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 Writee

阅览

欢迎有能力的朋友酌情进行捐助,帮助我们维持服务器运营,继续打造开放、自由、有趣的分布式社交社区! 请访问我们的 O3O Blog 进入捐助页面,或获取财务信息披露。

以下是发布于写意 Writee.org 的最新公开文章。

from NOIS.

2022-0825-徒花雜寫     這天屬實靜的過於刻意了。沒有集會也不被困於死寂的週六,似乎是第一次,岸里紫苑想,身處假日而不感覺在那片氧氣缺失的旱漠裡受遺棄。主因或許是此刻仗著身長優勢將她抵在牆邊,傾放大半身板重量、甚至腦袋整個埋入女孩今日散著髮的肩窩的總長大人。乍看下佐野彷彿意圖藏起什麼似的,弓著肩背、一手環過她挺直的腰桿扣住肩側,另手則圈在腰際;他們坐在那處廢棄倉庫的石地上,紫苑本就瘦小的身子由旁側看來像是被嵌入少年懷裡,只稍稍見得著那叢金燦邊隱約探出的腦袋。佐野忽然襲來的擁抱讓她愣了好一陣,這才姍姍記起今天眾人聚在此地後、又紛紛散去的經緯。紫苑是最後一個抵達的,當接獲花垣武道捎來的訊息時已是午後,她正輕手輕腳地善後母親昨晚餘下的凌亂;シオンさん、能來一趟據點嗎?就是廢棄倉庫那裡。啊、真少見。她想,接著環顧了一周,八疊大的和室物品四處散亂,空蕩的酒瓶和那些沾染淫色的衣物,若想全收拾乾淨定會吵醒母親與陌生男子。紫苑暗忖著自己回來時兩人多半也早不見了蹤影,她擱下拾在手裡的空酒瓶,回覆花垣說她這就過去,便換上連帽衛衣及短褲、拎過鑰匙出了門。

推開門時松野千冬第一個注意到她,他先是推推身旁的花垣示意,他們相互頷了頷首,紫苑走近後一頓,察覺氛圍似乎異樣的……安靜?佐野坐在稍遠處堆放成小山的鐵條上,龍宮寺在邊側倚著,場地、三谷和阿帕則圍在近處或坐或站,紫苑三人佇立的位置只能些微聽見談話聲,但不難看出那幾人神情凝重。她下意識放輕氣息和音量,「那個、發生什麼事了嗎?」她問。「我們也不清楚,來的時候就這樣了。」松野聳聳肩。「似乎是有關參番隊隊員與附近混混起了爭執的事,」花垣面露擔憂,同紫苑一起壓低嗓竊竊私語,繼續解釋道:「我和千冬也是接到通知過來的,希望事態別太嚴重就好了……」 後來龍宮寺堅掃過的目光在瞥見她後短暫停滯,似是會意了什麼,回頭朝佐野外的三人使使眼色,一面拉大聲量,「就先這樣吧。阿帕,下次集會前把人帶來再問問具體情況。」副總長語畢,與三個番隊長一同走來,分別一把勾過她身旁的兩位少年、說著走啦你們兩個,便吵吵鬧鬧的離開。     小里。她循聲回首,只見佐野已然走下堆高的鐵條,逆向的光亮掩起眉目,唇挽貌似柔軟的笑,站在那兒向她伸手:過來?空氣裡殘留的事物所剩無幾,近昏黃而開始滲出霞紅的日光、塵埃、花垣幾人漸行漸遠的打鬧,和少年輕若羽絮的嗓。紫苑應喚向前,說來今天還未好好看見他的臉。

接著就是這樣的情況。紫苑終究沒見到佐野是什麼表情,待她湊近冷不防的就是這無言且施力過猛的熊抱,趕不及盛接的力道讓兩人跌坐在地,佐野仍舊沒有鬆手,只將手臂收得牢固。靜默就這麼持續了好久,久到岸里紫苑放棄去數,只乖巧地聽少年平穩的心搏,熟悉倉庫漫有塵灰的空氣染成他的氣味、呼息頻率更一點一滴吻合。她在佐野的懷裡步入傍晚;佐野擁著她迎來餘暉傾覆。或許是種守護,紫苑想,但不全然是佐野單方面做到了這點。攀在背脊的掌心悄聲開始輕撫,她開口,第一聲是總長,沒有回應;第二聲是マイキ-,沒有回應;然後是佐野先生,肩上的腦袋似是與無形的什麼抗拒著,不甘願的動了動;最後她喚,萬次郎。這才得來了個像樣的回應:……嗯。

怎麼了?她問。那人似是不滿意這個提問,於是再次沈默。可女孩並不打算讓人繼續撒嬌,「你不說的話,我什麼也不會知道哦。」

戰術失敗。佐野終於願意組織字句。今天的小里不足,他說,這是充電。……原來自己是被以什麼單位來計算的嗎?紫苑無奈笑笑。「很難受?」「難受。」她心裡不自覺揪了一把,學著對方將回擁的手收緊,偏首蹭了蹭佐野的頸側,感受體溫像是要熔開衣物、皮囊和骨肉,任由靈魂躲進彼此體內。     「……嗯,我也是。」 女孩闔上眼,心底又一次呢喃:我也是。

 
Read more...

from NOIS.

割れやすいもの ──八月二十日 私の光へ、       這是岸里紫苑第五天沒見到佐野。 女孩撢撢裙擺起身,在稍遠的角落找到方才混亂中隨手扔開的書包,揚起的塵灰滲著嘴裡的血鏽熏人,想擦去上頭的髒污卻翻不出紙巾,只好無意義地拍了幾下便作罷。踏過狼藉走出巷口,往左側直行一段路後會進到傍晚便燈火明亮的商店街,紫苑經過緊閉的鐵門時才記起今天是週二,鯛魚燒的攤販逢上公休,她頓下腳步,發覺心沉了沉,像張望一會兒後數著日子得知這是第五天不見少年身影那樣,向來在昏黃裡易碎的心口開始缺氧。她攥起掌心將搭在右肩的書包靠往懷裡緊收雙臂,拱起背脊踩開的步伐傖惶,逃跑似的匆匆穿越街道,拐過佐野總要牽著她走的轉角。   隔日收拾著書本時隱約聽見一些細語,是班上幾個女孩,說校門口站了個個頭高大的男人,編著金色辮髮、左側太陽穴上刻有龍紋,面目兇狠的模樣嚇得學生們得繞出一段距離才敢走出校門。紫苑聞言沒忍住笑,同時揣著不及半分把握猜測一起偷偷望向窗外,龍宮寺堅確實如預想那般佇在鐵圍欄邊側,可佐野仍然不在那裡。她屏息,像是在努力不發出嗚咽。膝上只簡單貼了創可貼的傷口隱隱作痛。 紫苑掮起背帶,納悶著龍宮寺的出現一面下了樓。「哦,妳來啦。」餘光留意到人影接近,副總長俯首望向女孩困惑的神情,打了聲招呼便歪歪腦袋示意她一起走。「那個……」「妳在擔心那傢伙吧。」龍宮寺說,側首瞥了她一眼,「昨天傍晚我看見了,妳在那家店前站了很久。」又一次下意識地屏息,紫苑緩了半晌才得以開口。他……還好嗎?語落那瞬她自己都感到可笑,想當然龍宮寺也不例外,笑著說她怎麼像個外人似的,並解釋佐野只是得了小感冒,明明大可直接去他家看看。見女孩欲言又止,他接著說:「雖然我沒資格說三道四,但マイキー從來不會隨意把誰扔下。」領在前頭的人逐漸緩下腳步,最後止在一處石階前,「害怕確實無傷大雅,可也無濟於事。何況──」一路上低著頭的紫苑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被帶來昨日沒營業的鯛魚燒攤前,師傅一見是熟面孔隨即熱切地揮起手招呼,龍宮寺上前同對方聊了幾句,沒多久拎著個熱烘烘的小紙袋回來遞給她。「給。那傢伙嘴上讓我和艾瑪別說,其實每天都吵著要找妳。」

龍宮寺堅在佐野家前的巷口與紫苑道別,少年留下一哂和一句別想太多便轉身離去。她抬頭,屋宅上的天乃至更遠處繞有雲霞的山邊全漫著火燒一樣的紅,滴滴點點地汲取無風傍晚裡所剩無幾的氧氣,紫苑使勁深呼吸了幾回,指尖攥上衣襟直至發皺,當身子終於能夠動彈後才一步步向前。抵達佐野家門時佐野艾瑪正坐在玄關前,金髮女孩等待的意圖顯而易見,認出是她的那刻笑的驚喜,多半是等上一陣子了,纖細的頸脖和額間覆著細汗,紫苑迎上前,先是伸手拂開對方因濕氣毛躁的髮,問她怎麼不進屋裡並拿出手帕,「沒事的,先別說這個了,」艾瑪攔下她的手順勢將人拉往主屋後側的小屋,「マイキー實在太吵了,只好拜託ドラケン把妳帶過來。」女孩帶著歉意眨眨眼,同紫苑在房前停下,敲兩下門往裡頭喊了幾聲後牽起她的手,琥珀色的眼溫柔閃爍,「換作是我,喜歡的人在生病時來探望的話一定會很開心很開心呦!マイキー肯定也是這樣,對嗎?」所以別擔心──她不由得莞爾,這兩人想說的話一模一樣呢。     讓艾瑪回屋後紫苑又花了一段時間(大概五分鐘?),即便搭上門把卻沒敢施力轉開,她捂了捂紙袋底部,確保溫熱未褪後又繞回躊躇,這消磨著分秒的模式已經翻覆了第三遍。女孩思索許久,確信了致使自己一舉一動都成結停滯的陰翳真身是不安,而不安的源頭是有關佐野萬次郎的一切。未知與陌生攜來恐懼多慮,好比友情,好比受人關懷,好比救贖、好比光。佐野是光亮本身,那天見到他的第一眼岸里紫苑就很清楚地知道;他所及之處將受照亮,耀眼矚目的同時更縹緲虛幻,且霸道的擁有足以螫出疼痛的稜角。而今佐野已有大半身子闖入她旱如荒漠的井底,少年掌裡盛有光、逆著昏暗一次次向她湊近,即使遞出的手不被回應。……害怕真的是無傷大雅的嗎?紫苑心口忽地一緊。說著渴望救贖其實是把對方一同拉進沼底。她是如此,佐野亦然。

岸里紫苑不知道光打開門這件事究竟耗了多久,也沒有心思去數,只記得才終於下定決心轉開、稍稍往裡頭一推,門板便彷彿失了重量似的迅速敞開,她什麼也趕不及看清,一臉撞上某種堅實溫暖的東西後才驚覺自己的失衡。本該握著門把的手被拽上手腕、有什麼穩穩圈在腰際,手裡拎著的紙袋落到腳邊──她被人緊緊抱在懷裡。マイ…キ?女孩語帶遲疑,又仔細嗅了幾口,鼻腔裡氣味充斥進而渲染心神的安穩登時讓紫苑松下緊繃,一直以來仿若巨獸蟄伏、千針密佈緊迫神經的龐然大物,一如受風勁吹散的瓣花那般消逝,她小心翼翼抬手回擁,向來冰涼的指尖隔著布料都被捂得溫熱。房門喀噠一聲帶上,靜默獨佔了幾秒,紫苑聽見那道捂在頸間的悶嗓。嗯,佐野很緩地應聲,一面緩緩將扣在女孩腰間的手臂圈得更牢固。 「……對不起。」「道什麼歉呢。」,他笑,胸口一震一震地響起相較平時更為低啞的嗓。小里已經很努力了吧?妳做得很好了。佐野揉揉她的腦袋,俯首時頰側蹭過耳尖,「……我好高興。」體溫,氣味,重量。她的少年裹著渾身的溫燙把她藏在懷裡,厚實,近乎滾燙但無意燃起烈火,像止於沸騰前岌岌可危的水面,漾著與心音相同頻率的細小波瀾,她一點一頓地去撫對方拱起的背脊,闔上眼感受自己隨著他無聲發顫的身子,搖搖欲墜、敏弱無助,赤裸的形同兩具易碎品。貼近的力道漸漸加沉,紫苑雖試圖將人接起,瘦小的身板仍是一步步被推往門邊,她倚上牆面,把手臂伸得更長以環住佐野壓上自己的身背。去床上休息吧?她問,只見人先是頷首後頓了半晌,又搖搖頭:再一下下。少年似乎是用盡氣力,空出的右手抵著牆,把埋入肩窩的腦袋垂得更低,女孩見狀隨即掂起腳尖,想讓人歇得更平穩,攀在肩側的手悄聲探入他披散的髮間,五指纏綣滿蘸了溫度的細髮,一會兒把玩一會兒梳理,指腹拂過後頸,途經耳廓,最後替人將碎髮勾往耳後。「鯛魚燒、要冷掉了哦?」終於紫苑嘟嚷道,佐野聞言這才肯動彈身子,支著牆與女孩拉開距離,他皺了皺臉,腦袋還有些暈糊,指間已然靜靜竄了抹微涼的柔軟,少年一愣,任人牽著自己慢慢走至桌邊坐下。

都有什麼口味?唔、我看看……佐野望著她低頭打開紙袋查看翻找,仍帶惺忪的眉目輕斂、挽得柔和,他晃晃相扣的掌心,打斷紫苑一一報著口味的呢喃,伸手捧過女孩應聲抬起的臉湊近、將彼此額間相抵。 「讓妳擔心了。謝謝妳來見我。」

 
Read more...

from NOIS.

小里的人際關係其二     花垣武道至今仍清楚記得,本該正面挨上的一擊最終沒有落下,他顫顫巍巍地緩緩睜開眼睛,緊握的拳頭滯在僅與他相隔了幾毫米的鼻尖前。花垣霎時啞著嗓、不敢喘出一絲氣,敵意並未消失,而是有人從外生生截下男人準備揮往他的手,以致被迫止在面前的拳正因力道相抵而微微顫抖。少年瞇起眼想查看來者,卻礙於逆光什麼也望不清,只知道站在光裡的那人伸手將混混一個個拉了出去,日光依舊刺眼,可花垣憑藉著聲響及晃動的影子推斷,包圍自己的幾個男人全被打倒了,而當他喊著請等等邊掙扎著起身踏離暗巷,光線還是螫得他慢了幾秒才看清來人。

「咦?呃,那個……女、女孩子?!」 蓄著黑髮的女孩沒有即時應聲,目光先是由上至下掃了他一遍,「你沒事吧?」她問。「傷口,記得快點處理。」語畢後她輕輕頷首,似乎不打算進行更多交流的轉身,花垣這才趕忙回過神,支支吾吾地道謝並問了她姓名。

女孩頓下腳步,與方才同樣斟酌著什麼似的,一雙鳶紫微斂,良久不語。花垣有些緊張,正遲疑是不是該收回提問時對方終於抬眸迎上他倉促的視線:「岸里紫苑,叫紫苑就可以了。」女孩這回很淺的笑了笑,或許是多心,花垣總感覺這讓人措手不及的場景似乎在哪見過。「下次再見吧,たけみっち。」

 
Read more...

from NOIS.

G-001 :原神パロの徒花/流水帳性質隨筆       「啊、早安,岸里小姐。」小吃攤店主智樹彎著腰,似乎正在檢查推車裡的備料是否齊全,餘光瞥見熟悉的黑色身影後便趕忙直起身,眼前隔著推車靜靜佇立的是一名蓄有墨色長髮、唇帶淺笑的少女。智樹笑著招呼說好久不見,沒記錯的話最後一次見到她已是幾個星期前。一樣是糰子牛奶沒錯嗎?是的,麻煩你。少女莞爾,頷了頷首並從小巧的布製錢包裡揀出正好的金額遞給他。智樹一面說著謝謝惠顧、欠身接過摩拉,一面將打包好的東西交到紫苑手裡,接著像是忽然記起什麼地又說:對了,今天沒見到佐野先生呢,是還在工作嗎?

這問題並非毫無根據,所有鳴神島上稻妻城的居民都知道這二位年輕人向來形影不離,儘管黑髮少女總是靜得融入人群,可但凡在街上見到那位名喚佐野的金髮青年,他的身側八九成會隨著一抹步伐慢悠輕巧的暗色身影,手裡不是捧著咬了小小一口的食物,就是讓快了自己半步的人拉著。相較紫苑的穩靜寡言,青年倒是個活潑的小伙子,愛笑且豪爽,雖直性子卻也懂得話術,拿捏得恰到好處的頑皮更不失寬容;生來精緻好看的臉蛋稍稍一笑便在人心底栽下油然而生的好感,這麼一來鮮露於外的魯莽與孩子氣仔細想想也不是不能原諒。啊、不只如此,那倆人身手更是了得。智樹想起前段時間在前往離島的路上,途徑紺田村時與自己談天了許久的老翁,他有些忘了聊至此的經緯,卻對長者提及佐野二人的來歷內容格外印象深刻。據說兩個孩子都是孤兒,許多人猜想青年天生的金髮來自異國血統,女孩清新秀麗的氣質則可能源於本島或璃月,可那不重要,只知道最後是社奉行前代家主收留了他們。接著便是大家都熟悉的遭遇,加上那會兒稻妻仍身處戰後的餘悸,因戰爭失去父母的孩子不在少數,人們壓根無暇顧及兩人那之後的境遇如何。不過當前看來,他們應是很好的成長了,老翁語帶欣慰,緩緩的結語,後來甚至拉著智樹去到自己屋前,指著屋頂邊上明顯換新的一隅和庭院的石籬笆,說上星期流浪武士趁夜搶掠時正是佐野青年和那位少女出手幫助,兩三下擊退了武士後還替他將被破壞的屋子修補完整。然後呢?什麼然後,沒啦。但老爺爺您不認為,分明居住於稻妻城內的兩人、竟在那樣的深夜即時抵達村落替您解圍,時機點實在過於巧合了嗎?老翁聞言笑得神秘,拍拍滿臉疑惑的智樹,「世上我們一介平民不該知道的東西多得是,要是不小心撞見了什麼蛛絲馬跡,當作不知情就足夠了。」他回頭看向自己用稻草和石磚砌成的屋子,接著道:「況且這不是受了人恩惠嗎,除感謝之意外也不需要更多了。」

智樹在少女開口後才回過神,依紫苑所言,佐野先生昨晚終於將公事告一段落,估計這兩日是不會主動離開被窩了。少女的神情在提起佐野時明顯添上幾分柔軟,智樹笑了笑說原來是這樣,接著將新出爐的鯛魚燒包好,繞過推車放入紫苑懷中裝有糰子牛奶的紙袋裡。

「智樹先生,這是……?」 他搔搔頭解釋:「雖然不是什麼多好的東西,但聽說您二位都喜歡甜食……就當作是平時照顧我這個小攤販生意的謝禮,請收下吧!」 紫苑頓了半晌,見人模樣傖惶,沒忍住笑,「我知道了,謝謝您。」少女重新揣了揣懷裡的袋子,說著會好好享用的、工作請加油,微微頷首後便又踩著好輕的腳步離開。

 
Read more...

from sato

9月27日

辛くても乗り越えるんだよ。なんか、辛い時だけこう自分と……話す?みたい。痛すぎて。色んなとこで日記のふりしたものいっぱい書いてた、書いてたけど、ちゃんとしたものがない。日本語をうまくしたい、周りの人達が幸せの姿が見たい。消えたい。

明天要搭兩點的公車,所以今天喝一些些酒。……一些些,然後配與神同行。真的好喜歡那種一副凶神惡煞的大叔戰士、將軍們對小孩溫柔照顧、保護小孩的反差。式就是這樣。(式:我凶神惡煞?) &今天熬空堂的時候看了一些大豆田永久子。果然好喜歡裡面稀鬆可愛、同時帶著生活總是沈重的憂傷。 「人這種生物啊,為什麼不論活到幾歲、都會感到寂寞呢。」

 
Read more...

from bestonsolution

The Most Effective Rice Husk Carbonizer Available

When you harvest rice, you typically get a substantial amount of rice husks that must definitely be disposed of somehow. Some farmers only will work that back into the soil, whereas others are more innovative been will convert that material into burnable fuel. Pyrolysis machines happen to be utilized for decades with this exact purpose. It is best suited for medium to large sized businesses that can have a large amount of material to use. If you want to do this, you will have to find one of the latest rice husk carbonizers that can help you using this type of conversion. View several types here https://bestonmachinery.com/charcoal-making-machine/rice-hull/.

What Type Of Byproduct Will Be Made?

The byproducts from the pyrolysis process are more often than not the same.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information will probably be solid burnable fuel, also known as charcoal or biochar. The other material will be in a semi liquid state. It is going to begin as a vaporous material that can consolidate into biofuel which can be burned. Should you be specifically planning to take advantage of this with rice husks, you can find machines that enables you to accomplish this. Eventually, after receiving a number of estimates from these companies, you will see one that will look one of the most appealing.

Steps To Make That Assessment

The assessment process is fairly straightforward. You happen to be simply considering its overall size, cost, and how much output you might receive. For people who are in this business for only producing materials which can be used at their facility, you might not want a huge unit. However, you have considerable amounts of rice husks after every harvest, start to promote the biochar you could produce. It can be essential to be sure that you happen to be using a machine that is made for that particular material to increase your results.

Will It Require Much Time To Discover These Companies?

How much time that it should take to get them is just in relation to what websites you might be searching on. Whenever you can access several industrial websites that showcase and market the products, you can find quotes from the businesses by the end through the day. When you assess them, always check out the output capabilities, and what type of preparatory work should be done to prepare the primary materials. Apart from that, you will only look at the price that they are charging for these machines which can be used being a rice husk carbonizer.

After obtaining these appliances, it will require very long in any way to choose where you might be ideal for the business. Eventually, you may have a number of these which are processing this product, assisting you to apply it for your personal business or sell it on the public. Rice husk carbonizer machines are really easy to find. Your work is always to compare all their specifications before you make your final decision. It may give rise to an increase in your revenue every year by using these appliances that could convert rice husks into burnable fuels easily.

 
阅读更多

from alastiel

【VD】Time Will Tell

3VD 无法解读自己复杂情感的Dante决定遵循里脑子里那个“我偏不听话”的叛逆念头,他收起力之刃,跟着哥哥跳进了魔界


Dante盯着掌心的伤口看了好一阵,那里看起来没有要快速愈合的迹象,鲜红的血不断从被利刃剖开的肌肉组织裂口中溢出,疼痛却在身体的另一处涌现。 他转头去看被留下的另一件东西,孑立在湍急水流里的力之刃,Dante什么也感受不到,他感受不到父亲,也感受不到力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以一种轻蔑到愤恨的眼神看着这柄有撼世之力的魔刃,终于缓慢地踱步过去把剑拔起,于刃面瞥见自己嘴角的冷笑。 是啊,你也被抛下了,因为他想保有败者的自尊而被放弃,比我要好得多了,他根本就不想要我。Dante用几乎有些滑稽的力道和频率摇晃脑袋,似乎想把这充满怨艾的思绪从里头甩出去,他站在那儿等自己冷静下来,不太熟练地催动魔力将剑收起。 我接受这个事实,Dante用一个决定斩断脑子里杂乱丛生的混乱,但恐怕我并不想轻易地如他所愿。 他再次抵达那个崖岸,盯着下头翻搅不祥的深渊雾霭看了几秒,Vergil身影弥散的画面还在眼前,Dante挑起眉毛吹出一声口哨,凭空跃起做出一个优美的高空入水姿势,跳了下去。

似乎只是眨眼间,又似乎过了很久,Dante才意识到自己坠落到了有实质“地面”的所在,他没感受到身体哪里出现因冲击和震荡导致的损伤,仿佛他只是从事务所二楼的窗户跳下来一样。 但这里可真够黑的。适应了涌进鼻腔的锈蚀和酸腐气味后,拥有夜视能力的半魔仍没能让自己的视觉起效,他并不在意地往前走去,与靴底接触的似乎是片干燥的泥土,几乎算得上平整。Dante在步行数百码后哼起一支颇有节奏感的曲子,很好,听觉不受阻碍,他满意地想,步伐变得更轻松有力,甚至开始晃起肩膀。 这曲子被Dante记住的那部分旋律循环了大约30遍后,他走出了这片黑暗,眼前骤然亮起,他的视野里出现类似于人界天空和地面和其间物质所构成的景象,Dante警觉地回身,发现来路已然隐没,现在身处的位置像是一片古文明的废墟,范围足够覆盖目之所及,在残垣断柱的缝隙中延伸出暗红色的血垢,如同活物般令人作呕地蠕动,Dante把视线往上移了一段,头顶上密布浓重卷积着的黑雾,远处有带着魔力的光芒亮起,如同云端的闪电。Dante在分辨出其中的蓝色亮光时勾起嘴角。 Bingo!

两界罅隙间的兄弟之争让他在负伤的同时损耗大量的魔力,Vergil因此在这场称得上意气用事的挑战中感受到了他绝不愿意承认的疲惫和不支,即使如此,在未至困境的战局中,从来不知退让的斯巴达之子仍在谨慎防御之余保持攻势。他反手将阎魔刀竖起,格挡住这一记魔能重击,轻盈跳起施展瞬步接近对方经受多次斩击而龟裂的能量外壳,一处细小的缝隙被他捕捉到,先胜一筹的欣喜让Vergil忘了分辨这是否是个陷阱。 锋锐的刀尖精准地没进弱点所在,同时Vergil感觉一道强烈的吸力向他袭来,身前的外壳如溶解般消失,数个能量凝聚点从周遭的虚空中出现,从不同方位不断向他逼近以收窄可腾挪退后的空间,迫使他直面魔能的中心——蒙德斯的封印所在,霎时间做出的连续后瞬动作仅能令Vergil稍作脱离却无法从那股巨大的牵引中撤出。 冰冷的笑意从继承魔剑士之名的年轻半魔嘴边绽露。 想吞噬我?不妨试试。 Vergil开始调动和凝聚全身魔力向前瞬步,持刀于半空展现迎击姿态,风衣下摆在涌动的气流间猎猎作响,寒芒凛冽间他朝那个正贪婪吸食一切的混沌袭去。

那一刻他听到了子弹与膛管摩擦后喷发的声音,一快一慢的两声,带着魔力的弹头飞速擦过他耳边和鬓角,没进眼前那个如巨型魔兽腥臭口器般的暗洞,接着那墨黑的洞口剧烈震动起来,有什么在里头炸开一般发出沉闷的爆裂声响,之后入口连同整个通道坍塌后消失,能量外壳重又出现,破损的情况比之前更甚。 Vergil纵身后跃至近旁的一根石柱上,背手握刀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坐在一方倒塌砖墙上的魔界不速之客。 Dante漫不经心地偏着头,白象牙在他右手食指上旋转了两圈,被主人握住枪把半扣扳机,枪口对准那两道视线射来的方向,像是个乖戾的回应。 “你来做什么?”Vergil沉声开口,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点,莫名的微妙情绪开始随那器官的舒张泵压而震动。 Dante并不看他,只向那团能量体扬了扬下巴,“你又来做什么?” “别碍事。”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指使?”Dante的语气开始变化,他在掩饰自己情绪这点上确实还显得稚嫩。 大敌当前且情势紧迫,Vergil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转开视线,Dante的侧脸被垂落的银发遮挡,他却像非要从那紧绷嘴角看出个真实答案似的盯着那里,直到Dante终于不肯示弱地看过来。 “我早就不是你糊弄两句就乖乖听话的那个小鬼了。”湛蓝的眼睛里燃着不甘和恼怒,还有些其他的,更柔软的什么藏在里头。“要做什么我自己说了算。”他用拇指朝自己胸前点了点,然后从背后抽出叛逆,右手持剑跃向半空,轻喝一声用凝魔的剑刃砸向开始缓慢修复的能量外壳。 Vergil也不再浪费时间,与弟弟并肩而战并不会折辱他的自尊,他们的默契与生俱来,蓬勃的战意与同源的魔力震荡着融合在一起,未彻底冲破封印的蒙德斯在这宿命般的攻袭再次落败,曾经的魔帝重又变为被死寂包裹的孱弱魔核。

“为什么不彻底剿灭他?”Dante把口腔里的血吐出来,他的腹部在刚才稍显鲁莽的进攻时被几记元素攻击狠狠击中,Vergil的及时援护使他免于被直接撕裂肚腹,但肝脏和胆囊什么的大概已经被震破了,魔界充沛的魔力让他的自愈能力变得更强,但损害带来的疼痛,Dante想要摆出一副轻松的神色,却在问话后紧咬住了下唇。 “因为缺乏力量。”Vergil冷淡地投来一瞥,又看向自己掌心,“以我,和你现在的能力,远不足以碾碎他的灵魂,彻底断绝生机。” Dante想要大笑出声,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他翻了个白眼,把力之刃召唤出来向哥哥抛过去,Vergil无声地接过,往剑刃上看了一眼。 “试试,用这个给自己充充电。” Vergil对他的嘲弄毫无反应,只是把剑重又扔给Dante,“我没有资格拥有这个,收着它,Dante。” 这是再次见面后他第一次喊出弟弟的名字。Dante脸上讥诮的笑意瞬间消退,他因为一阵突袭的灼热皱起眉,就像是他破损的脏器里淌出了熔岩,好疼,不只是疼,危险的热源完全不受控地上升和冲撞着,化作涓流从眼底涌起,他还来不及忍耐,就已经从他眼角坠落,在苍白脸颊上划出一道湿痕。 Vergil在这刻有感应般的回过身,难掩讶异地看到弟弟流落的眼泪。 忍不住,停不下来,为什么?Dante无措地举起手臂遮挡自己的脸,更多的泪珠自眼眶中滚落,令他的脆弱和崩析无处遁形。该死的,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偏偏是在他眼前。 愤恨和难堪让他在听见Vergil朝这边走近时发出低哑的咆哮:“滚开,Vergil,别看我!” 然而那沉稳的脚步声里没有一丝迟滞,属于哥哥的气息迅速地将Dante包裹起来,接着Vergil用毫无温存的动作把弟弟的脸从手臂间拽出来,手指狠狠钳着已经濡湿的下巴。 “Dante,看着我。” Dante拒不执行指令,他用力往外推着哥哥的肩膀,同时紧紧闭着眼睛,Vergil发出一声冷笑,阎魔刀柄在下一秒狠狠撞在Dante腹部,让里头来不及修复的多个伤口再次破裂。Dante疼得差点呕吐,他膝盖发软地往前倒去,Vergil松开那只钳制他的手,改为揽住他的后腰,Dante在挣扎站直的同时终于猛睁开眼睛,他们离得如此之近,呼吸相闻,在对方眼瞳里看到与自己一般无二的面容,和压抑在双方眼底呼之欲出的情愫。 “Dante,你为什么跳下来?”Vergil在问一个Dante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他的声线平直,嗓音淡漠,就好像他其实并不十分关心会听到怎样的回答,但他箍在Dante腰身上的手臂收得太紧,眼里的暗火又烧得过于醒目。 这世上大概没有比眼前这个更讨厌的人了,Dante咬牙切齿地想,冷酷、残忍、自私、以及要命的偏执,想获得力量,想掌控一切,我不会让他如愿的,永远不会。 Dante猛地伸手抓住那些他早就看不惯的、向上梳起的银色头发,然后凶狠地,咬住了哥哥的嘴唇。 Vergil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存在,但该死的,他无法停止爱他。

他们真正意义上地撕咬着对方的嘴唇,魔人化的尖齿和舌头让唇瓣和口腔内壁出现无数豁口,血从胶合着的嘴角流下来,更多的被他们吞进食道,落入腹中。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内,他们保持着瞪视对方的姿态,执拗地想从互相映衬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Dante看到Vergil眼中那一片铺满积雨云的苍穹,欲至的风暴滋生其中,而他就像那之下已惊涛汹涌的洋面,翻腾的巨浪怒吼着将水雾和白沫喷出,半是明媚半是晦暗的洋流却在那之下交汇暗涌。 一触即发的对峙间,Vergil作了先让步的那一个,他紧蹙的眉心渐渐舒展,不再同弟弟进行幼稚的较量,他合上眼睑时纤长的眼睫微动,像蝴蝶落上花瓣般轻盈,Dante在不合时宜的联想中愣怔,接着感到自己的舌尖被卷起,腥甜和咸涩的味道在口腔内的翻搅慢下来,Dante渐渐放松了紧绷的肢体,任由哥哥把他拉进同一片缠绵的黑暗。 等Dante重新找到呼吸的诀窍,他发现自己已经分开双腿坐上Vergil的膝盖,从魔剑士半指手套里伸出的修长手指正拨弄他胸前枪带下的乳粒,关节内侧粗糙的刀茧摩擦着那整片能轻易捕捉的敏感带。Dante第一次因为自己的着装而感到羞赧,以及从未有过的兴奋。 Vergil再次朝他贴近,蕴含魔力的尖牙沿着他绷直的颈侧移动,随时要刺穿那处纤薄的皮肉,Dante听见自己从鼻腔里发出的轻哼声,他几乎被吓了一跳,短暂地从陌生而迷乱的情潮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阻止自己再发出类似的声音。 “诚实点。”Vergil贴上他颈窝的舌头像毒蛇的信子。“你跳下来就是为了这个。”流连于他胸腹的手掌往下滑落,在Dante早已鼓胀的裆部抓了一把,Dante难以自控地弹起腰来挺动,两秒后他一拳捣在哥哥下巴上,毫无防备的Vergil被打得偏过头去,他停顿了一会才把脸转回头,往旁边吐出口血沫。Dante怒气勃发地翕张着鼻翼,眼角却晕染着蒸腾的情欲,他在等Vergil作出对等的,不,是更为暴虐的回应,却不知道他哥哥有多为他此刻的模样着迷,着迷到甚至愿意压制炽烈的怒火。 Vergil捏在Dante喉头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他们都听见颈骨岌岌可危的咯吱声,就在Dante的魔性感受到生命威胁要覆盖他的意识之前,Vergil松开了他,几乎同时,把堪称温柔的吻印在弟弟的额头上,Dante在一瞬僵硬后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接着开始疯狂地咳呛,Vergil拥着他在后背轻拍,像他们幼时他曾无数次为Dante做过的那样。肺叶中再次滤过气流时,Dante才感知到自己流了满脸的泪,而那个让他不断崩溃的始作俑者,正沿着他湿漉漉的鼻梁往下轻啄,直到他们的唇瓣再次贴合。Dante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涨破了,他分不清那是什么,浓稠的爱,尖锐的恨,郁积的伤痛和淤塞到几乎腐坏的不舍。 Verge……哥哥……Dante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呼唤,眼前人仿佛通过精神映射听到了一般发出叹息,再次把Dante拉进一个深吻。

他们开始为了扯下对方的裤子胡乱动作,然后因此狼狈地交缠着跌倒,Dante的脑袋磕在黏糊糊的泥地上,不算疼但激起一阵眩晕,Vergil趁势捞起他的腿把那条碍事的皮裤剥下扔到一边,接着从容地摆脱掉自己下身的束缚,让他们的胯部赤裸着紧贴在一起。Dante发出轻微的抽气声,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似的开始下意识地躲闪,Vergil在他腰臀处施加钳制的同时分开弟弟修长柔韧的双腿,把自己嵌进濡湿的腿间,他挺立的粗长的性器从Dante囊袋下方往前探去,刮过鼓起的会阴,抵进饱满肉丘之间的幽谷,急迫地想要探究那深处已经向他发出邀请信号的欲望之泉。 我要死了。Dante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吼叫,他就知道会这样,之前的柔情对待如果不是恍惚间产生的错觉,就是布满淬毒尖刺的陷阱。Vergil既没有爱抚的体贴,也没有扩张的耐心,他凶残的哥哥在几秒钟内就把这场求欢变成了施暴,用那根尺寸惊人的坚硬肉刃撕裂他的后穴捅进肠道,这跟之前在塔顶的经历过分一致了,也许Vergil并不真的想要他的命,但永远热衷亲自给予他濒死的体验。 紧绷的肌肉和狭窄的甬道让Vergil同样不好受,但他从没指望过自己能轻易征服自己乖张叛逆的弟弟,所以无论是挣扎或是反击Vergil都乐于接受,而此刻来源于Dante身体本能和魔性面的抗拒更让他欲焰高涨。 早就想这么做了,不仅仅是战胜、压制,获得力量和战斗技艺上的优势。Vergil想要占有Dante,以各种形式,让弟弟的每一分骨血每一克灵魂都属于他,镌上他的刻印,这样的躁动在战败后也不曾止歇,在这件事上,Vergil毫不犹豫地将属于人性面的骄傲剔除,只留存恶魔的本能。 我的。Vergil在粗暴蛮横地插入弟弟体内时听见自己颅腔和胸廓里同时回荡的语声。

完全插入以后Dante几乎失去了意识,泯灭人性的Vergil不给多一点适应和放松的时间就开始顶弄。Dante睁着失神的双眼看着半空中的一点,他有点怀疑Vergil往外抽时把自己的肠子也扯出去了,反复愈合又破裂的内脏在每一次抽插里被无情地拉拽、挤压,他麻木地承受这一切,直到血浆和肠液让体内的摩擦变得顺畅起来。Vergil似乎在这阵肉体的刑罚中获得了某种纾解,他的动作轻了一些,甚至近乎好心地握起Dante软下去的阴茎不轻不重地揉搓,细微却无法忽视的快感于两处逐渐滋长,Dante已无力对抗,他勉强移动视线,对上哥哥自上而下的注视。 幸好那目光并非全无温度,Dante努力在里头找到一点小小的慰藉,那是Vergil对他的渴望和疯狂,不算是我最想要的,但总好过被阎魔刀和叛逆轮番刺穿时看到的那种,Dante认命地想。 他的性器在Vergil的手掌中再次勃起,从这一刻开始,肢体的律动和性器的嵌合才变得像一场性爱。Dante在腺体被碾动撞击时发出堪称甜腻的呻吟,他不自主地并拢腿根,膝盖内侧抵住Vergil汗湿的精壮腰身磨蹭,肠道粘膜同时在阴茎柱身上绞紧,Vergil被绞得发出难耐的喘息,Dante的反应值得奖励,所以他低下头来咬住弟弟的乳头开始舔舐和吮吸,Dante反弓起腰来把更多的胸肉送进哥哥嘴里,肠道越发热情地收缩起来,得到的回馈是Vergil更加狠戾地凿弄,再次涨大的肉刃往深处开拓,硕大的龟头直抵到结肠口,碾动几下后贯穿了那里。 Dante被这一下刺激得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他无声张开嘴,唾液从唇角流落,在小腹间承受挤压的阴茎抽动几下,铃口喷出的精液一股接一股溅上两个人的前胸、下颌甚至脸颊。 过于猛烈的高潮让Dante陷入另一阵略长的失神,一段时间后意识才重新回到他脑子里,这时他能感受到Vergil正在把精液射进自己体内,强大的搏动把那些粘黏的种子喷溅到极深的地方,Dante听见他们紧贴胸膛间来回传递的心跳共鸣,连同Vergil还深埋在他体内的一部分,让他觉得安全、满足,甚至开始渴望另一场灌溉。

Vergil将昏睡过去的Dante揽在胸前,盯着他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终于压抑住自己用更多触碰汲取更多温暖的贪婪。他看向身前由阎魔刀划开的幽邃通道,紫黑色的浓雾尽头,是更适合Dante生长栖息的世界,他不该待在这里,不该待在,我这里。 Vergil并非真的不了解,他了解Dante对他的崇拜和憧憬,镌刻在内心深处对他的追逐和依赖,他不会承认这是多年来他从记忆里汲取的赖以存活的养分——在知晓弟弟还活着之前。重逢后Vergil眼中的Dante跟成熟一词毫不相干,这不代表他会真的蔑视弟弟,相反的,他对Dante一直抱持着期望。Dante变得较幼时——更有趣,也更具有吸引力,他开始封闭一部分真正的自我,蕴藏血脉中的自尊与傲慢在失去娇纵的温床后逐渐成型,还有些怎么令人愉快的变化,他学会了恼人的挑衅和蹩脚的言不由衷。 Vergil并不真的讨厌这些,从幼时起他就知道了,自己最想要也最想给的那份情感。

在把弟弟轻轻推进快要关闭的通道前,Vergil能感受到从指尖开始的,很快蔓延到整个手臂的颤抖。 软弱,贪恋,害怕孤独。 原来我也跟他一样。Vergil冷笑着想。 他们的差异如此之大,却又如此相似到近乎相同。

也许有一天,他们足够成熟到能接纳自己也理解对方,彼时他们可能仍旧互不赞同,决不妥协,却愿意放下一点点自尊袒露自己的渴望。 在那之前,他们需要忍受孤独,熬过思念,摈弃沉湎,剥离软弱,找到自己的路,也许路线会交汇,也许不会,但迈出这一步后,Vergil就不会后悔。 时间会告诉我们,能否再见还是永诀。 就让时间告诉我们。

时空裂缝在身后闭合,血脉相通的那份缱绻气息消散无踪,就像Dante从未来过。 Vergil沉默伫立了片刻,迈步踏上他的前路,再不回头。

Fin.

弟弟跳下去也不代表HE,没经历过长久的磨难两个狼崽子是不会放下骄傲互相舔毛的 但假设弟弟真的跳下去了,也许哥的自毁倾向就没那么重了 这波啊,是英雄救美,意义重大!

 
阅读更多

from 《指夜》

*骚瑞大家忘记时差了…因此本人说的今天可能是国内时间的今天也可能是国内时间的明天TT *真枪实弹干一场的前奏,还想写莲又玩飞机杯又在干均有的一系列过激行为…

3.

都怪你!都怪你! 自己竟然亲手挂掉了爱豆的电话! 道枝骏佑贴着退烧贴把通讯记录从上划到下,从下划到上,想死的心都有。 都怪这个未曾谋面的变态,无恶不作的性欲狂,因为他在见面会出糗、受凉受惊生病,现在又因为在这样的状态下被玩弄,硬生生错过和目黑君再讲一次话的机会。 所有不顺心堆在一起,道枝忍不住鼻头发酸,被弄得一身汗,热度倒是退下去了,男孩有些烦躁地把退烧贴拿掉,只想躲在被窝里装死。 窗外景色朦胧,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嗡嗡的铃声响起,等了好几秒还没挂掉,被窝里懒洋洋伸出一只白皙细瘦的手腕—— 道枝骏佑猛地一骨碌坐起来。 袖子慌乱快速地摩擦屏幕,这个号码他醒来后反复看了无数次,就算没有记到通讯录里也绝对不会错。 目黑莲,目黑莲又一次打电话来了。 接通的滑块隐去亮起,他的心脏几乎控制不住狂跳起来。 眼看要自动挂断,道枝手指发抖,深深吸了一口气:“您好…” “道枝君?你还好吗?” 非常清晰的声音传来。 很低沉,与舞台上相比似乎更哑一些。清醒的状态下可以注意到更多,甚至包括最后干脆的、格外性感的尾音,舌头卷起,气流来回颤抖,偶像和自己只有屏幕的差距,这句话又是对自己说,道枝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到心脏扑通扑通,极其有力又紧张地跳动声。 “你在听吗?” “在、我在!” “抱歉冒昧打扰你,你的钱包见面会的时候落在休息室了…” 昨天迷蒙间似乎听到过这些话,道枝赶紧道:“啊不好意思,太匆忙了才会这样。” “昨天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好…”那边顿一顿,“现在好些了吗?” 手指僵硬地顿住,而后用力蜷缩起来,不免联想到自己昨夜是在什么情况下接的电话,被玩的感觉隐隐传来,道枝脸颊通红,下意识夹紧了腿。 “好多了,谢谢目黑君!我可以过去拿的,您什么时候方便都可以,不好意思,辛苦你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似乎有轻轻的笑声。 他的脸更红了。 “下午可以吗,你有空吗。” 他对目黑莲的公开行程了如指掌,立刻反应过来:“有的,是要去演出的后台吗,我到哪里都—” “不是。” 忽然被打断,道枝有点迷茫。 声音接着讲:“三点半,隔壁栋2-16,直接给我就可以。” “啊?” “小区隔壁栋。” 无声的惊雷落下,道枝骏佑嘴巴控制不住张得很大,对方却很平静:“我们是邻居。” “啊?!” “方便吗?” “方、方便的…” 电话挂掉,依旧如大梦一场,朦胧且极不真实,他下意识看向书柜里的杂志与专辑,好久都没能平复心情,怎么会住在隔壁?每天上学下学为什么从来没碰到过? 道枝跳下床来回踱步,什么也顾不得了,在衣柜里翻来覆去挑了好几套衣服。

目黑莲打开门,看见一张怯生生的脸。 眼睛亮起来,又很快瞥开去,男孩小声叫了一句,“目黑君。” 他穿着很柔软的针织开衫与牛仔裤,头发卷曲蓬松,眼睛湿漉漉地抬起看过来,五官艳丽,皮肤白皙,正常状态下的道枝骏佑更有张令人惊叹的脸。 目黑莲愣了一下,在这样的目光下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回头去找,结果原本放在玄关上的钱包不翼而飞,他啧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地与对方讲:“抱歉啊…不知道怎么不在这里了,不介意的话先进来坐吧。” “嗯?方便吗?” “是我的错,进来吧。” 目黑莲的一居室比他的房间要大一些,与在舞台上衣冠整齐的样子不同,生活痕迹很明显,甚至有不少东西杂乱地堆在一起。东京地段寸土寸金,走过厨房就是卧室,道枝不知道坐在哪里好,愣愣地站在房间里没动弹。 对方回头瞥到,羞愧地挠挠头:“家里太乱了,床上就可以坐。” 沙发上叠着衣物,过道还有纸箱,唯有床角是空的,偶像的私生活直面眼前,道枝骏佑谨慎地看了又看,小心翼翼地坐下—— “唔!” 忽然阴部一阵被挤压的痛感,大小阴唇相互摩擦,明明腿间没有异常,却有种玩弄过头肿起来的假象,轻轻压住都会敏感到战栗。 拜托拜托拜托不要…不要在这时候… 心头一跳,道枝下意识站起,那阵诡异的酸胀消失了,目黑莲还在玄关与浴室忙碌,只剩一个挺拔的背影。 他松口气,左顾右盼许久,再次坐下去。 “呃—” 被压扁的剧痛再次传来,这次是整个阴阜都被压住了,阴蒂变成薄薄一片,什么东西真实地压着,他手指下移,不自觉地想要捂住自己的逼口。 “怎么了?” 手指被迫放下,道枝大腿越来越用力地相互夹着,疼得坐在原地小口小口地吸气,结果半分没有缓解,挤压持续传来,他闻声与目黑莲对视,腿根紧绷颤抖,苍白着脸咬牙道:“没事…” “你脸色不是很好,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吧?我之后送过来也可以。” “没有!” 绝对不能再麻烦他,而且这样不可控的情况不定时频繁发生,道枝一下猛地窜起来,酸胀的感觉居然消失了,目黑莲有点疑惑地看他两眼,在对方坚持的目光下继续转回去找东西。 他努力去忽视那个地方,放空间手指拂过被褥,还有持续酸胀的阴阜随之传来隐隐约约的麻痒。 好像有什么东西摩擦软肉,轻柔的棉质面料在下体扫过,起伏的速度与自己手指摩挲的曲线一模一样。 道枝骏佑眨眨眼,慢半拍地觉得诡异。 底下有一个东西,弹性很好,软软的,因此刚开始坐下忽略了这个异样。 被褥几乎难以察觉地鼓起一块,他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僵硬着伸进去探—— ! 摸到那个东西的同时,阴唇上传来被抚摸的感觉,有只手在小心翼翼地触碰私密部位。 阴蒂胀胀地一跳一跳,似乎是自己隔空在玩自己,意识到这点的男孩吓得头皮发麻,这是怎么回事? 趁目黑莲找东西的功夫道枝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去看,飞速地打开又合拢,最后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一眼已经足够,这个东西伴随他二十年,他比任何人都熟悉,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和自己的阴阜长得一模一样的…飞机杯。 诡异的状况环环相扣,心里升腾起不可置信的想象。 所以…那个未曾谋面的变态、无恶不作的性欲狂——是他的偶像——从出道开始就很喜欢的——目黑莲?!

此时有只手伸到眼前,当事人晃着一份皮夹。 “不好意思,原来是放在口袋里了。” 他五官很浓,笑起来的时候眉目温柔,弯腰同人讲话时便会看到眉尾上那颗小小的黑痣。 道枝骏佑又想起那种无力反抗的被操弄的感觉,性器在体内又快又狠地抽插拔出,疯狂淫靡到不可想象。阴唇外翻,阴蒂不停颤抖,最后甚至不顾求饶地射在里面。 这是同一个人? 两者割裂又重聚,他暂时没法接受这样离谱的事情,大脑晕晕乎乎的,蹭一下站起来,接过东西俯身弯腰,闭起眼大声喊着谢谢目黑君就逃跑般闯出去。 身影风一样刮走,目黑莲有好几分钟的错愕。 被角乱掉一小块,他顺势过去整理,结果摸到个柔软的东西。 他喉咙发紧,下意识看向门口,那里早早就没有人影。 怎么就随手放在这里了,道枝应该…没看见吧。 他把飞机杯认真地放好。

道枝魂不守舍地坐在电视前面等待直播。 今天是目黑与其他团员坐镇,另一位早早到了,开场音乐结束,节目有序正常进行。 他的第一反应是:还好,怎么可能是目黑君。 结果下一秒队友就在说:目黑今天有私事请假了彩排,所以先换我和其他人哦。 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阴唇再次隔着裤子被扒开揉搓——那样的感觉又来了,目黑的杂志与舞台他看过千百遍,下意识便代入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薄茧在最敏感柔软的地方摩擦探入… 他已经要跳起来了。 目黑莲的私事,就是一个人躲在家里,对一个飞机杯来回玩弄吗? “呃啊…等、等下…” 阴蒂被温热的手指挤压摩挲,逼口敏感地微微收缩,被高频率操干好几天的阴阜敏感异常,道枝捂着腿心,几乎立刻就湿了。 快感让阴道也发紧收缩,密集的快感忽轻忽重地从小腹涌上,道枝骏佑整个人几乎是没有力气地陷在沙发里,在隐约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被玩弄的刺激几乎是双倍, “唔…啊啊……好酸…”额头抵着沙发背,道枝骏佑不知不觉已经把裤子褪下来,这双手玩弄的技巧十足,几乎把每一处都精心摸了个遍,“不要弄了、酸死了…” 电视节目还在放,队友聊起来目黑去干什么了呢,有人猜测生病请假,有人猜测家里有特殊情况,总之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敏感的阴蒂充血膨胀,道枝抱着肚子蜷在沙发上死命抵抗快感,快感与羞恼交加,他眼眶微微湿润,模糊不清的呻吟从口中溢出,最后愤愤瞥去一眼。 才不是,他在隔空捉弄自己的粉丝! “不、别扯…救命…” 忽然有两只手指用力拉住了阴蒂,爆炸的快感从小小的器官传上,可怕的酸痛瞬间席卷全身,道枝咬着牙止不住地发抖,无论如何按压那个地方都没有办法阻止刺激。 不就是阴阜吗,这人没见过吗,哪有这么玩的! 拉扯暂停,道枝骏佑大口大口喘着气,还没从这样情况下回过神,又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抵着逼口。 手腕一抖,热茶跌落在地毯上,他瞬间又倒回沙发里。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这样下去又会被隔空操到起不来床。

临近午夜,目黑莲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道枝骏佑站在靠在门口,双颊发红,似乎没有力气好好站着,之前初见他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神态。 看自己空手走来,对方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纤细的身体慢慢直起:“你…在干什么?” “什么?” “谁允许你对着别人…那个地方、玩来玩去的啊!”

 
阅读更多

from 鹹魚高杉

《海》 #CP:OCx希姆萊

威奇曼喜歡上了和希姆萊一起去旅行。

菲利普大堡海灘上總是有著遊客,就算不是旅遊旺季,也會有些人在上頭散步。正在進行汽車旅遊的威奇曼恰巧帶著希姆萊路過了這,他很快就決定要在這停下車子,感受海洋帶給他的清爽與壯闊感。

希姆萊自然是沒有拒絕的權利。可想而知的,他一點也不希望跟將他虐待了好一段時間的人旅遊這大半個法國。他更希望對方將他留在熱拉爾梅獨自一人去工作,威奇曼很顯然不想給他任何喘息時間。

他們選在了沙灘上無人的地方鋪上大片的浴巾,插了陽傘坐在底下休息。希姆萊將曝曬在太陽下的腳收了進來緊靠著身體,他覺得自己似乎在與威奇曼認識後變得對陽光感到敏感了,曬太陽對他來說成了有些痛苦的事。

「你覺得熱嗎?」威奇曼隨口問了一句,他正在一件件褪下自己的衣物,「和我一起下水啊。」

希姆萊抬起頭看了一眼年輕男性赤裸的背,他強迫性地見過很多次對方的裸體,不過這似乎是第一次他見到威奇曼的背,就和前面的身體一樣有著些肌肉,大概是打獵時鍛鍊出來的,只是平時都被衣服遮住了,讓人覺得這個人不過是個瘦小的男孩。他思考著要是這個時候往這個他的背後偷襲會如何,但對方已經跑遠了,還繼續想要將他喊過去。

這次希姆萊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不耐煩或不情願,只是默默地也將身上的衣服脫掉,跟在威奇曼的後頭緩緩地走入海中。他的腳趾陷入海底的沙地,不過這與海浪給他的阻力都擋不住讓他往海的更深處走的意志。希姆萊停在了海水吞噬至他腰部高度的地方。

原先還在暢快裸泳的威奇曼注意到了另一個人顯得怪異的舉動,他的心情依然很好,所以只是游到了對方身邊去,也在水中站了起來。他看了看希姆萊注視著海水的眼神,又往水面瞧了一眼。

「需要我幫忙嗎?」威奇曼知道希姆萊在想著些什麼,這讓他感到好笑,他的語氣聽上去就像個想在廚房裡幫上媽媽的忙的小孩。

老人保持著沉默,他只是轉過身,搭上威奇曼的手背。那雙被皺紋攀上的手,將另一雙年輕有力的手帶到自己的脖子上。希姆萊讓威奇曼收緊手指,自己則放鬆了身體。

年輕的棕髮男人笑了起來,他順從希姆萊的意願將對方的頭壓進了水裡,這對他來說就像是什麼有趣的水上遊戲,只是對方平靜的模樣讓他感到樂趣少了很多。

希姆萊閉著雙眼感受威奇曼粗魯的動作,但他一點也不介意,或者該說這是第一次他感激威奇曼這麼對他。海水漸漸地淹蓋過他的臉頰與鼻子,他吐氣讓肺部的空氣排出,威奇曼在這之後更加用力地按住他的氣管了。

窒息感在幾秒內到來,希姆萊下意識抓住了威奇曼的手腕。葬身海中是個很浪漫的意境,希姆萊想,儘管他更想葬在自己家鄉的土地上,不過現在能夠安詳地死大概就算足夠幸福了。

痛苦逐漸爬上他的神經,缺氧使他不由自主地張開嘴,嚐到苦鹹的海水,進入氣管令他更難受。

死亡的恐懼感佔據了希姆萊的身體,他從仰躺在海面上換成腳踩地面的姿勢,試圖浮上水面好呼吸進氧氣,但是威奇曼依然讓他的臉保持在水下。他張開雙眼,透過水的波動見到陰影下微笑的對方。幻想驟然消逝,在廣大的鹹水中死去變成一件驚駭的事,希姆萊的指甲陷進另一人的手臂抓撓,瘋狂地掙扎起來,嘗試讓威奇曼鬆手。

威奇曼的嘴像是裂開的縫一樣張了開來,從莞爾變成露出牙齒的笑容。希姆萊意識到了威奇曼現在可能真的會殺了他,他該猜到對方更喜歡現在感到害怕的自己。

但他不想死了!他嗆進了更多海水,腿開始發軟,這些太痛苦了,他真的不想就這樣死了!

眼前陣陣發黑,希姆萊發覺自己快暈過去了,看來就算反悔也來不及了,他呆滯地想。

忽然之間,頸子上的施力消失,希姆萊立刻扒著剛剛還抓著他脖頸的手離開水面試著站穩身體。他一邊咳嗽一邊恢復自己脫力的身體,軟綿綿地靠在了方才幾乎要殺了他的男人身上,打濕的身體貼在一起他也沒感到任何不適。

頭頂上傳出了鄙夷的訕笑聲,但此刻的希姆萊只有辦法慶幸他現在還能感受到陽光照射他的溫暖。

End.

 
阅读更多

from hzplszly

【御泽】小憩

御幸向店主要了一杯新茶,泽村还在睡,眼睑仿佛春日的新芽一般轻微颤抖。

“又在做什么梦?”御幸轻轻笑了一声,端着青瓷茶杯走到窗前,茶水中间的幼苗立了起来,清香绕鼻。今天一定会发生好事,他想。

下了一夜细雨,庭院里的松树上挂满了水珠,曲折的步石道尽头,石灯笼还隐隐有光,鸟鸣点点滴滴落在层层叠叠的树荫上,听不见人声,只有安放洗手钵的方向有水流淌的声响,的确还早。一个星期前东京巨蛋中的喧嚣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原以为泽村不会习惯到这样安静的地方度假,他本打算住两天就去附近新建的温泉酒店,没想到泽村非常喜欢这里,连之前向他抱怨的睡眠问题也解决了。

“不愧是意外百出的泽村荣纯选手。”御幸呷了一口茶,喃喃自语。

“你说谁意外百出!”睡衣的袖子被拉了一下,御幸一回头,只见泽村睡眼惺忪从被窝里爬出来,顶着蓬乱的头发,仰头望着他。

“我没说你……”

“我听见我名字了!”

“我的意思是……”

“罚前辈给我拿来点心!”泽村发着没来由的起床气,终于把目的暴露出来。

御幸当然不会让他白白占上风,在泽村吃他最喜欢的糕饼时,从他嘴里咬下来一半,惹得刚刚睡醒的泽村张牙舞爪。 打闹了一番,御幸向泽村问到今天的行程,泽村皱着眉头开始掰手指:“爬山去过了,神社去过了,打了桌球也玩了枕头大赛,看了日出也看了星星,还去了风铃集市……”

“要不去打棒球?”

提出建议的人看了一眼泽村的眼神,他认为这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泽村不想和他打棒球。

“躺一天吧。”

“啊?”

“躺一天!躺一天!就像这样子!和御幸前辈一起躺一天!”泽村摆开双手和双脚躺倒在地上,闭上眼睛,房间里又安静了,窗沿上头鸟儿的声音变得清亮起来,绿荫随着晨光流转到窗沿下边。御幸站了一会儿,慢慢侧躺在泽村身边,看了一会儿他的脸,又学着他仰面躺好。

“笨蛋村。”

“为什么突然骂我!”泽村差点跳起来,倒惹得御幸哈哈大笑。

“你老家的朋友有邀请你假期回长野吧?”

“嗯……”泽村愣了一下,闷声应倒。

“你也好长时间没见他们了。”

“还有新年呢。”两个人都仰面躺着,手背和手背小心翼翼地贴在一起。流水曲折处有醒竹不断敲打石头,听说这声音会让混沌之人顿悟。

“其实我没关系……”

“才不是没关系!”泽村忽然起身跪坐,犹如一个武士瞪起眼睛,御幸发现他嘴角还有糕饼的碎屑没有擦掉,他很想吻一吻泽村,这好像不合时宜。

“前辈你也稍微对我有些要求吧,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我以为我对你的要求很高……”

“不是棒球!”

“晚上不要踢被子把自己冻感冒,洗澡时间不要太短……”

“也不是这个!”御幸睁大眼睛,明显不懂泽村的意思,泽村移动双膝更加用力往前靠,“我是说,我想要前辈来的时候,前辈就会来,我想吃什么前辈就会做,我想去参加集体活动的时候前辈就说约会可以延后,明明我们两个都很忙,希望你也可以像这样提出要求!”

“泽村……”御幸也起身跪坐,障子透进来的光更加明亮,天是真的亮堂起来了。

“嗯?”

“你说失眠不会是因为在想这些东西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的确如此。”泽村将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紧紧地盯着御幸。而御幸依旧无法忽视他嘴角的糕饼碎屑,他还在寻找时机。

“笨蛋村。”

“哈!?”

“不过就这样吧,今天就躺一天,不过我要抱着泽村。”他不由分说地转了个方向,从后背把泽村抱在怀里,低头从侧面啄掉了他嘴角的碎屑。

“不要突然袭击……”泽村嘟囔着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躺在御幸怀里看风景,还轻轻加了一句,“前辈在我这里不需要做懂事的孩子。”

“嗯,嗯。”御幸闭着眼睛回答道,他在想中午吃什么,好像旅店可以借用厨房。

不过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end.

 
阅读更多

from Sunglasses

About lens color

Here we do not consider everyone's preference for color, but only the function of different colors (there really is a function).

Gray, teal, dark green lenses are the most common, mainly because these colors are worn, they feel softer and have better light blocking properties, which can greatly alleviate the stimulation of the eyes from outdoor glare. In recent years, some lenses with blue, silver, and even dazzling surfaces, mostly using surface coating technology to increase the ability of the lens to reflect light, the effect is much the same as the above-mentioned lenses. As for the red, yellow and purple lenses, they are mostly dyed lenses, basically belonging to the 0 and 1 category of light-colored sunglasses, not very functional, mainly to argue the shape.

In addition, many people feel that the darker the sunglass lens, the stronger the light blocking effect, the better the sunglasses. This is not the case.

The first thing is that not all times are suitable to wear dark sunglasses. If you use dark lenses when the light is dim, you won't be able to see clearly, and it's even more dangerous if you drive. For more vivid lense styles, you can check: https://abdosy.com/

In addition, blocking the brightness of the light is one thing, blocking the UV rays that harm the eyes is another, dark lenses are not necessarily particularly resistant to UV rays. Some of the unqualified sunglasses lens color dark, people wearing will pupil dilatation; if the lens also does not have UV protection, more UV rays will take advantage of the opportunity to enter the eye, causing injury.

This point, or to recognize the national standards on the tag ah, after all, the national standards on the lens anti-UV ability is to make the provisions.

 
阅读更多

from Yao 的草稿紙

夏日重现

慎平的怒吼直達我的內心。我竟然想起了一個最後的時刻,我是多麼惴惴不安,無法向前邁進。啊,是去年輸掉的一場校園籃球比賽。

(工事中……)

 
阅读更多

from bestonsolution

Conclusions In Tyre To Oil Project Reports

A pyrolysis plant is really a new kind of waste recycling plant which utilizes pyrolysis technology to convert waste tyres into fuel oil. As soon as the technology was new, many tyre to oil project reports were generated to create standards and greatest practices during the entire industry.

This process might be split into two phases, pre-treatment, and main pyrolysis processes, with raw material preparation as the main step in pre-treatment. After mixing and crushing, the input material is processed through size-reduction, attrition, and segregation to ensure the feeding of uniform raw materials in to the primary pyrolysis process.

Following that, the prepared material will likely be dried by some processes like a tyre drying machine and preheater to take out moisture content from waste tyres. The dehydration process is crucial to avoid a potential fire outbreak due to presence of high moisture content.

After dehydration, a de-dusting process will be performed to get rid of impurities and dust in the tyre material. While carrying this out step, it is better to use a dry separator to remove lighter specks of dust from heavier ones before cleaning by air blower or water washer. As well as the cleaner the input materials are, the higher quality of fuel oil you will definately get by the end. View this report: https://bestonmachinery.com/tyre-pyrolysis-plant/project-report/.

The principle pyrolysis process uses moving grate reactors, which are divided into two different types, indirect heating, and direct heating.

For heating methods, raw material is fed for the reactor continuously with moderate speed with a vibrating feeder. Inside the indirect heating process, fuel oil will be collected from the foot of the reactor, and in the direct heating process, gaseous products can be discharged from both the top and bottom.

The moving grate pyrolysis technology may be useful for both solid wastes and liquid wastes because it is a sophisticated technology with multi-functioning advantages. The primary feature of the moving grate pyrolysis technology may be the continuous raw materials feeding, which eliminates the requirement for a standard pulsing feeder.

This assists in order to avoid possible fire outbreaks. Also, processing could go on continuously, instead of in the stop and begin fashion.

The primary products are fuel oil, carbon black, and steel wire following the method. The steel wire is also capable of being recycled, and carbon black can be used like a raw material for producing tyre black, which drastically cuts down on the production price of new tyres.

Initial tyre to oil project reports indicated that pyrolysis has numerous advantages – including lower project cost, wide types of possible feedstock, less pollution, and so on. Still, there is very little doubt that tyre to oil projects also will face numerous issues from the actual production process, for example low oil yield, high lower heating value(LHV), bad quality fuel oil, etc.

Still, even with those challenges to get over, the entire lower emissions benefits, along with the useful end product, makes this technology the wave of the future. It can be both more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and price-efficient eventually when compared to the alternatives, making it the best choice all-around.

 
阅读更多

from not poetry.

上网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 写诗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 活着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 我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

 
阅读更多

from qzmilly

这一年,我愈加感受到为了寻求真谛,不应向外索求,而是向内探索。有一个矿藏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但是却被我因各种迷惑的语言和规则忽略了太久。我应该做的,是撇清世俗施加的种种教条,重新找到最顺势而为的冲动。

今天我也要为自己的成就小小的庆祝。我完成了各种各样的忙碌的工作;我坚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为自己的感受而考虑,没有回复无礼的消息;我还给自己久违地添置了两件新衣,明天就可以穿新衣服上班。

我对自己感到安心,在放任自流后,我仍然找到了牵引我的心动。是在读诗一样的人类学田野记录的时候,我再次感受了这种心动。我只愿将自己沉湎于此。

经历了几个月的纷乱之后,对八卦和探寻他人的见闻感到厌恶。我不想再将自己的宝贵精力浪费在其他地方。

 
Read more...

from qzmilly

这一年,我愈加感受到为了寻求真谛,不应向外索求,而是向内探索。有一个矿藏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但是却被我因各种迷惑的语言和规则忽略了太久。我应该做的,是撇清世俗施加的种种教条,重新找到最顺势而为的冲动。

今天我也要为自己的成就小小的庆祝。我完成了各种各样的忙碌的工作;我坚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为自己的感受而考虑,没有回复无礼的消息;我还给自己久违地添置了两件新衣,明天就可以穿新衣服上班。

我对自己感到安心,在放任自流后,我仍然找到了牵引我的心动。是在读诗一样的人类学田野记录的时候,我再次感受了这种心动。我只愿将自己沉湎于此。

经历了几个月的纷乱之后,对八卦和探寻他人的见闻感到厌恶。我不想再将自己的宝贵精力浪费在其他地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