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川·荼毗

青煙一縷,黃粱一夢,隨『光る君へ』翻翻千年平安故紙堆

藤原道長的貴人們·齊信家女眷事


藤原為光與兩任正妻生了七男五女,以一條朝四納言筆頭藤原齊信最為人熟知,但他們家對朝中時局最有影響力的卻是齊信的妹妹們。以二妹之死為誘因,藤原道兼哄騙花山天皇出家,其父兼家借繼任外孫一條天皇一躍成為攝政,連帶包括道長在內的幾個兒子在仕途上極速飛昇;三妹和四妹又作為長德之變的誘因,讓道長的政敵伊周失去和他競爭的機會,此後道長穩固地佔據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直到去世,和兒子賴通將攝關政治推到頂峰。毫不誇張地說,齊信的妹妹們就是道長最該感謝的貴人們之一。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一首薛寶釵的『柳絮詞』送給道長(鼓掌) 然而這些女性卻是被他者化的,作為改變時局的關鍵被動地捨己為人,後世對她們的個人生平只知一鳞半爪,甚至這一鳞半爪也未必是事實。

Read more...

從『紫式部集』中一窺『源氏物語』的部分構思,及『光る君へ』中的化用(一)


與公開性質的宮廷備忘錄『紫式部日記』相對應,『紫式部集』是私人生活的回憶錄,共收錄了126首和歌(按:實踐女子大學所藏的定家係最善本)。 詩歌是最難翻譯的文學體,或者說,是最不該被翻譯的文學體。丰子愷在翻譯『源氏物語』中的和歌時,曾說不喜歡註釋,他認為註釋會破壞詩歌的韻味。但我的想法正相反,儘管和歌在之前有翻成律詩體和楚辭體的先例,卻都失去了原文特有的文字遊戲性(言葉遊び),譯文甚至丟失了大半原文想表達的意思,且詩歌的「歌」代表的是文字的韻律和音樂性,唯有註釋才不會破壞,也才能體會到詩歌體原本想表達的韻味。另外,撇開錯譯不談,詩歌翻譯常會造成一種情況(也是最糟糕的情況),即為了譯文通順而修改某些重複出現的特定詞句,這會導致讀者不知道多首詩歌之間的關聯,從而失去對文脈的把握。 所以借着目前對『光る君へ』的興趣,趁熱打鐵來註釋一下『紫式部集』中的和歌(126首……希望不會坑掉)。本人水平有限,時常馬虎,如果錯誤,歡迎指正。

阅读更多