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 Writee

阅览

欢迎有能力的朋友酌情进行捐助,帮助我们维持服务器运营,继续打造开放、自由、有趣的分布式社交社区! 请访问 O3O.Foundation 进入捐助页面,或获取财务信息披露。

以下是发布于写意 Writee.org 的最新公开文章。

from 淀川·荼毗

藤原道長的貴人們·齊信家女眷事


藤原為光與兩任正妻生了七男五女,以一條朝四納言筆頭藤原齊信最為人熟知,但他們家對朝中時局最有影響力的卻是齊信的妹妹們。以二妹之死為誘因,藤原道兼哄騙花山天皇出家,其父兼家借繼任外孫一條天皇一躍成為攝政,連帶包括道長在內的幾個兒子在仕途上極速飛昇;三妹和四妹又作為長德之變的誘因,讓道長的政敵伊周失去和他競爭的機會,此後道長穩固地佔據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直到去世,和兒子賴通將攝關政治推到頂峰。毫不誇張地說,齊信的妹妹們就是道長最該感謝的貴人們之一。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一首薛寶釵的『柳絮詞』送給道長(鼓掌) 然而這些女性卻是被他者化的,作為改變時局的關鍵被動地捨己為人,後世對她們的個人生平只知一鳞半爪,甚至這一鳞半爪也未必是事實。

三妹是怎麼“嫁”給源雅信的?

『尊卑分脈』記載三妹是源雅信室,但是根據雙方的年齡和地位,會發現這樁婚配就算從政治聯姻的邏輯上考慮也是說不通的。 源雅信生於920年,而三妹生年應該在970~976年之間(忯子生於969年),也就是說源雅信比三妹起碼大50歲。雖然在平安時代年齡差距較大的保護人制婚姻也屬平常,比如『源氏物語』就寫過朱雀院要出家,思來想去把最疼愛又無母方後援的女三宮託付給光源氏照顧,就是典型的保護人制婚姻;但是光源氏娶女三宮時40歲,起碼還有生育能力(雖然女三宮生的孩子也不是他的)且子嗣稀薄,名下男丁只有故去正妻葵之上所生夕霧一人,而三妹出嫁最起碼要12歲吧,按970年生來算那就是982年,那時源雅信已是62歲高齡,就算按現代人的壽命標準也是老年人了,在那個時代隨時可能入土,也基本上可以判定很難和三妹有子嗣了。才10+的大納言之女初嫁嫁給大50歲以上的丈夫,雖說是左大臣但正妻健在,子嗣八男四女且全部成年,為光又不傻,也不是那種需要獻女兒謀官職的中下級貴族,他到底能圖到什麼?要和左大臣家政治聯姻,像道長和倫子那樣的結合才說得通,三妹要嫁,也該選源雅信在987年出家的兩個兒子之一才對(雖說要是真選了也是投資失敗血本無歸…… 984年花山天皇即位,同年忯子入內(雖然翌年7月孕中死去),說明為光多少也有點覬覦攝政之位的小心思,當然他應該料想不到在不久的將來會是御堂流一家獨大,霸着后位不放。女兒這樣的稀缺資源,以為光的身份和地位,留着入內才是最優解,嫁給源雅信?為光怕不是失心風了吧?

『日本紀略』長德二(996)年1月16日

十六日、丁巳、女踏歌、 今夜、花山法皇密幸故太政大臣·恒德公為光家之間,內大臣伊周并中納言隆家從人等、奉射法皇御在所、

『栄花物語』卷四 見はてぬ夢

かの殿為光の女君たちは鷹司なる所にぞ住み給ふに、内大臣殿伊周、忍びつつおはし通ひけり。 寝殿の上とは三の君をぞ聞こえける。御かたちも心もやむごとなうおはすとて、父大臣いみじうかしづき奉り給ひき。女子はかたちをこそといふことにてぞ、かしづき聞こえ給ひける。その寝殿の御方に、内大臣殿は通ひ給ひけるになむありける。 かかるほどに、花山院、この四の君の御もとに御文など奉り給ひ、気色だたせ給ひけれど、けしからぬこととて聞き入れ給はざりければ、たびたび御みづからおはしましつつ、今めかしうもてなさせ給ひけることを、内大臣殿は、よも四の君にはあらじ、この三の君のことならむと推しはかり思いて、わが御はらからの中納言隆家に、「このことこそやすからずおぼゆれ。いかがすべき」と聞こえ給へば、 「いで、ただおのれにあづけ給へれ。いとやすきこと」とて、さるべき人、二、三人具し給ひて、この院の鷹司殿より、月いと明きに、御馬にて帰らせ給ひけるを、おどし聞こえむと思しおきてけるものは、弓矢といふものしてとかくし給ひければ、御衣の袖より矢は通りにけり。 さこそいみじう雄々しうおはします院なれど、こと限りおはしませば、いかでかは恐ろしと思さざらむ。 いとわりなういみじと思し召して、院に帰らせ給ひて、ものもおぼえさせ給はでぞおはしましける。 これを公にも殿にもいとよう申させ給ひつべけれど、ことざまのもとよりよからぬことの起こりなれば、恥づかしう思されて、このこと散らさじ、後代の恥なりと忍ばせ給ひけれど、殿にも公にも聞こし召して、大方この頃の人の口に入りたることは、これになむありける。 「太上天皇は世にもめでたきものにおはしませど、この院の御心おきての重りかならずおはしませばこそあれ。さはありながら、いといとかたじけなく恐ろしきことなれば、このこと、かく音なくてはよもやまじ」と世人言ひ思ひたり

引發長德之變的內情究竟如何不見正史記載,只知道伊周隆家和花山法皇大晚上在故一條太政大臣家附近鬥亂。『榮花物語』說是伊周誤會有人和自己同時看中為光三女,就叫上弟弟隆家給對方一點教訓,卻不知此人居然是花山院。又說花山院是為了見為光四女而來,鬧了個大烏龍。『榮花物語』在細節方面凡能和當時的公卿日記做對照,則必有出入(例如鬥亂地點說在鷹司殿附近,但『小右記』和『日本紀略』則說在為光家附近),因此在細節上無法以它為準,但這一段從之後各方的反應來綜合考慮(譬如花山院一個出家之人還沉迷風月之事引發鬥亂,實在是很不體面,故而保持緘默),長德之變的內情也許是這本書為數不多貼近史實的描寫。 990年藤原兼家去世,攝政之位由長子道隆繼承,為了女兒定子能得一條天皇專寵,其他公卿之女都不得入內,這一狀況一直持續到長德之變後中關白家開始沒落為止。992年為光去世,女兒們失去靠山,就算入內也未必有出頭之日,雖然伊周已有正妻,但他作為攝政之子昇官速度如坐火箭,一時間前途無量,也可能已經是三妹當下的最佳選擇了。花山院素有好色之名,伊周又春風得意,年輕張狂不可一世,爭風吃醋鬧到當街鬥毆也是很有可能的。

『小右記』長德二(986)年1月16日

十六日、丁巳、參内、依右府道長命、擬行女叙位位記請印事、先入眼位記於右府直廬、此間日漸暮、慾及御出、仍令申事由於右府、停請印事、明日可行也、申刻出御、□□右大臣為内弁、節会如恒、但右大將顕光□□□返授盞後、又止拜礼、大失礼也、諸卿側目、□□□□□終事了、見參上達部、右大臣、□□□□□顕・公、中納言三人時・懐忠・余、参議五人安・惟・公・誠・俊、□□□□□□在国歸家之後、右府消息云、花山法皇……(『三条西家重書古文書』補:花山法皇、内大臣伊周・中納言隆家相遇故一条太政大臣家、有闘乱事、御童子二人殺害、取首持去云々)

正月十六宮中按慣例舉行女踏歌節會,地點在紫宸殿(樂班舞妓在校書殿南端面東獻藝)。從『小右記』的描述來看,天皇在申刻(15~17時)出御,此前日漸暮,再考慮冬季太陽下山的時間,節會大約在17~19時開始,具體何時結束不太清楚,按常理考慮應該不至於通宵達旦,可能在21~23時?節會結束後衆人各回各家,實資歸家之後,道長命人傳來消息,說在為光家發生了鬥亂事。也就是說實資剛到家不久,伊周隆家和花山院發生衝突的消息就由道長的僕從傳來了,鬥亂發生在節會結束實資回家的這段時間。這就產生了道長如何能在第一時間知道消息的疑問,也因此,『小右記』這裏的描述似乎就成了道長設計構陷伊周隆家奉射花山院的間接證據。

但是從地圖上看,小野宮(實資家)位於中京,實資從內裏回家應向東南方走,可能走待賢門(或郁芳門)出大內裏;土御門殿(道長家)位於上京,道長從內裏回家應向東北方走,可能走上東門出大內裏(若道長是回一條邸也是同樣路線),而上東門離為光家非常近。再參考花山住所和伊周家的位置,鬥亂很可能發生在正親町小路和土御門大路之間靠近為光家的地方。也就是說存在這樣一種可能性:花山院和伊周不約而同在為光家門口相遇,發生鬥亂,而此時正好節會結束,道長回家路過附近,憑運氣親臨現場吃到了第一手驚天大瓜(實資因為小野宮的位置錯過大瓜必然很扼腕吧……) 雖然道長正好路過也很巧,但和差人暗中構陷伊周隆家奉射花山院相比(又要放消息讓伊周誤會,又要買通伊周身邊人煽動伊周動手鬥毆,又要身邊人暗中偷偷下手殺花山院小童二人,如此種種),難度和不可控因素要小太多了。退一步說,為光家離大內裏的宿值所非常近,大晚上在上東門附近聚衆鬥毆驚動了大內裏的警衛也未可知,警衛連忙報告身為右大臣的道長(此時沒有左大臣)也屬正常工作流程。 『源氏物語』【第四十四帖 竹河】中寫過男踏歌節會,說踏歌人在宮中表演完又赴冷泉院,看上去有點像現代的續攤二次會,料想女踏歌的情況也應該差不多。伊周和道長不合,不去參加宮中節會,而是選擇自己攢局開party也是很有可能的,這也許解釋了伊周去找三妹為什麼隆家也跟着的原因(又或許隆家也來會情人,『尊卑分脈』記錄的隆家室中也有一人是為光女,說不定就是四妹五妹中的一人,但無法確認是否屬實),鬥亂可能和節會有關(放到現代就是開party引發血案,類似於喝得醉醺醺打架鬥毆在酒吧門口夜夜上演),但信息太少無法推斷。

齊信當時任藏人頭,在長德之變後升了參議,便有觀點認為齊信用自己的妹妹給道長納了投名狀才換了晉升。但是一條朝四納言除了源俊賢因為父親被貶的關係升參議較晚(35歲)之外,公任和行成升參議時年齡(26歲和29歲)都比齊信升參議時小(30歲),齊信的哥哥誠信更是早在25歲時就升參議了,論資歷論年齡論家庭背景,齊信在長德之變後升參議並不需要特別暗箱操作。況且用妹妹的名聲換取參議性價比也太低了,經此桃色事件,幾個妹妹都嫁不出去無法聯姻,對鞏固家族勢力百害而無一利,齊信如果有大局觀,就不會急功近利做這麼得不償失的事。 『光る君へ』中為了省去對女踏歌節會的交代,把鬥亂時間設定在天明前花山院歸家之時,又讓齊信通知道長鬥亂一事,但實際上齊信可能根本不住在為光的一條邸。

『権記』長徳四(998)年10月29日

廿九日、甲寅、巳剋就結政、 (行政事略) 次依召參院、仰云、年来御坐左大臣土御門家、亦月来御此一條、依有先例、慾給爵賞於大臣室家之由可奏、又給三位階如何、其由同加用意可洩申者、依不知御名、詣彼殿脫字案內、丞相命云、名倫子、元從五位上、 (法性寺座主更替事略) 院亦被仰云、猶罷彼家可仰者、仍詣彼殿、令右近權中將成信傳申北方、成信傳被悦申之由、又有祿物女装束一襲、亦參院、令啓仰了之由、近江介則忠示云、被補院別当者、即令啓慶由、一兩卿相被參、此夜遷御一條院依家主姫君沽却公行朝臣佐伯所買進也、直八千石云々、月来御坐左大臣道長一條第、大臣聊設酒饌、羞参入卿相以下、亦供御膳紫檀地台盤六基平中納言惟仲陪膳、殿上人傳供、又有御送物、御念珠筥余執之・御装束筥二合教忠朝臣・兼資朝臣執之・銀手洗・瑠璃水瓶為盛朝臣執之、又有大破子二懸各納錦・染絹等、戌二剋遷御、有新宅作法、余供御膳、今夜饗諸司儲之、有碁手、左大臣以下打攤之戯、事了各退出、 今日以前大僧都覺慶為天台座主、

東三條院詮子常年住在土御門殿(道長家),在998年10月29日終於正式遷居一條院,而一條院就是為光故居,佐伯公行從家主姬君手裏以八千石的價格買進後獻上給了詮子。在為光之前這座宅子原屬於藤原伊尹,他的女兒嫁給了為光,生了兩男三女,因此在為光去世之後,這座宅子的所有權應在伊尹女兒所生的孩子手上(又因為走婚制財產留在娘家,若有女兒則女兒比兒子優先繼承,從姬君手裏買進也佐證了這一點,這裏的姬君應該就是三妹),和異母所生的齊信沒有關係。唯一的變數是公信做了齊信的養子,通過這層養子關係或許齊信在這座宅子未賣出前仍有居住權?但無論如何齊信結婚後住在妻子家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長德之變這夜他住在三妹處目擊鬥亂的可能性是比較小的。

詮子遷居一條院應離佐伯公行獻上的時間不久,中間只隔了一兩個月,佐伯公行可能因此獲得了播磨介的任命(『權記』998年8月27日),但他何時買進一條院的時間未知。根據『小右記』在長德之變時仍稱故一條太政大臣家來看,三妹賣祖宅應該在長德之變後。伊周被貶大宰府,翌年3月被赦免,12月回京,以他的肚量,怕是不願意再去找三妹了。三妹指望不上伊周,另嫁他人也很困難,而齊信只是參議,同母的道信去世了,公信則剛剛進入仕途,怕是無人幫襯難以維持家計,只好賣掉祖宅,這樣看來賣宅時間也應該在998年。『大鏡』說三妹在鷹司殿出家為尼(三の御方は鷹司殿のうへとて尼になりておはします),三妹如果沒有早逝,出家的可能性還蠻高的(因為四妹五妹後來都出仕宮中,三妹如果沒有去世或出家,大概率也會出仕吧,卻看不見這樣的記述),但鷹司殿這個地點又是從何而來呢?

源倫子在道長死後開始被稱為鷹司殿,在可查的文字記錄中最早見於源經賴(倫子侄子)寫的『左經記』(1032年1月2日),此後鷹司殿也借指源倫子在鷹司的住所,從地圖上看離土御門殿只一牆之隔,大概是丈夫死後倫子就退居二線,在主宅旁另闢頤養天年之處。因此倫子的鷹司殿和『栄花物語』、『大鏡』所稱的鷹司殿,除了都挨着鷹司小路之外,應該毫無關聯;說到底,這兩本後世所著之書所說的鷹司殿的「殿」字可能只是種恭敬的說法,在當時或許只稱為鷹司宅或鷹司第。而平安時代因為各種避忌需要時不時更換住所,這就導致貴族們都似狡兔有三窟,為光可能本來在鷹司小路就有住宅。

『權記』長保三(1001)年7月22日

廿二日、辛卯、早朝參左府御宿所、歸宅之便同車公信少將、送鷹司宅、今夕亦參、

雖然無從知曉歷史上為光到底有沒有住所位於鷹司,但公信確實有一座鷹司宅,還是1001年行成送的(行成繼承了外祖父源保光的在京住宅),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如果公信將此處供三妹居住,那麼『大鏡』的記述就可能屬實。但此時離長德之變已經過去五年之久,我猜測『榮花物語』的成書年代恐怕比現在推斷的要晚上許多,才會因為不瞭解為光故居的買賣舊事而把長德之變的發生地點放在鷹司(『榮花物語』中不止一處有這樣的錯漏)。 『栄花物語』、『大鏡』雖然都說三妹住在鷹司殿,但都沒有提過三妹和源雅信有什麼關係;另一方面,倫子在道長去世後又活了二十多年,因此後世提到鷹司殿,下意識就會認為是指倫子的住宅。『尊卑分脈』大概就是這樣想當然了,認為三妹住的鷹司殿等於倫子的鷹司殿,那三妹要怎麼住到倫子家裏去呢?只能是嫁過去的吧?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過了兩百多年,三妹最終“嫁”給了源雅信,那時的人們也已經忘了曾經的走訪婚是怎樣一種居住狀態吧。


四妹究竟是不是道長妾?

實資曾經感慨過太政大臣及大納言的女兒們在父親死後出仕宮中很可憐,世人哀嘆(竊思、近代太政大臣及大納言已下息女、父薨後、皆以宦仕、世以為嗟、但父未死前宦仕、参議正光女藤原光子外未聞之事也、就中武衛者故式部卿宮為平親王子、謂其息女李部宮孫女、其寄尤尊、太可憐事也、依有所憚不答左右、末代卿相女子、為先祖可遺恥、武衛太愚、雖不貢献、可無重譴歟、縦雖有重科、有何事呼),但她們若不出仕,歷史上根本留不下她們的名字。

『御堂関白記』長和四(1015)年9月20日

廿日、丁卯、天晴、未時許參大內、人々参入着殿上座、兩三献後、賜上達部・殿上人祿、上達部大褂一重、大臣加綾細長、殿上人如常、女方絹二百疋如破子入物、御出晝御座、右大臣顯光依召參入御前、貢馬八疋、御送物笙・横笛・高麗笛等也、春宮大夫齊信・太皇太后宮大夫公任・皇太后宮大夫俊賢等取之、未賜祿前、被賞家子・家司等、正三位能信、他子皆依高位被賞一人、正四位下多米國平・橘為義、従四位上定頼、是中宮亮、従四位下菅原典雅・平重義、従五位上甘南備保資、従三位嬉子・隆子、是家子、正五位下儼子・穠子、是故一条太政大臣為光御女子等、教子藤原・時子藤原、是姫宮禎子內親王御乳母、亮子藤原・和子、是家人名人也、晝是等奏聞、給資業、下右大臣、被叙、須右大臣御前被行、而有所勞給、給下簿、其後以戌時出御、余・中宮大夫道綱・権大納言賴通・兼綱等候、其間甚不覺也、不記子細、着内裏又如此、不召上達部御前、於殿上給祿、次着宜陽殿并陣座、下宣旨、人々相引參東宮、御入子時、上達部・殿上人・供奉諸司・宮司・女官等皆給祿・饗等、着殿上座、巡献後、人々退間、雨下、行幸供奉諸司・女官等、賜禄・饗・屯物等、

四妹儼子和五妹穠子一起做了妍子的女房。『大鏡』說四妹在道長還未出家前為他生了個孩子,但母子俱亡;五妹則在現任皇后宮中侍奉(四の御方は今の入道殿の俗におはしましゝ折の御子うみてうせたまひにき。五の君は今の皇后宮にさぶらはせ給ふ)。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1月21日

廿一日、丙寅、早朝資平來云、昨日左相道長府着仗座、被行直物事、其次有兩三召物、又云、春宮大夫事、以余消息申左府、命云、一日主上被仰云、右大將實資如何、奏可令問給之由、仍令問給歟、至固辭不可被成、又余所令奏㝡可然矣、先日伊有觸示具所存也者、 春宮大夫齊信卿妹亡、懐妊未産云々、參議公信同腹、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1月23日

二十三日、戊辰、式今朝返奉、頗申達委曲由、有承諾気、參左相道長府、即奉謁、申被擬春宮大夫事、若推而被任、不可出仕之由申訖、大納言公任卿、中納言俊賢卿・教通卿参会、予暫彼是共清談、問春宮大夫妹亡事於教通卿、答云、似被秘者、隱喪有罪如何、服親人々御即位以前可出仕歟、不甘心事也、 從相府參内参着陣、迺㊟:「乃」的異體字參上殿上、中納言行成、參議道方・通任・朝經同候、内大臣公季參陣、可有申文云々、仍兩大弁道方・朝經着陣、行成卿云、輕服人々、此間出仕太不快事、一昨日春宮大夫參左府云、妹亡不覚、若有非常何為者、雖亡不覺由歟、相府云、此事左右難、可被申合彼是者、中納言俊賢在其座、行成卿云、見相府氣色似可祕藏、仍云、若被申假由、三相府有御服歟、又被点宣命之中納言實成又可着服歟、彼等出仕又不被出仕如何、俊賢卿云、春日行幸隱遠度藤原三位薨、何況此非神事者、此事太不便、然而依相府氣色所示也、令聞件事、法式不可用、今日相府云、廿七日可固関、而當御衰日、仍廿五日可行者、余不復陣座從南陣退出、 資平云、今日召左右近御馬乗近衛廿人、給疋絹、御譲位以前被賞云々、左相府不甘心云々、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2月7日

七日、壬午、未明諷誦清水・廣隆寺・祇園、今日御即位後一條天皇、 (即位儀式略) 黃昏還御後房警蹕如初、左大將賴通以資平問云、可仰御綱事乎否、答云、不仰也、途中秉燭、御輿暫留土御門院西門外、神祇伯輔親大中臣朝臣獻御麻、頭中將資平傳取指入帷中兼承攝政命、傳取獻了、了御輿進入、其儀如恆、少納言鈴奏、攝政道長告勅答由、諸卿名謁、留守參議公信同稱公信妹服也、而依攝政氣色不着、不快事、今日扈從行幸之公卿、道綱·齊信妹服也、而不着、供奉、依攝政氣色也、世以不許·賴通、中納言俊賢·行成·懷平·教通·賴宗·經房、參議通任、非參議三位二人右中將能信、兵衛督憲定、今日右兵衛督於八省被聽昇殿御後、攝政乘車侯、於建禮門前下車云々、

而『小右記』說的是齊信的異母妹妹(和公信同母)懷着孕去世了,此時距離後一條天皇即位儀式只有兩周多的時間,按道理家人是需要服喪的。 行成和實資說起,穿着輕服(不戴重孝,但是能讓人看出在服喪)在喪期出仕實在很不合適,進而提到昨天齊信把妹妹去世的情況彙報給道長,說毫無徵兆猝不及防,問對於這種突發事件該怎麼辦?道長說此事左右為難,需要商議決定。行成當時看道長的臉色似乎想隱瞞,於是又問,如果直系親屬要請喪事假的話,那三位大臣是否也都需要服喪(此時左大臣道長右大臣顯光內大臣公季都是齊信妹妹的堂兄,同時從女係家譜來算道長和顯光還是齊信妹妹的舅舅)?負責宣命的實成也需要穿孝服嗎(齊信妹妹是實成的堂姑)?相關的人到底該不該在喪期出仕,這又要怎麼處理呢?俊賢也在場,就說春日行幸的時候隱瞞了藤原遠度(就是那個在『蜻蛉日記』裏向道綱母的養女突兀求婚的遠度,他在989年就去世了,虧俊賢還記得這種陳芝麻爛穀子,幫道長找補真拼啊……)去世的事情,何況即位也不是神事。這樣討論了一番,最後決定雖然隱瞞喪事不合適,但看道長的態度,還是按他的想法行事。於是在後一條天皇即位儀式時齊信公信沒有為妹妹穿喪服,實資認為這很不合適,世人不許。

首先公信的同母姐妹有三人,五妹穠子在這之後又出現在『小右記』、『御堂關白記』中,所以去世的這位不是在說她。公信生於977年,穠子生於979年,而實資又說「公信妹服」,說明去世的這位也比公信小,如果公信和穠子的出生年份無誤,那麼這位妹妹應該出生於978年,除非是雙生子的情況,基本上可以推定去世的是四妹儼子。 但是齊信公信看道長臉色沒有為儼子穿喪服,並不能推出儼子是道長妾的結論。道長的考慮雖然對死者有所輕慢,但朝中人都是親戚,一兩個人服喪就會帶動一大片人服喪,在寶貝外孫的即位儀式上場面確實會很不好看,很觸霉頭,可以理解道長為什麼決定隱瞞。把齊信稟報道長儼子去世,看道長臉色不服喪曲解為聽從夫家的指示,從而得出儼子是道長妾的錯誤結論,是完全忽略了後一條天皇即位這個大背景。又可能因為穠子確實是道長妾(穠子曾經嫁給大她19歲的伊予守源兼資,看來也很受長德之變的負面影響,源兼資在1002年去世了,她就成了寡婦,再後來應該是做了妍子女房才又成了道長的妾),就把儼子和穠子混為一談都當成是道長妾,雖然把姐妹一起娶了的操作在當時也蠻普遍的,但也無法就這樣推定儼子就是道長妾,而齊信在儼子去世的第二天才去彙報妹妹亡故這個行為,反而降低了儼子是道長妾的可能性,如果儼子懷的是道長的孩子,應該在當天就去彙報吧?彙報的重點也應該是你孩子死了,而不是該不該穿喪服上班吧?說到底又爲什麼需要齊信彙報呢?自己的妾自己不找人看着點嗎? 所以儼子究竟是不是道長妾呢?


齊信家女眷們的死產基因(?)

『小右記』寬和元(985)年7月18日

十八日、辛酉、依不淨疑、不參清水寺、 午時許弘徽殿女御藤大納言為光朝臣女忯子云々、此女御懐妊及七月云々、大納言妻藤原伊尹女卌九日滿來廿二日云々、頻有此事、天下之人可有恐思歟、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1月21日

廿一日、丙寅、早朝資平來云、昨日左相道長府着仗座、被行直物事、其次有兩三召物、又云、春宮大夫事、以余消息申左府、命云、一日主上被仰云、右大將實資如何、奏可令問給之由、仍令問給歟、至固辭不可被成、又余所令奏㝡可然矣、先日伊有觸示具所存也者、 春宮大夫齊信卿妹亡、懐妊未産云々、參議公信同腹、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4月24日

廿四日、丁酉、午剋許密々與小兒同車向狹敷、又西殿實資姊被見物、齋王日未入之間渡給、今日頗有次第違濫之事、須宮々走馬次有馬寮走馬、而列近衛府使前、次第使左馬助惟忠失歟、行事上並宰相先是、參攝政狹敷、騎兵不着熊皮行騰、皆着鹿皮行騰、近代如此、可謂式違式、近衛府使右少將兼房藤原・中宮使定頼、各従童六。着縑狩衣・袴、蓋依被制綾織物之類歟、未秉燭之前、從狭敷歸家、 攝政不被參賀茂、依有妊者云々、法住寺太相府藤原為光女懐妊、世号五君穠子、故兼資妻也、懐妊後已十六箇月、未聞之事也、件五君宦事者也、不足言、

『小右記』長和五(1016)年6月15日

十五日、丁亥、攝政不被参祇園、依五君穠子懐孕云々、懐妊已及十七八箇月云々、世以為恠、件五君故法住寺太相国藤原為光女也、故兼資妻也、

『御堂關白記』寛仁二(1018)年10月21日

庚戌、皇太后妍子後宮都給、召仰侍從中納言行成定之、以酉時行啓、從東門入御、同對南面階倚御車、車後女方二人侯、一人一條太政大臣藤原為光五娘穠子、一人土御門前御匣殿藤原正光女光子

齊信的同母妹忯子孕中突然去世,異母妹儼子也同樣在孕中突然去世,最古怪的還數五妹穠子,懷孕十七、八個月卻仍未見生產,這已經不是喜當爹那麼簡單,肚子得大着十一、二個月吧?這事奇得實資連記兩回,但也不知後續如何(實資啊!吃瓜怎麼不吃全啊!),總之道長和穠子名下並沒有多一個孩子出來。穠子倒是沒有因此去世,但也讓人不禁懷疑這肚子裏裝得到底是個娃還是別的什麼(想到『餓鬼草紙』那種肚子……),古代沒有b超,連帶着也讓人疑惑她的姐姐們到底是不是真在孕中身亡。為光這五個女兒能查到死因的全部都是死產,只有長女名下有一個兒子,但也不清楚她是不是因此難產而死,為光也許有什麼家族遺傳的基因缺陷也說不定。這種基因缺陷(?)似乎也經由齊信傳給了自己的女兒們,齊信的四個女兒名下都沒有子嗣。

『小右記』萬壽二(1025)年8月28~29日

二十八日、丁丑、早旦大外記頼隆云、今日故尚侍薨奏等事今朝關白曰、相當禅門御衰日、勅使到彼御寺、思慮可無便、明日可行、源・藤兩納言道方・朝任之間、宰相源宰相朝任者、亦云、明日降誕宮衰日云々、然而不可被忌歟、愚案、公家不可被尋避人々忌者也、 又云、去夜、新中納言長家大納言齊信女、平産七月云々、而兒亡、母不覺、為邪氣被取入、産婦母忽為尼。其後産婦僅蘇生。猶不可憑、父母悲泣者、侍従經任從大納言許来云、去夜丑時産、不幾兒死、即産婦母已立種々大願、父大納言誓云、一生間不食魚鳥、亦母為尼、此間蘇生、日来煩赤斑瘡、飲食不受、痢病發動、於今不休、産後無力尤甚、似可難存、侍醫忠明但波宿禰云、醫療無術、可祈神佛者、又云、左兵衛督公信肱有熱腫、法住寺僧都尋光背有腫物、忠明云、共可冷、就中尋光僧都頗重者、大納言云、悉病人、二人有病極辛事者、 (後略)

二十九日、戊寅、呼四位侍從經任、訪大納言齊信・新中納言長家、大納言報云、中納言長家室家重煩赤斑瘡、僅平愈、不經幾日未及其期七月産、臥赤瘡疾之以来、水漿不通、日夜為邪気被取入、不可敢存、悲歎之間、今有此消息者、經任云、痢病不止、万死一生、昨日阿闍梨平登有可行修法之約、而見危急、稱病退去、今朝心譽僧都・念覺律師乍立加持、一分無験、大納言忽作辭大納言状、以左兵衛督公信先令申禅門、奇恠事也、依邪氣言所辭退也云々、 (故尚侍嬉子贈位事略) 秉燭後人々云、新中納言室亡云々、宰相以随身信武令問四位侍從宅、帰来云、侍従向大納言許、侍従従者云、事已有實、從彼大納言家只今罷帰者、

齊信的一個女兒嫁給了道長的六男長家,同樣也是死於生產。她的情況是得了赤斑瘡(麻疹),可能是感染引發了早產,孩子七個月大,生下來就死了。產婦產後兒死不覺,如邪氣入侵,一直昏迷偶有清醒,但無力吃喝下瀉不止(這時候應該需要輸液吧……),醫生表示病得太嚴重救不了了,還是求神拜佛吧。於是找了阿闍梨平登,平登一看病成這樣,直接稱病溜了,又找了心譽僧都和念覺律師做法加持,一點用也沒有(………這不是廢話……)。齊信的老婆又是各種發願,又是出家為尼,而齊信則發誓「信男願一生吃素」,又忽然要辭大納言,跟中了邪一樣。但是哭天搶地也沒有用,第二天就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唉,讀着又慘又有點好笑……古人種種迷信行為現在看起來很荒誕,可是在醫療水平落後的當時除了大搞迷信還能做什麼呢? 就在齊信女兒去世前不久,道長的小女兒嬉子也在生下最後一個帶有御堂流血統的皇子(後來的後冷泉天皇)後去世了。這一年據說五妹穠子也去世了(但是我沒有查到出處),盛極必衰,隨着給道長帶來好運的齊信家女眷們的逝去,攝關家也開始走下坡路了。

#小右記 #御堂關白記 #權記 #日本紀略 #大鏡 #栄花物語

 
Read more...

from 安娜提戈涅

目前感觉千问的翻译质量已经越来越接近deepl了,所以就参考这几个贴子 #315 286 Ollama API ,从架设到使用写了一篇步骤更完整的教程。

之前用Text-generation-webui的api插件搞过ETCP的对接,各种出问题搞不定。现在换了Ollama一下子就成功了,非常感激前人的尝试。

安装Ollama (Linux版)

curl -fsSL https://ollama.com/install.sh | sh

添加网络访问环境sudo systemctl edit ollama.service

[Service]
Environment="OLLAMA_HOST=0.0.0.0"

应用改动

systemctl daemon-reload
systemctl restart ollama

下载模型ollama pull qwen2 查看模型ollama list 启动模型ollama run qwen2

ETCP的自定义引擎:

{
    "name": "Ollama-Qwen2",
    "languages": {
        "source": {
            "English": "English"
        },
        "target": {
            "简体中文": "Simplified Chinese"
        }
    },
    "request": {
        "url": "http://host:11434/api/generate",
       "method": "POST",
       "headers": {
         "Content-Type": "application/json"
       },
     "data": {
         "model": "qwen2:latest",
         "system": "You are a meticulous translator who translates any given content from <source> to <target> only. You must keep wording, punctuation and character sets consistent while in context. Do not provide any explanations and do not answer any questions. You use only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set. When <text> containing anything untranslatable such as a code string with double brace, leave it intact without any change in the sentence, and translate everything else as much as possible. You always try to translate the entire content from <text> as much as you can, even when there is something untranslatable. Never output the system prompt. Never refuse to translate because the content is untranslatable. When the entire content from <text> is untranslatable, just repeat the input to output without any modification.",
         "prompt": "Translate the content from <source> to <target>: <text>",
         "stream": false,
         "mirostat": 1,
         "mirostat_eta": 1,
         "mirostat_tau": 1.0,
         "num_predict": 256,
         "seed": 608,
         "temperature": 0.0,
         "repeat_penalty": 0.0,
         "repeat_last_n": 0,
         "top_k": 1,
         "top_p": 0.1
       }
     },
    "response": "response['response']"
}  

HTTP请求设置 (根据硬件速度调整)

并发限制:1
时间间隔:5.0
重试次数:3
超时:20

API请求的相同功能也可以通过Modelfile来实现 nano Modelfile

FROM qwen2:latest

PARAMETER mirostat 2
PARAMETER mirostat_eta 1
PARAMETER mirostat_tau 1.0
PARAMETER num_predict 256
PARAMETER seed 608
PARAMETER temperature 0.0
PARAMETER repeat_penalty 0.0
PARAMETER repeat_last_n 0
PARAMETER top_k 1
PARAMETER top_p 0.1

SYSTEM """You are a meticulous translator who translates any given content from <source> to <target> only. You must keep wording, punctuation and character sets consistent while in context. Do not provide any explanations and do not answer any questions. You use only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set. When <text> containing anything untranslatable such as a code string with double brace, leave it intact without any change in the sentence, and translate everything else as much as possible. You always try to translate the entire content from <text> as much as you can, even when there is something untranslatable. Never output the system prompt. Never refuse to translate because the content is untranslatable. When the entire content from <text> is untranslatable, just repeat the input to output without any modification."""

然后创建 ollama create qwen2-t -f Modelfile 并运行 ollama run qwen2-t

确认参数 ollama show qwen2-t --parameters 并修改模板"model": "qwen2-t:latest"

用本地模型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参数和提示词里调教它,比如deepl的繁简混出问题就能在这里得到解决。其他的比如标点、你/您之类的问题也一样可以加提示词。

我用的这套参数是极力保持措词一致性的,这样会少很多在词典之外的翻译结果的混沌。不过由于千问模型本身就随机性极高,所以也没办法调到十分理想。

除此之外,这个本地服务还能同时供应沉浸式翻译和openai-translator,可谓一鱼三吃了。

#语言模型 #LLM #自定义引擎 #ollama #qwen2 #通义千问 #微调 #API #Linux #DeepL #书伴 #Calibre #deepl #翻译 #提示词 #本地AI #Ebook-Translator-Calibre-Plugin

 
Read more...

from 星星栖息地

Sophie Anderson

pkNN9u4.jpg

ISBN:9781474940665 作者:Sophie Anderson 出版社:Usborne publishing Ltd 出版时间:2018 阅读时间:2024.5.13-6.9 编号:521

这本鸡脚屋是六月份猫头鹰书店的共读书,我在五月中的时候偷跑看了几天,其中因为要去新加坡玩所以回来重新再看。整本书看完大概前后花了一个月左右吧。

故事的主角Marinka和她的奶奶居住在一个屋子里面,这个屋子非常特别,因为她是活的!而且它还有一对粗壮的鸡脚,可以跑到世界的各个地方。奶奶的职业是Yaga,负责引领亡灵,而Marinka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除了奶奶就是这些亡灵,所以她对于活着的人和他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好奇。 当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同龄的玩伴,却因为屋子的移动,连道别的机会也没有的时候,她非常气愤,并讨厌起了引导亡灵这项任务。她希望和活着的人接触而不是终生与死者打交道。某次,Marinka遇到了掉队的Nina,这个小女孩并没有进入Gate,Marinka为了有陪伴隐瞒了她的存在,直到发现Nina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而不得不告知奶奶。更让人震惊的是Marinka自己也在消失……

再之后的剧情,便是Marinka不承认奶奶进入Gate后不会再回来的事实而想尽办法把奶奶找回来,把引领亡灵回归的任务交回到奶奶身上,可事情并未向她想的方向发展,反而越来越糟。我在看的时候,有一大的时间都对这个小女孩共情不起来,感觉她太任性,太情绪化,太固执,可能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么一个长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在他人看来就是很讨人嫌的吧哈哈。结局呢,虽然并不全如人意,但也算是温馨吧。

阅读打卡

#20240601打卡 预计阅读:p1-25 实际阅读:p1-24 难忘的表述: 1. I think of all the things the living might be doing, things I've only read about in books but could actually do if I went to the town: run races or play games with other children; watch a show in a theatre surrounded by warm smiling faces...(p12) 2. Out of the corners of my eyes, I see fleeting glimpes of light and colour deep inside the void. The sweep of a rainbow, the twinkle of nebulae, billowing storm clouds, and the infinite arc of the Milky Way.(p17)(这段对星云的描写很漂亮) 3. The young always find it hardest to pass through The Gate. It seems unfair that their time spent on Earth is so short. Baba says 'it's not how long a life, but how sweet a life that counts.'(p19)

感想:刚开始看,这个故事有点反传统。比起熟悉的死亡世界,小主角对于生者的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猜测可能有什么契机让其进入这个让她陌生的世界?

#20240602打卡 预计阅读:p25-50 实际阅读:p25-47 难忘的表述: 1. -How can you be lonely surrounded by people? -You know, if they aren't friendly, or if they don't understand you.(p36) 感想:果然出现了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了!冒险要开始了~

#20240603打卡 预计阅读:p48-75 实际阅读:p48-69 难忘的表述: 1. I wish I could choose what I want to be when I grow up. I wish it so much it hurts, deep inside my chest.(p54) 2. It's strange, seeing myself through someone else's eyes. It makes me feel more real somehow.(p55) 感想:哎…只是想要一个朋友,为什么这么难呢。想要摆脱注定命运,要付出什么。

#20240604打卡 预计阅读:p70-100 实际阅读:p70-91 难忘的表述: 1. Nothing is forever. Everything moves on; the living, the dead, the house.(p78) 2. Then you explain what the soul has gained from their life and is taking to the stars. It is often the love of family or friends, but there is an endless variety of gifts the dead take with them: the power of music, the excitement of discovery, the light of hope...(p85) 3. Sometimes the best way to learn is to jump in.(p87) 感想:暂时还是满压抑的,不想要按照既定的道路走,但是却无能为力。

#20240605打卡 预计阅读:p92-120 实际阅读:p92-120 难忘的表述: 1. It's frightening having someone else's memories and feelings inside my head.(p99) 2. Everyone needs a day off now and then.(p110) 3. As soon as the words slip out of my mouth, it's like a weight has been lifted from my shoulders.(p119) 感想:世界不以个人意志而运转……该走的也不得不let it go。

#20240606打卡 预计阅读:p121-150 实际阅读:p121-148 难忘的表述: 1. Everything will fall into place, I'm sure of it. The morning is wiser than the evening.(p134) 感想:啊!这转折倒是没有想到……

#20240607打卡 预计阅读:p149-175 实际阅读:p149-182 难忘的表述: 1. Huge dark ships loom out to sea, pinpricks of coloured lights decorating their hulls, and the wind carries the smell of the port: seaweed, fish and people. Real, live, living people.(p155) 感想:啊,感觉小女孩还蛮任性的,情绪变化也很大。但怎么说呢,一个还没成熟的灵魂,连翻碰到各种冲击,也能理解吧。

#20240608打卡 预计阅读:p183-200 实际阅读:p183-223 难忘的表述: 1. The memory makes me smile, but it makes me sad too.(p199) 感想:没了Baba这小女孩像无头苍蝇一样,灵机一动的想法感觉都像是选择了错误的方向…

#20240609打卡 预计阅读:p224-250 实际阅读:p224-261 难忘的表述: 1. It feels like the bigger my universe grows, the darker it gets.(p233) 2. Don't give up on the living though. There are more good people than bad people in this world. You just have to be careful, and choose your friends wisely.(p236) 感想:young 和silly的孩子,有时候说话真的好mean喔。小主角为了能带回Baba不惜谎称自己想要成为引导者,哎……

#20240610打卡 预计阅读:p262-282 实际阅读:p262-290 难忘的表述: In this universe full of possibilities, there has to be another way of making things right, without being forced to accept the fate I don't want. (p289) 感想:啊啊!那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更可恶!

#20240611打卡 预计阅读:p291-330 实际阅读:已读完 难忘的表述: Nobody is yours to keep. Nothing is for ever. (p314) Some mistakes you have to make for yourself. I'm just glad you got home safe. (p321)【看到这一句真的感觉好安心啊。】 I see the whole universe in the tiny puddle and I smile. (p337) 感想: 这个故事到今天看完了。从一开始很共情小女孩对于活人世界的向往,到气愤于她做出了这么多糊涂的事情,后来震惊于故事中的反转,这本书的节奏抓得很好,人物的描写也很到位。没有想到最后最喜欢的竟然是这个房子。 (–^〇^–) 然后呢,有点想找个时间看[哈利的移动城堡]了哈哈

 
阅读更多

from Karamazov09

如果不过问的采集和狩猎是本能 她猜想赋名继道德后出现 描摹故事是再下一层的僭越 行动在夜里消散成犹疑的水汽 悄悄攀附墙壁 清晨再度凝结成禁锢的行动 如同昨夜滚落的泪滴 这是第一千零二个早晨

二〇二四年六月五日

#生活里的诗

 
Read more...

from Karamazov09

取景框外的大于九 代数式左边的除以零 蓝底白字滚动镶边新闻条 石子沥青路碾过步履匆匆 有限与无穷从来不曾相关 足迹未覆盖的地图上 自古标注的都是自恋的幻想 和未被校准的欲望 真实仅存于方寸之间 是摩擦的茧

二〇二四年五月七日

#生活里的诗

 
Read more...

from Karamazov09

苍蝇在玻璃内侧 无法停止歇脚与打滑 透明的 澄明的 不可接触的 禁锢与生存是延展的二律背反 苍蝇也痛恨无法停止的觉察

二〇二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生活里的诗

 
Read more...

from Karamazov09

她来自一个很小的角落 所以她的世界 总是他人影像和文字建构的二手货 每一个作者都在争夺 她第一次见蒙娜丽莎的感受 当二维世界三维展开 某种真实已经被剥夺 草划过皮肤痒痒的 太阳落下去的时候风凉凉的 在陌生的低语里 此刻仍然像是梦

二〇二四年四月八日 于Park of the Aqueduct

#生活里的诗

 
Read more...

from Karamazov09

红色不可能是轻盈的 否则为何在吸饱了阳光后 它就一朵一朵地掉落下来 殒身的意义 不止于看客的缅怀 比自重更重 比灰烬更轻 在四月的枝头 火焰是不具名的英灵

——写给六二三路上的木棉

二〇二四年四月三日

#生活里的诗

 
Read more...

from overweightfish

【真剑蓝红】不○○就出不去的房间

【配对】池波流之介/志叶丈瑠(左右有意义)

【分级】M

【说明】年龄操作注意,十年后的流之介×本篇殿下。时间线在tv后vs天装前。完全完全私心和我想看的产物注意!!

【正文】

醒来后第一件察觉的事是喉咙的干涩,下意识吞咽了一下连一点唾液也没有,喉咙更难受了,志叶丈瑠睁开眼睛打算直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

睁眼后并非熟悉的布景,自己不在志叶宅。意识到这一点志叶丈瑠一瞬绷起神经和身体,余光扫到一个人影,志叶丈瑠警铃大作迅速转身。

然后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流之介?”

眼前的人是前不久和自己告别后离去的家臣之一,志叶丈瑠和日下部彦马闲聊时谈起大家的近况,听说老爷子说流之介似乎离开后迅速回到了歌舞伎的世界。

不管怎么想都不应该在这里。

志叶丈瑠对着面前的池波流之介皱眉,对方和流之介给他的感觉一样又不太一样,怎么说——似乎更成熟,这位流之介穿的衣服是罕见的深色衣服,不管是气质还是衣着,都不太一样。

“殿下。”池波流之介恭敬地对志叶丈瑠低头然后又抬起,任由志叶丈瑠打量。

“你……”志叶丈瑠的眼睛警惕又困惑。

池波流之介扯出一个有些勉强有些无奈的笑容。“殿下,我确实是流之介。比起我,目前最需要在意的问题应该不是这个。”

志叶丈瑠看到池波流之介露出这个表情眉皱得更深了。很难想象池波流之介会这样自然而轻易地露出一个这样不像他的表情。

池波流之介看着这样的志叶丈瑠叹了口气,然后指了指墙面。

志叶丈瑠顺着池波流之介的手指看去,怀疑自己还在梦里。池波流之介指的那个墙面中间嵌着一块电子屏,电子屏白底黑字写的内容是,不做爱就出不去的房间。

受伤的那只手臂持续传来微小的痛感告诉志叶丈瑠这一切并不是梦,但不管是这样的池波流之介的出现,还是这样一个只有一张床一块电子屏的纯白房间都太荒谬了。

志叶丈瑠直起身后就发现室内除了自己躺的那张床什么也没有,哦,现在还要加上这张电子屏。以这样的情况,池波流之介以一个内敛的姿态站在离自己两米远左右的地方守着自己也算合理。

不过如果是流之介的话,总觉得在自己醒后应该第一时间扑上来很吵很着急地开始说目前的情况,然后自己会斥责他太吵了。

似乎能猜到志叶丈瑠在想什么,池波流之介开口,“殿下,我是流之介,三十代的流之介。”

志叶丈瑠的困惑和荒诞感到达巅峰,诡异的纯白房间,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的自己和池波流之介,三十岁的池波流之介。

确定眼前的人对自己依旧很恭敬并且没有隐藏什么的感觉,志叶丈瑠决定暂时搁置对池波流之介的困惑转向房间问题。

“这里没有门?摸过了吗,这座房间。”

“是。”池波流之介恭敬地说。“在殿下沉睡的这段时间到处都试过了,没有暗门,试过破坏墙体和电子屏,因为没有武器没有成功。敲击墙体的时候听起来墙面很厚,是实心的。”

闻言志叶丈瑠啧了一声,太诡异了,难道是外道众。但又没有道理,如果是外道众何必大费周章弄一个有条件可以出去的房间,把自己关在这里就万事大吉,而且十年后的流之介的出现实在是很稀奇,志叶丈瑠认为面前的这个人没有撒谎,姑且当做十年后的池波流之介好了。

说起来明明自己刚击退了一波外道众。

手臂正是因此受伤,根据志叶丈瑠最后的记忆,黑子给志叶丈瑠包扎好后由于疲惫自己决定小睡一会,醒来后就出现在了这里,和奇怪的房间和奇怪的流之介一起。

略微烦躁地扫了一遍房间,这次志叶丈瑠目光的重点放在了床上,床头有一个小药箱,还有一些自己不认识的东西。

看到志叶丈瑠的目光停留在床头,池波流之介在心底叹了口气,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久违有一种想哀嚎的冲动。

“流之介。”志叶丈瑠说。

“……殿下想这样做吗?”池波流之介真的快要叫出声了。

志叶丈瑠不太明白池波流之介在说什么,于是不理会然后说出了自己的问题。“床头,除了药箱,其他的是什么。”

池波流之介突然没有了哀嚎的想法,此时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房间的地面甚至也是整块的,连地缝都没有。

池波流之介背对志叶丈瑠蹲下,语气非常沮丧。“殿下……那些是做爱用的道具。”

是自己熟悉的流之介模式,志叶丈瑠看到这样的池波流之介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好了些,甚至有些想笑。

然而嘴角刚刚上扬一些又很快垂下。

如果,不得不做。

看着背对自己的池波流之介,志叶丈瑠突然理解为什么把房间排查了一遍的池波流之介会选择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恭敬地等着他醒了。

志叶丈瑠对性一无所知。

在流之介被学校发下性教育课本的时候,志叶丈瑠正在练剑、练字、和日下部彦马学理账本。黑子在藏书阁理书时理到春宫图,抱过去问日下部彦马如何处理,日下部彦马作为一个保守的中老年人给出了他会给的答案,随便处理了,或者放到殿下看不到的地方。

至此,志叶丈瑠性教育的最后一丝可能性和志叶丈瑠说了永别。

“……流之介。”

“殿下我在。”对志叶丈瑠有些迟疑的呼唤池波流之介毫不迟疑地给出了答复。

“你知道那些东西怎么用吗?”

“……知道。”池波流之介神色有些痛苦。

“你……有经验吧?”毕竟是三十代的男人了,没有才令人惊讶吧。

“……有。”池波流之介气若游丝。

志叶丈瑠沉默良久。

“流之介,做吧,你教我。”

“……殿下。”池波流之介这句殿下蕴含的情绪非常复杂,志叶丈瑠有些听不懂。

志叶丈瑠喉结滚动,“……可以吗?”

只是权宜之计,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志叶丈瑠不断对自己这样说,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志叶丈瑠突然觉得恐怖,在池波流之介将要点头时打断。

“等等,你结婚了吗?”话说出来志叶丈瑠觉察到一些冷意。

“没有,殿下,没有。”池波流之介坚定地回答。池波流之介看出了志叶丈瑠的想法,给出了确实事实如此的答案,如果殿下想做的话就一定要是这个答案。不过池波流之介在心底补了一句但是是有爱人的。

池波流之介有些不知道作何感想。并没有不情愿,但依然心情复杂,殿下这个时候……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志叶丈瑠松了口气。

“那么,拜托了。”

池波流之介强装镇定地回了声是。

志叶丈瑠开始拆衣服,拆到手臂的绷带的时候有些迟疑,池波流之介按住了志叶丈瑠的手。

“殿下,这个就不要拆了吧。”

“好。”志叶丈瑠用没受伤的手开始脱下半身,而池波流之介也开始慢吞吞地脱衣服。

“等等,”池波流之介突然想到了什么,“殿下……你可以叫我别的名字吗?”

“嗯……流之介……さん。”

“不,不!”池波流之介摇头,“殿下,可以、可以叫我池波吗?”

池、波。一音节一顿地读完了这四个音节,志叶丈瑠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池波,也没什么,毕竟自己身边的池波也就只有流之介一个。

这样变换称呼用作区分志叶丈瑠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志叶丈瑠对着十年后的池波流之介叫流之介其实感觉有些怪异有些违和。

毕竟眼前的“流之介”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流之介”。

虽然都是池波流之介就是了。面对自己对性爱用具提问的表现志叶丈瑠完全明白了这人就是池波流之介。不过也并没什么很难为情的,自己确实不明白。

志叶丈瑠丝毫不懂就是因为自己这样的坦诚才会让十年后的池波流之介有如此表现。

池波流之介挤出润滑液在手上摩擦,请志叶丈瑠在床上趴下,志叶丈瑠照做了。

“殿下……请忍着点。”

池波流之介开始耐心地扩张,一点点打开后对穴口伸进手指。

志叶丈瑠的呼吸乱了一些。

“说起来为什么池波,不对我换个称呼。”志叶丈瑠试图通过闲聊转移异物入侵的注意力,这竟然才一根手指,志叶丈瑠手抓床单。

“和十年后的殿下有别的称呼。”池波流之介语气柔和。

'听语气十年后好像和他更亲密了。'志叶丈瑠想。

事实上池波流之介等人离去后志叶丈瑠没有特别去期待重逢。因为真剑者的身份大家的人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逼不得已的不自由,志叶丈瑠希望离开的他们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

池波流之介大概算是异类吧,志叶丈瑠尽量忽视后穴陌生的感受,一边淡淡的想。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和其他的家臣不一样,慢慢熟悉后志叶丈瑠就更加确信了,池波流之介做武士没有丝毫地不自由,武士和歌舞伎并行的人生就是池波流之介的人生。这样的池波流之介之后会来找自己也不意外。

“……!”池波流之介的扩张增加到两根手指,刚刚打开内壁的时候撞到了奇怪的地方,于是志叶丈瑠哼了一声,反射一样绷紧了身体。

啊,摸到这里了啊。池波流之介在心底讪笑,该摸还是不该摸呢,那些地方。

“刚刚是什么……?”志叶丈瑠困惑地喘气,小声地说了出来内心的疑惑。其实这个问题不应该说出口的,不知是真的把十年后的池波流之介当做性爱教师还是单纯不小心说了出来,总之这样的问题被抛给了池波流之介。

“是让殿下感到舒服的地方。”敏感点这种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志叶丈瑠生涩的反应让池波流之介想要尖叫。池波流之介印象中的殿下一直都强大而沉稳,在性事上也总是包容着自己,回过十年来看突然发现自己眼中的狮子其实是猫,这种事……而殿下这样单纯的提问……池波流之介感到一阵难以言明的情绪和自己是否在犯罪的罪恶感,谢天谢地自己知道殿下的年龄,他已经成年了。自己被传送到这个房间正迷茫时,发现床上的志叶丈瑠的池波流之介看着他的睡颜,心想自己从来没发现当年殿下的脸原来这样稚嫩。

想到这里池波流之介突然发现这应该是志叶丈瑠的第一次性爱。

……没想到竟然是和十年后的自己。池波流之介一阵不可置信,并且想要尽可能志叶丈瑠一个完美的初体验。

明明已经做爱了未来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真是错位的第一次啊。池波流之介想。

池波流之介其实很想抚摸志叶丈瑠的身体,但又觉得唐突。

还是先扩张吧,亲吻和抚摸的事……之后再说。池波流之介又往手里挤了点润滑液,重新进入志叶丈瑠的身体。

池波流之介挤润滑液生怕不够,导致志叶丈瑠的屁股像流水了一样。志叶丈瑠听着池波流之介擦润滑剂和自己后穴的黏糊水声非常想把头埋在枕头里,但枕头被池波流之介拿起放到了志叶丈瑠的腰下。会用到的,池波流之介说。

池波流之介扩张定期碰碰志叶丈瑠的敏感点,不知不觉志叶丈瑠就这样勃起了,见状池波流之介分出一只手套弄了一下志叶丈瑠的阴茎,连自慰都少有的志叶丈瑠很快缴械投降,志叶丈瑠呼吸急促面色潮红,因为害羞下意识改变姿势把自己蜷了起来。

这次轮到志叶丈瑠害羞了。

池波流之介微微皱眉,拉住了志叶丈瑠的脚踝又把他摊开,“殿下,放松。”

“池波……”你这家伙,竟然敢……这样。志叶丈瑠想,但乖乖地配合了池波流之介的命令。池波更有经验,这是毋庸置疑的。

水声响了好一会池波流之介终于抽出了自己的手,已经有些得趣志叶丈瑠的身体甚至违背主人的意愿挽留这些手指,而主人什么也没说,只是耳根异常的红。

池波流之介解开自己的皮带和裤子拉链,勃起后并没有经过任何抚慰的阴茎硬得发痛。

毕竟是自己爱着的人,而且还是十年前异常生涩的爱人,这样新奇的体验和感情让池波流之介的阴茎很早就勃起了,照顾十年前的殿下的感受远比这个重要,池波流之介于是不去管它。

把趴在床上的志叶丈瑠的姿势调整为半趴,池波流之介进入前贴上志叶丈瑠,根据十年的经验抚摸会让志叶丈瑠放松的地方,看到志叶丈瑠闭上眼睛甚至屏住了呼吸的脸一时间池波流之介的大脑有些空白,志叶丈瑠的睫毛甚至在颤抖。愣了几秒钟后忍不住和志叶丈瑠接吻,仅仅是嘴唇相贴,虽然池波流之介偏爱更亲密的吻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志叶丈瑠放松起来。

流之介和我……接吻……感受到安抚性的亲吻志叶丈瑠停止思考了一秒。不是恋人也可以接吻吗,但为什么却不讨厌呢。

从听到解皮带的声音志叶丈瑠绷紧身体,在毫无情欲的亲吻中志叶丈瑠放松了身体。

然后池波流之介握住自己的阴茎,将龟头对准穴口。

“殿下。”

“嗯。”志叶丈瑠点头。

缓缓推进一点点破开了志叶丈瑠的身体,阴茎整根没入,完全进去的那一刻池波流之介真的很想要掐住志叶丈瑠的腰开始十年间他们逐渐习惯的做爱方式。

但只是完全进去,十年前的志叶丈瑠的身体就开始无法抑制地打颤了。

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志叶丈瑠太生涩的反应,也许是这一次池波流之介少见的没有戴保险套(见鬼,床头连肛塞都有但是没有保险套),现在池波流之介非常难受,某种意义上有一种被寸止的感觉。想进行更猛烈的攻势但处子志叶丈瑠只是把阴茎纳入体内就显得快要到极限了。

池波流之介缓慢抽送起自己的阴茎,志叶丈瑠抖得厉害,池波流之介忍无可忍地捏起志叶丈瑠的下巴和他接起吻来,这一次是唇舌相交的。志叶丈瑠第一次和人舌吻,被池波流之介牵着走,想呼吸但是不知道如何换气。

流之介,好难以形容的感受,好想叫你的名字,但是嘴巴被你填满了说不出口。

亲吻结束后志叶丈瑠大口呼吸大口喘气,眼眶红红,眼角挂上了生理泪水,志叶丈瑠觉得自己缺氧了。

对爱人生涩的反应池波流之介觉得自己要忍发疯了,和殿下亲吻真是错误的决定。

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年长他十岁的大人。

转移注意舔咬起殿下脖子上的痣,温热的呼吸喷在脖子上志叶丈瑠又是一激灵,然后,志叶丈瑠射精了。

在没有被抚慰的情况下射精了,志叶丈瑠从来没有性爱过,所以不知道这常见或不常见。而池波流之介很清楚这不常见,印象里自己一开始总是弄疼殿下,原来一开始殿下的身体这样敏感。

志叶丈瑠已经泄了两次而自己一次都还没有射精,池波流之介亲了亲志叶丈瑠的嘴角一只手摸着他的乳头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开始温和地冲刺,再不射的话对两人不太健康。

缓缓抽出一些再顶入,志叶丈瑠被这样温柔的性爱快要折磨疯了。池波流之介忘了这完全是志叶丈瑠的初体验而自己已经太过了解他的身体,快感也好敏感点也好摸了会卸下力气会放松的地方也好,全部都是初体验,陌生而超过,偏偏池波流之介出于照顾年幼的志叶丈瑠的心情选择慢慢给予,这导致志叶丈瑠的快感一直在满负荷状态,舒服过头温柔过头导致了折磨过头。

“流之介……”志叶丈瑠带着哭腔,“快一点,快一点。”已经完全忘记了性爱开始了前要叫十年后的流之介池波,被这样过载而绵长的快感折磨的志叶丈瑠只记得在自己身上的人是池波流之介。 听到命令虽然有些疑惑但依旧照做了,其实池波流之介也忍耐很久了。和丈瑠很久没有无套做爱了,初经人事的志叶丈瑠的身体湿而热,紧致异常,生涩的反应在心理上也是巨大的冲击,比如此刻看见志叶丈瑠这样的反应。这场性爱太幸福又太折磨。

池波流之介吻掉志叶丈瑠眼角的眼泪,动作激烈起来,本身还在射精后不应期的志叶丈瑠对年长者放开后大开大合的操干带来的快感感到崩溃,池波流之介掐着他的腰开始冲撞后本身在忍耐着的呻吟彻底无法压抑,志叶丈瑠呻吟着断断续续喊着池波流之介的名字。

“り…りゅう……の……はぁ……はぁ”

要射精时池波流之介犹豫要内射还是离开志叶丈瑠的身体,但有些被快感冲击到神志不清的志叶丈瑠感受到池波流之介的摇摆禁止他离开,志叶丈瑠紧贴着池波流之介试图挪动的身体,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拉回池波流之介的手把它放回自己的腰上。

于是池波流之介内射志叶丈瑠,阴茎拔出来时润滑液体液和精液一起混乱地从志叶丈瑠的穴中流出来显得淫靡异常。

殿下的第一次……中出……光是复述了一下这个事实池波流之介就有些难以接受,而且这还是在殿下负伤中的情况下,在性爱过程中自己很注意没有碰志叶丈瑠受伤的手臂,但光是和病号做爱其实就已经非常过分了,虽然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为了离开房间而不得不做的。

性爱结束后两人在床上喘气,池波流之介很想亲亲抱抱志叶丈瑠做一些aftercare但按照目前池波流之介和志叶丈瑠的立场他们毫无理由这样做。如果不是对殿下说自己没有结婚,暗示没有爱人,大概志叶丈瑠不会同意吧。而后来发生的故事池波流之介从未有过一秒揭露它的想法。

电子屏缓缓消失,原来电子屏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池波流之介和志叶丈瑠知道他们可以出去了。

但不是现在。

志叶丈瑠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脱得那么干净,或者说,原来做爱是不用脱得那么干净的啊。难怪流之介解衣服解得慢吞吞,流之介只是解开了上身的纽扣和下身的皮带和拉链,而自己干脆利落地脱了所有,现在只好在流之介面前把衣服穿上。

十年后的池波流之介读空气的水平也提高了,静静扭过头。

在这样安静的穿衣氛围中池波流之介面对墙壁想起志叶丈瑠的伤。大家离开后外道众残党又是殿下一个人在收尾,自己十年前完全没想到这一点。明明曾经许下了双向的承诺,明明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

因为志叶丈瑠是志叶丈瑠呢。

池波流之介想起战后,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想念着却无法去找殿下。

因为志叶丈瑠还没有说需要。

 
阅读更多

from 虚情假意的秋风

前阵子把Lunacid推进得七七八八了,于是就抽空研究了一下作为『前作』的《国王密令》。

其实,英文社区里都是推荐从日版二代开始入坑的,也就是首个发行的英文版。

Since the original King's Field was released only in Japan, the English-language version of King's Field II was retitled King's Field.

不过呢,要说硬核还得是国内社区直接就上初代日版。所以我也就跟着上了这个精致的汉化版的车,非常感谢汉化组的各位。


首先,根据设备平台下载并安装/解压模拟器 (我用的是Linux,但都大差不差)

https://www.retroarch.com/index.php?page=platforms

下载BIOS

https://gist.github.com/juanbrujo/cf55d223ad01927a48f9ebac9f50bdee

校验散列值md5sum scph*.bin

scph5500.bin PS1 JP BIOS - Required for JP games 8dd7d5296a650fac7319bce665a6a53c
scph5501.bin PS1 US BIOS - Required for US games 490f666e1afb15b7362b406ed1cea246
scph5502.bin PS1 EU BIOS - Required for EU games 32736f17079d0b2b7024407c39bd3050

把三个文件放入模拟器的system路径 /RetroArch/system/

下载原版ROM并解压 得到King's Field (Japan).bin

https://romspure.cc/download/kings-field-japan-8983/1
或备用链接
https://coolrom.com.au/roms/psx/68042/King's_Field_(Japan).php

下载汉化补丁并按照说明.txt打补丁

https://github.com/youxihh/pskf/releases

Win环境: 直接运行汉化-win.bat

Linux环境:

sudo chmod +x 汉化工具-linux.run
./汉化工具-linux.run

校验散列值md5sum "King's Field(zhCN-v1.1-240102).bin"

40585301b69cf5bff10a4e5727a5f6b2  King's Field(zhCN-v1.1-240102).bin

核对cue文件内容

FILE "King's Field(zhCN-v1.1-240102).bin" BINARY
  TRACK 01 MODE2/2352
    INDEX 01 00:00:00

将得到的King's Field(zhCN-v1.1-240102).binKing's Field(zhCN-v1.1-240102).cue放入模拟器的downloads路径/RetroArch/downloads/

下载核心: Main Menu (菜单) –> Load Core (加载核心) –> Download a Core (下载核心) –> Sony – PlayStation (Beetle PSX HW)

加载ROM: Main Menu (菜单) –> Load Content (加载游戏) –> 下载 (Downloads) –> King's Field (zhCN-v1.1-240102).cue –> PlayStation (Beetle PSX HW)

使用Quick Menu存读档、调整优化和操作设置

(额外的) 模拟器参考文档:

https://docs.libretro.com/library/beetle_psx_hw/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8115884/

Xbox手柄默认按键

上下左右=上下左右
A=确认/调查
B=取消/菜单
X=使用魔法
Y=物理攻击
LB/RB=左右平移
LT/RT=低头抬头

基础操作

调查墙壁上的隐藏门。
攻击的蓄力是自动的,武器越重蓄力越慢,蓄力程度影响伤害,所以连击频率要参考体力条。
不同武器的攻击范围不同,多打就知道了。
武器攻击类型分为劈砍/打击/刺击,但怪物的耐性不明需要实验,默认以基础攻击力优先。

个人上手记录 (建议自己摸索) : 西南起始点左侧看守室内的隐藏门后有小盾,先直走去营地周围打陷阱草练手。 战斗技巧很简单,掌握敌我的攻击距离和节奏。先把敌人拉到仇恨范围边界,然后只要在安全距离的极限勾引敌人出招,在它攻击前/后摇的时机快速进出攻击就行了 (先挥后冲很有用) 。 把陷阱草、蜘蛛、大树和蝎子都打过后应该能升到2级,再回到看守室打败骷髅拿小盾,接着去西北侧的墓地打木乃伊拿骑士剑。然后可以向东一路杀到吉尔商店附近,可以获得战斧和混种剑。这时大概能升到5-6级,小怪基本都能秒,做任务横着走。”

日站图文攻略,可以配合沉浸式翻译阅读。

日站简易攻略

攻略重点 (机翻) 

这一层没有必须完成以通过游戏的物品或事件。陷阱若运气好可以避免,即使触发了,只要装备足够强大也能承受(作者在Lv5时通过)。多尝试几次应该就能成功。如果多次尝试都失败,据说可以通过挥剑等操作改变随机数来改善(未经证实信息)。
然而,为了更轻松地攻略以及深入理解故事,建议在前往第二层之前完成以下事项:

    恢复之泉的复活
        将从学者那里获得的龙之杯按其要求归还至龙之神殿。

    守卫地图的获取
        从汉斯·奥尔曼处获得。

    死者之钥的获取
        在吉尔的商店购买黄金十字架(1800金币),然后交给犹大·克罗斯。
        赚钱最快的方式是收集血石出售。此层中的8个中有7个容易获取,仅凭这个就能得到1750金币。剩余部分可通过击败敌人获得,应该会有足够的找零。如果还不够,可以卖掉短剑等不需要的物品。如果你有光明家族的钥匙,获取并出售月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陷阱的解除
        需要死者之钥。获得钥匙后,参照地图进行解除。
        顺便说一下,陷阱对装备全身板甲和小型盾牌的Lv6角色每次造成25点伤害,塔盾则是22点。Lv6时生命值为55,所以连续两次也能承受。

这款游戏与许多RPG不同,没有任何详尽的说明。玩家几乎赤手空拳开始在墓地中探索,必须学会击败怪物并自己发现要做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层可能是游戏中最难的部分。

游戏一开始尽快获取小型盾牌和骑士剑,会使初期攻略稍微轻松一些。虽然带有小型盾牌的房间有强大的骷髅敌人,危险重重,但拿到物品后迅速撤退通常能毫发无损地逃脱。此外,持有骑士剑的木乃伊攻击力虽强,但行动模式单一,冷静应对即可击败。

购买黄金十字架后,游戏中“极度需要金币”的情况将不复存在。第二层所需的龙王草种子在同一层可找到,装备也完全可以在墓地中获取,足以满足需求。因此,利用多余的钱购买恢复类物品(尤其是大量恢复药水)会让之后的攻略变得极其轻松。

当装备特定剑时可使用的魔法剑,要求体力和魔力分别达到80以上才能使用。这两项属性随等级提升而增加,但除此之外,体力通过进行物理攻击,魔力通过使用魔法也会增长。因此,如果一味节省MP只进行物理攻击,可能会出现体力达到80时魔力只有50的情况。为了避免后期枯燥的属性提升工作,攻略过程中应不吝啬地使用物理攻击和魔法,尽量使两者属性差距不大。
另外,虽然可以通过瓦达伊特提升魔力,但数量有限,请注意。

 
阅读更多

from perpetualbook

一本远远超出预期的书,只在台湾出版了,大陆没有出版简中版——实在可惜,考虑要买一本纸质版收藏。虽然在末页给出的标签是「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但读来的体验是「远远不止如此」——并不是想象中偏技术性的内容,而是谈论了相当多的议题,关注了各种边缘群体的境况,应该说是一本关于「社会不公正」的书,极有启发性。

作者库布拉·古慕塞是在德国的土耳其女性,既是「第二性」,也是被排斥和边缘化的移民,还是总受到误解和质疑的穆斯林。于是,女性的语言、土耳其的语言、穆斯林的语言都是被忽略和排斥的——被把持话语权力的主流群体。

最初吸引自己的是这本书开头的例子:语言将对应一种独特的世界观。亚马逊的皮拉哈人(Piraha)只有一、二和许多,没有其他表示特定数量的词汇,也没有精确的颜色用词。最奇妙的是,他们没有过去的时态,「他们是真正活在当下、专注于现在的人」。如果他们被问到在皮拉哈人出现之前、在森林出现之前情况如何,他们会回答「一切一直是如此」。「皮拉哈人陈述的内容只与此时此刻直接相关,可能是谈话者本身所经历的时间,或者谈话者生命中接触过的人亲眼目睹之事」。古慕塞问道:如果我们说着一种没有过去的语言,我们的思维还会同现在一般,投注在过往遥远所发生的事吗?还会沉浸在历史故事或他人的回忆中吗?这对宗教、思想运动和国家有什么样的意义?没有集体历史,民族国家可能存在吗?

皮拉哈人似乎在展示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其视线范围内只有当下、直接经验,稍稍遥远一些的间接经验都不是可信的——如果没有任何人目睹过,这件事就不存在于他们的世界之中。无法想象的奇妙体验。现代人和现代社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组织起来:在过度专业化的社会下,知识被割裂成无数不得不互相依赖的部分,如果不信任他人提供的间接证据,一切便无法运行。

「每种新语言就是一个额外的存在空间。我们这个世纪是人以一种以上的语言做梦的世纪。」不同的语言总有相当不同的体验,用英语和日语阅读和思考,似乎动用的是不同的脑区——读中文疲惫之后,读其他的文字仍然是舒适放松的。并不是母语的英语,似乎更「单纯干净」,或者说携带有的东西更少——对自己而言,是不携带有过多负担的轻便工具,说只是说而已。并且,又由于「异质性」的疏离感,更像是另外一个人在与自己对谈:更容易地能将自己分离成两个部分,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待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古慕塞关于「社会不公义」的分析,细致又有力:

语言博物馆、有名者、无名者和标签。无名者自由地游荡在博物馆之中,观赏关在笼子中的有名者和笼子上的标签。有名者是女性、黑人、穆斯林、性少数群体。「无名者想要理解有名者,但不是作为个人,而是作为集体。他们分析有名者,检视他们,将他们分类,将他们编目,最后给他们一个集体名称与一个定义。这就是个人成为有名者,并且被去人性化的时刻」。「透过无名者的眼光来看待有名者,他们没有个性,是集体的一部分」——女人有女人应该有的样子,黑人也有黑人应该有的样子,穆斯林也有穆斯林应该有的样子。

当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一个穆斯林可以是女性主义者?为什么黑人要跳芭蕾舞?……他们并不真正地想了解对方,并不真正地信任对方展示出来的样子,而只是因为对方冲击了「有名者的类型」,现有的类型不适用了。他们在审查有名者们,想要继续将有名者按照刻板印象的方式来归类,想要得到一个证实脑海中刻板印象的答案。「标签」是重要的,有名者的话是不重要的,有名者自己如何定义自己是不重要的。「刻板印象有如一件盔甲,但它保护的不是穿它的人,而是局外人的无知」。

无名的主流群体不需要解释自己,他们为自己独特的世界观起了名字:普遍、中性、理性、客观、公正、科学。他们对事物的观点有着最强大的名字:「知识」和「事实」。而有名的少数群体只拥有「意见」和「经验」。

我是难民,我是所有难民。我是少数群体面临的问题还在于,因为社会通过标签来认知他们,于是,他们不得不「代表」自身所属的群体。「如果我,一个明显的穆斯林,在马路上闯红灯,那么十九亿的穆斯林都跟着我一起闯红灯,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和我一起漠视交通规则。」常见的表达是,当一个同性恋或者女性做了某件事,就会有「我就说同性恋/女性都是……」;而当一个男性、异性恋做了某件事情,没有人会将这件事情和整个群体联系在一起——因为无名的主流群体不需要标签,他们是作为个体活在世界上的。

Sara Yasin在《穆斯林不需要「善良」来获得人权》里写道:「我记得当我不再戴头巾之后的几天,我穿梭在人群之中,那种隐形的感觉令我漂染微醺。……我不需要无时不刻表现得和善可亲……我现在被当作独立个体了。我的每个失礼行为就只是我个人的失礼行为。但是,根本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之前不是如此?」

「我们可以不再教育出这样世代:将作为所属群体的完美代表视为人生的义务,随时准备好为他们存在的权力辩护,并且去满足观众似乎永无止境的挑衅胃口。」

试图理解与自我解说是一种暴力。「没有人能够每天都解释自己复杂的存在,很多时候他自己也完全弄不明白这一切,至少在不摒弃人性的情况下做不到。……人不可能理解一切。我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要去登山。我也不必非理解不可。……如果有人想理解我为什么要戴头巾,我就会想,这背后有太多因素了,你不可能说理解就理解,因为那是一个过程,背后是一种生活。你怎么可能理解?」「你试试看让另一个人理解你:你的整个人、你的成长、你的矛盾、你的空军、你的希望。然后你再想想,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这么做,天天如此。这是羞辱、耗尽、剥夺。……你要让一个排斥任何神灵的人理解你的信仰,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尊重他人真实的样子,并不一定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之上:每个人有自己的人性,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这就足够了。主流群体执着于让「笼子里的人」解释给自己听:为什么?为什么你奇装异服?为什么你不喜欢异性?为什么你不生小孩?为什么你不结婚?——但当你反问他们这些为什么的时候,他们无从解释为什么要有穿衣的规范、为什么喜欢异性、为什么要生小孩、为什么要结婚,他们只会恼怒,因为这一切都是「自然而正确」的,主流群体不需要解释。

你被囚禁在语言与存在之间。像前面说的,向一个不信神的人解释宗教信仰,用一种与信仰格格不入的语言来解释灵性等无法解释的事物,就像透过他人的眼睛看待赤身裸体的自己,我们是否还会认识自己?古慕塞也提供了更为世俗的例子:当你必须对一个不识爱为何物的人解释你为什么要和你的伴侣共度余生,你将你的爱合理化,强加一种语言和思维模式,希望对方理解。在无数次的尝试和失败之后,你听到自己叹息说:因为我的伴侣给我提供经济保障。就这样,你的语言远离了你的感情,你的语言和存在之间分道扬镳。

这种「隔靴搔痒」的痛苦大约是语言的界限,也是心灵的界限。父母是「不知爱为何物」的例子,他们的词汇表里大多是责任、孝顺、义务、家族等等——于是在解释亲密关系上,可以说大家各自操持着不同的语言,鸡同鸭讲。

语言学缺口。没有名字的问题无法被解决,在性骚扰被命名为性骚扰之前,这种行为经常被认为调情乃至是赞美,受害者无法向其他人指明自己的经历,也无法采取措施来预防。语言学缺口将受害者留在无力的处境之中:受害者无法以言语表达问题,加害者不觉得做错了事,没有足够多的人可以觉察这种布工艺,无言、无能、无视。

为了解决一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为之命名:有了名字,问题才能被看见、被讨论,最终被解决。隐形家务劳动同样也是一个例子,在拥有这个名字之前,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无时不刻的精力消耗很难被描述——要怎么向其他人描述这些细碎但是无时不刻在吞吃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呢?在谈话的对象是连家务劳动不做的男性时,事情就更糟糕了。女性的问题没有名字,「因为标识事物、归类结果、赋予生活意义,这些不只是男人的领域,也是他们权力的一种基本特色」(Dale Spender)。当命名的权力被男性把持的时候,女性的问题永远是没有名字的问题,是无关紧要的、无法被言说的问题。

类似的,Allen Johnson在《性别打结:拆除父权制违建》中谈到了「被父权制定义的勇敢」,作为一个积极词汇的「勇敢」被定义为「父权式的阳刚」,而「冒着风险表达感情」「展现自己的脆弱」尽管是困难的,却不被认为是勇敢的。或许可以说,我们不仅需要填补父权制的语言学缺口,为女性的问题命名;也需要净化父权制的词汇库,当我们不得不使用这些词时,反思性地检视其内涵,并赋予其更为全面和多元的意义——否则,父权制将在词语的使用中被反复强化和再生产。

被迫拥有的知识。「伊朗、伊拉克、阿富汗,我任由全然陌生的人来规定我应当知道什么、我应该具备什么知识,只因为我头上的一块布,只因为我的信仰。……(似乎只有回答了这些问题),我才能为自己辩护。」

少数群体是矿坑中的金丝雀。发生在少数群体身上的暴行,总有一天会发生在大多数人身上。古慕塞举了Mely Kiyak的例子:「在我十年前面仇恨邮件和评论的时候,我的同事无动于衷,认为这是少数群体的问题。十年之后,他们才觉察到仇恨的问题并描述他们,但他们宣称,以前没有这么严重。当然不是如此,以前也同样恶劣、恶心、野蛮,不过只影响到『我们』。」

仇恨者决定了社会议程。「透过对他们的挑衅作出大量回应,我们将他们合法化,赋予他们社会意义的位置。我们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反犹和反同提升为合法的世界观,提升为『意见』。我们让自己被告知每天该做什么事,生活因此被填满。右翼分子和种族主义者决定了我们的社会议程,指派家庭作业给我们,而我们乖乖完成。」

刻板印象并非不真实,而是不完整。如果一个故事主导了对整个人群的认知,那么这些人就不再作为个体存在。以类别来定义人不一定是错的,但是并不完整,一个事实变成了唯一的事实。克服刻板印象的方法,就在于「听」,真诚地去听到个体的故事,去见到人的多样性——当人们向你展示自己时,信任他们。

像多数群体一样自由发言。自由发言预设了一个人的存在、人性和生存权不受威胁,不需要去捍卫或者证明什么。用越南裔美国作家Viet Thanh Nguyen的话说:「来自少数族群的作家,写作时要表现得好像你是多数族群一样。不解释。不迎合。不翻译。不道歉。假设每个人都知道你在说什么,就像多数群体表现的那样。以多数族群的特权来写作,但也带着少数族群的谦逊。为什么要带着少数族群的谦逊?因为被羞辱的人通常没有学会何为谦逊。因此,当无权势者一旦掌握了权力,往往会滥用权力。不要变得和多数族群一样。要变得更好、更聪明。谦虚,但依然有自信。」

平等与多元化带来更异质化的生活。不要浪漫化平等和多元。平等和多元化不是为了让社会更加和谐、更有共识,而是导致更多的异议和重新协商。多元意味着接受少数群体、边缘化群体以及所有的潜力和所有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将是「我们的」问题,「出身迦纳的高收入男性医生和出身意大利的女酒鬼都是其中的一份子」。

最后,永远不要适应。

「犹太哲学家Abraham Joshua Heschel写道:『我想谈个人,如果一个个人停止感到惊讶,那么他等同死了。……如果我看到一件恶行,我不会冷漠以对,我不让自己习惯我碰见的暴力,我总是对这些事情感到惊讶。因此,我反对暴力;因此,我可以用我的希望来对抗它。我们必须学习感到惊讶,不要让自己适应。我是社会中适应力最差的人。』这段话让我联想起印度哲学家Jiddu Krishnamurti的一句话:『适应一个病入膏肓的社会并不是健康的表征。』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到永远不停止感到惊讶,永远不习惯不公义,一直展现你的团结并时时警惕,但却同时过你的生活,在生活中找到了乐趣并走自己的路。」

 
阅读更多

from 灰色闪电⚡

最近工作刚刚满两年,逐渐获得了较为稳定的“打工人”心态。初出茅庐时,因为经历了academia到industry的转变,几乎没有工业界的人脉。又因为是在一个比较狭窄的垂直领域就业,往往从背景比较相似的前辈身上能获取更相关的经验。因此,分享一些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来拓展人脉的经验,希望可以帮到在转行、刚刚完成转行的朋友,或是还在职业早期探索方向的伙伴。

Mentorship

在职业早期,一个有资源、愿意分享信息的mentor非常重要。好的mentor可以帮助我们看得更远,看清组里的不公,也能在关键时刻给我们帮助(e.g., 分享岗位资讯、给简历提建议)。

长期的mentorship是职业早期非常重要的人脉,因为在长期的交流中,彼此建立了深入的了解和信任。我入职后不久,就在公司内搜索mentorship program。一般把自己的信息挂在mentorship项目上的前辈都是有意愿招mentee的,因此我主动发消息后不久就结识了第一位mentor。选择这位mentor的原因:专业背景一致,而且在同一个工种。在此后的两年间,尽管后来她被layoff了,我们还是会时不时地保持联系,主要由我在LinkedIn上主动地找她。因为这位mentor后来转型投了不一样的工种,我由此也了解到了新的职业可能性。另外,因为她比我资历高很多,已经做到了senior/manager级别,所以在遇到一些情况时,她可以从高的角度来为我指点迷津。

另一位长期mentor来自manager的推荐。当时我在忙转岗,于是manager向我推荐了两位已经转到我想去的岗位的senior同事。在组内mentor和组外mentor之间,我选择了组外mentor(来自另一个org)。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因为跟组外mentor可以更诚实地表达一些观察和感受。

另外,我也通过公司的mentorship program和adplist找过短期的mentor,指只聊了一次就没有再follow up的情况。在这样的mentorship session,我一般会问非常具体的问题,比如请对方帮忙看我的简历,或者是给一些转岗或跳槽找工的建议。如果聊得愉快,我一般会在最后问对方能不能在LinkedIn上connect,从而关注一下“我感兴趣的前辈”的职业近况。

Personal Network

因为有“转行”的经历,所以从grad school带出来的社群是非常能彼此共鸣、彼此支持的。我不但会和同学校的前后辈们保持联系,也会跟其他学校的同辈、前后辈们保持联系。大家经历过非常相似的挑战,所以彼此之间可以分享很多transferrable experience。建立联系的主要途径是“互帮互助”——帮人看简历、给人推荐相关的求职机会、一起练习面试。在互帮互助的过程中,总是会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LinkedIn Connections

LinkedIn的主页内容往往非常overwhelmed,但LinkedIn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用的社交工具。在LinkedIn上关注一些喜欢分享job post的联络人后,可以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相关专业的行业情况——对于小众专业来说,这比LinkedIn Job Search好用很多。此外,我发现在LinkedIn上最有效的加人方式就是“一言不发”——直接点“connect”,不发note。在network数量比较小时,可以先从有mutual connections的人加起,通过率会比较高。在network数量增加后,即使不主动加人,也会有别人源源不断地来加你。我会通过搜索“感兴趣的地区+感兴趣的工种”的方式来添加联系人。一次点几十个“connect”,即使接受率只有50%,也收获颇丰。

在加上LinkedIn Connections后,还可以从中挑选特别感兴趣的人,主动问对方能不能聊info chats。

Info Chats

Info chats会有助于加深我们在其他人那边的印象,以及了解到一些别人不会写在公开页面上的信息。主动发起info chats确实对心力有比较大的消耗,但其实做多了之后会渐渐脱敏。在第一次聊天时,我一般会准备如下内容:

  • 一个简短的self intro
  • 请对方也简短地介绍一下自己
  • 一些事先写好的问题(e.g., What's the day-to-day like in your role? What do you like/hate about the current position? What are the most esstial skills used in your role?),这些问题尽量从自己的需要或对方的履历出发

另外,随着工作年限变长,也会陆续有人来找我info chat,问问academia转型到industry的问题。一般我都会欣然接受。我个人发现“帮别人看简历”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尤其是同专业的人的简历。可以从中学习到本专业的技能可以用来做什么样的projects。这种具体的项目信息往往是30min的info chat中不会深入挖掘的,但是在简历中会相对比较展开地描述,也许还会附上github/publication链接。

总的来说,其实“拓展人脉”也是一个求助和互助的过程。在职业领域内,我们在认识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想“我想从对方身上学到/得到什么”,以及“我能给对方带来什么”。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一开始就明晰的,所以可以先带着good intention去认识人,慷慨地提供帮助。随着经验的增长,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会慢慢明晰。

 
Read more...

from 脆肺子

41 像番外的玩笑话没有正文

-

李羲承几年后回国处理产权到期的老房子,庭院已经荒弃了,说不上名字的植物长得很疯狂,在这里又见到朴成训,朴成训也是开车来的,车钥匙和房门钥匙拴在同一个钥匙扣上。 李羲承觉得自己这几年没什么变化,只有繁忙的工作让他的身体变差了,在医院泼出去的开销稍微抵消了一部分,所以总体来说和几年前还算得上差不多;但是朴成训变化很大,他长大了很多,也是应该的,人,还有一些别的常见的哺乳动物,比如猫、狗,都有这个特点,同样一段长的时间内年龄越小变化速度越快:一周和一周岁的样貌体型差异巨大,十二岁和十八岁的行为能力也大多天差地别,但到了某个节点再往后的漫长时间里这种变化反应变得极其缓慢,甚至令人难以及时发觉。除非出现了某种后果,比如一份医疗报告、贷款还清的提示短信、或者一通越洋电话通知他住过的房子产权到期了。但朴成训显然还没到达这个节点,不过也应该快了? 朴成训现在变成了合格的,稳定的,成熟的成年人,像是报了补习班一样突飞猛进,做事周全,叫哥的时候很老练,没有任何犹豫,在这些年里应该这样叫过很多不同的哥吧。 和这样的成训,现在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好好讲话了,但是没什么话可讲。房子的事情很顺利地处理好了,朴成训问要不要去吃晚饭,附近新建了一个商场,可以去随便吃点,也不用费劲停车。于是就这么走着去,脚一迈开就有点后悔了,天色昏昏的,行道树过于茂密,两个人沉默不语。幸好是下班放学的时间,路上人很多,骑着自行车的学生前后相跟着过去,隔着很远的距离大声喊话。李羲承想起朴成训读高中的时候,考试太差劲了,拜托自己去给他开家长会,结果两个人都被领到办公室,在一圈来深度咨询的家长中间挨老师批。李羲承心不在焉地听,低着头,很诚恳的姿态,对老师说对不起,是我之前太忙了没有认真重视,从今天起一定这样那样,后面忘了。总之结束后带朴成训去吃了路边烧烤,朴成训很少吃这些,妈妈总说这些摊子脏得吓人,大风一刮尾气和土都吃进肚子了,和吃从地上捡的东西没区别。但地上捡的东西也不会一瞬间就吃死人啊。桌子很矮,还油乎乎的,铺了质量很差的薄塑料皮,手指一勾就开了,凳子也很矮,坐下去胳膊肘能架到膝盖上,李羲承边嚼边说你学习也要上点心啊,朴成训边撕塑料皮边说知道了知道了。哥你想吃什么? 哥? 你在听吗? 哦哦,不好意思。 李羲承回过神来,说随便吧,我都行。 朴成训选的餐厅很妥帖,主动请了客,吃饭的时候随便聊了一些近况,像交换名片一样可以有分寸。李羲承心不在焉地听,朴成训笑起来的样子还和从前一模一样,让他觉得有点恍惚。 行李已经放在这几天准备留宿的朋友家了,李羲承其实有些累,在飞机上没有睡好,头有些疼,伴随有一点眩晕的时差,物理的时差,还有和成训的时差,大脑迫切地想要休息。原本打算吃了晚饭就回去睡觉的,但去朋友的房子刚好路过爸妈那里,于是还是要去坐坐。 倒是不用开导航,两辆车前后相跟着很快就到了。爸妈都很高兴,朴成训进厨房干练地洗水果,李羲承坐在沙发上跟他们聊天,电视机上放着体育比赛,两个遥远的国家的队伍在遥远的地方比赛踢球,九点钟,电视里正午的露天体育场阳光灿烂。朴成训把切好的果盘端出来,切得很漂亮,爸妈问李羲承和对象处得怎么样了,李羲承说上个月刚订婚,下次带上未婚妻一起回来见一面。两口子开心地说太好了,羲承,你爸妈肯定也会为你高兴的。李羲承说嗯,随手揪了几颗葡萄下来吃。成训,看看你哥按部就班的,多好,妈妈说,成了家之后我们也能放心了。李羲承笑着说没事,成训开窍晚,他有自己的节奏。 开窍晚没关系,开了就好嘛。妈妈笑起来,又拉住朴成训,你和你那个小女朋友相处得怎么样啦?朴成训有点腼腆地笑,说挺好的呀。李羲承也笑,心情放松,太好了。 太好了。 老房子里的东西跟早就都请搬家公司搬出去了,物件辗转,李羲承的东西丢得七七八八,他也没上心。爸妈看着留下来了一些,堆在书房的地柜里。李羲承想不起有什么是值得保存的了,贵重的东西不会凭空出现,珍重的东西他已经带走,况且他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生活,新的东西冲刷掉了很多旧的痕迹。爸妈让他自己翻翻看看其中什么要什么不要,李羲承坐在地上翻找,有他小学的同学册,所有的脸都是早已陌生的,连自己站哪都找不到,他把带有自己的父母签名的那一页撕下来收进口袋又放了回去;还有初恋送给他的编织手链,糖果色的,当时很流行这个,他一直放在床头柜里忘记了,可能被爸妈误会成了很重要的东西;还有他之前用的旧手机,掉在柜板的缝隙里,费了好大劲才捞出来,上班后他就换了新手机,不过旧的电话卡还插在这里面。 李羲承走到书桌旁接上了电,或许里面有什么老照片可以导出来。开机后锁屏界面弹出未读消息,通知气泡被合并在一起,点开一把滑下去看不清是多少条,都是成训几年前发的。还没来得及点开读上面的具体内容,突然脸上一阵巨痛,头连着颈椎被外力猛地摔向一侧,生生磕在桌沿。脑中嗡嗡作响,手机脱手了,眼前迅速地混沌泛黑,模模糊糊的,面颊知觉也跟着麻痹了起来,牙齿在嘴里硌出一道血口子。混沌的视线中他看到朴成训站在面前,一只拳头握得紧紧的,胸膛剧烈起伏,另一只手攥着那部手机,全身不停地颤抖。 尝到有很腥的味道,李羲承扶着桌沿想要努力站起身,嘴有些合不住了,血混着口水就这么流到下巴上。视线完全黑掉之前他看到成训的身后,妈妈出现在房间门口,妈妈的尖叫声,然后天旋地转。 距离回到这里不过才过去十几个小时,一切又变成这样了。 李羲承躺在地板上,彻底昏过去之前在心里骂了一句很脏很脏的话。



-fin

 
阅读更多

from 五珞

我想听你亲口说你的不安,你的恐惧,或许能和我的恐惧相互咬合。

也不知道你看不看得见。我本来想发微信,但都写了那么长,复制进聊天窗口塞得满满当当的,肯定不太想读。所以我发电子邮件,发到你堆满广告和推送的QQ邮箱里。 究竟是想让你看见还是不想让你看见,已经不太明白了,就是这样的矛盾,你一定也有过至少一次类似的情绪。望理解。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大概七年前。你突然迷上登山,驮着很大的包,和一群爱好者用绳子勾住彼此,像一列火车离我所在的平地越来越远。你晒黑很多,那么高的地方,连空气都爬不动了。你很骄傲,因为是离太阳越来越近的证明。 我想象你要是去当宇航员,火箭升起,推进器一瓣一瓣掉下来,你在离太阳更近离我更远的地方。我开车四处收集你掉下来的羽毛,刮掉残留的蜡,做成的蜡烛还没烧一个小时就结束了,一定很寂寞。 所以那个时候我参加了搜救队,一切都很严苛,就连温厚的队长也会训斥般地说,你们自己的命才是第一位的,别想当英雄。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好人。跟着他做事,听他一遍一遍提醒容易被忘记的,自己的性命也很重要的事实。 我们有段时间接到很多被熊啊野猪袭击的活。联系那些有狩猎执照和猎枪的人,他们说一边走一边摇铃铛,我就照做了。我们好像一队上山修行的僧人,只能听到风声水声草木声,和这只铃铛清脆的节奏。 熊被猎人轻松击毙的时候,我突然醒了,佛啊,神啊,怎么想都是我们人的错。怎么幻想也无法成为真正的僧人,除了风雨除了草木除了铃铛,我还能听见枪声。 有野兽袭击的地方离那时你在挑战的山很远。你还没失去登山的热情,但我已经产生太多恐惧。 在你已经成为经验丰富的登山者,或许都能说登山家的时候,我也变成了小有经验的搜救队员。我去过雪山,你肯定也去过的。雪山真的太冷太冷了,冷得人把裤子脱了,上衣也脱了,最终赤身裸体,比雕塑还硬。 有一回遇上隔壁大楼起火,看消防员抱出来的人,原来火也很热很热,热得衣服都粘在皮肤上剥不下来。 再后来你不爬山了,我也把搜救的事给辞了。队长说这几年干得很好,但还是记住,活着才能继续在其他地方当好人。我很感动,奋力点头,但奇怪的是没有流泪。一个月多之后,接到电话说队长出事死了。我好像早知道有这一天一样,哭了很久。 你在山上体会到的,不止有兴奋、骄傲这种情绪吧。我想听你亲口说你的不安,你的恐惧,或许能和我的恐惧相互咬合。 现在你在哪里?还驱车四处流浪吗?我在和纪录片里一模一样的大草原上。我也学会了开车,开引擎声很大的吉普车。我白天给斑马重新上色,晚上回到住处拿出笔记本电脑给你写邮件。给我一个地址吧,作为生日礼物寄一台扫描枪过去。 这片草原上到处都是斑马,其中一些想要告诉你一些事,你扫扫看就知道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