的看着宿傩,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似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啊?

“那我呢,宿傩?”虎杖悠仁听见自己死寂的声音,一板一眼地问,“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养着我?我是你的储备粮吗?”

“你还是没想明白啊,悠仁。”两面宿傩有些厌倦地直起身,抬步走到吉野顺平旁边,一只手伸进另一边袖子里摸索着什么。“爱吃狗肉的人,未必会把自己养大的宠物狗也吃掉吧?”

刀套落在地上,露出雪亮的刀身和锋利的刀尖。

吉野顺平从喉咙里发出抽气声,瞳孔因恐惧而收缩到极致。

两面宿傩垂眸盯着手中的剔骨刀,“虽然这个年纪的男性不在我的食谱上,不过嘛……”

“不要啊宿傩,不要杀他!让他走吧,我求你了——”虎杖悠仁崩溃大喊,疯了似的挣扎起来。手腕在铁环里磨破带来钻心的疼,此刻都全然顾及不上。“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过他!”

两面宿傩侧过身,撇了下脑袋看向他,脸上是“这个交易还有点意思”的微笑,“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

虎杖悠仁带着择人而噬的气势朝他扑来,铁链在身后绷紧,他连一厘米都不能再迈过了,因为冲劲而猛地跪倒在地上。“是的,什么都可以。”虎杖悠仁咬牙道,眼底焕发出的光彩几近暴烈,“但你得放过他。”

两面宿傩施施然走来,把木屐挤进他两腿之间,慢而不容置疑地分开。虎杖悠仁愕然地跪坐着抬头,两面宿傩几乎贴着他站立,看不清神情。

“我不喜欢有人要求我,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两面宿傩淡淡地说,“但不是现在,还得等一会儿呢。”

布料窸窣,他竟解开了腰带。

“好好含着吧,小鬼。”两面宿傩低头,嘴角缓缓拉开,一个戏谑而露骨的笑,“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不杀他。”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虎杖悠仁忍不住闭了闭眼睛,不敢设想吉野顺平的反应;嘴巴却顺服地张开,满满当当地含进哥哥巨大的性器。“唔……!”跪坐的姿势不太方便,再加上宿傩那里实在太大了,他只能含入不到一半,舌头很难动弹,贴着柱身勉强滑动着。口水无法吞咽,狼狈地沿着下巴淌下来,滴到地上。

这一次两面宿傩倒是没骂他弄脏了地面。他抓着虎杖悠仁后脑勺的头发,挺腰又插进去一点,随即前后摆动腰胯,大力操弄悠仁的嘴巴。

“牙齿收起来,蠢货。”两面宿傩垂眸注视他的反应,下身昂然挺立,脸上却没显露多少情欲,“这样可不能取悦我。”

虎杖悠仁抬起眼皮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心想如果直接咬断的话他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吗?……不行,在死之前宿傩还是有余力的,他一定会先杀了自己,再杀掉吉野顺平。于是他听从两面宿傩的话笨拙地收起虎牙,然而锐齿尖端还是浅浅地擦过两面宿傩的柱身。他暗道不好,宿傩的呼吸却骤然重了起来,性器竟还能涨大,抽插的动作愈发粗暴,撑得他苦不堪言。

“呜呃、呜——!唔!”虎杖悠仁从喉间发出断续的呻吟,喘不过气来,鼻尖充斥着男人性器的麝味,和隔间里诡异的幽香。嘴巴完全被当成性器官使用着,眼泪难以承受地溢了出来,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后脑却被死死地按住了,被毫不留情地往前压去。他的神智逐渐模糊,飘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只感到两面宿傩的物事火热坚硬、青筋虬结,几乎要顶进他的喉咙里。

“哈……加油啊,小鬼,这表情还算可圈可点嘛。”两面宿傩哑声笑着,迫使虎杖悠仁仰起头,再一次冲刺挺入。

不知道过了多久,虎杖悠仁觉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脱臼了,却听男人忽然低低地闷哼一声,性器一涨一涨地膨到极点。他的神智顿时回归,猛地睁大了眼睛感到一股热流高下,直直地灌进他的喉咙,腥气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两面宿傩撤出来时还喷了一小股精液,他松开虎杖悠仁的脑袋,阴茎还是硬着的。虎杖悠仁正呛得死去活来,发出干呕声,却怎么也无法吐出被强迫咽下去的液体,只有一缕白浊溢出嘴角。

模糊间只看见两面宿傩停在自己面前的木屐,视野突然又变,一下子仿佛天旋地转——两面宿傩很轻松地将他抱了起来,甚至还在怀里颠了几下。想要干呕的感觉变得越发强烈,就像晕车一样,虎杖悠仁沉沉地喘息,香味使得他头脑昏沉、不辨东西。只能竭力睁大眼睛,漫无焦距也毫无威慑地盯进宿傩眼底的血色。

他修长的双腿大敞着环绕在两面宿傩的腰胯间,因为怕掉下去,他的腿下意识地夹紧了宿傩的腰,耳边似乎响起布料被撕碎的声音,还有不知哪里传来的猫一样细小的闷哼。两面宿傩的动作讶异地顿了一下,随即在他耳边低笑出声:“这么兴奋吗?”

下身被另一只手摸了个遍,第一次被他人握住最脆弱的部位,虎杖悠仁无意识地颤了颤,忽地发出一声哭喘。两面宿傩慢条斯理地捋动他硬挺的性器,低头在他侧颈上落下数个滚烫的轻吻,像以前哄他睡觉那样。只不过现在的虎杖悠仁会像只小动物一样瑟缩着试图把自己蜷起来,侧颈像过敏一样晕红了大片,还有向脸颊蔓延的趋势。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在墙上挂丰乳肥臀女星海报的弟弟居然会这么纯情。

“你要干什么?别做多余的事。”虎杖悠仁偶尔会清醒一会儿,警惕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已经给你含了,你答应过我的,顺平……”

“嗯,嗯,嗯。”两面宿傩敷衍回应,两指并拢撬开虎杖悠仁的嘴巴,插进去下流地搅弄。好嘛,这小鬼,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还是有点预感的不是吗。待玩弄够了,他将手指连着水线抽出来,径直划过虎杖悠仁赤裸的下身,直探入股缝中去。

“你干什么?!”小鬼反应相当大,在他腰间拼命挣扎扭动起来。“不要动我!一开始说好的不是这样的!!”

“啧,老实点。”两面宿傩哂笑,手指在虎杖悠仁的痛呼里耐性全无地钻了进去,一直深深顶到指根,撑开狭窄的入口。“你以为自己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吗?”

“啊啊,痛——”虎杖悠仁一下子嘶叫出声,竟带着哭腔,感觉到两面宿傩的手指在他体内进进出出,勾弄柔软的肠壁,带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感觉。

两面宿傩嘲弄地笑起来,正要将第二根手指也插进去,忽觉小鬼眼中迸发出火星四溅的强烈恨意,竟一口咬上自己的嘴唇,大有一种食肉寝皮、不死不休的气势。他皱起眉,将第二根手指也硬顶了进去,一下子戳到某块区域,小鬼不知是痛是爽地哀叫出声,牙关松开。两面宿傩将脸往后一仰,感觉到温热的血从嘴角流下。

两面宿傩舔了一下被咬破的嘴唇,脸色陡然黑沉下去。他一言不发地抽出手指放开了虎杖悠仁,正当后者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时,他拎起一旁的刀,往吉野顺平那边走去。

“不,等一下,宿傩!!”

吉野顺平早已是半昏迷的状态,只对周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感知。他听见虎杖在惊慌地叫他的名字,可是身体根本使不上劲,连动一动手指都做不到……正想到这儿,手指却传来剧烈的疼痛,冰冷的刀在他指根处缓慢地磨,十指连心,痛得他浑身剧颤,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疑心自己已经死了。

“你不喜欢我的手指,那他的呢?”两面宿傩恶意地咧嘴一笑,将吉野顺平的断指塞进虎杖悠仁的穴口。小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穴肉却本能地绞紧,缠绵似的吮着含着那根断指,抽插间翻出一点鲜红的媚肉。多么淫荡啊,断指的血沿着腿根流下,从内侧蜿蜒滑过修长紧实的双腿,像两道优美的纹身。

“刚才乖乖听话该多好,造成这样的结果,不都是你的错吗?”

他捏着那根冰冷僵硬的断指在虎杖悠仁的腿间左右旋转、进出开拓,一边还要在悠仁耳旁威胁地低语道:“一根够了吗?我怕你会受伤。”

虎杖悠仁惊恐地瞪着他,怕他离去,缠着铁链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精实的肩膀。“够了,一根够了……不要再多了……”犹豫一下,闭起眼轻轻地吻了宿傩的侧脸,温热的呼吸颤抖着扑在宿傩的脸上,小鬼的睫毛就像蝶翅一样在他脸上轻软地震颤着。

这讨好的意味太明显,两面宿傩被取悦似的笑了一笑。他把断指抽出来丢到身后,双手像铁钳一样桎梏着虎杖悠仁的窄腰往下按去,性器骤然破开柔弱无防备的穴口,一路就着稀薄的肠液和血液往里顶入了大半根。

虎杖悠仁嘶哑地低喊出声,火辣辣的胀痛如同刀刃一般直劈入身体深处,眼泪霎时又被逼出一些。竟直接被操哭了……他不想被宿傩发现,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两面宿傩寻着记忆中的敏感区域飞快地顶弄,一边抓着悠仁的头发跟他接吻,舌头像灵蛇似的钻进去扯着弟弟的舌根搅弄,堵住他的呻吟和痛呼。唾液和血液混在一起不辨你我地流下来。

小鬼的肉穴又软又紧,包裹着他的阴茎往深处吸吮着,在被撞到前列腺时还一阵阵地痉挛,夹得他舒服得喟叹一声,又粗暴地咬住悠仁的颈部,留下无数个见血的咬痕。他一把架起虎杖悠仁的腿将他抵在墙上,粗硕的肉刃冲进最深处几乎整根没入。

“不……啊啊啊……”这一下实在深得过分,虎杖悠仁扯着铁链断断续续地哭喊出声,感觉自己被捅了个对穿。随着两面宿傩爆发性地猛顶,激痛和难以言喻的快意从身下浪潮似的拍打而至,性器不知不觉地挺立,在宿傩坚硬如铁的腹肌上磨蹭得出了水。

他浑浑噩噩地靠在宿傩身上,无意义地咬牙苦撑,但哭喘和吟叫还是漏了出来。全身的支撑只有宿傩在底下操弄他的性器,在每一次被插入到深处时都忍不住蜷缩起来抱紧宿傩的肩,穴肉谄媚地抽搐夹紧。一时间仿佛天也在转地也在转,眼前的血色慢慢褪去染上昏黑一片,只隐约看见宿傩肩上的素白布料,像狂风暴雨中摇摇欲坠、捉摸不定的灯塔,像幽灵船于深海中抛下的锈迹斑斑的锚,让他觉得既安心又恐惧。

然而宿傩就是那片深黑的海,是海上呼啸的狂风,是朽木上徘徊不去的幽灵,是他如影随形的黑夜。

他不知道自己泄了几次,两腿软如棉花夹都夹不紧,只能往两边分靠在两面宿傩坚实的手臂上。在宿傩终于激射进他体内时,酸麻的肉壁痉挛着将男人的精液尽数咽下,他被刺激得又流了一点,腿间湿泞一片、狼藉不堪。两面宿傩解开他手上的镣铐,他便砰地一声跪趴在地上,浑身发软、抽搐不断,听见两面宿傩在他头顶上大笑出声。

虎杖悠仁虚弱地喘气,咬紧牙关,眼睛看向不远处那个趴伏的人影。一个人影,两个人影,无数个人影……但他知道那是吉野顺平。他以手肘支撑起自己的身躯,缓慢地爬了过去。

两面宿傩的笑声戛然而止。虎杖悠仁感到背后扎来火烧般的视线,那魔鬼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意味,调笑地说道:“都流出来了,小鬼。”

虎杖悠仁对此不予理会,终于爬到吉野顺平身边,低下头看着他惨白的脸和残缺的手。他的眼睛已经干涸,执起顺平的手轻喊他的名字,顺平的血于是流到了他的手心里。在他体温的熨烫下,顺平的手仿佛逐渐回暖,眼睛也慢慢睁开了一些。

吉野顺平轻声道:“虎杖……”

他的脸庞被血染红,未被染红的部分是死人一样的青白,眼睛就像深林间出没的精怪,显得怪异又无辜。虎杖悠仁俯下身抱住了他,余光却注意到地面上一点粉红,定睛一看是朵樱花。他伸手把那朵樱花够过来放进顺平的手心里,再替他缓缓地合上,两只手拢住顺平的手。

吉野顺平悲哀地望着他,深绿的眼睛里仿佛在说“我喜欢你”,又仿佛在说“我没救了”。但他最后说的却是:“他不会杀你,好好活下去吧。”

虎杖悠仁没有回话,只是低下头轻轻地碰了碰顺平的嘴唇。这确实是个吻,却没有丝毫旖旎的气息,只有友爱和一点抚慰,不作他想。吉野顺平尝出来了,他闭起眼微笑一下。

两面宿傩一把抓起吉野顺平的头发,掏出一个装满白色药液的针筒迅速给他灌了下去。虎杖悠仁惊了一下,立马抓住宿傩的手喊道:“喂!不是要放过他吗?!”

“急什么,又不是要杀了他。”两面宿傩剜了虎杖悠仁一眼,眸光冰冷而幽深,嘴角却勾起一个狰狞的笑来,“这么大剂量的迷幻药,足够让他忘记最近发生的事了。至于会不会痴呆……我可不敢保证。”说着拽动吉野顺平的衣领将他拖了出去,樱花从他手中落下,两面宿傩注意到了,一脚踩了上去,将吉野顺平拖到外边的窄巷里。

虎杖悠仁被留在隔间里,心跳如擂——他可以趁现在逃出去报警,然后找回吉野顺平将他带到医院去。这个念头让他心头一阵发热,扶着墙支撑自己站起来,目光却落到一旁的剔骨刀上。但是,他还可以……还可以握着刀潜伏在玄关后,在两面宿傩回来的一瞬间杀死他。

隔间里的香气依旧没有散去,虎杖悠仁有些使不上劲,真的能在这样的处境下将他瞬杀么?来不及想了,他已经听见两面宿傩开门的声音,他一咬牙,扑过去抓起那把剔骨刀,在隔间门后屏息等待。

两面宿傩果然走进了厨房,懒洋洋地说道:“还起得来么,悠仁?”在他转入隔间的一刹那,他便矮身一闪,避过迎面突刺而来的寒光闪闪的尖刀。两面宿傩双手还揣在衣袖里,步伐闪转腾移到虎杖悠仁身后,直接一脚把他狠踢到墙边。

“你还真没让我失望。”两面宿傩似笑非笑地说。

虎杖悠仁气都没喘就爬了起来,两眼一阵阵地发黑,视线边缘又似乎闪烁着无数金黄花火。两面宿傩那一脚正好踹在他的后心,浑身散架似的又累又疼。待到花火般的幻觉逐渐消减,他满怀恨意地朝两面宿傩的方向看去,猛一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高高挂在墙上的……他的心咯噔一下,沉入水底。

他看见吉野顺平被开膛破腹地悬挂在墙壁上,双臂伸展被铁链固定住,肋骨往外张开到极限,像一只蝴蝶标本。顺平整个人似乎还冒着腾腾的热气,鲜红的五脏六腑统统流了出来。“馅都漏了啊。”宿傩回头,感到无趣似的半垂着眼,冲他微微一笑。

“顺平——”虎杖悠仁膝盖一软,喉间发出凄烈的悲鸣。

“你又怎么了?”两面宿傩挑眉看他。

“你骗我!顺平早就死了!!”虎杖悠仁猛地扑过去,残存的力量汇集在烈烈拳风上,往宿傩脸上砸去。“他死了!他死了!你这个骗子!!”虎杖悠仁怒吼,一拳落空,他的腿又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鞭子似的往两面宿傩的方向横扫过去。

两面宿傩全都轻而易举地避开了,眼神似乎有些怜悯,漠然地说:“幻觉而已,你药量吸入太多了。不信你自己看,蠢货。”

虎杖悠仁顿了一下,鼓足勇气往刚才出现了顺平尸体的墙面上看去,果然尸体消失了。他怔怔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一团乱麻,眼泪又簌簌而下怎么也抹不完,却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宿傩伸手用拇指抹掉虎杖悠仁脸上的泪,这回倒是没有再流了,那对琥珀一样的眼睛,蜜糖一样的眼睛,每当他以为它们要黯淡地沉落下去时,它们偏偏又能爆发出不可摧折的猛烈光彩。正如此刻,虎杖悠仁竟趁他不备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哈……”两面宿傩感到脖颈被缓缓收紧,以一种要杀人的力道。他非但不惊慌,反而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要杀了我啊。”

虎杖悠仁的眼睛像燃烧的琥珀,又像天边一闪而过的夺目流星,吸引着他全部的视线。虎杖悠仁咬牙低吼:“一起下地狱吧!”

“你还真是爱说大话。”两面宿傩先是一愣,随即俯仰大笑,格外开怀而疯狂,好像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快乐过似的。

笑够了,他直勾勾地盯着虎杖悠仁,眼底无尽血色一如尸山血海,又如地狱里熊熊燃烧的业火一般。“我可是,”他对着悠仁展开一个鬼气森森的笑,“一直在地狱里等着你啊!”

—— 灯下黑 完

 

from 咒术回战

灯下黑(上、中) 吹灰不起 主宿虎,兄弟年上;微顺虎,高专同学 预警:食人。后期有强制、幻觉、肢体折磨/伤害等等。 撞破两面宿傩的秘密前,虎杖悠仁一直以为自己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灯下黑(上)——

“虎杖,你……不吃吗?”

吉野顺平用竹筷从肉汤里夹起一个丸子,正要放进虎杖悠仁碗里时,注意到对方心不在焉的神色。他顺着悠仁的目光看过去,电视机的液晶屏上正播放着前几天发生在隔壁城市的凶杀案新闻。

一家三口死于非命,家中的墙壁上和地板上到处都是发黑的血迹。奇怪的是现场只发现了男主人的尸体,女主人和孩子的却不翼而飞。之所以能肯定这家人全死了是因为现场惊人的血量,从客厅到浴室有拖曳的痕迹,初步判断女主人和小孩在浴室里被凶手分尸并且带走。

虎杖悠仁夹起肉丸放进自己嘴里,琥珀般的双眼还怔忪地盯着电视,显然食不知味。

“一个都逃不过吗……太悲惨了,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吉野顺平简单地感叹了一句,脸上倒是没什么波澜。新闻里这家人确实很惨,但说到底,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吉野顺平重又将目光转回虎杖悠仁身上,好像那里有块持续吸引他的磁铁似的。他注视着虎杖悠仁的目光里带着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憧憬,深绿色的眼睛仿佛萃了一整片森林。

虎杖悠仁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手上将竹筷攥得咔咔作响:“新闻上说他们待人平和,邻里关系和睦,没跟任何人结仇。杀人凶手应该是随机作案的,手法还那么残忍,就这样轻易地破坏了别人的一生……”

筷子被折断了,虎杖悠仁脸上浮现出嫉恶如仇的狠厉:“这种恶魔真应该下地狱。”

吉野顺平无言地看着虎杖悠仁;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跟自己无关的人呢?

他随即又想到,正是虎杖悠仁的这份正义感才让自己从校园暴力中得救的。在他身上满是秽物,在那伙人的烟头烫到他的额角之前,他都没奢望会有人过来多管闲事,是虎杖悠仁大喊了一句“喂,你们快放开他!”,从天而降的虎杖悠仁,背后的日光璀璨灼目,降落到自己面前。啊,虎杖悠仁。

想起这段记忆,吉野顺平就变得柔和下来,忍不住伸手轻轻按在虎杖悠仁紧蹙的眉间,想要抚平他的眉毛。

“不要再看新闻了,你约我放学来你家不是要看电影吗?我把你想看的都带过来了。”

虎杖悠仁眨了下眼睛,好像才反应过来,转过脸看他。“啊,是哦。谢谢你,顺平。”

他们目光相触时,吉野顺平不由得在心底一抖,感觉有一道微弱的电流倏然钻进身体里。他们离得那么近,他的手还放在虎杖悠仁的眉间……

“咔擦。”——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

下一刻,大门打开。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没有光的门前,全身都被夜色浸透,脸庞模糊不清。

那人的角度刚好可以将他们两人收入眼底,一览无余。

因为刚才那段新闻的影响,吉野顺平差点叫出声;虎杖悠仁却笑起来,轻快地说:“欢迎回家,宿傩。”

宿傩?吉野顺平一怔,突然想起虎杖悠仁确实说过他有个年长十岁的哥哥,这几日在隔壁城市出差。

聊到他哥哥时,虎杖悠仁的眼睛总是熠熠生辉。他哥相当了不得。兄弟俩父母早亡,后来爷爷作为唯一抚养人也去世了,两面宿傩便早早辍学独自把弟弟养大,供他上学和吃穿。虎杖悠仁曾因超人般的体能和运动细胞获得西中之虎的称号,而宿傩在各个方面竟还能更胜他一筹。尽管每次虎杖悠仁充满崇拜感地提起他哥时,吉野顺平总觉得有一丝违和而别扭的线,迅速从脑海闪过。

两面宿傩缓步走进玄关,身体仿佛慢慢从薄雾中浮现,脸上的神情如同浮着碎冰的河水,原本是完全冰封的,在看见虎杖悠仁之后徐徐地消融了。紧接着,他目光移到放在虎杖悠仁眉间的手指上,盯着不动了。

吉野顺平如梦初醒,猛地收回了手。他的脸在没来由的羞耻和心虚中腾地炸红了,冷汗从后背密密地渗出来。

虎杖悠仁毫无所觉。灯光下,他的眼睛就像通透的琥珀,“吃过晚饭了吗?我只做了两个人的菜,要不要再去厨房给你煮点丸子汤?”

两面宿傩似乎很久没说话了,一开口的声音又低又哑,“不用你做。我带了点肉回来,你在餐桌上等着吃就行。”他森冷的目光屈尊纡贵似的从吉野顺平脸上一掠而过,“……当然,还有你。”

“这是吉野顺平!”虎杖悠仁兴奋地推了一下吉野顺平的肩,后者并不知道有什么可兴奋的。“他跟我同级不同班,我们是前两周才认识的,非常聊得来。”

“又认识了新朋友吗,真为你高兴。”

两面宿傩的嘴角勾得尖尖的,却让吉野顺平打了个寒颤。他接受过的恶意太多,对人的情绪太敏感,清楚看见两面宿傩的笑只是浮在脸皮上的薄薄一层,望向他的暗红眼睛里毫无感情,像刀锋一样冷冰冰的。

怎么说呢,那种眼神倒不是包含了什么恶意,只是更像在看一个物品、一个摆设,还是设计得不太讨喜的那种;唯独不像在看一个人。

两面宿傩和虎杖悠仁生得有八九分相似,考虑到虎杖悠仁现在还没完全长开,剩下一两分差异也许可以忽略不计。相比起虎杖悠仁像猫一样浑圆而微微上挑的杏核眼,两面宿傩的眉眼更加狭长,轮廓深刻。尽管容貌接近,两人的气场却是天差地别。

吉野顺平在两面宿傩的低气压下几乎透不过气来,于是低下头不敢再看。他没听见两面宿傩走近的脚步声,只听见滚轮的声音,余光一看,两面宿傩拖着一个巨大的黑色行李箱从他身边经过,径直走进了厨房。

吉野顺平心想要不告辞算了,两面宿傩的态度明显是不欢迎他。

他是个识趣的人,正要跟虎杖悠仁道别,后者却拉着他的手一起坐到沙发上,笑着问他想看什么影片。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可以哦!我都想看,挑不出来呢。”虎杖悠仁把碟片都拿了出来,指着其中的几个,眼睛亮亮地对他说,“你来选一个吧。平时宿傩都不会陪我看电影的,有你在真的太好了!”

虎杖悠仁身上可能有蛊吧。吉野顺平看着他,离开的决定不知怎地烟消云散,说出了让自己后悔终身的话:“嗯,好吧……那就看《蚯蚓人2》吧。”

一定要在吃饭的时候看这么血腥的东西吗?

虎杖悠仁硬着头皮把碟片取出来。刚刚是看出了吉野顺平的离意才胡乱抓了几部电影让他挑的,早知道就把蚯蚓人系列藏起来了……

恐怖片的故事情节在屏幕上展开,两人坐在沙发上渐渐进入状态,看得目不转睛,肩膀不知不觉地靠在一起。

在这种奇异的氛围下,厨房里突如其来的剁肉声结结实实地把他们吓了一跳。

刀用力剁在砧板上,听起来清晰响亮,间或传来刀砍在肉上却没能穿透的闷响,像在处理某种大型动物的尸体。吉野顺平听得心惊胆战,这得是多大块的肉啊!

“宿傩不喜欢超市里被人切割好的肉,他喜欢自己处理完整的。”

虎杖悠仁忽然出声。吉野顺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他侧过脸看着虎杖悠仁,对方直视电视屏幕,眉毛微蹙。这切肉的声音似乎也让虎杖悠仁微感不适。

“之前有一次他弄出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我偷偷去厨房里面的隔间看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什么?”

厨房很大,里面有个浴室大小的隔间,专门给两面宿傩用来处理食材。虎杖悠仁无奈地笑了一下,声音闷闷的,“他在宰杀一头立起来能有人那么高的猪。他都是买回来一整只然后在家里处理的,说是这样才能保证食材的新鲜。嘛,习惯就好,毕竟家里都是他掌勺,他做什么我就吃什么,怎么能再挑三拣四呢?”

吉野顺平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他经常不得已地给家里人下厨或者叫外卖,有点羡慕虎杖悠仁回到家张嘴就能有饭吃的幸福。他们把电视机的音量调高了一些,好盖过厨房的剁肉声。

一阵濒死的呻吟声从厨房深处幽幽地飘出来,几乎不像是生物发出来的,低微而又缥缈,完全被剁肉声和电影音量盖过去了。

吉野顺平没听到这声音,却茫然地左右看了看,某种不舒服的感觉紧紧地攥住了他的心脏。他瞅了一眼虎杖悠仁聚精会神看电影的侧脸,把这种直觉归类为自己的错觉。

电影播到一半,两面宿傩端了两盘菜出来,分别是水煮肉片和芝士焗肉,都装在绛红色的碗碟里。他还顺手做了三碗味增汤。热腾腾的香气散发出来。

“开饭了,小鬼,”两面宿傩懒洋洋的腔调从沙发背后响起,“还不赶紧滚过来。”

“来了!今天煮的是——”虎杖悠仁用力嗅了嗅空气;吉野顺平觉得他此时的动作和神情像足了一只等待主人投喂的猫。“好香……两道菜都是牛肉!对吧?”

“答对了也没有奖励。”

两面宿傩轻轻一笑,牙齿森白,两边虎牙尖尖的。吉野顺平心想,虎杖也有这样的虎牙,但笑起来并不会给人带来两面宿傩的这种感觉……他像在丛林中看见一头处于捕猎状态的老虎,感到自己的皮肤警觉地绷紧了。

等到三人都落座,虎杖悠仁说了一句“那我开动了!”,便动筷吃起来。他从浮着辣椒的红汤里夹一片水煮肉片,然后用勺子挖了一块芝士焗牛肉,拌着白饭狼吞虎咽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看样子对这份晚餐相当满意。

吉野顺平盯着桌上的肉菜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用筷子迟疑地夹了一份鲜红的肉片,放进嘴里。

他咀嚼了很久,迟迟没有咽下去,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这不是牛肉。

尽管放了辣椒之类的重料,吉野顺平还是在肉片里吃出了某种陌生的腥味。虎杖,这不是牛肉……也不是鸡肉羊肉猪肉鹿肉。他求助似的飞快看了一眼虎杖悠仁,后者正吃得开心。

为什么虎杖没有吃出来?是他的问题吗?他照顾离婚酗酒的母亲,在同龄人当中也算得上擅长料理了。牛肉他也做过很多次,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焯水,水煮牛肉片也不应该是这个味道。

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许多不曾注意的细节:虎杖说他哥经常出差,虎杖说没有哪家餐馆的牛肉能做出他哥做出来的味道,虎杖带到学校去的异香扑鼻的炸牛排便当(“我哥做的!”)……还有那个黑色行李箱,听起来很沉,滚轮的声音在他记忆里被无限拉长。

他的身体一阵冷一阵热,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这只是道该死的水煮肉片,只是料理得太过蹩脚的牛肉而已,但他就是死活咽不下去。牛肉,牛肉,肉,肉,肉……他的喉咙忽然痉挛起来;现在,立刻,马上,他就要吐了——

就在这时,吉野顺平忽然发现了坐在他们对面的两面宿傩。就像第一次见到他那样,顺平的瞳孔倏地收缩。

两面宿傩微低下头,姿态优雅地用餐巾按了按嘴角,把餐巾放在桌上之前还对折了一下,同时暗红的眼珠微微往上翻,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两面宿傩的目光里有种奇异的微笑,又仿佛是不露声色的威胁。

雪上加霜一般,两面宿傩柔声对虎杖悠仁问道:“今晚的牛肉怎么样,悠仁?”

虎杖悠仁满足地答道:“一如既往的好!”他豆沙色的头发蓬松凌乱,发梢随着吃饭的动作一跳一跳的,像极了主人活泼好动的天性。

两面宿傩嘴角噙着笑,伸手把他的头发揉得更乱了。

吉野顺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虎杖家的,只记得他精神恍惚地在玄关处穿鞋,虎杖悠仁一脸不放心的样子,不停地确认:“你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需要。

“哪里不太舒服吗?还是食物过敏?非常抱歉,我应该早点发现的……”

为什么要道歉?不是你的错。

“我陪你一起走吧。”

吉野顺平面如菜色,连连摆手。就算两面宿傩没有站在虎杖旁边从台阶高处往下睨着他,他也会回答说不需要的。

两面宿傩亲昵地把手搭在虎杖悠仁的肩膀上,他的手腕处有两圈黑色的条纹刺青,光影下仿佛在隐隐地流动旋转,显得神秘而又妖异。对于这个年纪的兄弟而言,他们两个似乎有点太过亲密了,但两面宿傩看上去总是很自然,虎杖悠仁也从不抗拒他的接触。

玄关处的灯光昏黄黯淡,他面无表情,半个身子都斜斜压在虎杖悠仁身上,看着吉野顺平失魂落魄地走远。紧接着他眼珠一转回到虎杖悠仁身上,掩下不知多少阴暗心思。

虎杖悠仁喃喃道:“顺平这状态真的没问题吗……”

两面宿傩嘲讽似的一笑:“他可能不吃牛肉吧。”

虎杖悠仁没有接话。他吃过辣椒的两片唇瓣鲜红柔润,两面宿傩想把它们撕咬下来,鲜血淋漓地含在嘴里。

“行了别看了,把门关上吧,这天气还怪冷的。”

两面宿傩伸了个懒腰,无声地走回卧室,可能打算换上家居服。虎杖悠仁还伫立在玄关处,望见吉野顺平走到拐角处时还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于是笑一笑,挥了挥手。

晚星在夜空闪动,像无数双冷冷的眼睛往下俯视。直到看不见吉野顺平了,虎杖悠仁才带着几分疑虑地转过头,注视两面宿傩的背影。

春寒料峭,迎面扑来的裹挟着水汽与寒意的风吹得虎杖悠仁一个激灵。他于是把门关上。在这个季节,霜花正一面生长,一面消融,在透明玻璃窗外留下蜿蜒扭曲的痕迹。

——

两面宿傩常常骂虎杖悠仁是个蠢货,不过他心里清楚这小鬼并非真的蠢。很多时候,虎杖悠仁甚至称得上敏锐。但让两面宿傩真心实意地开口夸人一次实在太难,所以他还是经常骂自己弟弟是个蠢货。

两面宿傩把那个男孩留到第二天处理,对虎杖悠仁说今天还是吃牛肉。他知道这件事上了新闻,一家三口惨遭灭门什么的,不过他并不在乎,跟虎杖悠仁一起看新闻时还百无聊赖地不停打哈欠。

女人的肉在他的胃里——当然也在虎杖悠仁的胃里——暖洋洋的,味道不错。虽然也有这个年纪的人常有的腥味,但女人的口感毕竟比男人要好不少。

那女人的儿子要棘手一些。这个年纪的男孩大概刚到青春期,肉里面已经开始带点儿腥味。个子抽得快,骨头又细又长,还没多少脂肪,可以说是集齐了年龄和性别带来的口感上的缺陷。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干脆把这男孩扔回到现场去。他砍断男孩的手和脚,为了多保存几天还给伤口做了止血,在嘴巴里塞块破布然后丢到厨房隔间里去。

现在,那男孩大概是醒了,两面宿傩听见隔间里传来一点扑腾声,像小鸟在振动翅膀。他无动于衷地磨刀。厨房的百叶窗正对着一条林荫小道,平时罕有人至,但偶尔也有迟到的学生和上班族在这儿抄近路。他看得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他。

一群家畜。

两面宿傩举起刀,端详磨得雪亮的刀面。用这把刀在行人的脖颈上虚虚一划,他露出笑意。

在他眼中,街上行人全都行动疲缓、眼神迟滞,一举一动就像背负着好几个壳那样拖泥带水,经他们吞吐的浑浊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污染他的肺部,真让他难以忍受。那些人不该出现在大街上。他们是羊群里的羊,猪圈里的猪;他无法把他们视作同类。他们在他手里只会大声嚎叫、涕泪横流,他不屑去听他们嚷嚷了什么。

阳光穿过百叶窗,在他的脸庞投下一道道横直的影子,随着微风而轻轻腾移。

然而……虎杖悠仁给过他同类的感觉。这小鬼脚步轻快、行动如风、神情机敏,跟年少时的他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他也是因为这一点才养着他。

虎杖倭助死时两面宿傩十八岁,虎杖悠仁八岁。葬礼上他打量这个脸色苍白的瘦弱小鬼,虽然他们在一起长大,但他很少回家。在长辈死绝了之后的自由空气里,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思考要不要把他踢到福利院去。

小鬼抿着唇连一滴眼泪都没流,一副铁石心肠的样子,像他;但会踉跄地穿过人群来牵他的手。他不知道自己在小鬼这年纪会不会去牵别人的手,但他还是决定把小鬼留下来。这决定榨干了他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良心。

大体上,虎杖悠仁没让他失望过,不管是运动也好,成绩也好,人缘也好。他认为虎杖悠仁在收买人心这方面有独到的天赋。然而弟弟最终跟家畜打成一片,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察觉到时也为时过晚。

那男孩微弱地呼痛,气息跟叫魂似的颤颤巍巍好像下一秒就要断了。两面宿傩没有虐待家畜的癖好,就像厨师不会在做饭前还要先虐待一下自己的食材;他砍断男孩的四肢纯粹只为了方便,而不是为了制造痛苦。

两面宿傩漫不经心地思忖。脸颊上的肉可以做成烤串,腰部和背部应该加点红酒做成肉排,大腿肉应该刷上调料放进烤箱,排骨拿来炖汤……脑子就算了,他不感兴趣。

一切已准备就绪。两面宿傩一手拿着刀拉开隔间的门,挑剔的目光落在男孩缠满绷带、不成人形的肢体上,大腿和手臂都放在角落的冰柜里。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微微一顿,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要把这男孩带进厨房里,尽管他并不太符合自己对食材的要求。

那男孩眼睛轮廓跟虎杖悠仁的很像。

男孩瞪大了眼睛剧烈抖动,嘴里“唔唔”叫着,眼泪糊满了眼眶,现在看来倒是没那么像了。两面宿傩忍着隔间里的臭味,一脚踏进来扯开男孩嘴里的破布,破天荒地想听听家畜临死前打算说些什么。

“求……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男孩撕心裂肺般哭嚎起来,然而连日干渴让他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我我我家有钱……银行卡密码也可以——”

两面宿傩“嗤——”地一刀割断男孩的喉管。

多么索然无味!

隔间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血液汩汩冒出来的声音,像一壶正在烧开的水。

那男孩颓然倒在地上挣扎一会儿便不再动弹,粉红血沫争先恐后地从嘴角和喉管涌出来,胸膛仍有轻微的起伏;两面宿傩那一刀割得不太深,只是为了让他闭嘴。

血溅了一身。两面宿傩洗了把脸,正要动手时,他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

他此刻杀意正盛却被骤然中断,满腔怒火。他把围裙解下来,用水将刀上的血冲洗干净。身上残留的血迹可以勉强解释为自己正在杀猪——或者,不需要解释。

尸体还需要什么解释?

他提着刀,不动声色地往门口走去。

“嘭嘭嘭!”外面的人还在不懈地敲门。

“宿傩!”虎杖悠仁的声音,“宿傩!你在家吗?帮我开个门,我钥匙忘拿了,便当也忘带了。”

愚蠢的臭小鬼!两面宿傩觉得这简直无法忍受,他翻了个白眼。

门外边,虎杖悠仁压着声音对吉野顺平说:“我今早偷偷把厨房窗户的锁给拧开了,你可以直接翻进去。留心瓶瓶罐罐,隔间在进去的左手边。不管看到什么,马上出来,我可能没法拖很久。”

吉野顺平点头,小声道:“如果我的猜测是错的,我会给你和你哥道歉。”

虎杖悠仁摇摇头,笑了一下:“我觉得你是错的,所以提前告诉你:不用道歉。好了,快去吧。”

两面宿傩把刀背在身后,打开了门。

——灯下黑(中)——

厨房里的血腥味几乎已凝成实体。吉野顺平从窗户翻进去时,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滚落进了血池里。隔间门口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制成,他借着窗口的微光隐约瞥见上面有一个红色的人类手印。

味道好冲,他快呼吸不过来了。血气仿佛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涌出,像雾一样弥漫开来,温热而又湿滑,让他瞬间汗毛直竖、双腿发软,像一条误入屠狗场的野狗。

这气味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吉野顺平不敢开灯,怕惊动站在玄关外的两面宿傩。他只能隐约听见兄弟俩的谈话声,这拖延时间的小伎俩随时可能被发现。所以,抓紧时间。

他屏息凝神,手放在隔间的门把上。隔着磨砂玻璃,他看见里面是一片粘腻的血红。咬了咬牙,一把拉开隔间门。

昏暗中只见一头小牛犊侧躺在地面,血液在身下凝固,似乎已断气多时。

他登时愣住了。

“为了个破便当你还能专程从学校赶回来,怎么,是少吃一顿会死?”

两面宿傩靠在门边对虎杖悠仁说道。他的神情平静,然而脸上身上都溅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使这种平静越发地流于表面,如同栖息着水怪的深湖。

“你做的饭实在太好吃了嘛。”虎杖悠仁打哈哈,绞尽脑汁地想着拖延时间的借口,“你……你刚在做饭吗?今天也是牛肉?”

“是啊,”两面宿傩在台阶上俯视着他,暗红的眼睛蛰伏在阴影里,“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你这脑袋到底记不记事。说吧,还有什么事?”

他实在太了解虎杖悠仁,几乎是打开门就觉得不对劲。

然而要准确说的话,事情从昨晚开始,就一路滑向无可挽回的深渊。他自认做事滴水不露,这么多年连警方传讯都没有过,但虎杖悠仁几乎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他了解小鬼就像了解自己手心的纹路,反过来也一样。一次两次不寻常的细节、偶然性的破绽,虎杖悠仁尚且可以忽略并把它们抛到潜意识的深处;多年积攒,那些污垢只会越堆越高,渐渐地浮出水面,成为谁也无法忽视的庞然巨物。

但潜伏在心底的阴影却蠢蠢欲动起来;他等这一天可真是等太久了。

“哦……啊,那个,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

虎杖悠仁不习惯撒谎,焦虑地把手放进衣兜里抓着,吉野顺平弄完了吗?怎么还没听到暗号?他的目光老是忍不住绕过两面宿傩滑向厨房的方向,再勉强扯回来。两面宿傩玩味地阅读他的反应,觉得他这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的模样就跟小时候干了蠢事一样,怪可爱的,也怪讨人厌的。

“怕你一个人在家里,会觉得……孤单……”

在两面宿傩的注视下,虎杖悠仁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哑火了。

完蛋了,这句话简直蠢到上天!虎杖悠仁内心那个小小的人在绝望哭泣,蜷缩在地面,哭成一张苍白的纸。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两面宿傩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小鬼的机会,他短促地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试试单脚跳着多抖几下,说不定还能从耳朵里抖出点别的东西来。”

别的东西?虎杖悠仁抬起头,眼睛隐隐湿润、明亮清澈。在两面宿傩面前,他总是像被打回了原形似的,还是小时候那副脑瓜不太好使的样子,“什么东西?”

“哈,你在问我?你在期待什么?”两面宿傩出手如电,一把攥住虎杖悠仁的脸将他扯近。“就你这丢三落四的破脑子,除了那点脑积水你还能抖出来什么!”

“唔?!”虎杖悠仁想说话,但嘴巴被两面宿傩的手心给捂得死死的。两面宿傩的手指稍一用力,他就感到两颊的肉被捏得生疼。太过分了吧,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要被掐着脸一顿痛骂。

两面宿傩的脸几乎贴在虎杖悠仁的脸上,温热的鼻息让后者耳廓发痒,“我可以纵容你那点小把戏,悠仁。”

那双直直盯着悠仁的眼瞳深红阴鸷,嘴角往两边咧开,仿佛他英俊的皮囊被撕裂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缝隙,天知道里面都有什么。

“……但我的纵容是有限度的,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骑在我的头上拉屎。”

他在说什么……是顺平被发现了吗?

虎杖悠仁感到呼吸困难,大脑一片空白。两面宿傩性情古怪、喜怒无常,但其实很少对他动怒。他隐约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是非常粘人的,尤其喜欢眼巴巴地跟在兄长后面。但宿傩总是在无视他,仿佛他是春天里飞来飞去、无处不在的杨絮一般,无法消灭也无法驱赶,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不知为什么,爷爷去世后宿傩对他的态度就和缓了许多。偶尔被悠仁腻歪烦了,也只是夺过他手上要求宿傩大声朗诵的睡前童话绘本,在他脑门上不轻不重地一拍,再不痛不痒地讽刺几句。

那时候家里拮据,宿傩考进了医学院,不出一年就退学了,有段时间还走了歪路,常常一身伤地带钱回家。当然这些钱大多都花在虎杖悠仁身上了,那会儿正是小孩吃得最多长得最快的时候,往往一个季度还没过去裤腿就变短了,大咧咧露出纤细伶仃的脚踝。“你这赔钱货!”宿傩一边翻钱包一边破口大骂。那时候年少的悠仁根本不明白退学的意义,有样学样地哭诉说他也不要上学,要打工养家,被宿傩揍惨了。

总的来说,宿傩确实宠他。也许不是什么好人,却是个好哥哥。可此刻虎杖悠仁心里忽然一阵没来由的恐慌,是一种拼命想要抓着什么,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东西从手中流失的心悸。他无法细想也不敢深思,仿佛天黑时踩在悬崖边上,不知道哪一脚会让他坠入深渊。

两面宿傩缓缓松开手。虎杖悠仁的脸颊被他掐出粉红色,眼尾也晕着淡淡的红,一副受伤的神色。

他有些心烦意乱,满腔暴虐的心思,手上却轻柔地整理起悠仁微皱的校服衣领,将其展平开来。“快回学校去吧,别东想西想的。”两面宿傩歪了下脑袋,嘴角勾起却一脸阴沉,“哥哥永远爱你,呵。”

虎杖悠仁身体一震,抬眼看他。两面宿傩语气恶劣,听不出丝毫兄长的爱意,低声哑笑那一刻看上去仿佛披着人皮的恶魔。

“还愣着干什么?拿好你的破烂给我滚。”

他语气又恢复冰冷,猛地把虎杖悠仁连同一齐塞过去的便当和钥匙甩在门外。他以手推门转过身的瞬间,虎杖悠仁瞥见他背后有一道刺目的反光。紧接着大门在他眼前一关,什么也看不见了,虎杖悠仁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宿傩一直在背后握着刀。

吉野顺平站在树荫下等待,远远地看见虎杖悠仁拖着步履向他走来。

要说他为什么喜欢虎杖啊,对方只朝他脸上略一端详便明白过来,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就说没事吧!真是虚惊一场。”

“虚惊一场”也许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词吧。吉野顺平迟疑着点了点头,努力忽略还在鼻尖萦绕的血腥味,直到现在他的视网膜上还印着一片明晃晃的红色。

“里面……是头牛。”

“你大概是有点被他吓到了,所以才产生了误解。”虎杖悠仁走到他跟前,正色道,“宿傩不会杀人的,更不会把人做进菜里,这太扯淡了不是吗。”

与其说他是知道,不如说他是这么相信着。

吉野顺平意识到自己的猜想很可能给虎杖悠仁带来了伤害。不论如何,两面宿傩是虎杖悠仁的家人,是集长兄和父母为一体的角色。在虎杖悠仁年幼的记忆里,他的世界全是宿傩。孩子总是容易崇拜比自己年长的同辈,而他的崇拜直到长大了也没有削减。宿傩是他的守护神、他的堡垒,吉野顺平的猜测无异于利箭攻向他的堡垒。

吉野顺平垂下眼睫,心里一阵发涩,“虎杖,对不起。”

虎杖悠仁吃了一惊,“为什么要道歉?我都说了没关系的。”

不是的,虎杖。我道歉,因为我还是无法相信他。

可我不能告诉你,毕竟,他是你哥哥啊。

虎杖悠仁看了他一会儿,转移开话题。

“说到这个,顺平可真厉害啊,宿傩的厨房我都不大敢进,那股气味……真是辛苦你了,放学我请你吃拉面。”

“不不不,那怎么好意思。明明是我想太多,误会了你哥哥……”

“哎没事啦!——大不了你下次请回来嘛!”

“啊,快迟到了!”

两人一路闹着跑回学校。迎面拂来的风轻柔卷起地面纷纷的落樱,像落下一阵樱花雨。粉色的花瓣夹在虎杖悠仁浓密的发间,几乎一致的颜色,使人分不清樱花和头发的区别。

吉野顺平抬起手想拿出落在他头发上的樱花,发色却成了花瓣最好的掩护。他摸索了好一会儿始终找不出来,倒像是在抚弄虎杖悠仁的头发似的。他手上动作一滞,心却狂跳起来。

“欸,找不到吗?”虎杖悠仁抬起眼看他,可能因为中午日光正盛,他的眼睛浮着柔和的金色。

“找、找到了。”吉野顺平手指一合,最后擦过虎杖悠仁的发梢,指间夹着一片完整的樱花。多么娇艳啊,他舍不得丢,手放进衣兜里,将樱花好好地收藏起来。至于那点遥远的、不可名状的恐慌,早被他抛之脑后。

两面宿傩打开厨房的灯,将几乎以假乱真的牛犊尸体模型一脚踢开。他走近角落拉开暗门露出里面的冰柜,莹莹的冰块之间,尸体的脸泛起青白色。

“真是曲折啊。”两面宿傩把尸体拖出来,叹了一口气,“得赶紧开始料理了,毕竟,我可不爱吃不新鲜的东西。”

“要说大费周章之后能吃顿美味的也就算了,可你这肉既不多也不嫩,我很亏啊。”他手起刀落,将不要的部分归到一边,跟死尸说话的语气像在和邻居抱怨无聊的家常。

“……只好再抓一个聊以弥补了。你觉得呢?”

两面宿傩的目光落到隔间的门沿边。

鞋印。刚才有人穿着运动鞋踩进了血泊里。

——

在地下室发现那些东西之前,一切都挺好的,至少虎杖悠仁一直这么觉得。生活就这样平稳地继续,他同时加入了灵异现象研究会和田径社,时不时找顺平补习,学习成绩有时候是A有时候是B,主要取决于宿傩冷嘲热讽的程度。

放学后他回到家,刚进门就倾斜了一下肩膀,让书包带自然地落下来,把短靴踢掉换上拖鞋的时候,书包就扑通一声落到地上。两面宿傩还没回家,也许在加班,他可以稍稍放肆一下。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把电视机打开——随便哪个频道都可以,他不挑——就着电视剧的声音,他卧倒在沙发上看杂志。最喜欢的那篇连载了十年的漫画终于更新了,放学路上他和吉野顺平一直在讨论里面的剧情。

所以为什么要去地下室呢?就这样生活下去也很幸福不是吗,像猪一样幸福。

漫画还没翻几页,他手机铃声响起,是顺平打来的,“重大情报!”吉野顺平兴奋地喊道,似乎还在回家路上,有些气喘。漫画作者更新了一些信息,接下来他们还热烈讨论了这漫画在几年前埋下的伏笔,试图推理出之后的剧情走向。

几年前的伏笔啊!谁还记得呢?尤其虎杖悠仁看书是囫囵吞枣式的,吉野顺平提到的很多伏笔他听了都一脸懵。他小时候收藏的系列都被宿傩收拾到哪里去了?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翻箱倒柜却一无所获,最后终于想到一个地方。

——地下室。

地下室里没有窗,又阴又冷,他几乎从不下去。里面堆满了兄弟俩从小到大不要的杂物,还有一些破旧家具什么的,也算是童年回忆了。他和宿傩都不是收拾家务的能手,顶多也就是把家里捯饬得能看能落脚,至于杂七杂八的,统一由宿傩锁在地下室里。

所以钥匙去哪儿了?他噔噔地跑上楼,进到两面宿傩的房间,闭起眼猜测了一下,果然从衣柜最底下的抽屉里找到一串钥匙。看吧,他还是了解他哥哥的。他一根手指勾着钥匙圈一晃一晃,听着钥匙互相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心情不错。

钥匙圈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点锈迹,挂着各式各样一大把钥匙:大门、房门、抽屉、阁楼、车库、地下室……他换上靴子,拿着这串钥匙走到屋外去,因为地下室的门并不在室内。看到那扇灰色铁门的时候,他拿起钥匙一个一个地试。

天色逐渐黑下来,像一层雾蓝的纱垂落在地面,周围都是灰蒙蒙的景致。虎杖悠仁的影子笼罩了门锁,有些看不清,试了很久,终于轮到最后一把钥匙,与锁眼严丝合缝。

在拧转钥匙之前,虎杖悠仁没来由地踌躇片刻,仿佛心上掠过淡淡的阴影。地下室里是什么样的?他拿着一串钥匙,就像童话里新婚的小女孩提着丈夫的一串钥匙,她借着蜡烛的微光即将走进蓝胡子的染血之室。她看到了什么来着?虎杖悠仁努力回想——干尸,骷髅,还有铁处女。

染血之室的故事他至今仍记忆犹新,因为那是小时候宿傩最喜欢给他讲的睡前故事。那些充斥着分尸和乱伦的所谓童话没有一个是儿童该听的,蓝胡子就是其中翘楚。他躺在床上又害怕又好奇,哀求两面宿傩再讲一篇,再讲一篇,宿傩就总是讲起这篇故事,《蓝胡子与染血之室》。他想起那时候宿傩脸上莫测的微笑,在床头昏黄的台灯下显得十分瘆人,再配合他低沉、柔和的声音,每每将他吓到尖叫。

“今天就讲到这里,赶紧睡吧,臭小鬼。”之后宿傩会这么说,“这只是个故事而已,吓成这样可真是有出息啊。”

这只是个故事而已……虎杖悠仁喃喃自语,手上稍一用力,推开地下室的大门。

眼前只有一小段台阶,看不清尽头,仿佛被地下室的漆黑给侵蚀了大半。大门旁边有个灯的开关,他按了一下,里面还是一片黑。他多按几下,没有反应;地下室的灯坏了。

宿傩这家伙,肯定是懒得叫人来修。他拿起手机,借着手电筒的功能,他隐约看见台阶尽头,地下室的一小部分被勉强照亮。他举着手机慢慢地走下台阶。

冷——这是首先袭来的感觉。每往下走一步,周围就似乎更阴冷了一份。因为在走动的关系,电筒功能的苍白光圈在不住地打颤。虎杖悠仁总觉得在光圈模糊而微弱的边缘,还有更多没被照亮的东西。

他终于踩在地下室里,惊讶地发现地面居然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考虑到基本没人会来地下室,这层地毯显得有点多余。更让他意外的是地下室内部的空间很大,出奇的大,他粗略用手电筒扫了一圈,只能照亮不到一半的区域,里面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似曾相识的物件,另一边则沉浸在深深的阴影中。

他慢慢在杂物堆里穿行,差点撞到一个废弃不用的小型书架。他眼睛一亮,蹲下来借着手电筒功能细看架子上面的书名。然而这不是他小时候用过的漫画书架。这个书架上摆满了世界各地的菜谱,他好奇地抽出一本翻了翻,上面居然有宿傩留下的详细笔记。连翻好几本,每一本菜谱上都有宿傩的笔记。这个大吃货。

虎杖悠仁将抽出来的书放回原来的位置,站起来时察觉到书架背后还有更深更黑的空间。他举起手机,光柱颤巍巍地在地毯上一路移动过去。

照亮一张雪白的脸。

他的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差点把手机甩出去。光圈也因此在那张脸上晃了好几回,虎杖悠仁终于看清那不是别的什么,只是一个半人高的洋娃娃。

一颗心终于缓缓落地,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慌成那样,就好像……就好像某个猜测终于被证实了似的。他苦笑一下,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这时候疑惑才浮现出来:为什么这里会有个洋娃娃?

他小时候肯定没玩过娃娃,连毛绒玩具都不曾有,这个洋娃娃不可能是他的。至于宿傩……把宿傩跟洋娃娃联系起来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他马上否决了这个可能。

他走到洋娃娃跟前,手电筒笔直地照在它的脸上,越打量,他心里就越不舒服。洋娃娃穿着繁复华丽的裙装,却断了一条腿,一条手臂扭曲地往后翻,金发乱糟糟地垂下来,挂着白絮似的灰尘。它睫毛很长向上微卷,眼珠子是蓝色玻璃珠做的,现在只剩下一颗还待在眼窝里,另一只眼窝空洞洞的,注视着他。

洋娃娃脸上带着永恒微笑,嘴唇又红又薄,嘴角往两边尖尖地翘着,似乎还沾着几滴深色污渍。虎杖悠仁只在恐怖片里见过类似的存在。娃娃血红的微笑再加上眼窝的黑洞,就好像它刚吃完人似的,笑得又餍足、又邪恶。

宿傩怎么会留着这样一个东西?

虎杖悠仁皱着眉,把手电筒转开,扫视地下室的另一半空间。这一边的物品他都觉得陌生,而且摆放得毫无章法,走个几步就会踢到什么东西,发出哐当声。一会儿是全套精美茶具,一会儿是镜子和带图案的花瓶,一会儿又是些零碎布料;宿傩似乎只是简单地把这些鸡零狗碎都扔了进来,不做整理。紧接着,他目光一顿,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他看见一个巨大的塑料箱子。

到此为止吧,悠仁,你看见的已经够多了。他忽视了心底的声音,缓步朝那个箱子走去。非得刨根问底吗?非得绝人后路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能被第二个人知道,他自己就有,两面宿傩自然也有……

他轻轻地掀开箱子上的盖子,一阵陈腐、发臭、带着血腥的气味,迎面冲来。他抬起手机对准箱子里的东西,光圈猛烈地颤抖,因为他的手在颤抖。

箱子里是带血的衣物,大量的血,有些甚至看不出衣服本来的颜色。是宿傩宰杀动物时沾上的吗?他把手放进去,用指尖小心地捏着衣角,翻了几下。不,不是。宿傩不可能穿这些衣服,因为里面只有小孩儿和女人的衣服。

那一瞬间虎杖悠仁心里只有茫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到他碰到一些不是衣服的东西。哦,这里面也有一些零碎的摆件。他匆匆地看过去,无意识地搜索着什么,最后,他的目光停住了,听见自己喉咙里发出细弱而震悚的咯咯声。

他看见一副相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照片。尽管这些人的面孔被玻璃破碎的纹路给细细地割裂开来,他依旧觉得这三张面孔既熟悉又陌生,在大脑宕机的数十秒里,他逐渐地意识到,这上面的人他都在新闻里看见过。他想起来了,那个凶杀案新闻。

这怎么——这怎么可能——

空气似乎稀薄起来,仿佛有什么人一下子把空气给抽干了。钥匙串从手中滑脱,掉在地毯上激起一圈灰尘。虎杖悠仁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起来,心脏好像被残忍地反复刺穿,一阵阵尖锐的疼痛从心脏直通到腹部。

宿傩的脸,宿傩的笑声,宿傩哄他入睡时的语气……此刻都乱糟糟地纠缠起来,永远地蒙上一层黑影。

最恐怖的一点他还没想到,但他不久就会知道了——那就是宿傩做的肉。

“嘎吱”一声,地下室的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虎杖悠仁僵住了,脑子轰地一炸。

两面宿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还是那么低沉、柔和,在平时是会让他感到安全的,然而此刻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悠仁,你在里面吧?”

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地落在台阶上。

“回答我,悠仁……”他的声音像极了一声叹息,“不要逼我过来抓你。”

虎杖悠仁似乎已经看到他长长的影子落在最下面的台阶上。

不能让他发现!虎杖悠仁慌不择路地看了箱子一眼,里面是满的,不能藏人,只得先把盖子盖上。怎么办?该往哪里躲?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身体就率先做出了决定。

他匍匐下来,轻而迅速地在地毯上爬行,像猫一样猱身钻进附近书桌的底下。书桌下两边都是抽屉,他竭力把自己蜷成一团,藏进桌子下的阴影中去。

“我知道你在这里面,现在出来的话,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两面宿傩轻柔地低语,蕴藏丝丝危险的气息。他脚步无声,哪怕不借助光线,也能在杂物之间熟练地穿行。

“乖孩子,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虎杖悠仁捂着嘴巴大气不敢出,就仿佛宿傩正在诵读他的死刑宣判书。他很熟悉宿傩此时的语气,宿傩经常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有时候一天下来能有四五次——他现在终于懂了,那是哄骗的语气。

他双眼大睁着,盯着面前的一小块空地就连眨一下都不敢,眼睛渐渐地干涩,渐渐地湿润起来。如果说他刚才还对发现的证据有丝毫幻想的话,两面宿傩此刻的反应直接击溃了那些幻想。从前兄弟相处的每一块记忆碎片都浮现在眼前,可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他曾经无比幸福的生活彻底变成泡影了。是宿傩的错吗?可宿傩一直都是这样的啊。——那是他的错吗?是他不该来到地下室,不该打开那个箱子吗?他心底那个小小的人还是幼童的形象,对着他发出一遍遍诘问。他伏在书桌下,身体颤抖着感到一阵冷一阵热,度过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轰隆——”宿傩面无表情地踢碎了一个木柜子,木屑四溅,尘土飞扬。

“虎,杖,悠,仁。”他说话的方式,仿佛恨不得从弟弟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再细致地咀嚼品尝。又一声巨响,距离自己不远,虎杖悠仁颤了一下,不知道宿傩又踢碎了什么东西。

黑暗中,两面宿傩静立片刻,突然轻轻地嗤笑出声。

“《蓝胡子》。”他轻飘飘地说,“还记得吗?你就像里面那个小女孩一样,满脑子与实力不匹配的幻想和好奇心,她打开那扇门,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然后死了。我记得结局是……蓝胡子砍下了她的脑袋?”

虎杖悠仁不得不咬住自己的虎口,不然他恐怕下一秒就要冲出去——充满怒火,还是恐惧?——跟两面宿傩打上一架。

“你呢,悠仁?你打开自己的染血之室了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充斥着诡异的兴奋,“你大可放心,我会对你远远比蓝胡子对他的新娘还要温柔。”

够了,真的够了。求求你,住口吧。

不要过来啊——

又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几乎就挨着虎杖悠仁炸裂开来。他差点跳了起来,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其实没有,两面宿傩踢爆了书桌旁边的那个一人多高的细长花瓶。

“怎么还没出来?”两面宿傩似乎皱起了眉,声音里隐约带着懊丧和怒意。他环视四周,书柜、塑料箱子、架子和花瓶背后,都检查过了。“难道真不在这儿?”

不在这里!快走吧!

“但他今天肯定来过。”两面宿傩捡起箱子前的钥匙串,抖了抖上面的灰,若有所思,“吓坏了吧,可怜的小鬼……”他带着笑意的声音逐渐远去,一路走还一路泄愤似的踢翻了好几样东西。

虎杖悠仁慢慢地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一动不敢动,直到听见地下室的门“哐当”一声被猛力甩上。谨慎起见,也因为肢体仍然僵硬,他趴伏着没有动弹。周遭只有无尽的黑暗,黑暗中仿佛酝酿着无数纷乱的幻觉,它们从两面宿傩给幼时的他读过的每一本童话绘本中活了过来,狞笑着在半空中飞来飞去。

他失去了对时间的掌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酸麻的四肢已经好转,他极缓慢地抬起身,正要从书桌底下爬出去时,如遭雷劈地停住了。

书桌外静静地立着一双木屐。

虎杖悠仁脑子里嗡地一声,猛地咬住嘴唇,制止了涌上喉咙的抽气声。——他竟然还没走?!

寒意像蛇一样冰冷地攀爬上来,每一寸皮肤都冒起鸡皮疙瘩。嘴唇似乎被自己咬破了,血腥味在口腔弥漫开来,会被闻到吗?他此刻的心跳声如此剧烈,充斥在狭小的空间里,会被听到吗?

宿傩在耍他!宿傩早就知道他藏在这里了!血气直冲上他的脑门,一瞬间他连眼睛都红了,紧紧地攥起拳头。哪怕打不过,他也要把这个总是戏弄他的恶魔给暴揍一顿,手折断了他就用脚踢,脚踢断了他就用牙齿咬,世界上还能没有制住两面宿傩的方法吗?

两面宿傩在昏暗中忽然轻叹一声。

“什么嘛……还真不在啊。”他把手放进和服宽大的袖子里,懒洋洋地转身走了。木屐踩在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音。

虎杖悠仁全身瘫软,无力地趴在地上。他知道宿傩这回是真的走了。

他把脸贴在落满灰尘的地毯上,听着外面大门关上的声音,肩膀一抽一抽的,半边脸都湿透了。他的悲声和眼泪,都静悄悄地倾泻进地毯里。

—— 未完

 

from joanprimmer25

Strategies To Boost Your Time Management Techniques Skills In Social Media

Social Media Marketing and Champagne have a lot in common. Oddly enough, in researching Champagne, you find some interesting similarities between good Champagne and a reliable Social Media Marketing method.

This same approach may be the one incorporated with this across whole social media marketing solution. That includes Twitter and Dailymotion. Have you seen the YouTube videos from Blendtec? Their strategy would have been to demonstrate how powerful their food blenders were by blending just about anything. That included things as big as apple ipads. But what this did was EDUCATE their market (with a bit of fun) about how they may benefit by with their product. The bootcamp was extremely successful; their $400+ blenders flew heli-copter flight shelves and became a YouTube phenomenon.

When it comes to using social media for your business, may be very better than using it for your personal entertainment. User generated content channels are truly public and what you do and say through them will think on you and unfortunately your business. You shouldn't make blunder of convinced that nobody always be paying awareness to what experience posted. Everyone will tune in and they'll continue spend for attention. Over the other hand, you don't really are supported by the option of not using social media for little business. That would include worse than being more public than you must be. Remember crucial it would pay close attention as to what your analytics are saying. You must constantly be going after a goal and it is critical that you keep the end in sight at all times.

However, not every who applied it succeed with their efforts. Perhaps the strategy use was not suitable to their business. Searching for a they just joined the social media advertising agency in London media craze without outlining their plans. Setting up Facebook and Twitter is the online marketing purposes does not simply end there. In fact, it requires an involving studies, strategic plans and impeccable execution to find the desired outcome for firm.

Visual Marketing – Marketing is going visual and you need to try and do the specific same. Embed text and your small business info in relevant graphics to put. Pinterest, using image sharing, has broken records using its growth. Pictures are even the mostly used and shared method of posting on Facebook. Folks share your images assess them to view your website link or other relevant results.

Don't just limit your social media marketing to Facebook and Twitter. Make content on your website, yet another internet marketplace you have, be easily shared by visitors. You ought to have buttons and widgets place on website help make your content easy to share.

Simply working with a good solutions is no longer enough. You require to “WOW” people, give items away for free, and share highly valuable information in order for visitors pay awareness of you too brand on social networks today. Entrance to the differences are free, however crucial to both trust and dedicate large sums of time for your online marketing campaign, or hire a proven to in order to advance accomplishing this.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maris.digital/

 

from joanprimmer25

How Start Out Your New 2011 Dropship Business After Only A Few Steps

No one likes discover a bad review about his or her business on the Internet, specifically it develops from a disgruntled employee or a competitor that trying to ruin your reputation. Bad reviews could be devastating. Forty seven percent of prospects who read a bad review may go onto the following business listing without giving yours 2nd glance.

Problem is, the reviewer who used your time to leave a bad review is definitely angry, and it is going business listings management agency in London order to become harder to change their mind now pc would have been at the time when the problem occurred. But fortunately, relax a bit.

Charge a fee upfront or yearly, but put all fees into marketing within the BP's market area to quickly generate a pipeline in concert with your system. Say how many leads and, thus sales, might be generated from three or five thousand dollars in marketing the particular new BP's market element. The partner is making it and that investment is directly placed into marketing plan. Everyone titles. Remember, it is all about gaining mind promote.

After every sale, email your customer and inquire if they were satisfied using purchase and also the service they received. You will be sure to become from them if true was very bad, however, you may not know over if member's program was just barely tolerable. Getting customer feedback will help you keep close tabs in the dropshipping process and let you know where you may make improvements.

Before you initiate contact, put yourself in the mindset of a typical problem solver. You're goal is noticable the reviewer feel better about your own family your company without these feel bad about posting their rating. Here's what you should do.

Under each review, Google asks, “Is This Review Helpful (Yes / No).” Google will not remove the review if enough people say, “No,” but if 10 away from 10 people indicate the review had been not helpful, great deal your readers will discount the review and basically ignore that. Ask your customers and friends to rate poor reviews as not advisable.

Know your market and where it is heading, right after challenge yourself to stay in addition of market. As part of it watch your competitors, listings, and satisfied clientele. Replicate the good items that others accomplish or successful at.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maris.digital/

 

from joanprimmer25

10 Urgent Online Rules To Teach Your Children

Why do you find it important to be able to your business reputation live on the internet? Because i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o have online reputation management tools in place to maintain your brand's good image online before any harm is performed.

Why is actually so highly recommended? A global Nielsen survey which included more than 25,000 people say that they trusted the opinions they found on the search engines more in contrast to newspapers, magazines, radio and tv. The bottom line being that perspective employers, clients and even perhaps your upper business reputation management agency in london considering whether or to along with that promotion, put lots of weight as to what they can find out about you on Google together with other search engines. In most countries though, it is illegal to use information similar to this in deciding whether not really to promote or employ you nevertheless the fact is, they all do it and the smart ones wont let you know they did a background search you on the world wide web. Why give them anything negative to see in the first place?

Have you seen those long and lavish mission statements on a plaque belonging to the corporate fence? Or, inscribed on the company's stationery? Other popular places are inside the back of business cards, on websites, brochures, and annual reports. Yet, it's the person who is “belly to belly” the actual customer as a result that business enterprise. It's not the corporation crafted mission statement that defines that company's graphics. It is the stock clerk, the teller, the barista, the ticket taker and the sales representative who has direct contact with their men and women. Even in the non-profit world, many will end up involved for that cause, yet the majority get embroiled because with the person – either someone they know, someone affected or or perhaps a someone who asked or even her help.

Comments like: “she always lies”; “I can't believe he got the whole meal paid by his company”; “she drinks too much”; “he cheats at everything”; “my mom was wasted last night and drove home”; and “he just brings supplies home” have deterred hiring professionals from ever contacting the individual. The study also included negative feedback from fraternity or sorority parties discovered on the web, to fishing trip photos and videos to the.

It isn't like the regular scheme of advertising. It provides you with options in advertising which is cost effective as well as universal. With the help in this particular kind of marketing you may also choose achieve out in order to some wider selection of customers and audiences.

There undoubtedly are number of web sites that offer miraculous opportunities for such talents. Presentations can be an effective way to portray your skill set. These days emerging, amateur writers are compiling abstracts of that work in the visually attractive manner attain their admirers. Same goes when using the graphic designers or web designers, who are showcase any kind of their best creative works in an exhibit format; disorderly having better chances of gathering the crowd of fans and spot.

Trackur is intended by among the top names in the concept of reputation management, Andy Beal. They offer three different packages according to your needs and provide tracking on your keywords searching for.

If you do these steps correctly as described then you not only should dump all of your bad reputation in quickly time additionally would begin channel about your site to become more visitors than now from bespoke social media marketing sites.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maris.digital/

 

from joanprimmer25

High Quality of Soft PVC Fiber Brush

Our house broom’s handles are included in the price and the overall weight. All house brooms are bagged individually and packaged by the dozen to every shipping carton. This shows that our house broom is a nice option to buy in bulk for a larger company or establishment that needs regular cleaning.

In reality, every type of area is in need of regular cleaning, but it all depends on if the job gets done, and if there is a broom on hand, it is much more likely that the job will get done. At St. Nick Brush Company, we provide our customers the highest, top tier quality house brooms and additional products at the best, most affordable pricing especially for what is bought in bulk.

There are many house brooms found online and in home goods stores, but take it easy, sit back and give us a phone call to our sales representatives and we will gladly with all smiles, give you a fair quote what brooms or brushes that you aspire to order.

Each and every piece and part of our brooms are of unsurpassed quality. This includes the long rod-shaped handle, the wooden block and the fibers. This prime material makes the broom durable and long lasting. Why turn to anywhere else? The only place that you should be turning around is the dirty, dusty floors with our Fussy Sweeper house broom.

Our broom is the ultimate candidate among all house brooms on the market. Whether you buy one or 100, you are spending your money wisely, on an affordable broom that will offer you so much. An immaculate lifestyle! If you own a business, we will be happy to deliver you a box of brooms in bulk. Depending on the size of your business, the amount of brooms needed will vary, of course.

In the case of a large factory, there are many floors, doors, rooms, corners, areas, spots, that need a broom to cover a certain square footage of space. Instead of investing in one single broom for such a large area, over some time, that broom is going to get worn down with natural deterioration. Consider this wisely and figure out how many brooms you need according to the size of your house or business.

Every weekday, our professional sales team and dedicated craftsmen strive to market and manufacture the finest brush and broom products in the world. With each employee, our combined experience surpasses decades of creativity and hard work. We understand what needs need to be met and want to make a great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of cleaning and maintenanc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 cleaner world makes for a better world and we take pride in making that a reality. At St. Nick Brush we value all our customers, those who have been loyal to us for decades, and those who are brand new, so everyone is equally valued. A sincere thank you to everyone who has done business with us, and we hope to continue to meet your needs so that our friendship will last a lifetime.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www.stnickbrush.com/

 

from joanprimmer25

Best Floor Sweeps Brush Broom Variety

It is a New Year and time for a fresh supply of Brush Broom for your household or business. Out with the old and in with the new.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variety of what we at St. Nick Brush Company have to offer. We thought that it would be a great idea to give a review of every product that we manufacture and sell.

Why do this? Figured that a new year brings a calendar full of every season. Brooms and brushes are usually categorized by what is fitting for that specific season. There are different tasks and cleaning duties concerning each time of year.

For example, in the wintertime street brooms and fender brushes are popular. In the springtime, think Spring cleaning! This will include counter dusters and house brooms. So, Summertime introduces the marine brush and the truck wash brush even the concrete brush and the driveway brush for delivering the best, smoothest concrete and blacktop surfaces.

As for the fall season, perhaps acid brushes and garage brushes to tackle the nitty gritty on concrete surfaces that precede the snowiest of showers. Also, might as well also find the right kalsomine brush to finish some paint jobs before the cold weather.

In our previous blogs we have put a spotlight on a certain brush or broom. In this blog, we want to describe everything that we carry. Curious about what each brush and broom have to offer? Let us tell you about their true intentions and how beneficial they to keeping up with lifestyle.

These brushes are excellent for scrubbing concrete, cement and walls. The fibers are staple-set in a hardwood block with one tapered staff hole. It is obvious that these brushes with the special fibers can withstand rough surfaces and in addition wash away any substances, even those that are toxic.

This is very self-explanatory. It is a one-of-a-kind brush and we are happy to supply it. For those tedious concrete jobs, this brush will deliver a guaranteed fine finish. These brushes can be used in stores, kitchens, basements, garages, and wood working shops. Fibers are staple-set in a lacquered hardwood handle. A hanging hole is pre-drilled for your convenience.

As an indoor brush it is fit for all seasons and will make any countertop sparkling like brand new. So, these brushes are extraordinary in tough scrubbing applications. Works well with liquids and any cleaning solution as it is chemical resistant. Use to completely clean up decks or any floor area that are outdoors or indoors.

Qualified for not only every room in the house including basements and garages, but various small business spaces. If you have a business, this broom is easy to tuck away and will fit in on every floor. Excellent sweeping action on the most delicate of surfaces.

If you want more details please click here: https://www.stnickbrush.com/

 

from LuciferRubyCherry

        《对待墨水瓶需小心轻放》试阅

原作:《火焰纹章:风花雪月》 角色:艾黛尔贾特、修伯特 关系:CP

(本故事为在原作背景设定基础上加以魔改+ABO世界观前提展开的、全年龄向BO故事。) (角色设定为:艾黛尔贾特beta,修伯特omega)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这苦没有理由。”*

  修伯特·冯·贝斯特拉手提墨绿色皮箱,伴着人潮一同涌入阿德剌斯忒亚帝国首都广场。为演说现场而准备的鲜红色的绸带难以擦亮帝国铅灰色的早春,也无从减轻空气中种类繁杂的气味。对此他已想到应对手段:贝斯特拉家雇佣的药剂师早在上个季节便做好准备,他自赤狼节开始服用抑制药水,到星辰节过了之后再停药。他仍将药瓶用布裹好后放入包中以备不时之需,真被人问起时便会说自己从小就对杉树花粉过敏,到了这时候就得服药。此类话语都是用来应付外人,弗雷斯贝尔古家的人对这类说辞心照不宣——弗雷斯贝尔古家和贝斯特拉家的契约牢不可破,无论生育的子嗣性别为何都不会有所改变。理论上是如此。修伯特终于寻到一丝空隙,稍稍绕路到临时为演说台搭上的黑桃木阶梯后面。

  他有多年没见过艾黛尔贾特·冯·弗雷斯贝尔古,现在的她正在幕后做着准备。上上次见时他们二人都年幼的时候,那时艾黛尔贾特还留着细软的栗色头发,用深蓝色的缎带编出两缕垂下的小辫,微红的双颊透露着生气。然后她失去了踪迹。上次见的时候她的头发蓄得更长,但颜色变得极浅,整个人像是烧制出来的极其脆弱的玻璃工艺品,其中镶了两颗紫罗兰色的珠子和巨大的火色纹章。修伯特陪伴她几年后又到别地去求学,再回来的时候二人各有各的性别分化,与此同时帝国的政治势力有了新一轮的洗牌。契约本身不重要,他当的不是弗雷斯贝尔古家的支持者,是站在艾黛尔贾特投下的影子中的辅佐者。乌鸦停在帝国继承人的肩上。艾黛尔贾特见他时仍和数年前一样,微微扬起嘴角朝他伸出手,手套上细密的白丝绒泛着毛茸茸的光泽。说来奇妙,她的那双眼也比过去要明亮许多。当修伯特同样伸手去握时,他明显能感受到艾黛尔贾特的五指稍稍收紧:并非是因为紧张,而是有种无意识的、要把什么东西吞纳的意味。这让他反而感到没盖好的墨水瓶被打翻,墨水的味道新鲜得令人发指了。

*:引用自苏打绿《他举起右手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